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再嫁豪门:前妻难追

再嫁豪门:前妻难追

主角:夏圣霓, 傅聿南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2-30 17:24:54

夏圣霓 傅聿南在《再嫁豪门:前妻难追》里面是一波三折,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傅聿南见她示弱,罕见地没有再出言激她,绅士无比地为她打开车门,“十分荣幸,夏小姐请上车!”夏圣霓毫不客气地坐上车,倚靠窗边闭目养神,再无二话。傅聿南吩咐司机开去夏家后,便侧目充满占有欲地望向身侧的女人。夏圣霓,你终归是回来了!这一次,我不会再轻易让你逃开!高压目光之下,夏圣霓佯装不知,调整下姿势让自己睡得更舒服,留了个后脑勺对着身旁的男人。
展开全部

为情所伤的宋桀

夏圣霓紧抿双唇,抬头望向路灯下的傅聿南,她实在搞不懂他此次为何要费劲心思搅合她与宋桀的订婚宴,并且一再地让自己陷入困境,他真就这么痛恨自己当年的不告而别,非要让她也尝尝被人抛弃的滋味吗?

如果是,那不得不说他成功了!

夏圣霓此刻身无分文,心情颇杂,不想与他争辩,只想赶紧逃离这个伤心之地,“傅总,那就麻烦你送我回家了!”

傅聿南见她示弱,罕见地没有再出言激她,绅士无比地为她打开车门,“十分荣幸,夏小姐请上车!”

夏圣霓毫不客气地坐上车,倚靠窗边闭目养神,再无二话。

傅聿南吩咐司机开去夏家后,便侧目充满占有欲地望向身侧的女人。

夏圣霓,你终归是回来了!

这一次,我不会再轻易让你逃开!

高压目光之下,夏圣霓佯装不知,调整下姿势让自己睡得更舒服,留了个后脑勺对着身旁的男人。

车辆缓缓前进,在经过街角时,傅聿南目光一扫勾起嘴角,微笑着朝与他并驾齐行的宋桀轻轻挥了挥手,而后司机转弯,阻隔了两人交火的视线。

“傅聿南!”

被甩在身后的车子猛地刹车,坐在车内,宋桀双眼冒火,怒不可遏地盯着车辆消失的方向。

他的未婚妻竟公然坐上了前夫的车,而且她前夫还大张旗鼓地冲他示威。这口气,他咽不下!

想想在这帝都里,他一时间竟也无法撼动傅聿南半分,宋桀不禁气闷至极!

傅聿南,夏圣霓,你给我等着!

一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宋桀才没昏了头地让司机追上去。

一个小时后,车辆缓慢地驶入夏家别墅,待车停稳后,傅聿南才叫醒沉睡中的夏圣霓。

夏圣霓原本只是装睡,谁知暖风抚面,舒服到让她放松警惕,真正进入睡梦中。

“醒醒……”傅聿南轻触她的脸,熟悉又陌生的触感,让他一时舍不得收回手,一再的流连。

“傅聿南,请你自重!!”夏圣霓自睡梦中清醒过来,迅速拍掉傅聿南的手,她坐直,没有半分停留,立刻下车走人。

而傅聿南一直安静地坐在车内目送她进入夏家,这才冲司机说道,“回公司,加班!”

听到这句,坐在前排的助理哀嚎一声,下一秒,在boss的冷眼里瞬间硬生生的噤声,痛苦的认了命。

夏圣霓进入夏家后,管家上前接过行礼,冲她说道,“小姐,老爷已经在书房等你很久了。”

“我知道了,吩咐人把我房间收拾一下,晚上我在家睡。”

说完,夏圣霓就上了二楼。

推门而入,只见父亲正坐在书桌前翻看文件,桌上沏着一壶浓茶时不时拿来嘬两口。听见门响后,夏卫国就抬头看了一眼,随口说道,“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我得亲自去请呢!”

夏圣霓坐在沙发椅上,并没有理会父亲的话,“爸爸,你找我有事?”

夏卫国合上文件,盯了她几秒钟,“你和傅聿南是怎么回事!”

“霓儿,你与傅聿南是不是还在纠扯不清?都要与宋桀订婚了,怎么还这么不让人省心!”

夏卫国站起身,走到夏圣霓对面坐下,脸色十分难看。

网上关于两人的传言,他早已了解了大半,此刻又见夏圣霓眼神躲闪,不由质问起来。

夏圣霓有苦难言,“爸,难道连你也不信任我吗?他傅聿南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你还能不知!他恨我,他恨不得毁了我!这次回来与宋桀订婚,我根本就没想过再见傅聿南,更别提与他产生纠葛!”

