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腹黑太子娇萌妃

腹黑太子娇萌妃

主角:云染染, 夜离宸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21 16:14:38

《腹黑太子娇萌妃》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我类个乖乖,这郡主玩真的啊,看着就疼啊,她不会真的要割我的舌头吧。这么一把刀真的是可惜了,割什么不好啊,偏要割人。“那个,美女,有话好好说嘛,动刀子什么多不和谐啊。”云染染瞬间狗腿,面子什么的又不能当止疼剂吃,该服软时还是得服软。刀子割到谁身上谁才知道疼。“现在知道求饶晚了!”夜离娇想捏着云染染的脸,逼她把舌头伸出来,云染染就疯狂的摇头,疯狂的抖动着身体。
展开全部

有话好好说

“青竹,你去把本郡主那把红菱拿来!”

青竹低头应了一声就快步走开了,再回来手里就多了一把匕首。那匕首通体都是金色的,套上嵌了一个巨大的红色宝石,一看就价值不菲。

夜离娇拔开匕首,一道寒光闪过。云染染被刺的眯了一下眼睛。

我类个乖乖,这郡主玩真的啊,看着就疼啊,她不会真的要割我的舌头吧。这么一把刀真的是可惜了,割什么不好啊,偏要割人。

“那个,美女,有话好好说嘛,动刀子什么多不和谐啊。”

云染染瞬间狗腿,面子什么的又不能当止疼剂吃,该服软时还是得服软。刀子割到谁身上谁才知道疼。

“现在知道求饶晚了!”

夜离娇想捏着云染染的脸,逼她把舌头伸出来,云染染就疯狂的摇头,疯狂的抖动着身体。

“那个郡主,你不是喜欢你宸哥哥的大氅吗?我脱给你啊。”求你不要挥着匕首了,很吓人了。被你们发现割不掉我的舌头更吓人啊。

“哼,等我割了你的舌头自会让人扒了大氅。你还是不要挣扎了,乖乖把舌头伸出来,省的再受其他的苦楚!”

夜离娇甩了甩有些累了的手,又把匕首用手绢擦了擦。这可是她十岁生辰的时候,宸哥哥给送的礼物。她永远记得那天青竹把它拿给自己时,那份喜悦的心情。

那是宸哥哥第一次送自己礼物,也是最后一次,不过她相信,宸哥哥心里是有自己的,不然也不会送给自己这么贵重又好看的礼物。

不过今天要用它来割一个贱人的舌头了,毕竟从他卑贱的嘴里居然说出了宸哥哥不喜欢自己的话,真的是不可饶恕。所以今天就要用宸哥哥送的礼物来告诉他,宸哥哥永远都是属于自己的。

“把她的嘴给我掰开!”夜离娇指挥着其余的侍卫,既然这个贱人不愿意自己伸舌头,总是有办法让他就范的。

“公子……”

若白没想到事情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又想跪下向郡主请罪,可目光触到云染染略微带怒的眼神便停住了。公子,怕是不想看到她再给郡主下跪了吧,这是公子用血换来的尊严,若白也得给公子争口气。等到太子来了,就是死也要在太子面前给公子讨一个公道。

夜离娇根本没有心思再去看一个小丫鬟在干嘛,她现在只想割了云染染的舌头泄愤,看着侍卫狠狠地捏着云染染的脸,她就觉得开心。

“不伸舌头是吧”

夜离娇也不恼了,直接在云染染脸上划了一刀。怎么回事,怎么会没有伤口?夜离娇不信邪,又狠狠地划了一刀,还是没有伤口。

云染染在心里直骂娘,疼死小爷了,这娇滴滴的郡主手劲这么大的嘛,真的好疼呐,皇天在上,小爷以后再不得罪女人了,你赶紧叫人收了这个郡主吧。

夜离娇不可置信的在云染染脸上划了一刀又一刀,还是半分伤口都没有。旁边的侍卫都有点急了,这皇家的郡主是这么温柔的吗,拿如此锋利的匕首都划不动一道伤口出来。

不过这公子戏也是真足,明明都没受什么伤,还表现出一副疼的不行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做给谁看。

