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霸道权少盛宠妻

霸道权少盛宠妻

主角:安初星, 夜少腾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19 12:52:27

《霸道权少盛宠妻》主要说的是安初星 夜少腾的事情,看看是怎么讲的:怎么会这样?这样冰冷的少腾,是从来没有对过她这样的。在夏知薇崩溃要哭出来,此时一只温柔的大手握着她的肩膀。“冷静,记者在看着呢!”沈亦希那温柔的声音提醒着她。夏知薇听到这里,赶紧收起脸上的失礼,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就是平时那仙气十足的夏知薇。此时她努力地说服着自己,少腾只是为了气她的,其实并不会真的和安初星登记的。再说以前她也有很多次惹少腾生气,只要过了几天,她放下.身段去求他原谅,他就会原谅她的。
展开全部

未婚妻,是她

夏知薇见到这阵容,想到前不久那闪光灯,害怕是有人把她和夜少腾单独时拍下来,而且他们之间的谈话很不利于她……

“不是情侣关系,我和夜少只是普通朋友。”夏知薇头脑一发热,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都说了什么。

听到夏知薇这样回答,夜少腾眼神深处闪过一丝自嘲,很快恢复往常的高冷,一手抱着安初星的腰,把她紧带到自己怀中,态度坚定又自然地说着:“我有未婚妻了。”

夜少腾这话一出,还没等人消化,一手抬起安初星的下巴,一手托着她的后脑,低下头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

夜少腾吻着安初星,记者更是疯狂地高举起相机不断地拍着这画面,更是七嘴八舌地问着。

“这就是夜少的未婚妻吗?”

“确认是未婚夫妻关系,请问你们认识了多久了?”

整个记者群就像炸了一样,就连天王天后都失去了光芒。

安初星没想到夜少腾会当众吻她,吓着她瞪大双眼,双手下意识地伸到他胸前,想推开他……

感觉到她的双手放到面前,托着她后脑勺的手滑过来紧握着她的双手。

手中传来他手掌的温度,让安初星清醒不少,想到以他这种霸道又不容许别人拒绝的性格,如果她敢当众推开他的话,那他肯定马上把她赶去夜家。

这么一来,就更别说与她结婚了,而且他现在又说她是他的未婚妻,那她是不是就可以顺着他这话,来个当众坐实她和夜少腾的关系?

闪光光在身边疯狂地闪着,当安初星还在纠结着要不要,厚着脸皮顺着夜少腾的话承认。就算她的理智知道只有和夜少腾结婚了,才能救到母亲,而她也必须这样做。

因为除了这个,她别无选择。

一想到真的要与夜少腾结婚,她的内心是很排斥的。哪怕之前她再怎么假装看不到自己的内心感受,然而在关键时刻,内心的感受还是有那么一瞬间占了上风的。

她真实感受是一点也不想和夜少腾结婚……

在安初星纠结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说时,一道兴奋的声音响起:“事情就是大家看到的这样,少腾和初星是未婚夫妻。”

夜老夫人的声音一响起,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记者转向夜老夫人,对于夜老夫人的出现,记者们一下字变得安静地站在一旁听着。

只见夜老夫人一个人走在最前面,方兰静跟在她旁边,而她们后面一群人,就这样这方人浩浩荡荡向这里走来。他们清楚看到夜少腾和安初星亲昵地抱在一起,再想到刚刚不久在泳池里,更加确定他们就是一对恋人。

安初星听到夜老夫人的话,一想到她和夜少腾还吻着,惊得想推开面前的夜少腾。双手贴在他的胸膛时,她又想到眼前这是个机会,夜老夫人一定会站在她这边的。

感觉到夜少腾要离开了,安初星在心里默默想了:算了,反正脸都丢光了,再彻底一下……

下一秒,安初星闭上双眼,双手紧拥着他的脖子,嘴更是往他唇上用力印上,整个人恨不得就挂在他的脖子上。

夜少腾见到她现在又往他身上凑,一惊,迷人的双眼微眯地看着她。

刚刚她还想推开她,现在见到人多了,反正就缠上他不放了?

