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神秘贺少甜宠妻

神秘贺少甜宠妻

主角:苏浅, 贺泽川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7 15:18:57

主角是苏浅 贺泽川的小说神秘贺少甜宠妻,是由作者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一半也是将近半年的生活费啊!“大叔,你是不是被骗了?”她下意识说道,脸上红红的,急忙改口:“那四千五百块我以后还给你……?”尽管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贺泽川抬手捏了捏她红扑扑的脸颊,入手软绵弹滑,嘴角的笑意不怀好意。“还不起,那就用人偿还,我就当吃点小亏!”苏浅避开他的目光,想起下午发生的事脸上烫的厉害,将手里的袋子还给他:“我不要了,你拿去给别人好了!”
展开全部

13-其实他才是一个老流氓

她点头:“嗯。”

见小妻子捡回了对他的信任,贺泽川转身走进一旁的专卖店。

苏浅急忙拉住他的衣袖:“大叔!”

“嗯?”贺泽川回眸,俊脸闪过诧异。

“这里的衣服太贵了。”

刚刚她看过,最低的一件都要一千多块,都够她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贺泽川盯着她明亮的眼睛,这丫头还真会过日子。

要不是时机还没成熟,他一定会告诉她,唯有最好的衣服才能配得上他贺泽川的女人!

“你等在这里,我进去看一看就出来。”

他放开她的手,迈开大长腿往里走。

苏浅想要叫住他已近来不及了,只能等在那里。

这一次贺泽川去的足足有半个钟,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两个袋子。

他将一个袋子递给她。

“这个是你的。”

苏浅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套浅蓝色裙子,还有一双运动鞋。

“大叔,这些衣服多少钱?”

不是说只是看一看吗,怎么连她的衣服也买了?

她担心自己将来还不起。

贺泽川早已准备好了说辞。

“我买了一套西装,你的这套是送的,赠送品!”

他将‘赠送品’三个字咬的特别重。

苏浅松了口气:“你的西装多少钱,我给你认一半吧!”

她欠他的已经够多了,不能再白白占他的便宜。

贺泽川唇角勾起一抹戏谑:“你确定?”

苏浅点头:“嗯,确定。”

贺泽川微笑不语,苏浅才看见他手里的一张发.票,拿过去一看是9999!

她整个人僵住。

他的一件衣服差一块钱就是一万,快够她一年的生活费了。

一半也是将近半年的生活费啊!

“大叔,你是不是被骗了?”她下意识说道,脸上红红的,急忙改口:“那四千五百块我以后还给你……?”

尽管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

贺泽川抬手捏了捏她红扑扑的脸颊,入手软绵弹滑,嘴角的笑意不怀好意。

“还不起,那就用人偿还,我就当吃点小亏!”

苏浅避开他的目光,想起下午发生的事脸上烫的厉害,将手里的袋子还给他:“我不要了,你拿去给别人好了!”

贺泽川没有去接,目光幽幽盯着她。

“你在想什么,睡我?”在苏浅发火之前他低低轻笑,温柔的手指点在她额头:“不许再打我的主意,只是让你为我洗衣做饭!”

“真的?”

苏浅揉着被他戳痛的脑袋,窘迫的不行。

倒是成了她在打他的主意,谁稀罕啊!

贺泽川将她拉到试衣间。

“去将衣服换了,今晚的晚餐就交给你!”

“哦!”

这几天的饭菜都是她在给他买,苏浅也没有想那么多。

换了衣服出来,苏浅将脏衣服认真装进袋子,提在手里准备走。

贺泽川一把夺过袋子,不由分说随手扔进垃圾桶。

他毫不在意道:“脏掉的衣服,还要拿做什么?”

苏浅脸上出现惊慌,那件衣服是从贺家带出来的。

等她和贺泽川说清楚之后,还是要还回去的。

急忙将袋子拿出来拍打上面的灰尘。

“大叔你做什么呀!”她抱怨道:“好好的衣服为什么要扔?”

“丢进垃圾桶的东西,不要了!”

“不行!”

苏浅将袋子宝贝一样放在身后,脱口而出:“这是老公送给我的衣服!”

贺泽川伸出的手,慢慢的缩回了去。

幽深的眼神透着一抹苏浅看不懂的神色。

“他送给你的东西,就那么重要?”

明明知道她老公就是他自己,可想到小妻子在他身前记挂着另外一个男人,他心里莫名不是滋味。

“嗯!”

苏浅嗯了声算是回答。

当然重要了。

祥叔说是纯手工定制,丢了她可赔不起!

贺泽川薄唇好看的弧度消失,直视她的眼睛。

“我送到衣服,和他送的衣服,你只能选其一,你要哪件?”

“不能两件一起要?”

苏浅不懂大叔为什么要这么问。

“不能!”贺泽川声音低沉。

苏浅本来想说自己会选老公送的衣服,在她想来贺泽川送的东西,一定比大叔送的贵很多!