“你,去把她舌头给我割了!”夜离娇当然知道这匕首有多锋利,心里虽然有些奇怪,但愤怒还是占了上风,这些侍卫可比她有办法多了,总是有人能割下她的舌头的。

旁边的侍卫早就等不及了,小心翼翼的接过夜离娇手里的匕首,隐隐还有一丝兴奋。

“郡主,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有话咱们还是好好说行不行,你也伤不到我,何必呢?”云染染受不了了,之前给夜离宸挡了剑,现在还要被人拿匕首割,得亏自己是不死之身,换普通人这都死几次了。

夜离娇连话都懒的跟她说,摆摆手,侍卫就把云染染压下去了。

“大哥,咱俩无冤无仇,你就放过我吧,之后我会报答你的。”云染染一看脱离了夜离娇默视线,心思也活跃过来了,搞不定那个暴躁女人,还可以试试不苟言笑的侍卫小哥哥嘛,怎么说自己也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孩子啊。

“公子,你就不要废话了,你得罪的可是郡主,今天不割了你的舌头,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你也放过我们吧,不要挣扎了,痛快点你也少瘦点罪。”

云染染心一横,你们要割那就割吧,能割下来算你们厉害,不就是疼点儿,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云染染嘴一张,就把舌头伸出来了。本来云染染的肤色就白,偏生嘴又生的鲜红,现下伸出娇小的舌头,虽然是男人的装扮还是有些魅惑的意味。

侍卫心下一软,这公子长的还挺俊俏,真的是可惜了,侍卫把手接在云染染的下巴下面,突然就也狠不下心去割这一刀,就闭着眼轻轻划了一刀,本想着舌头娇嫩这下子应该就会直接掉在手上,结果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有东西落在手上。

睁眼一看,云染染的舌头还是好好的,连滴血都没有。侍卫咽了咽口水,又是一刀划下,这次重了点,云染染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疼的冷汗直冒。

“你们怎么回事,就这么点小事也办不好?”夜离娇等了半天也没看到侍卫带着云染染的舌头来复命,忍不住走过去想看看怎么回事。

到了才发现拿匕首的那个侍卫脸色有点苍白,竟然是有点害怕的神色。

“没用的东西,你来!”

另一个侍卫接过匕首,也是为了在郡主面前表现,要是一次办的好了,说不定能得一大笔赏钱。

这个侍卫对着云染染的舌头直接就砍了下去,一点儿也没想过怜香惜玉。不过结局还是一样,云染染的舌头半点伤口也没有!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一点儿伤口都没有!侍卫拿刀的手都开始颤抖了,他当然知道自己使了多大劲。这也太奇怪了,他……他不是普通的人啊……

院子里看到这一幕的人脸色都有点发白,这人到底是谁,不会是妖怪吧,不然怎么可能不受一点儿伤呢。

妖人

趁着众人都在发愣,云染染轻轻一挣侍卫就松手了,恨不得离她二里地。

云染染赶紧转了转了舌头,感受了一下舌头还好好的待在自己的嘴里,才松了口气。真是疼死了,就不能把痛觉神经也给屏蔽掉吗,每次都得疼个半死。

这下好了,这些人也觉出不对劲了,本来都答应那个太子要低调行事了,结果现在恐怕是难以低调了。

“你,你不是人!”夜离娇有点害怕了,可还是不愿意就这么放过云染染。如果她真的是妖人,那就更不能让她待在太子府了,万一她伤害到了宸哥哥怎么办。

“怎么说话呢,你才不是人,你全家都不是人!”云染染对着夜离娇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古人就是愚昧!

“美人儿,小爷就说没事儿吧,下次别动不动就跪呀,磕头之类了,疼坏了吧。”云染染用手轻轻抚这若白额头上的红印,这姑娘可真实诚,磕的太重了。

若白哪里被人这样对待过,对方还是一个俊俏的小公子,脸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冻的,反正红的发艳。

周围的侍女侍卫都悄悄的移开了脚步,尽量离云染染远一点再远一点。青竹和青雪也是跟在夜离娇身后,头都快埋在胸里了,祈祷着夜离娇可千万不要让自己再去抓云染染了。

“你是妖人,是来祸害人间的!若是今天放过了你,明天还不知道多少人要死在你的手上。你们还不快去杀了他,难道你们想放走他,然后让他为祸人间吗?!”