她的心里想什么,他怎么会不知道。既然她这么卖力演出,他又怎么会不配合一下呢!所以这时,他就顺着她的主动,更是加深了这个吻。

见到他们吻得难分难舍的样子,在场的人一副非礼勿视的样子,可还是忍不住偷看。女生害羞低下头,用眼角偷看着他们,心里恨不得是自己和夜少腾来一个激烈的吻。

夜老夫人看到他们这样笑容更加灿烂说着:“这小俩口就是恩爱。”

“少腾,注意形象。”方兰静此时整个脸都黑了,看了一眼旁边脸色难看至极的夏知薇,知道今晚让夏知薇和少腾好好谈的计划失败了。赶紧向四周寻找,看到了圈都没有见到夜萱萱,这下方兰静居然一时找不到一个帮手。

安初星听到方兰静的声音,这下方兰静就更加看她不顺眼了,再看看效果也达到自己所想的那样,所以这时她慢慢松开夜少腾,想拉开与他的距离。

“女人,亲完就想离开了?”夜少腾一手紧握着她的腰,靠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着:“既然你敢利用我,那么你就得给出相当代价来偿还。”

“就算利用,我们也只是扯平。”安初星觉得很有必要把这事情说清楚,别以为她不知道,刚刚他对着众人说她是他的未婚妻,然后又吻她,这分明就是为了气夏知薇的。

他们两个有情人就互相拿别人来激对方,那她为什么就白白给他们拿用去,在银行借钱还得收利息呢!何况她是人,至少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才行啊!

“怎么会扯平呢!”夜少腾手指抵在她的嘴唇上,轻轻摩擦着,压低声音慢慢说着:“你在我胸口咬了一口,你把我咬伤了。”

安初星看到夜少腾此时的眼神,闪烁的光芒让她一点也看不懂,从他慢慢向她压过来的身体。想到在泳池上,她真的一气之下咬了他,现在他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让她头皮一阵发麻,深呼吸一下开口:“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摆明就是存心的。”夜少腾手指轻轻敲了敲她的嘴唇。见到他这样,安初星感到巨大的危险,紧紧闭着嘴唇,如果可以她是想把他的手指给甩开的。

夜少腾扬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对于这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把你的牙齿一颗颗给拔光就好了。”

把你的牙齿一颗颗拔光……就好?

这么残忍的事情,哪里好了?

说他是暴力狂,他还真的身体力行地把这三个字发挥到极致了。

安初星此时又不敢开口说话,就怕他的手指就真的钻进嘴里,把她的牙齿给拔了。只能用着乌黑闪亮的大眼看着他,努力让自己哀求他别冲动。

“哈哈……”夜少腾见到她这么可怜的样子,心里突然变得很好,觉得把这个脑袋与别人不同的女人整到一副吓破胆的样子,真的让人感到赏心悦目啊!

在外人看来,夜少腾和安初星站在一起就是一副相亲相爱的样子,完全不知道安初星此时是吓着欲哭无泪。

夜老夫人笑眯眯走近他们,语气十分欣慰地说着:“好了,你们这小俩口就别历大家面前秀恩爱了。”

“夜老夫人。”安初星看到夜老夫人过来了,就像看到救星一样,马上向夜老夫人走去。

“跟你说了多少次,叫我奶奶就好,怎么总是改不了口呢!”夜老夫人一副与她认识很久很熟的样子。

安初星是怎么样的人,见重叠夜老夫人这样子,知道她是特意说给大家看的,向旁边的方兰静,她的脸色很难看。不过比她脸色列难看的是是夏知薇,此时夏知薇双眼就像刀刃一样直向她看来,恨不得把她捅成筛子。

走到这一步,得罪人是肯定的。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有取有舍,母亲对她来说是这世上最重要的,所以什么自尊脸面都不重要了。

“奶奶。”安初星扬起一个灿烂笑容,声音甜美地叫了一声。

“乖。”夜老夫人笑眯眯地拍了拍安初星的手,然后看着夜少腾说着:“少腾,你都对初星做这样的事情了,现在就去民政局登记吧!”

“妈……”方兰静听到夜老夫人说出这样的话,吓得瞪大双眼。

在她看到夜少腾与安初星相吻的画面,她很震惊又气愤,如果不是多年的素养,她早就大声尖叫了。没等她从惊讶回过神,就听到夜老夫人当众宣布这样的消息,她气得差点晕过去了。

可她不能晕,叫了夜老夫人,希望别再说,急急走到夜老夫人的身边:“这事不急。”

“少腾刚刚都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说公布恋情了,我们得给予他百分百的支.持,你说对吧!”夜老夫人笑眯眯地看着方兰静说着。

方兰静明白,夜老夫人说出这句话,就是拿着众人的目光来压她。说少腾都当众公布恋情了,那身为母亲的她就应该支.持。少腾选择当众宣布恋情,这是不是她这位母亲不同意他和安初星在一起,他走投无路才来这一招先斩后奏。

不管从那一方面来说,错的都是她方兰静。如果她现在反对的话,那她多年苦心经营出来好太太的形象会崩塌的。

她好不容易才当上全球最大慈善机构亚洲的代表,没有好形象,那很快就会有人取代她的位置。

这是她多年苦心经营的形象,所以她不能急着拒绝。

“妈,您说得对。我的意思是说,现在都晚上了,民政局的人都下班了。”方兰静就算知道夜老夫人在给她挖坑,但她却不得不接住。

“少腾要登记,他们下班也得上班。”夜老夫人笑得很自信地说着:“这事情我已经让人去安排了,少腾快带初星一起去登记,快快快。”

“……”夜少腾此时的神情让人摸不透。

登记,去民政局

“我让司机开车送你们去。”夜老夫人指了指旁边,有一辆黑色跑车慢慢驶来。

“真是麻烦奶奶了,我们现在就去。”夜少腾露出开心的笑容。

夜少腾这回答,让众人一眼,特别是安初星简直怀疑这是不是要下红雨了。

“好好好。”夜老夫人看到夜少腾答应了,马上把安初星往他面前推去,轻声地说着:“快去吧!少腾,急着呢!”

