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我给老婆当秘书

我给老婆当秘书

主角:秦玉关, 叶暮雪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13 18:17:03

秦玉关 叶暮雪是《我给老婆当秘书》本书的主角,《我给老婆当秘书》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我有过说要买吗?我只是问问而已,不过,你要是想打动我这个顾客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小小的条件。”也许是累了,也许是找到一点线索后的轻松,荆红雪就随意的把身子靠在了桌子上,左腿蹬直,右脚脚尖点地,顿时苗条而修长的美腿瞬间就吸引了秦某人舌头下面的唾液。秦玉关眼里精光闪动一下,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深意,但随即归于平静:“说说呗,能有什么条件?先本人郑重声明,杀人放火俺可不敢干……”
展开全部

他就是秦玉关

“嗯。”荆红滔天点点头。

“卑鄙!”荆红雪雪白的牙齿咬着下唇狠狠的骂了一句:“他们怎么可以这样?简直比某国人的假惺惺还要可恶……最后怎么样了?”

荆红滔天站起身,右手轻轻的敲着桌面看着窗外:“最后的结果就是有些人的假公济私得逞了。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那两个远在太平洋小岛上的人也知道了这个决定。”

“啊?是谁告诉他们的?这下可糟了,他们不敢回国了吧?”荆红雪担心的说。

“……长话短说,至于是谁告诉他们的肯定是那些不耻陷害他们的人。在听到这个决定后,那两个人也做出了相应的决定,那就是把技术资料藏在了小岛上,一个只有他们知道的地方,并约定等风声过了,自身安全得到保障之后再来小岛上取出来,他们坚信,只要资料掌握在他们手里,他们就是安全的。然后两个人乔装后互相留了联系暗号后就分手了。”

“聪明!英雄啊,这才是英雄!要是他们来明珠的话,我肯定要请他们吃饭。”荆红雪听到两个人逃过自己人的劫难后,激动的拍起了手,但接着就看到了父亲嘴角的苦笑和眼前的担忧,心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一种不好的感觉蔓延开来,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问:“那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不是……”

荆红滔天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我哥哥呢?”荆红雪用颤抖的声音问。

荆红滔天有一子一女,女儿是荆红雪,儿子叫荆红命,儿子从小就跟着在大6的奶奶家生活,抱着去官方队伍磨练的初衷,在七年前参军入伍。本来要是没有这事的话,荆红滔天也不会知道儿子竟然是中央内警,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荆红命竟然是执行‘碧血’计划任务的两人的其中之一。

“你哥哥到底去了哪儿,只有另外一个人知道,而另外那个人在逃到东南亚的一个小国时,受到了当初反对把他们交出去的那方的保护,通过他们的精心安排恢复了他入伍前的真实姓名,再次获得了新生。”想到自己儿子却没有那个人命好,荆红滔天心里就一阵苦闷的心疼。

“爸爸,你是怎么知道那个人现在获得了新的生活的?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荆红雪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

“因为在昨天深夜,你哥哥曾经通过国际长途打给老爸一个电话,听他说现在他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还告诉我千万不要把这些事说出去,打完这个电话,爸爸都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你哥哥就挂了……小雪,今晚的事你千万不要随便和人说,要不然荆红家会出大事的。”

“我明白!”荆红雪点点头:“您叫我来的意思是让我去找哥哥的那个战友,然后再根据他说出的联系方式去寻找哥哥,是不是?那么那个人是谁?他现在在哪儿住?”

“听你哥哥说,那个人在进入中央内警后名字叫七月,他是齐鲁省的庆岛人,入伍前的名字叫……秦玉关。”

齐鲁省庆岛秦玉关!

