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人中之龙

人中之龙

主角:沈默, 苏婉瑜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12 16:30:55

《人中之龙》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不必!”李轩咳嗽一声,淡淡道:“即便没有我,堂堂风华集团的少东家,还会惧怕区区一个万桦不成?”沈默也不意外,这一整个商场,都是李家的产业。李轩作为李松杨的儿子,要是不知道他的身份,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小梦,走吧!”沈默拉着秦梦浅,转身向门外走去。“等一下!”李轩再度开口。沈默回头,看到一只苍白枯瘦的手,拿着一张烫金的卡片,卡片上,只有一个龙飞凤舞的‘李’字。
展开全部

10-在苏城,没人会拒绝我!

项链化作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被丢进了垃圾桶里。

店里所有人都惊呆了。

唯有沈默,眼里闪过一丝宠溺,哑然失笑。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会是这种结局。

杨琳原本还准备破口大骂秦梦浅是狐狸精,见到这一幕,生生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秦梦浅咯咯笑道:“这位大婶,看来你的刘哥也不是很在意你嘛。”

一听说‘大婶’这个称呼,杨琳瞬间暴走,原本还能凑合看的脸,扭曲在了一起。

“那又如何?小贱人,刘哥看上你是你的荣幸,得罪了刘哥,你以为沈默这个废物能保住你吗?”

刘全心中早已翻江倒海,双目几欲喷出火来。

他盯着秦梦浅,一字一顿冰冷道:“臭娘们,敢耍我刘全,你玩儿过火了!”

秦梦浅脸上笑容愈发灿烂,蓦然,她毫无征兆的扬起脚,直奔刘全踢去。

尖锐高跟鞋带着一阵破空声,下一秒,刘全口中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望着满地打滚的刘全,店里一干男性皆是脊背发寒。

如果得不到治愈,刘全这算是完了。

众人望着秦梦浅,心中竟升起一丝敬畏。

这女人,惹不起。

秦梦浅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声音却如同寒冬腊月般,让人不寒而栗。

“敢惹我沈默哥哥,姑奶奶就敢取你狗命。”

杨琳一把扑在刘全身上,嚎啕大哭,仿佛死了爹妈一样难受。

她虽然无脑,可也清楚,刘全之所以和她在一起,就是图一个痛快。

要是被秦梦浅给废了,她也就没什么用了。

刘全一把推开杨琳,红着眼吼道:“给我表哥打电话,我要报仇,我要弄死这个贱人!”

杨琳急忙拿出刘全手机,刘全一把抢过,忍着剧痛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刚一接通,刘全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表哥,我被人废了,你快来时代商场找我,帮我报仇啊!”

报上详细地址之后,刘全恨恨的看着秦梦浅,咬牙切齿道:“臭娘们,有本事你们别走,老子今天要让人活活办死你。”

“怕你不来!”秦梦浅居高临下望着刘全,宛若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

……

商场另一边,万桦放下手机,对苏婉瑜两人歉然道:“我表弟出了点事儿,我得过去一趟,你们要不要一起?”

“好啊!”苏雅欣然应允。

苏婉瑜情绪不高,摇头道:“你们去吧,我有些累了,先回家了。”

说罢,径直离去。

苏雅想了想,干笑道:“万少,那我也不去了,您自己注意安全!”

万桦也不挽留两人,目送着苏家姐妹离去后,转过身,眼神已是一片冰冷。

“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万桦的表弟!”

……

几分钟后,万桦找到了那家首饰店,推门而入。

刘全一看到万桦,仿佛见了亲爹,急忙道:“表哥,你总算来了,就是这个臭娘们,他想断了我们刘家的后啊!”

万桦转头看去,当看到那两张熟悉的脸时,眼神更加冰冷。

与此同时,沈默和秦梦浅也看到了万桦。

沈默淡淡道:“万少,我们还真是有缘分。”

沈默不说话还好,一开口,万桦就怒火中烧,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

他伸手指了指刘全,冷声道:“这是谁干的?”