安初星被推到也夜少腾面前,她表情奇怪,她没想到夜少腾居然就这么轻易就答应与她去民政局登记了。对上夜少腾那完全没破绽的笑容,她总觉得他不可能会这么快就妥协的。

刚刚他还说要拔她的牙,不会是想趁机把她拐到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就动手拔她的牙吧!

安初星越想越怕,可夜老夫人在背后推她到夜少腾面前。

“走吧!”夜少腾伸手牵过她,笑眯眯地对她说着。

被他这么一抓着,安初星就像被蛇给缠住了,让她打了个冷颤。她不安的向夜老夫人看去,夜老夫人很前卫地对她做了加油的手势,巴不得她赶紧跟夜少腾过去。

这是她自己挑的路,就算哭也要走下去。

安初星很不甘愿,一步三回头地走着。

夜少腾见到她走得这么慢的样子,下一秒,直接把她抱起来。

“啊!”安初星没想到他突然把她抱起来,吓得她大叫起来,双手马上抱着他的脖子。

夜少腾嘴角微勾,轻松地抱着她往停在旁边的车走去,毫无停顿在夏知薇面前经过。

夏知薇以为夜少腾多少会回过头看她一眼,可是对方连一眼都没有看她,这让她心一痛。刚刚是自己又一次把他推开的,所以他不理她是正常的,哪怕当着所有记者说安初星是他的未婚妻,她知道这是为了气她才这么说的。

可是谁来告诉她,少腾怎么会答应与安初星去登记?

当众说是未婚妻,那只是口头上说说的罢了,这个更改很简单也容易。登记是有法律认同,这和口头上说说的性质是完全不同。

眼看夜少腾抱着安初星走到车前,司机已经为他们打开车门。

夏知薇此时心里急了,语气焦急地叫:“少腾……”

夏知薇叫的这一声,大家都听到了,安初星自然也清楚听到,知道以夜少腾那暴力的行为,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她赶紧开口说着:“放我下来,我自己坐进车就……呜……”

还没等她说完,夜少腾弯下腰直接把她丢进车里,因为他站的角度让别人根本看不到他是像丢沙包一样把她丢进车里,更没有人看到安初星整个人砸向车的座位时,骨头都发出几声清脆的声音。

“你这暴力狂。”她就知道他是故意的,他把夏知薇那里受到的气,全撒在她的身上,她就就像一个出气的沙包一样。

全身骨头好痛。

听到她压低声音用着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骂她暴力狂,这个称号让他微微挑了挑眉头,低下头看到她气红的脸蛋。可能刚刚是真的摔痛了,双眼泛着泪,乌黑的大眼水汪汪地瞪着他。这让他觉得,她就像他小时候收留过流浪猫,惹急了就是会露出她这样的表情。

夜少腾抬起脚踢了踢她说着:“往旁边坐去。”

“你就不能从另边的门坐进来吗?”安初星被他摔着很痛,此时语气也懒得与他客气,直接气哼哼地用话砸过去。

“你不是说我是暴力狂吗?难道你是想让我直接用脚踢你到旁边去?”夜少腾低下头说:“还是你本来就是喜欢受虐。”

你才喜欢受虐,你全家……除了夜老夫人,全都喜欢受虐。

安初星在心里暗暗骂着,但是一句也不敢说,只能默默地往旁边坐去,活脱脱就像一位小媳妇。

夜少腾坐进车里,司机正把车门关上。夏知薇此时跑到车窗旁边轻轻地拍着,希望夜少腾能摇下车窗,她有许多话要跟他说。

那司机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眼神求助地看向夜少腾。只见夜少腾用着冰冷的眼神盯着他,警告他为什么上来开车。

司机被夜少腾眼中的冰凉吓了一跳,也不再去劝夏知薇,赶紧走到前面,坐进车里。

“少腾,我有话想跟你说。”夏知薇这下急了,她后悔了。如果时间能倒流,回到记者冲出来的那一刻,她就直接承认她和少腾是恋人关系,而不是普通朋友的。

如果往后没有少腾的保驾护航,那她的路就会很难走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也舍不得少腾啊!