夜离娇明明自己就害怕的发抖,还正气凌然的指挥着院里的侍卫,想让他们去杀了云染染。

侍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动。刚才可都看见了,云染染被划了那么刀一点儿伤口没有。没人知道他有没有别的本领,若是他生气了,说不定这一院子的人都得死。

“你们怎么还不动手?这次,谁要是能杀了他,我不仅会让皇上给他加官进爵,而且还会赏他黄金万两。这也是为了我国子民的安全。他只有一个人,你们怕什么?”

夜离娇越说越自信,好像云染染已经是个死人了。对呀他只有一个人,就算他真的是妖人,这么多侍卫还打不多一个人吗?重金之下无懦夫,她就不相信这些侍卫会不动心。

云染染也发现这些侍卫有些蠢蠢欲动了,手都默默放到了刀柄上,这个郡主这个时候怎么突然聪明起来了。还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被没人砍一下,不起也要脱层皮。

“你说话也要负责任,我可不是什么妖人。不然你刚刚还能割我的舌头?我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云染染故意说的很大声,然后关注着周围侍卫的表情。果然有一部分又放下了手,但还是有一部分人紧握着刀柄。

云染染也知道,自己的体质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而消除误会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呢,就是除掉这个误会,还有那个郡主开的条件也的确是诱人,肯定还是有人愿意冒险。

云染染定定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抖了抖大氅。大氅?

“你们看好了,这可是你们太子的大氅,如果我真的是妖人,你们太子会把他的大氅给我披着吗?”果然,还是太子的名讳好用,背靠大树好乘凉啊,认识个太子也不算太坏。

“是啊,郡主,这位公子,看着也不像坏人,今天还是算了吧。”青竹突然出声,也不敢看夜离娇的眼睛。她知道违背郡主肯定要受很大的惩罚那也好多去和那位不知身份的公子对抗要好,人嘛总是害怕未知的事物。

“对啊,郡主今天就算了吧,天色也不早了,咱们先回吧。”青雪也加入了劝说的阵营。

夜离娇没想到最先退缩的居然是跟了自己十几年的贴丫鬟,本来被恐惧压下去的怒火又翻腾了上来,直接一巴掌扇到了青竹的脸上。

“你胆子大了,居然敢拿我的主意了?还有你们,今天不杀了他,你们也别想着好好走出这个院子!”

但是,没有人行动,大家都一脸为难的看着夜离娇。一边是尊贵的郡主,一边是和太子有关注的神秘的公子,得罪那边都不行。

夜离娇看着侍卫们都站在原地,心里气不过就伸手去拧青竹身上的肉。

“你个贱婢,我养你就是为了让你来气我的吗?”青竹忍着痛,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就怕这位郡主气不过到时候受更多的苦。

云染染是看不过这个郡主的作风,懂不懂就要掌嘴,拧肉的。她是郡主她尊贵,那些奴才奴婢就不是人了。虽然这青竹也不算多可爱,但她也看不下去就这么

被这个郡主欺负。

“喂,你不是要杀我吗,干嘛把气撒到不想干的身上,有本事你自己来啊!”云染染知道激将法很蠢,可一时也想不到其他的什么办法了。

夜离娇一听这话,挥着匕首就要去砍云染染,青雪赶紧抱住夜离娇,心都要跳出来了,这位祖宗可不敢出事儿啊。

“郡主,您要冷静啊,我们一起去找太子,万一您要是被他伤到,太子得多么伤心啊。”

青雪好说歹说,才终于让夜离娇平静下来,慢慢拿走了她手里的匕首收好。

“郡主,今天咱们就先回去吧,下次再来寻太子殿下讲这个事情,好不好?”青雪柔声细语的,就等着夜离娇答应,然后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可能,今天我一定要抓住他,然后告诉宸哥哥他是妖人,让宸哥哥杀了他!”

她才不会放任这么一个奇怪的人跟在宸哥哥身边,要是被他伤到宸哥哥怎么办!这些侍卫都是废物!还是得自己来,宸哥哥才知道自己对他是多么的好。

青雪还没反应过来,夜离娇就已经抽出离她最近的侍卫的佩刀,直接就砍到了云染染的脖子上,还是没有伤口。

周围人的议论声更大了,云染染只能听见“不是普通人,可能真的是妖人之类的。”

得,这下子是真的解释不清了。

云染染, 夜离宸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慕梅点评:

《腹黑太子娇萌妃》这本书,必须认真看专心看,才能不迷糊。不然容易记不住情节,线索,如果是观看视频可能会轻松点,看文字就必须认真记情节和伏笔线索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