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冷酷爹地无限宠

冷酷爹地无限宠

主角:苏清颜, 靳承深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17 15:57:36

《冷酷爹地无限宠》以苏清颜 靳承深为中心,主要讲述了:“……”好端端的大老板,干点啥不好,为什么要学人家抢劫?温柚隐约猜出来靳承深的意图,下意识的捂住了装手机的口袋。靳承深朝助理抬了抬手:“拿出来给我。”助理用袖子擦了擦脑门上的热汗,朝温柚伸出手:“温小姐,要不你配合点?”他就是个助理!为什么上班还得负责抢人家手机啊?!温柚顿了两秒,然后本能的拔腿就跑。她不动的时候还好,一动助理就跟着紧张,脑子一抽就直接把手伸进了温柚口袋里,把手机夹了出来,动作相当麻利。
展开全部

听不懂人话

这还是靳承深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人避如蛇蝎,发现自己被拉黑之后,他把手机扔在办公桌上,满脸阴沉。

站在旁边的助理被老板身上的寒气吓的大气都不敢出,强烈的求生欲让他有种夺门而出的冲动。

“市场部有个叫温柚的,三分钟之内,我要看到她站在我面前。”

三分钟?!

助理顿时脑门一凉,从这跑到市场部都得三分钟好吗?

见他不动弹,靳承深不耐烦的甩了一记眼刀。

于是下一秒助理就像兔子似的蹿了出去。

温柚刚刚下班,正在休息室里排队等着用微波炉热便当,周围的同事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提前走马上任的太子爷,想起昨天的事,温柚无力的翻了个白眼。

“你是温柚?”

“……你谁啊?”温柚抽了抽嘴角,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青年,由于太子爷要接任,所以最近人事部正在大量招新,公司里有不少生面孔。

“靳总要见你,跟我走。”

温柚瞬间被周围转过来的目光扎成了筛子。

要知道太子爷今天到公司之后,可谁都没召见,连例会都没露面,害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女员工心碎了一地。

温柚仿佛看见了自己变成女性公敌的未来,此乃大凶之兆好吗?

“我还没……”吃饭。

话还没说完,温柚就被火急火燎的助理拖进了电梯,带着还没来得及热的便当一起。

直到被人扔进总裁办公室的时候,温柚的脑袋都还是懵的。

靳承深眼皮都没动一下,直接敲了敲桌子:“手机给我。”

“……”好端端的大老板,干点啥不好,为什么要学人家抢劫?温柚隐约猜出来靳承深的意图,下意识的捂住了装手机的口袋。

靳承深朝助理抬了抬手:“拿出来给我。”

助理用袖子擦了擦脑门上的热汗,朝温柚伸出手:“温小姐,要不你配合点?”他就是个助理!为什么上班还得负责抢人家手机啊?!

温柚顿了两秒,然后本能的拔腿就跑。

她不动的时候还好,一动助理就跟着紧张,脑子一抽就直接把手伸进了温柚口袋里,把手机夹了出来,动作相当麻利。

“……你以前是职业扒手吗?”这什么速度??

温柚眼睁睁的看着助理把她的手机毕恭毕敬的递给了靳承深,打算垂死挣扎一下:“靳总,我手机有指纹锁,要不我先给你解一下?”

她用自己小学八百米全校第一的速度发誓,只要拿到手机她就马上跑路!

靳承深一言不发的抽出装饰用的手帕,然后万分嫌弃的把手机仔仔细细擦了一遍。

温柚:“??”她手机上是有病毒还是怎么的?

所谓的指纹锁在靳承深手里没撑到十秒钟就被破解了,他在通讯录里找到苏清颜的名字拨打过去。

那头接的飞快:“小柚子,你下班了吗?记得便当热一下再吃,我油放的比较重,凉的吃了伤胃。”

靳承深冷笑了一声。

“……”听到毛骨悚然的声音后,苏清颜把手机拿开看了眼来电显示,大拇指相当自觉的移动到了挂断键上。

“再敢挂我电话,我就让她失业。”靳承深口中的她,指的自然是温柚。

苏清颜差点直接骂人,除了威胁她,这男人还能不能干点体面事了?