“开车。”夜少腾却一点也不想听他说,声音冰冷的对着前面的司机说着。

司机听到,赶紧发动跑车,往前开去。

“少腾……”夏知薇跟着跑车追了一小段路,还是被车甩到后面,她不甘又伤心地看着慢慢变小,直到最后消失不见的跑车。

怎么会这样?这样冰冷的少腾,是从来没有对过她这样的。

在夏知薇崩溃要哭出来,此时一只温柔的大手握着她的肩膀。

“冷静,记者在看着呢!”沈亦希那温柔的声音提醒着她。

夏知薇听到这里,赶紧收起脸上的失礼,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就是平时那仙气十足的夏知薇。

此时她努力地说服着自己,少腾只是为了气她的,其实并不会真的和安初星登记的。再说以前她也有很多次惹少腾生气,只要过了几天,她放下.身段去求他原谅,他就会原谅她的。

夏知薇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却不敢正视,这一次因为安初星会和以往不一样……

“你这样子,还可以吗?”沈亦希看到夏知薇的脸色很不好,一副比哭还让人觉得心痛的样子,声音轻柔地问着。

夏知薇此时闭上双眼,再睁开时明显冷静了许多,抬头看向沈亦希轻声说着:“谢谢你提醒我……”不然她就失态了。

沈亦希回她一个温柔笑容,让她轻挽着他的手。

对于夏知薇这里的情况,夜老夫人和方兰静都有注意到。

方兰静是很担心夏知薇,夜老夫人正好相反,嫌夏知薇刺激得不够,声音轻快地说着:“趁大家都在,我跟大家宣布一件事,就是下个月少腾将迎娶初星。”

夜老夫人这么一出,又引起大家的震惊,虽然方兰静的脸色看起来不像是高兴自己儿子娶妻的。不过大家一想到夜少腾对安初星的互动,再看看夜老夫人笑得兴奋的样子,众人马上向前祝贺。

夜夫人一边接受众人的祝贺,一边说着:“等会宴会结束后,给大家发喜帖,希望一个月后大家能赏脸过来吃个喜酒。”

“妈……”方兰静忍不住叫了夜老夫人,其实她更想叫夜老夫人闭嘴的。

“媳妇,这么多年辛苦你了,自从少腾的父亲去世了这么久,你一直都照顾他们兄妹俩。现在少腾成家了,你就能放松一些了。”夜老夫人笑眯眯地拍了拍方兰静的手,并没给对方开口的机会,转头对众人说:“宴会开始,夏小姐和沈先生,咱们一起回吧!”

夏知薇是留下来和方兰静好好谈一谈的,可面对夜老夫人这样指名,她也很快恢复笑容走到夜老夫人面前。

“谢谢今晚你给少腾和初星做见证。他们有你这么优秀的朋友,我很开心。”夜老夫人特意拉起夏知薇的手,轻轻拍着说。

夏知薇被她这么轻轻拍着,那感觉是警告她,手背一阵刺痛,整个人都是冰冷的。对上夜老夫人看似慈祥,其实犀利的眼神,夏知薇低下头轻声地说着:“朋友能得到幸福,我也感到开心。”

夜老夫人听到夏知薇这么说,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带着夏知薇一同往里走,众人此时也只好跟着夜老夫人一起走回。

方兰静站在原地,脸色十分难看地看着那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离开,此时她才清楚,整晚所有人都被夜老夫人给设计了。

想到这一点,方兰静声音阴沉嘀咕着:“安初星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让你这老东西这么看重的?”

这老东西到底想做什么?

没人回答她此时的问题,方兰静急急地往屋里走去,她必须得打电话让夜少腾千万别与初星登记。

夜少腾和安初星在车里,安初星很自动自觉地往旁边缩,尽量与拉开距离。

在宴会上她像撒泼的野猫,此时却是一副小白兔的样子。她这样不同的表现,让他很不满。

夜少腾冷哼了一下:“现在又开始装哑巴了?”

面对他无端的指责,安初星觉得自己很无辜,她也不想这样的,夜老夫人在场的话,夜少腾会有所收敛,所以她才敢去拔老虎的胡须。但只有他们两个单独相处时,一句话她都不敢乱说,不然他发起狂来,受罪的是她。

可他现在这样子,好像又很不满她不说话……多疑的暴力狂就是难侍候。

“我是想到等会去民政局,我很开心。”她扬起一个灿烂期待又带着一点点害羞的笑容,乌黑大眼直勾勾地看着他。

见到她突然表白,夜少腾胸口就像被什么撞了一下。

安初星, 夜少腾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夏蓉吖点评:

写的太精致了,超爱《霸道权少盛宠妻》这个小说,作者文笔真好,很吸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