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极武狂兵

极武狂兵

主角:齐峰, 韩晓曦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4 14:58:21

《极武狂兵》以齐峰 韩晓曦为中心,主要讲述了:金石嗓音在空中浩荡,现场数十号军人都纷纷凝眉,感觉压抑无比,甚至觉得这虚空都在颤抖。继而,齐峰苦涩一笑,红颜已逝,说再多,又有何用?抬手招了招虞虎,等其走到近前时,齐峰拔出他的配枪,指向韩坤脑门儿。“你们不相信我一个废物能创造奇迹,可我做到了!因为这十年,我一直有个信念,要么死,要么用命搏一个前程!为的,就是让你们对我刮目相看,让我和晓云能携手一生,可你们,竟然把她逼死了。”
展开全部

12-成全你

“轮到你出马了?来的挺快。”

无视周围全副武装的军人,齐峰只淡然盯着韩坤,缓步走进人群。

韩晓旭和韩晓枭已死,那这些年欺负过爱妻的韩家人,就只剩下韩三千和韩坤了。

韩坤松垮脸皮黑的要滴水,沉声道:“我就是来看看,你这个废物,还能有什么能耐。”

“你不是喜欢先撤职再杀人吗?我这个省厅厅长,也想尝尝这滋味。不过,你要撤我的职,除非有省委的背景。对了,你还当过兵,有军方背景?我身边这位,刚好是丰城驻军团长,虞虎虞团长,不知道你跟他比,谁的军衔更高呢?”

一席话,将手腕尽数亮出,省厅厅长,加一个驻军团长,阵容强大。

他也有着绝对的自信,觉得齐峰今天,插翅难逃!

一个省厅厅长,加一个驻军团长,别说小小丰城,就算放在全省,也是绝对权威!

齐峰之前能调动市委的背景,对韩坤而言已经是极限,不可能再高!

韩家经营数百年才拥有省级高度,一个废物,短短十年时间,凭什么更高?

所以,此刻在韩坤看来,齐峰嚣张的日子到头了,只剩死路一条!

终于,韩坤黑沉脸皮一抖,现出一抹阴狠笑容。

这几天,他因为儿子被杀生出的暴怒,早就按捺不住,现在,可以报仇了!

然而,齐峰对于韩坤的自信却不以为然,甚至没有认真去听他的话,而是在打量那位团长。

三十出头的男子,面相冷酷刚毅,看不出喜怒,健硕身姿透着普通人没有的力量感。

对这位团长,齐峰并不反感,这两天他连续杀人,掌握警察系统的韩家人又被他连番撤职,导致他这个杀人凶手逍遥法外,无人能管,那虞虎作为当地的驻军团长,出面处理也在情理之中。

虞虎也在打量齐峰,相比韩坤的自信,他反而觉得有些不对。

现场这强大阵容,若换成普通人,恐怕早就吓尿了,可齐峰却淡定从容,尤其嘴角一抹飘逸笑容,更是有种凌云俯瞰的意味,似乎他这团长加上韩坤这个厅长,以及现场这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军人,都无法对其形成任何威慑。

这样的平静,不应该是单纯的无知和狂妄。

另外,齐峰那中山装的刚硬身姿,莫名给人一种山岳般的巍峨,看似被团团包围已是绝路,可却不可撼动!

此人,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

“怎么?没辙了?那就等死吧!”

这时,韩坤突然咬牙怒吼,大步朝着齐峰走来。

快速来到近前,他抬手握拳,直击齐峰面门,全程毫无顾忌的动作,似乎料定齐峰会站着挨打。

面对绝对的权威,不乖乖挨打还能做什么?

可齐峰并未选择挨打,而是还手了,而且也还的毫无顾忌!

他一脚踹出,后发先至,正中韩坤小腹。

近乎爆炸的声响中,韩坤躬身倒飞,直退出十几米距离才停下,继而肩头一耸,嘴角溢出一抹鲜血。

全场震惊!

周围一应军人纷纷拉动枪栓,做出要开枪的准备,而虞虎,也是目光激荡,此人,确实不简单!

常人怎么可能一脚将韩坤踹出十几米距离?

不由得,他好战之心竟被激发,好久没有遇到值得一战的高手了!

韩坤也惊了,他弯腰望着地面,怀疑人生!

想不通,这个废物,怎么还有勇气还手?看不清形势吗?

更想不通当年那个病秧子,怎么会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道?

“还逞强是吧?虞团长!”

咬牙怒喝一声,韩坤转头看向虞虎,示意对方该出手了!

虞虎朝着齐峰走来,脸上并没有什么仇恨,只有遇到对手的激动笑容,望着齐峰道:“兄弟,身手不错,比划比划?”

“可以。”齐峰欣然答应,军中兄弟是一家,很愿意陪他玩儿玩儿。

“呼!”

虞虎突然加速冲来,导致劲风鼓荡!

在到达齐峰两米外时,他又腾空跳起,右腿朝着齐峰横扫而出!

风声更急,似这一脚有千钧之力。

齐峰笑容不改,身姿也依旧顶天立地,同时抬脚,踏地!

“咔嚓!”

震耳的爆裂声中,大地竟被踏碎,现出一大片清晰可见的裂缝!