“你……”

嘟——

???

苏清颜一脸懵逼的看着已经结束的通话。

这男人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警告她,不准挂他电话?还是说因为她挂了一次电话,靳承深就想挂回来?

这是什么骚操作?

别说苏清颜摸不着头脑,就连眼睁睁的看着靳承深打电话的温柚和助理也是一头雾水。

靳承深把手机扔给完全呆滞的温柚:“你可以走了。”

“好的老板,谢谢老板。”温柚全凭本能接住手机,同手同脚的往外走。

“慢着。”

又怎么了?!温柚心如死灰的回过头,她以为纪逸霖已经够神经病了,现在看起来靳承深也没正常到哪去。

“便当留下。”

“……这是我的午饭。”

靳承深挑了挑眉梢,总算施舍给她一个正眼:“现在是我的了。”

“……”要不她还是辞职吧?

靳承深低下头翻了翻桌子上的员工资料:“你的合同还有两年,违约金五十万。”

温柚立马双手捧起便当,弯着腰恭恭敬敬的放在靳承深面前:“您慢用。”

等温柚魂不守舍的飘出办公室,助理才犹犹豫豫的开口:“靳总,这个便当……”

他是跟着靳承深一起从F国回来的,当了六年助理,第一次见到这种又抢手机,又抢便当的极限操作。

靳承深掀开便当盖子看了一眼,菜色不算丰富,但却做的相当精致,色香俱全。

“热好了送过来。”

“……好的。”

另一边苏清颜被挂了电话之后,越想越不对劲,脸黑的能拧出水来,任凭小包子卖萌打滚都缓不过神。

就像温柚不愿意连累她一样,苏清颜也不愿意带累唯一重视的朋友。

她抿着唇想了想,最终还是把靳承深的电话号码从黑名单里拖出来,指尖犹豫的悬空在手机屏幕上。

全程围观了事态发展的小包子探过头:“妈咪,你要给爹地打电话吗?”

苏清颜咬紧后槽牙:“他不是你爹地。”

“哦。”小包子眨了眨眼睛,“那妈咪,你要给爸爸打电话吗?”

“……”

苏祈然爬上她的膝盖,态度十分热情:“快打吧妈咪,虽然我们约好了不再见爹地了,可是打电话并不违反约定,放心吧。”

当初那个约定并不是这个意思好吗?

苏清颜难得无力的撑住额头,可儿子期许的眼神,以及对温柚的担忧,还是促使她拨通了电话。

“有事?”

苏清颜顿时又想挂电话了。

她运了运气:“你有什么事冲我来,别为难温柚。”

靳承深开门见山:“带你儿子过来做DNA检测。”

“不行!”苏清颜攥着拳,脸色煞白,“你要我说多少次,祈然不是你的儿子!”

“你确定?”

苏清颜好悬没给气死,咬牙道:“我确定。”

“那就来做检测。”

“……”苏清颜噎了一下,“你、是、听、不、懂、人、话、吗?”

靳承深慢条斯理的问道:“既然你这么肯定他不是我儿子,为什么不敢做检测?”

“……”苏清颜被堵的哑口无言,她确实不敢做这个DNA检测,任何有可能让她失去宝宝的风险,她都不敢冒。

可惜不等她想好措辞,那头已经一锤定音。

“下午五点见。”

小太子爷?

挂断电话之后,苏清颜就进入了心神不宁的状态。她后悔了,也许她根本不该带着宝宝回国,再或者她应该在见到靳承深的时候就远远避开。

小包子趴在她的膝盖上,一脸心疼的抚开苏清颜皱着的眉头:“妈咪,你别难过,宝宝会心疼的。”

苏清颜闭了闭眼:“妈咪没事。”

“妈咪,你是不是不希望他当我爹地?”

苏清颜无奈的笑了笑:“你想要爹地吗?”

