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一场欢喜一场劫

一场欢喜一场劫

主角:迟欢, 韩宸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11 18:31:03

迟欢 韩宸是《一场欢喜一场劫》本书的主角,《一场欢喜一场劫》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回来了。”系着围裙的迟欢闻声从厨房里出来。“嗯?做饭?”韩宸迈步过去,双手插在裤兜,近了闻到一丝饭香。迟欢并不是什么居家好女人,她就是韩宸养的一只金丝雀,只要光鲜漂亮就可以。所以眼前如此富有生活气息的迟欢,韩宸皱了眉,心里有些不喜欢。“闲着就来试试厨艺,也不知道做的好不好吃。不过不管怎么样你都会吃的吧?”迟欢笑得温柔美好,有些迷了韩宸的眼。
展开全部

一场欢喜一场劫第14章试读

迟欢跟韩宸该说的都说过,而且自己身上还有什么东西是韩宸所不拥有的?

韩宸今天回来的早,别墅落地窗外夕阳昏黄的笼着大地,豪车开过庭院中间的过道停入车库。韩宸乘坐室内电梯上来,一身裁剪笔挺的西装,眉宇里是常人看不透的冷漠与淡然。

迟欢今天难得给韩宸下了一次厨,其实她的手艺不算好,韩宸也曾挑剔过她做的饭不像饭,菜不像菜,但冷着语气说完,他还是会吃下。

“回来了。”系着围裙的迟欢闻声从厨房里出来。

“嗯?做饭?”韩宸迈步过去,双手插在裤兜,近了闻到一丝饭香。

迟欢并不是什么居家好女人,她就是韩宸养的一只金丝雀,只要光鲜漂亮就可以。所以眼前如此富有生活气息的迟欢,韩宸皱了眉,心里有些不喜欢。

“闲着就来试试厨艺,也不知道做的好不好吃。不过不管怎么样你都会吃的吧?”迟欢笑得温柔美好,有些迷了韩宸的眼。

似乎迟欢这样?也不错?韩宸沉了眸光。

“你先出去,我做好了喊你。”

迟欢说着,韩宸却径直走了进来,水槽里的水还在哗啦啦的流放,里面有条鱼洗到一半的鱼,看着有些腥。

“怎么想到做饭?”韩宸立在橱柜一旁,修长的手指拿起一盆迟欢切好的小葱。

为了跟韩宸好好谈谈迟氏的事?话到了嗓子眼,迟欢什么都说不出来,她只有笑,笑弯了一双漂亮又媚气的眼:“就是想怎么做做看,我都好久没有下过厨。”

以前在迟家的时候,迟欢还经常会下厨,甚至跟陈立诚结婚前,她也学了不少菜谱,但最后跟了韩宸,什么样的山珍海味需要自己动手?

他只是一句话,有便人端菜送饭上来。别墅里的厨子更是精通各大菜系的名厨。

闻言,韩宸冷漠的将迟欢所切洗好的菜扔进垃圾桶,就像是不值一视的垃圾,“不用你下厨,你去给我放洗澡水。”

迟欢僵立在原地,手指拧着自己身上溅了水渍的围裙。

韩宸就是这样一个霸道又蛮不讲理的人,他看了一眼迟欢,欢欢出去,沿着红木楼梯上楼,根本不在乎迟欢此时的心里感受。

迟欢嘲讽的笑了笑,她何必做这样自作多情的事?她有什么话完全可以在床上跟韩宸,做饭干什么?!

水声不止,迟欢看了一样自己用心准备的饭菜,心里有些说不明的难过,她去关了水。楼上传来韩宸冷淡的声音:“欢欢。”

迟欢解了围裙,整理好自己的心态上楼。韩宸有些洁癖的抓着她的手闻了闻:“有些腥。”

“我去洗!”迟欢把手从他的桎梏里挣扎出来。

韩宸见状问她:“生气?”

“没有。”迟欢笑着说,眼里的涩意韩宸看不懂。他看不见迟欢的努力,两个人维持的关系几近冰点,所以迟欢厌倦的想逃离。

“我去洗手,放水。”迟欢装作什么事都不曾发生的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放到一半,迟欢弯着腰,棕色的卷发被她绾着,韩宸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她身旁,随手一揽,迟欢就入怀。

炙热的气息喷在迟欢脸上,迟欢想这才是她真正应该做的事,于是她伸手解开韩宸的领带:“韩宸,我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

韩宸任由她服侍,使坏的手按着她:“如果是迟氏的事,免谈。”

迟欢一颤,越发干净利落的去解韩宸的衣物,他其实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吧?所以自己做的饭菜他不接受。“韩宸,能不能给迟氏留一条路,就算是我求你。”迟欢明透的目光与韩宸对视,她的脸颊有些绯红,但神情严肃的让韩宸没了兴趣。

韩宸松开迟欢,嘴角一丝薄凉的笑意,“欢欢,乖。”

哄宠物般的口气与语调,迟欢如果不是真的没办法,她会找韩宸?“韩宸,我乖,所以你能不能……”

迟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韩宸推进了浴缸,温热的水花四溅,迟欢棕色的卷发浮散着像是一朵妖艳之花,韩宸俯身,似魔鬼般道:“迟欢,别妄图挑战我底线。”

一场欢喜一场劫第15章试读

水浸泡着迟欢白皙的肌肤,浴室的灯光变得刺眼灼热,迟欢从浴缸里撑起,抬眼与韩宸对视:“为什么非要这么做。”

非要把自己逼到那种地步,迟欢想从韩宸深晦的眼里找到一点自己的影子,却发现里面除了冷漠与绝情,什么都没有。

韩宸亲吻着迟欢,用近乎冰冷的声音,刺激着还处于懵懂状态的迟欢。

一个离了韩宸都活不下去的迟欢,在韩宸面前有什么条件可谈?