“是我!有问题吗?”秦梦浅懒洋洋道。

一听秦梦浅承认,万桦残忍的笑了。

紧接着,门外走进来几个壮硕的大汉,清一色的黑色背心,一身爆炸的肌肉。

看到这几人进来,先前的导购吓得花容失色,不过仍旧鼓起勇气挡在几名大汉前面。

“几位先生,我们店里不允许斗殴,请你们出去!”

“滚开!”万桦抬起一脚,踹在女孩肚子上,随后冷冷吩咐道:“把这对狗男女给我带出去!”

几名大汉一拥而上,直奔沈默和秦梦浅。

刘全嘴角已经露出了快意的笑容,似乎看到了沈默和秦梦浅被打的半残的模样。

当下,他急忙喊道:“你们别把那个女人打坏了,老子要亲自找她报仇!”

沈默眼中一片寒潭,面不改色站在原地,一股狂躁的气息在他体内游走。

一旦爆发,便是天崩地裂。

听到刘全的话,几名大汉几乎同一时间将目标对准了沈默。

四五只拳头带着破空声直奔沈默脑门。

沈默眼帘微垂,缓缓抬起手臂,那双干瘦的手中,蕴含着千钧重力。

“住手!”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门外忽然传来一声低喝。

几名大汉下意识的停下动作,和万桦一起转头看向门外。

沈默同时也放下手臂,若无其事的样子。

门外,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脸上带着一丝苍白的病态,缓步走进首饰店。

万桦见到来人,脸色微微变化,咬了咬牙,低声道:“李少,我知道这是你的地盘,但我没有针对李家,只想带走这两个人。”

病态青年抬头,一双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看了万桦一眼,并未开口,径直朝着沈默走去。

万桦脸上有些挂不住,再度咬牙道:“李少,这两个人,今天我必须带走,你给我两分钟时间,如果打坏了店里的东西,我双倍赔偿!”

青年顿住脚步,声音有些沙哑道:“万桦,在我的地盘,动我的客人,还想让我袖手旁观,是不是这几年,我对你们太仁慈了?”

随着李轩话音落地,明明是深秋时节,万桦额头上却多了一丝细密的汗珠。

万家怕李家吗?或许不怕,万家也是准一流的家族,面对李家,双方谁也不会得罪死谁。

可万桦却害怕李轩。

准确的说,苏城的纨绔,就没有一个人不惧怕李轩。

“滚!”

李轩冷冷吐出一个字,将万桦心中的怒火彻底浇灭。

万桦咬着牙,望着沈默,寒声道:“今天算你运气不错,下次,我一定会废了你!”

“我们走!”

几名大汉急忙扛起刘全,跟上万桦。

杨琳怨毒的看了一眼沈默,也赶忙离去。

没了刘全这个靠山,她什么都不是。

一行人,来得快,去的也快,首饰店里,终于归于平静。

沈默望向李轩,淡笑道:“多谢!”

“不必!”李轩咳嗽一声,淡淡道:“即便没有我,堂堂风华集团的少东家,还会惧怕区区一个万桦不成?”

沈默也不意外,这一整个商场,都是李家的产业。

李轩作为李松杨的儿子,要是不知道他的身份,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小梦,走吧!”沈默拉着秦梦浅,转身向门外走去。

“等一下!”李轩再度开口。

沈默回头,看到一只苍白枯瘦的手,拿着一张烫金的卡片,卡片上,只有一个龙飞凤舞的‘李’字。

“这是李家的至尊会员卡,拿着这张卡,你可以到任何一处李家的产业,免费拿走价值五百万的东西。”李轩道。

沈默犹豫,这份礼,有些重了。

不给他拒绝的机会,李轩温和一笑道:“沈兄,在苏城,没有人能拒绝李轩,我相信,你也不会的!”