但对上他冰冷的眼神,忽然底气不足。

“当然要大叔送给我的衣服了。”说完她补充:“大叔送的便宜很多,我还的起。”

贺泽川俊脸陡然幽暗,她看不上他送的礼物?

在她心里,还是那个老男人比他强!

随即,贺泽川哑然失笑,他这是怎么了,是在吃自己的醋而为难小妻子。

“回家吧,我饿了。”

他转身迈开大长腿。

苏浅眼睛里出现疑惑,大叔今天看上去很奇怪。

见贺泽川走远,摇摇头,她不去想那么多,快速跟上去。

上了车子之后,苏浅发现去的方向不是医院。

“大叔,我们的方向是不是走错了。”

贺泽川盯了前面出租车司机一眼,那是祥叔叫来的保镖。

“没有错!”

“来的时候不是走这条路,我记得清楚,大叔,我们现在去的方向不是医院。”苏浅提醒他。

“我说过要回医院?”

“那我们去哪里?”

“回家!”

“……”

苏浅想起,他刚刚已经说过了!

只是她粗心大意,没有留意而已!

她揪着手指,证明着心里的纠结。

贺泽川有意将身体挤着她坐,在她耳边幽幽道。

“你答应过,会给我洗衣做饭,想帅赖?”

苏浅就算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大叔就是贺泽川。

更不可能想透他的心思!

“那你家里都有什么人,会不会打扰到他们?”

“我一个人住!”

既然她不想回贺家,就让她住在新买的别墅里,刚好方便二人世界。

以后每次工作完,回家都能看见这样一个漂亮的小东西……贺泽川微微勾起唇角。

“……”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苏浅担心的,就是和他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

“我……我不去了!”她小声道。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你不去,有其他地方住?”贺泽川声音低沉阴沉了几分:“空城的治安不是太好!”  

他说空城治安不是很好,其实他才是一个老流氓!  

苏浅心里一紧,可是不跟他回去,她根本就没有地方住!  

“你不是还没出院吗,我们回医院吧!”苏浅尬笑道:“大叔你的身体,不是还没好吗?”  

她本来的打算是大叔出院后学校也该开学了,她就可以住进学校公寓。  

贺泽川早已准备好的说辞:“刚刚医生告诉我,回家按摩理疗也可以!”  

“……”  

苏浅怎么就没有听见!  

她紧张的不行。  

14-那次差点要了贺二哥的命!

车子在一栋别墅前停下来,贺泽川打开车门先一步下去,双手放进裤兜,笔直的站在那里,姿态随意又优雅。  

眸色淡淡睨着她。  

“不想和我一起住,我可以给你找一间酒店。”  

苏浅咬咬牙,既然她选择相信大叔,那就相信到底好了。  

反正她的命,也是他救的!  

“大叔家里还有客房吗?”

贺泽川眸色凝滞一瞬。

事实上这幢别墅,是刚刚吩咐祥叔买下,他也是第一次来。

但他还是点头应允:“有!”

苏浅松了口气,至少‘一起住’的意思是分开睡。

别墅不是很大,但住两个人却绰绰有余,里面的装修简简单单的,到处充满家的味道。

尽管苏浅对‘家’这个字很模糊,但她走进客厅的一刻,心里升起了一抹不一样的安宁。

奇怪的是,大叔对自己的家,也好像很陌生。

墨色般的眸子锐利流转,快速扫过客厅里的每一处。

这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却被苏浅看的清楚。

“大叔你在看什么?”

“在看家里进贼了没有。”贺泽川脸不红心不跳:“我带你去看看房子。”

他拉着她往二楼走。

一楼是客厅、餐厅、厨房、储物间之内的,二楼是卧室、书房、衣帽间……一路上贺泽川都紧紧拽住苏浅的手,美曰其名害怕她迷路。

“大叔,你的家很精致!”她由衷夸赞。

贺泽川闻言,浅浅一笑。

他让祥叔找心理专家分析过,所有的装修都是按照她喜欢的样子布置的。

“你若喜欢,以后都住在这里。”

“这里是大叔的房子,等我开学了就搬走,怎么可以总是打扰大叔你!”

她并没有意会他话里的含义。

不是她笨,是换作任何人也不可能将他和贺泽川联想起来。

贺泽川目光凝视着她:“如果我说,不打扰呢?”

“就算大叔不讨厌我,可我还要念书,谢谢大叔的好意!”苏浅弯眼一笑:“大叔,我去给你做饭吧,你的身体还没有好,应该多注意休息!”

她乘机从他手里将手抽出来。

大叔什么都好,就是总喜欢占她便宜,万一等一下又控制不住自己,又要对她……

贺泽川盯着那匆匆离开的背影,眼神渐渐的深邃。

他应该再多给她一点时间,小妻子会记得他的好!