迟欢终归是被韩宸养坏了,这一年里在南城,所有媒体对迟欢的口诛笔伐都停歇在韩宸的权势之下。这一年里,迟欢成了韩宸的心尖宠,她要千金珠宝,要华贵无双,韩宸便给她一切。

迟欢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迷失,偶尔夜里惊醒,若是韩宸不在,她便再也睡不着,心里空虚的泡沫让她忘了自己是谁。

小时候迟欢过得有多苦,只有她知道,母亲虽然是天后名动一方,身价上千万,但是死后,那些钱早被极品无良的亲戚抢走,才两三岁的迟欢知道什么?

她煎熬在迟家,以一个不光彩的人人鄙夷的身份走过童年,走过少年,直到后来遇上到了陈立诚。

那时候,陈家在南城也是名门望族,家业丰厚。大学三年恋爱时光,迟欢终于找回了她的快乐,她跟着陈立诚去登南城最高的山,看东方红日的一丝光芒。

因为自己身边时常有狗仔,所以每次迟欢与陈立诚的出行都是偷偷摸摸,可惜依旧是被人发现了。

迟欢想起那天晚上两个人的狂奔,像是挥霍了所有年少的轻狂,平日儒雅温润的陈立诚对着那些偷拍的人说:“我陈立诚此生非迟欢不娶!你们要拍就拍!”

迟欢放肆的笑,也放肆的哭,她想这就是自己的归宿,自己的港湾。

但世事弄人,迟欢与陈立诚领证,秘密举办婚礼的新婚夜,陈立诚却跟迟欣偷偷苟且!

婚床上,自己的丈夫跟自己的姐姐搞上关系,迟欢的心从没这一刻那么冷过,似有一把剑锋利的贯穿心脏!

她扯了头纱,拿剪刀剪碎了洁白象征美好婚姻的婚纱,头也不回的离开那个令她作呕的地方!迟欢变得行尸走肉,麻木与憎恨让她忍不住一醉解千愁。

夜宴这个销金窟里面的酒向来都是致命的毒,迟欢饮下了那“毒酒”,所以她隔天一早醒来的时候,在南城最豪华的酒店,床上一抹干凝的暗红提醒她,她昨天晚上做了什么荒唐的事!

手机不在身边,迟欢忍痛的爬起来,穿衣回到迟家,然而迎接她的就是一场噩梦!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她跟韩宸上了床的事,那些言语尖锐chiluo的指责迟欢这个不贞不洁的女人。

“迟二小姐?就是跟她妈一样的货色!”迟家有下人这么说的时候,迟欢随手操起玻璃瓶就要去砸!

“你们知道什么?!都给我闭嘴!”

后来跟陈立诚离婚,被迟云峰赶出迟家,搬进了韩宸的别墅,又听到陈立诚与迟欣订婚的消息,想想好像就是昨天的事历历在目,又像是遥不可及已经被尘封的往事。

迟欢出神的太久,身下韩宸早已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湿透的发黏在她光洁的肩上与后背,一片的妖艳令韩宸暗了一双墨眸。

“欢欢。”韩宸在惩罚迟欢走神与不乖。

迟欢伏在韩宸身上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气,被粗鲁的对待双腿轻颤着,茉莉花瓣似的脚趾卷缩着,无声控诉韩宸的厉行。

“韩宸……慢点……”迟欢的声音柔柔弱弱,没了往日的清冷。

韩宸拥紧了迟欢,说着一个令迟欢不能反抗的命令:“把工作辞了。”韩宸以为给她自由,她会乖,结果越发给他惹事,还敢替迟氏求情?

“不行!”迟欢从迷蒙的欢欲里惊醒,惊声道。

“欢欢,像以前一样。”韩宸手指卡着迟欢精致的下巴,明明这种时候,他亦能清醒冷静像是能随时抽身离开。

以前一样?一样风光无限的告诉别人,她迟欢是韩宸的女人,她在南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用看人脸色上班,不用顶风冒雨的奔波,只是乖乖的呆在他身边做只娇生惯养的小猫咪?

迟欢的心在一寸寸的下沉,侧头狠狠咬着韩宸的手臂,发脾气道:“韩宸!我不要!我不想被你圈在别墅里!”

迟欢, 韩宸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天罡酱吖点评:

《一场欢喜一场劫》这本书平淡中带点不凡,每一个故事中都会有一个感悟,作者真的有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