小包子眨巴了两下大眼睛:“我想要妈咪和爹地,但是如果妈咪不喜欢他,那我就不要爹地了好不好?”

儿子的懂事和体贴让苏清颜的心头涌上了强烈的负罪感,她沉默了很久才轻轻的吻了吻苏祈然的额头。

苏祈然转了转眼珠子,然后跳到地上,踮起脚小大人似的揉了揉苏清颜的头发:“妈咪,你放心,我有办法。”

看着还没桌子高的儿子,苏清颜哭笑不得的拍了拍他的头:“没事,妈咪会解决的。”

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

“妈咪,我想出去玩一会儿,可以吗?”

苏清颜看着还没定下来的初稿,只好抱着儿子去找薛凛:“薛总监,我手头上的活暂时忙不完,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带儿子出去转一圈?”

还没到上班时间,薛凛正好闲着:“没问题。”

“宝宝,要听叔叔的话,知道吗?”

苏祈然伸出小胖手抱住苏清颜的脖子,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知道啦,妈咪你快去工作吧。”

薛凛从苏清颜手里把孩子接过来,边往电梯走边问:“小宝贝,你想去哪玩啊?”

小包子没吭声,越过他的肩膀和苏清颜挥手告别,直到进了电梯,苏祈然才问道:“这附近有幼儿园吗?”

“你想上幼儿园了吗?”

薛凛想摸摸苏祈然的头,却被小包子趔着身子避开,一张唇红齿白的小脸紧紧绷着:“这附近有幼儿园吗?”

“……”怎么感觉这孩子的性格好像不太对劲?薛凛忽略掉莫名的诡异感,“这里是商圈,没有幼儿园的。”

“那你就带我去公司门口吧。”

“哦哦,好。”

直到把小包子放到地上,薛凛才一脸茫然的抓了抓头发,他怎么就这么听一个孩子的话?

一看见小包子那张严肃认真的脸,他就完全升不起拒绝的念头好吗?

正午的阳光晒的要命,薛凛一个大男人都热的脑袋发晕,可苏祈然却像没事人似的,撑着五短身材站的笔直,视线一直停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上。

薛凛抹了把汗:“宝贝,你想干什么啊?告诉叔叔,叔叔帮你好不好?”

“不用。”苏祈然扭头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看起来就不太靠得住。”

“……”薛凛抽了抽嘴角,他总算发现哪不对了。

这个小屁孩的性格是突变了还是精分了?!

在苏清颜面前那么可爱,怎么一出来就这么犯嫌?

街头突然跑过一大一小两个男孩,大的约摸十二三岁,小的跟苏祈然年纪相仿。

一直站在公司门口的小包子突然动了,他也没跟薛凛打招呼,只是大步上前把两个男孩拦住。

精致可爱的小包子从口袋里翻出一张百元大钞往两个男孩面前一抻:“想要吗?”

对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一百块堪称一笔巨款,送上门来哪有不要的,于是一大一小忙不迭的点起了头。

苏祈然指了指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孩子:“把你的头发拔一撮给我,这钱就是你的了。”

小孩将信将疑:“真的?”

小肉包皱起眉头:“不信我就去找别人。”

“信信信。”一撮头发换一百块,哪怕是再小的孩子也知道这买卖不亏,那小孩咬牙拔下一撮递给苏祈然,接着生怕他反悔似的,抢过钱就跑了。

薛凛眼睁睁的看了一场价值严重不对等的交易:“你要人家头发干什么?”

“别告诉我妈咪。”苏祈然用小手帕把头发包好,小心翼翼的装进口袋,然后才朝薛凛伸出双手,“抱我回去吧。”

小包子被晒的脸颊红红,可爱无比的趴在薛凛肩膀上,一踏进设计部的大门就笑的见牙不见眼:“妈咪,我回来啦。”

苏清颜连忙放下笔去接儿子:“玩的开心吗?”