俘虏一个人,不如俘虏她的心。

她是逃不出他的掌心的!

苏浅打开冰箱,看见新鲜的食材眼睛发亮。

最近大叔身体虚,她应该给她好好补一补。

在白家的时候舅妈经常不准她上桌吃饭,为了填饱肚子,从小就经常悄悄躲在妈妈留下的厨房做东西吃,出于对食物的执念,也练就了一手厨艺。

一道葱油鲈鱼,一道可乐鸡翅,外加一小叠青菜和一大碗鱼丸汤。

苏浅将最后的两碗米饭端上桌的时候,看见贺泽川坐在沙发上正翻阅一份报纸。

“大叔,尝尝和不和你的胃口!”

苏浅自信的一笑,露出一口可爱的糯米牙。

贺泽川放下报纸,一眼便看出,小妻子在等着他夸她呢!

“嗯,很好吃!”

“大叔还没吃就说很好吃,能不能认真一点?”苏浅不满意道。

“哦,我说的是秀色可餐!”

贺泽川走过来,坐到苏浅对面,认真卷起袖子的拿起碗筷,优雅放一片青菜在嘴里。

苏浅还沉浸在他刚刚那句话里。

以前每次和两位表姐出门,亲戚们总是夸她们长得漂亮,甚至有人拿她做反面对比。

除了外公,很少有人说她长得好看。

又听见贺泽川道:“嗯,很好吃!”

他将青菜吃下去,动作沉稳内敛,吃饭的样子仿佛与生俱来的矜贵。

苏浅不自觉的看的有些痴。

“嗯?你怎么不吃饭?”

贺泽川忽然抬起黝黑的眸。

苏浅回过神,红着脸去端饭碗,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碗里有一块鸡翅。

是大叔夹给她的?

她低头将鸡翅咬在嘴里,什么味道也没有尝到,只觉的一双火热的目光灼灼盯着她。

很快那双目光移走,她才能安静下来吃饭。

饭只吃到一半,苏浅忽然发现他只吃青菜和鸡翅,那道葱油鲈鱼根本没动过。

“大叔,你不喜欢吃鱼?”

贺泽川看着她沉默,他坐的位置半张脸隐藏在黑暗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葱油鲈鱼是苏浅最拿手的一道菜,有些失望的眼神黯淡一瞬。

他嫌弃她做的不好吃?

就知道是这样,从来都没有一个人说她的菜做的好吃。

贺泽川用筷子轻轻挑了一些鱼肉放进嘴里,点头。

“很好吃!”

“真的?”苏浅眼睛在灯光下黑白分明。

“嗯,真的!”

贺泽川放下筷子,起身准备走,苏浅叫住他:“鱼丸汤还没喝,我在里面放了药材,对你的身体很补!”

她起身给他装了小半碗,贴心的放在对面。

贺泽川浓眉不可察觉的微蹙一瞬,看见小妻子眼中的期待,他将鱼汤一口喝干。

“忽然想起还有些事需要处理,我要出去一趟。”

话落,他放下碗,迈开大长腿离开别墅。

祥叔派来的保镖二十四小时守在别墅外,见二爷半夜离开别墅,急忙迎上去。

突然,保镖看见他那张完美的俊脸,不正常的红,额前不满一层细密的汗珠,紧紧抿着薄唇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二爷!”保镖一惊!

贺泽川修长的手臂搭上保镖肩膀,一瞬间整个人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他捂住肚子面色痛苦道。

“送我去医院!”

他走后苏浅才想起没有问清楚大叔让她住哪一间客房。

将餐具收拾好之后,她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一个小时过去,他也没有回来。

盯着窗外的漆黑,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空荡荡的让人心慌。

卷缩在沙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

……

空城医院

“你吃了多少鱼?”

秦晓痩盯着病床上虚弱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贺二哥明明知道吃鱼就过敏,偏偏愿意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记得曾经就有过一次,他恶作剧将一块鱼肉放进牛肉里给贺二哥吃,那次差点要了贺二哥的命!

他有多么喜欢那个小女人才会在明知道要进医院的情况下还会吃鱼?

贺泽川手腕上扎着吊针,蹙眉说道。

“我说过,只是一口!”

秦晓痩尖叫:“知不知道医生说,你再来医院晚一点,你的气管就会肿.胀的无法呼吸,你见过活活憋死的人吗,头有这么大!”

秦晓痩夸张的比着手势,贺泽川苦笑。

“我又没骗你,只是多喝了一碗鱼丸汤!”

小说《神秘贺少甜宠妻》 第13章 其实他才是一个老流氓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骊雪少女点评:

好书,故事情节丝丝入扣,文笔描述也很到位,《神秘贺少甜宠妻》是难得的佳作,作者是全国最好的网络小说作者,没有之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