荆红雪默默点头,心里就把这个名字牢牢的记住了。

你一定要秘密寻找这个秦玉关,千万不要让他心里有了警惕,要不然秦玉关这个名字也会消失不见的……带着父亲的一再嘱托,荆红雪排好她的一切行程后,六月中旬,她就和助手兼保镖苏宁来到了庆岛。

庆岛虽然属于二线城市,但人口也过了几百万。在大6,荆红家又没有调动户籍的关系,所以荆红雪只能依靠自己的努力了,可在茫茫人海中仅仅依靠一个名字就去找一个人,实在是难于登天。

就像是无头苍蝇那样,荆红雪和苏宁在庆岛是四处乱撞,也不知道磨去了几公分的鞋底,也没有找到那个传说中的英雄秦玉关。

这天眼看又要接近傍晚了,跑了一整天的荆红雪走的腿都开始打哆嗦,嘴皮子都快起泡了,问了有几百个人,除了三个五十多的半截老头子和六七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孩子姓秦外,竟然没有一个可以让荆红雪大小姐看得顺眼的小伙子姓秦!

唉……累死了啊,看着银座市门口的行人和那些极力推销商品的推销员,荆红雪有种无力感。在商界她凭借自己的聪慧驰骋,在歌坛她凭借自己的外貌和极有个性的嗓音红透半边天,可在寻人方面她却丝毫没有更好的办法。不能登报,不能上电视,还要小心那些看自己漂亮就故意冒充姓秦的无赖,姓秦很好吗?秦桧也是姓秦的。这件事还真是让人头疼啊。

荆红雪随意的经过一个太阳伞下的时候,偶然扭头看到桌子上的丝袜,再低下头来看看自己腿上的丝袜,就想买双袜子穿吧,看这广告牌子上把这袜子吹的神乎其神的。

一个大男人家的卖丝袜,也够搞笑的。看着那个推销丝袜的男人仰头对着太阳,荆红雪就随口问这丝袜多少钱一双啊的话来。

也许这个男人和那些冒充自己姓秦的无赖差不多吧,反正在见到自己后也是一副色迷迷的模样,真是讨厌死了,只不过他比那些人貌似帅那么一点点。

正是帅那么一点点,所以才让荆红雪又忍着性子问了一遍价格。

……68o一双的。秦玉关在说出这句话后,赵敏就拎着两瓶矿泉水走了过来:“秦玉关,先喝口水吧,你放心,总裁同意了的。”

就像是漆黑的夜行人忽然看见眼前出现一丝光亮那样,荆红雪在听到有人喊出秦玉关这三个字后,心就猛地一跳瞳孔也跟着收缩,扭过头来对着赵敏颤声问:“你叫他秦玉关?”

赵敏不明白这个看起来很美很风情的女孩子为什么这种表情,只是奇怪的说:“是啊,他就叫秦玉关啊,怎么了?”

小姐 俺不出台的(一)

“怎么,你认识他?”赵敏奇怪的看了一眼荆红雪,这个戴着眼镜的女孩子有点眼熟,好像是那个……心里这样想着,就随手把手里的矿泉水递给了秦玉关:“喝吧,总裁让我给你拿过来的……货卖不了不要紧,但千万别把身体整出什么毛病来就行了。”她虽然奇怪荆红雪为什么会问她‘他就是秦玉关’的话,但也没多想,因为在她看来,有点小帅的秦玉关有时候的确有一种说不出的小魅力,要不然自己也不可能对他见了才几面就有好感了。在她心里,秦玉关身上好像散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充满沧桑和颓废感,具体是什么感觉说不出来,反正觉得他挺让人愿意接近的。

秦玉关接过矿泉水瓶,抬眼瞥了一眼荆红雪,从她那翘起的倔犟嘴角和灵动的眸子看,她很像一个人,想到这儿心里一动淡淡的问:“怎么,你认识我?”

荆红雪心思电转,这儿这么多人根本不是谈话之地,咬了咬嘴唇勉强笑着说:“一开始听到你名字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那句‘秦时明月汉时关‘的诗词,只是感觉你这个名字有点学问,咱们又没有见过面,我怎么会认识你呢?”其实心里却澎湃的要命:终于找到一点线索了!虽然他不一定就是那个人,但最起码这段日子没有白受苦了。

嘿嘿,秦玉关嘿嘿一笑:“我也感觉我这名字很好,大有深意啊。”伸手蹭了一下鼻尖,看了看桌子上摆着的丝袜问荆红雪:“你刚才说要买丝袜的?”