“那这几天你在哪里,网上那些传言与照片又是怎么回事?”夏卫国明显不会被夏圣霓这样糊弄过去,他虽然相信自己的女儿,但是,那些新闻,看着也不像是空穴来风。

夏圣霓一想到下了飞机之后发生的一切,不禁感到内心烦躁。

她也想知道,傅聿南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非要揪着她不放?明明身边已经有美人在怀,竟然还要一直来招惹她撩拨她!

“爸,一两句话解释不清,别人不信我没关系,但我是你的女儿,你一定要信我,这两天太累了,一直没休息好,我先回房睡觉了。”

自从傅聿南出现,她就没过一天消停的日子。

先是电梯坠落事件,再是跳楼摔伤,夏圣霓觉得傅聿南简直就像她命中的克星,走哪都能遇见,遇见就阴魂不散,甩都甩不掉。

“圣霓,”夏卫国看出女儿的情绪烦躁,也没有再逼迫她,但是,有些话,他不得不说。

“你和傅聿南,已经是过去式,你现在的身份,是宋桀的未婚妻!宋家和夏家,哪家都算是有头有脸的,要注意影响!”

回了房间,夏圣霓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脑子里乱成一团,不断闪现宋桀愤怒悲伤的脸,最后她起身去浴室洗了把脸。重新坐回床上,夏圣霓打开电脑,开始搜索网上关于宋家的新闻。

等全部看完,了解了大概的情况后,她又挨个给帝都消息灵通的朋友打了电话,询问宋家的现状。

夏圣霓口中应着话,边夹着手机边在本子上记录有用的消息,心中考虑着如何帮助宋桀度过眼前的难关。

彻底挂掉电话后,时钟已经指向午夜十二点。

而宋家,此刻正是灯火通明。

宋老太太恨不成钢地望着烂醉如泥的孙子,火冒三丈地骂道,“为了一个二婚的女人,你瞧瞧你把自己折磨成了什么鬼样子!喝喝喝,再喝下去,非喝死不可!”

“奶奶,我难过,我好难过!”

宋桀说着,又拎起一杯酒狠狠地灌了几口,“他傅聿南在这帝都之中当真能只手遮天吗?我不信,我偏要与他斗!夏圣霓,是我的,我的!”

“你的?就凭你现在这幅酒鬼的样子,也想与就差只手遮天的傅聿南斗?”

“奶奶,我该怎么办?你教教我,教教我,奶奶……”

宋老太太对于这个一直生长在国外的孙子十分看中,爱护有佳。

因为他不论长相、气质,还是秉性、性格,都与逝去的宋老爷子最为相似,人又聪明懂事,常常让她误以为自家老伴还活在她的身边。

“取消订婚,远离夏圣霓,这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宋桀眯着醉眼,摇头再摇头,“不,我不会放弃她的。奶奶,我就算拼了命,也要把她留在身边,不只是为了爱,还有我身为男人的尊严!”

傅聿南的威压

见他宁死不悔改,宋老太太气得都想从轮椅上跳下来,狠狠地揍他一顿。又见他为情所困,模样可怜,终是心软下来不再管他,让人推着上了楼。

第二天清晨,阳光透过窗纱,暖洋洋地晒在床上人的身上。

夏圣霓伸个懒腰,起身去刷牙洗脸。

早饭过后,夏卫国去了公司,独留夏圣霓一个人在家。

夏圣霓抽空看了眼放在桌上的时尚杂志,随手翻了翻顺便了解下当前帝都的时尚风标。作为一名专业的服装设计师,她有必要时刻保持对时尚的敏感度,以及观察力。

“铃铃铃……”夏圣霓看了眼手机的显示屏,一长串陌生的号码映入她的眼帘,“又是骚扰电话!”

按了下静音键,夏圣霓不再理会,任由手机震动。

在之后长达十分钟的时间内,这个陌生号码孜孜不倦地打了几十个电话,直让夏圣霓感叹,对于如此敬业之人,她不接似乎都感觉有点对不起他了。

她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笑着说道,“就没见过如此执着的骚扰电话……”

“夏圣霓,我们见一面吧!”

话未说完,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温芷琳尖锐的嗓音。

站在落地窗前,夏圣霓望着翠绿的草坪,漫不经心地回道,“温大明星,我跟你好像没什么好见面的。”

温芷琳又何尝想要主动联系夏圣霓,可是为了傅聿南,她不得不赌上一把。

只有见了面,把话都挑明,确认了夏圣霓对傅聿南到底存了什么心思,她才好做下一步的准备。

毕竟,傅聿南一直对她若即若离,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夏圣霓,你在国外呆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回来?”

“温大明星,你这是在质问我么?”夏圣霓冷笑道,“那我想请问,你是以什么立场与身份来质问我?傅聿南的妻子,未婚妻?”

“还是……傅聿南的情人?”

夏圣霓话语里的嘲讽显而易见。

电话那头的温芷琳的声音变得更加尖锐难听,“你已经不是他的妻子了!夏圣霓,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位置,你现在可是宋桀的未婚妻!”