“开心!薛叔叔还买了点心给我吃。”

薛凛:“……”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

“麻烦薛总监了。”苏清颜略一弯腰,“花了多少钱,我拿给你。”

苏祈然下了地,拍着自己的小胸脯:“妈咪,我自己给!我有钱。”

“好,你自己给。”苏清颜笑了笑,在Y国的时候她工作比较忙,就养成了给儿子随身装现金的习惯,以备不时之需。

薛凛目瞪口呆的看着小包子睁眼说瞎话,楼下楼下判若两包,嘴角直抽抽。

“谢谢薛叔叔。”苏祈然又从口袋里翻出一百块钱,乖巧可爱的递到薛凛面前,却又在薛凛弯下腰的时候,小小声的补了一句,“封口费。”

“……”薛凛浑浑噩噩的接过钱,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才意识到,他竟然被个四岁的小孩带沟里去了。

简直哪里都不对好吗?!这小孩绝对是魔鬼本鬼没跑了。

越是临近五点,苏清颜的神经就绷的越近,甚至无数次动了想带着儿子直接跑路的心思,可她也清楚,被靳承深盯上了,她躲得过一时,也躲不过一世。

“妈咪,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苏清颜眼圈不禁一红,连忙低下头,深觉自己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还得让四岁的儿子来安慰。

算了,检测就检测吧。

万一不是呢?

就算真的是,靳家要夺走抚养权也没那么容易。

强行进行了一波自我安慰之后,苏清颜的情绪总算稳定下来。所以下班之后,哪怕是被靳承深直接堵在了公司门口,苏清颜的态度也还算平和。

“靳先生,我能先带儿子去吃晚饭吗?”

靳承深早有准备:“我在宫膳楼订了包间。”

经过前一天的事,苏清颜对宫膳楼的印象已经跌到了谷底,但这个时候她也没心思去计较在哪吃饭。

“我不去。”苏祈然挡在妈咪身前,“妈咪,我想回家吃饭可以吗?”

苏清颜也想带着儿子回家啊!

可惜做不到。

她稍显无奈的蹲下/身:“宝贝,吃完饭妈咪和靳叔叔还有点事情要办,今天就先在外面吃好不好?”

“我知道,爹地想带我去做DNA鉴定对不对?”小肉包眼睛发亮,抬起胳膊在脑袋上拔了撮头发,“爹地,给你,你拿去做鉴定吧!”

苏清颜眸光一黯,强忍住阻止儿子的冲动,第无数次告诫自己,她没有替儿子做决定的权利。

“我可以抱抱你吗?”靳承深接过头发,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梢。

苏祈然懵懂的眨了眨眼:“抱完我和妈咪就可以回家吃饭了吗?”

“对,抱完我就让你们回家。”

苏祈然哒哒哒的扑进靳承深怀里。

“说话算话哦。”

靳承深的嘴角略微勾起,右手自然而然的覆上小包子的后脑勺,片刻后,男人直起腰,将右手插进西装裤口袋里。

“你们回去吧,头发我会拿去做检测,有结果之后,我会通知你的。”

苏清颜怔了怔,虽然觉得有些古怪,但不用亲手送儿子去做检测,还是让她松了口气。

简单的跟靳承深告别之后,她就头也不回的抱着儿子走了。

直到母子两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野里,靳承深才坐回车内。

“BOSS……”助理吞了吞口水,他刚才是见到小太子爷了吗?!

靳承深先是把小包子主动交给他的头发扔给助理,然后才掏出右手,将夹在指缝里的一根柔软发丝一起递了过去。

“两份全做,尽快拿到结果。”

“是。”

靳承深玩味的动了动指节:“戏演的不错,就是动作太慢了。”

想起小包子肉乎乎的胳膊,靳承深难得的露出个类似于愉悦的神情。

“也有可能是因为太胖了。”

所以才会在把头发从袖子里往外拽的时候,稍微慢了一点。

小说《冷酷爹地无限宠》 第16章 听不懂人话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丁酉超级甜点评:

《冷酷爹地无限宠》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