“我有过说要买吗?我只是问问而已,不过,你要是想打动我这个顾客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小小的条件。”也许是累了,也许是找到一点线索后的轻松,荆红雪就随意的把身子靠在了桌子上,左腿蹬直,右脚脚尖点地,顿时苗条而修长的美腿瞬间就吸引了秦某人舌头下面的唾液。

秦玉关眼里精光闪动一下,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深意,但随即归于平静:“说说呗,能有什么条件?先本人郑重声明,杀人放火俺可不敢干……”

切,你要真是那个秦玉关的话,杀人放火对你来说算什么?

“跟我走一趟。”荆红雪头稍微抬起,嘴角似笑非笑的说:“我只是问你一个小问题,不管是不是我想要的答案都无所谓,问完之后我买你推销的所有丝袜,你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秦玉关掏出烟叼着嘴上:“我又不是做鸭子的,干嘛跟你走啊,再说了,本人也根本没有顺着女人的招来唤去的习惯,恐怕你得失望了……你还有事吗?不想买我丝袜的话那你让开一下好不好?你挡着后面的顾客了,我今天还没有开张呢。”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秦玉关竟然很坚定的拒绝了这个棒球帽美女的提议。

仅仅是跟着这美女走一趟啊,就能把手里的丝袜全部卖出去,抛却这个不说,和一个美女去一个人不多的地方……仅仅是这个就足可以让绝大多数男人兴奋了,这可是很让人期待的。可这个家伙竟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而且还唧唧歪歪的说了些什么鸭子之类的话,这也太下作了吧?真不愧是个没素质的臭男人。感觉这个女孩子就是心目中的偶像荆红雪的小慧慢吞吞的溜达过来恰好听见他们的对话,再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屏幕桌面上的那张荆红雪的头像,没问题,这个棒球帽女孩子就是红透整个亚洲的荆红雪!

就在荆红雪同样吃惊于秦玉关拒绝她这个要求而说出的这些话时,小慧满脸激动的转到她面前激动的说:“你就是荆红雪吧?”

一向是把歌迷粉丝们看作是上帝的荆红雪没想到这时候竟然会有人把她给认了出来,看着小脸涨的有点红的小慧,荆红雪摘下架在鼻梁上的平面眼镜,在上帝面前,她从不和某些自以为了不起的巨星那样摆架子,暂时先把对秦玉关拒绝她时说的那些混帐话压在心底,微笑着轻轻点头:“我就是荆红雪……不过我今天有点事情要办,我不想别人知道我在这儿,等我忙完这件事后再单独请你吃饭给你解释好吗?”她可不想在商城门口让人知道自己是谁,这次只带了一个助手来庆岛本不就是来招摇的,一切都是低调找人为主。

“好啊好啊,那你忙吧,放心我不会乱说的!”小慧虽然这次没有索要到签名,但心目中的偶像竟然答应等她忙完了要请自己吃饭,虽然她也知道这话十有**是搪塞她,但荆红雪这样对她温言还是让她心里激动异常,对着偶像摆了摆手,又朝着秦玉关翻了个白眼,偷偷的对他竖起了中指,这才满心喜悦的转身走了。

荆红雪……荆红命的家人吧?怪不得看着有点眼熟,想到生死未卜的荆红命,秦玉关心突地一跳。

不管谁进入中央内警后,一切档案立即就被列为高级机密,就连本名都必须舍弃,就像是秦玉关在内警中的名字就叫七月一样。就在他们执行完’碧血‘任务而意外遭受国内有些人的陷害被迫辗转跑路的途中,秦玉关和荆红命就互相承诺对方,要是有一个人出事的话,那么活着的那个人要替对方要照顾家人。所以两个人才互相坦白了各自的家庭状况。当时荆红命只说他有一个叫荆红雪的妹妹,却没有告诉秦玉关荆红雪就是那个红透歌坛的玉女派掌门人。

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荆红雪,秦玉关把矿泉水递给赵敏:“赵秘书,一会儿麻烦你帮我收拾一下摊子,顺便告诉总裁这次打赌我输了,想怎么处置我那是她的事,反正我得回家吃饭了。”这个傻妞就这么傻儿吧唧来找我?谁知道她身后有没有带着尾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啊……

秦玉关, 叶暮雪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常青丶小可爱点评:

《我给老婆当秘书》这本书写的不错,故事内容也不错,希望作者不要烂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