夏圣霓直接怼道,“至少我曾经是,而你永远只能当他的地下情人!温芷琳,如果你是来跟我吵架的,那不好意思,我很忙,没空理你。就这样,再见!”

“哦,说错了,我们最好,是再也不见!”

盲音传来,温芷琳甩手摔了手中的电话,咬牙切齿的模样颇为渗人。

“夏圣霓,你这个贱人!你既然自己主动跑回来找死,那好,那我成全你!!”

挂断电话,夏圣霓也气得不轻。她招谁惹谁了,一个个都这么迫不及待地跑来找她麻烦!

“嘶……”

动作过大,不小心挣裂伤口,钻心般的疼痛让夏圣霓直想骂人。

趁着时间尚早,她决定去医院换药,顺便买些止疼片回来,她是真心不想再遭这份罪。

医生细心地为她换完药,又嘱咐些日常需要注意的事项,便让她去窗口付钱拿药。

拎着一袋子药,夏圣霓从医院里走出来。

刚踏出医院门口一步,就遭遇一群记者的围攻,七嘴八舌地对她进行语言轰炸。

不断有闪光灯亮起,刺得她不得不抬手遮挡,才勉强看清面前的情况。

“夏小姐,听说您与傅聿南曾是夫妻关系,请问为什么会突然离婚出国?”

“请问,您这次是以宋氏集团宋桀未婚妻的身份回国,为什么会与傅聿南继续纠缠不清?是不是你们两个还余情未了?”

“夏小姐,据传,当年您与傅先生的婚姻实为契约,请问这个传言是不是真的?”

一个又一个的连珠发问,逼得夏圣霓无处可逃。

她一边往后躲,一边心里恨得牙痒痒。

要是知道是哪个混蛋将她的行踪报给记者,害得她如此狼狈,她一定会撕烂那人的嘴!

正当夏圣霓退无可退之时,宋桀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没等夏圣霓有所反应,宋桀一把拉住她,开始往外挤。

“对不起,无可奉告!请让一下,麻烦让一下!”

记者一看见宋桀,立马转移目标,将话题引向最近起伏不定的宋氏股票上,问宋桀将会如何应对此事。

虽然他嘴上说着些无关紧要的场面话,可夏圣霓明显感到,宋桀牵着她的手因记者的问话而猛然加大力度。

他果然是在意的!

突破重重包围,两人终于坐上了车,车子缓缓驶入柏油路,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车内安静的过分。

“最近宋氏股票波动很大。”

最终,还是宋桀先开了口,语气平淡地继续说道,“所以,我决定推迟领证,等以后你跟傅聿南的事风头过了,我们再去领证。”

“好!”

夏圣霓淡淡的应道,除却此字,她也想不出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她知道,是她影响了宋氏股票,背后更有傅聿南这个幕后推手在操控。

傅聿南为了报复她,不惜一切人力财力,他甚至有可能为了让她痛,直接摧毁宋氏集团!

不,她绝不可能让这种事发生!

夏圣霓决定,她要亲自去找傅聿南,把话说清楚!

傅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门突然被人猛地推开,惊得温芷琳慌忙将脸埋入傅聿南怀中,生怕有人进来,看见她的模样。

可也不想想,偌大的傅氏集团总部,又岂是什么阿猫阿狗能随便进来的,更何况,有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这样不经同意,直接推门而入的?

夏圣霓一把扯开阻拦她的总裁秘书,大步走进傅聿南的办公室。

“对不起总裁,我,我实在拦不住……”秘书一脸惶恐的连连道歉,自家boss的脾气,秘书只觉得自己冷汗直冒。

夏圣霓见他怀中抱有一名打扮妖艳的女子,原本愤怒的情绪不由的转为戏谑,她看着傅聿南笑道,“傅总真是好雅兴,光天化日之下就如此迫不及待,果然像极了你的做事风格。”

一听是夏圣霓的声音,温芷琳也顾不得许多,抬头怒目而斥,“夏圣霓,怎么哪都有你!”

“哟,原来还是熟人。”夏圣霓调笑的声音更胜,只气的温芷琳恨不得去撕了她的脸!

傅聿南阻止了还想反驳的温芷琳,朝着秘书摆摆手,秘书瞬间心领神会的退了出去,并关上了门。

“夏小姐,未经我的许可,擅自闯入我的办公室,出言不逊,这就是夏小姐出国多年学会的基本礼仪?”

“或者,这就是你求人办事的态度?”

夏圣霓对傅聿南怒目而视,一双清眸似要喷出火来,语气颇为不好,“傅聿南,我想,我没有什么事情是需要请求你的,我来,是正式通知你,如果你再对宋氏下手打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小说《再嫁豪门:前妻难追》 第11章 为情所伤的宋桀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子民点评:

最喜欢这种总裁豪门书,《再嫁豪门:前妻难追》此书很有故事有情节,很有味道。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