说罢,李轩直接将卡丢给沈默,径直离去。

沈默随手夹住会员卡,盯着李轩干瘦的背影,再次失笑。

“看来,苏城也不尽是些无聊的人。”

11-请你自重

李轩前脚刚走,秦梦浅抢下卡片,转头递给了导购小姐。

“刚才那个吊坠,再给我一条。”

导购小姐急忙摆手,一路小跑回到柜台,拿出一串一模一样的吊坠,双手递秦梦浅,要多恭敬有多恭敬。

刚才李轩对沈默的态度,她都看在眼里。

眼前这两位,是她这辈子都得罪不起的人物。

两人走出首饰店,秦梦浅打开盒子拿出吊坠,却没了先前那份喜欢。

“怎么还不戴上?”沈默轻笑道。

“没什么,只是忽然觉的,不想要了。”秦梦浅摇摇头,重新将吊坠放回盒子中,随手丢到了包里。

两人回到酒店,兰万城已经在楼下备车。

见到二人,急忙上前,焦急道:“老板,听说您遇到麻烦了。”

“已经没事了。”沈默随意摆摆手,三人一路上了楼。

回到套房,兰万城坐下来,脸上带着些许疲惫。

“公子,这几天来,光是来拜访我们的家族,就多达十几个,我都快撑不住了。”

“这算什么,我这里还有一家,想要见一见你。”沈默喝了口水,笑眯眯道。

兰万城一听,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哭丧着脸问:“老板,是谁啊?”

“苏家!”沈默目光平淡,平静道。

兰万城一口茶水喷了出来,瞪大眼睛看着沈默。

“公子,苏家也有意向和我们合作?”

“或许吧。”沈默点点头。

兰万城沉默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可以主张苏城的一切事物,但唯独事关苏家的时候,他要征询沈默的想法。

“见与不见,那是你的事儿,你不必因为苏家和我的旧事耿耿于怀,别忘了我们来苏城的目的。”沈默轻笑道。

兰万城点点头,不再多言。

秦梦浅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两个精致的脚丫搭在沈默腿上,眼眸流转:“其实我倒是有个主意。”

沈默和兰万成同时看向她,面露询问之色。

秦梦浅轻轻拍了拍自己大腿,给沈默递了个眼神。

兰万城干咳一声,微微侧目。

这天底下,恐怕也就秦梦浅能对沈默这么没规矩了。

沈默哑然失笑,一边给她锤腿,没好气道:“这下可以说了吧?”

秦梦浅享受的闭上眼睛,嘻嘻笑道:“其实也很简单,你不想每天面对他们,那就放出消息,统一接见就是了。”

兰万城眼睛瞬间亮起,激动道:“这个主意不错!”

说着,他将询问的目光看向沈默。

沈默点头道:“没问题,不过要等到老爷子忌日过后。”

“明白,那我先走了!”

兰万城起身告退,包房里,只留下沈默和秦梦浅两人。

秦梦浅睁开眼,笑眯眯道:“听说,你在苏家那三年,每天都要给苏婉瑜按摩,你和我说说,我们两个,谁手感更好?”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沈默动作一顿,脸上笑容渐渐凝固,回忆接踵而至。

当初他入赘苏家之后,才得知,苏婉瑜体内有一种很古怪的胎毒。

这种胎毒伴随了她二十多年,一旦毒发,必回当场丧命。

这件事,也只有苏烈一个人知道。

为了解决这股胎毒,他跑遍了大江南北,拜访了无数名医高人。

那一次前往帝都,苏烈就是为了给苏婉瑜求药,没想到阴差阳错救了沈默。

那一年,沈默刚刚恢复实力,答应苏烈入赘苏家,并且为苏婉瑜治病。

这一治就是三年,三年里,他每天都会借口按摩,前往苏婉瑜房间,为她驱逐胎毒。

如此反复,三年后,苏婉瑜痊愈了。

而他,也离开了苏家。

当初治疗苏婉瑜的过程,他全都记在了一本日记中,连同一块玉佩放进了那个黑色的匣子里。

要是不出意外,那黑匣子应该还放在苏婉瑜衣柜中……

“不说算了,我还不用你按了呢。”

沈默沉思间,秦梦浅打断了他的思绪,气鼓鼓的起身回了房间,沈默的房间……

……

次日一早。

万桦提着大包小包,再次进了院子。

这一次,周静亲自迎出门,老脸上堆满了笑容。

“万少,您可真是我们苏家的贵人啊,不光对婉瑜的事情这么上心,就连老爷子的忌日,都要劳心劳力。”

万桦摇头笑道:“周姨说的哪里话,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要不了多久,我们可能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

“对对对,一家人!”周静眉开眼笑。

如今她看万桦,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万少,明天,就是老爷子的祭日了,这一次不同以往,老爷子去世三周年,我和大哥的意思是,要让他老人家风光一次。”

“而且这次,沈默那个废物也要来,如果可以的话,万少可否邀请一些名流,来为我们老爷子上柱香,也算是我苏家祖上积德了,到时候,沈默那个废物一定会无地自容。”

“没问题。”

万桦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周姨,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别的不敢说,只要是和我万家交好的家族,到时候一定出席,你就等着看沈默那个废物灰头土脸的样子吧。”

“那就一切拜托万少了。”

一想到那时沈默难堪的样子,周静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周姨,婉瑜在楼上吗?”万桦抬头看向上方。

周静连声道:“在呢,我这就叫她下来。”

“不用了周姨,我上去看看。”万桦笑了笑,不等周静再说,大步朝楼上走去。

此时,苏婉瑜刚刚起床,来到衣柜前取了一件衣服。

穿好之后,角落里一个黑色的匣子引起了她的主意。

她忽然想起来,当日沈默来到苏家时,曾说过关于这个匣子的事情。

想到这里,苏婉瑜打开匣子,里面静静躺着一本日记,却不见沈默当日所说的那个玉佩。

日记,已经有些泛黄了,显然经历了几个念头。

她刚要打开,房间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

“是我啊婉瑜。”门外传来万桦的声音。

“等等,我刚起。”苏婉瑜冲门外喊了一声,放下盒子,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打开门,万桦站在门口,笑问道:“婉瑜,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看看沈默当初留下的这个盒子。”苏婉瑜挡在门前,遮住了万桦的视线。

虽然,她和沈默早已分开,再过一月,就要签订离婚协议。

可在正式离婚之前,她还是沈默的妻子。

这间屋子,是她和沈默当初的卧室,所以她不想让万桦进入。

提起沈默,万桦嗤笑道:“那废物留下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直接丢了就是。”

苏婉瑜漫不经心道:“万少,有事吗?”

“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你,不准备请我进去坐坐吗?”万桦说着,就要抬步往卧室走。

苏婉瑜伸出手,将他拦在门外,抿着嘴摇了摇头。

“万少,这间卧室,是我沈默的婚房,请你自重。”

说罢,不等万桦回应,苏婉瑜轻轻合上房门。

万桦站在门外,眼底闪过一抹阴翳。心中对沈默的恨意,又多了几分。

他对苏婉瑜千好万好,如今,却比不过一个当初在苏家吃软饭的废物。

这份落差,让他几欲疯狂。

房间里,苏婉瑜的心,变得有些纷乱。

她重新拿起那个匣子,望着那本古朴的笔记本,心中闪过无数种念头。

终于,她的思绪定格在每一个沈默为她按摩哄她入睡的夜晚。

她拿出日记,轻轻摩挲片刻,终于忍住了丢掉的冲动,将其放回了原位。

这里面,或许藏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小说《人中之龙》 第10章 在苏城,没人会拒绝我!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丹旋点评:

《人中之龙》这本书的故事太过千篇一律,女主的言行性格也都基本没变一直跳脱,只是换了个背景,看久了乏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