惊世骇俗!

空中,虞虎被震飞!

飞出三米又连退三步才停下。

再次看向齐峰,他眼底再无半点战意,只剩下浓浓惊疑!

他被一招碾压了!或者说,齐峰根本就没有出招!

刚刚,他看的清清楚楚,他跟齐峰没有任何身体接触,也就是说,他是被一股无形之力震飞的!

不出手,却能力量外放?这是什么?

虞虎震惊到了极点,他见过很多高手,可齐峰这一招,却超越认知,近乎奇幻!

三观都有些动摇!

短暂的愣神后,他突然意识到什么,急忙立正敬礼,朗喝道:“首长!请原谅我的鲁莽!”

一声首长,喊的心甘情愿!

在军中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军衔过人的将领不一定有过人的武力,可一个武力过人的军人,一定有着过人的军衔!

而齐峰这种近乎超自然的武力,其代表的军衔,不可想象!

虞虎此刻才确定,齐峰真的非同常人,是一座看不到顶的通天巨峰!

“不用这么紧张!”齐峰悠然一笑,上前拍了拍虞虎的肩膀道:“你的身手也不错,只是被你的心境限制了。武力这东西跟其他事物一样,信则有不信则无。想的高才能走的更高,一个想要飞翔的人,实力绝不会限制在地面上。”

外人听来摸不着头脑的话,可听在虞虎耳朵里,却如醍醐灌顶!

信则有,不信则无,连信都不信,又如何去拥有?

他一直以为个人武力只限于血肉之力的较量,所以这些年无论怎么锻炼都无法再突破,原来,是被心境限制住了?

“谢首长指教!”

虞虎眼里重新有了激动,齐峰不光点破了他的心境,更让他亲眼见证了武力超凡的一面,这无异于打碎了限制他的牢笼,为他开辟了通往更高境界的阶梯!

齐峰对这一声首长欣然接受,淡然一笑,看向了一旁的韩坤。

韩坤已脸色煞白,天旋地转!

他不在乎什么超凡武力,只在乎能不能报仇。

之前可以报,可现在,有些悬了。

那虞虎虞团长,竟然叫齐峰为首长?虽然原因不明,可虞虎又不是傻子,既然突然称呼齐峰为首长,那就必定有其道理。

团长之上的军权,已经达到韩家能触碰的极限了。

“这不可能!你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军衔?”

望着齐峰,韩坤气极反笑,一万个不信。

废物……

齐峰低头失笑,这辈子,是脱离不了这两个字了?

“我确实挺废,可我的军衔,也确实高到你无法企及,也高到你整个韩家无法企及,气不气?”

邪魅一笑,齐峰饶有兴致地刺激对方。

韩坤一愣,险些一口老血喷出。

我就是废物,可我就是比你强,这话岂不是说他连个废物都不如?

“呵呵呵。”他笑了,重新撑起自信道:“你得意什么,比团长大,充其量就是个旅长,恐怕还没强到能跟我整个韩家斗吧?我之前就说了,除非你能调动省委,要不然,今天即便这些军人不为难你,我这个省厅厅长,照样能动用全省警力杀你!可你个旅长,恐怕没有这个实力。”

旅长……

齐峰咧了咧嘴,这些人的脑子都是敲一下转一下吗?敢不敢多想一点?

“既然你这么想见识省委的权利,那就成全你。”洒然一笑,齐峰没心情再纠缠了。

话毕,他转身对早就下车的雷炎使眼色。

雷炎点了点头,表示刚刚就已经打过电话了。

也就在这时,韩坤的手机响起。

望着手机来电显示,韩坤身形蓦然一震,眼底刚提起的自信,溃散无形!

是一个座机号码,韩坤非常熟悉的座机号,其源头,是省委办公室!

抬眼看了看齐峰,他目光颤抖,虽然意识到了什么,可就是不敢相信。

“不打算接?那你可要错过你的愿望了。”齐峰笑着调侃。

韩坤突然暴怒,心态彻底崩了!

“你到底在玩儿什么把戏?省委凭什么帮你?老子就是不接,接了也不信!”

一通咆哮后,韩坤果断挂了电话。

他有些乱了,搞不清自己到底是不信,还是不敢信!

可紧跟着,他的手机又发出接收信息的颤抖声。

这一回,他本能点开了信息。

一连三条信息,第一条只有一句话:“韩坤,经省委研究决定,现对你进行撤职处理,无论你在做什么,请立刻停止,否则后果自负。”

第二条第三条信息里,是两份书面撤职通知的照片,上面的红章以及省委一把手的签字,加上那发送信息的号码,都代表这书面命令不会有假。

韩坤忽然浑身发冷,炎炎夏日,却如寒冬!

齐峰,当年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连普通人都鄙视的废物,真的能动用省委的关系,将他这省厅厅长撤职?

虽然一万个不信,可事实摆在眼前,不容置疑。

忽觉天昏地暗,大厦将倾!

什么样的权威,才能如此轻易地调动省委,不顾韩家半数权贵的势力,不问青红皂白撤职一个厅长?这高度,甚至没有勇气去想!

连虞虎也再次震住,感觉齐峰在军中的权位之高,比他之前想象的更加恐怖!

13-旗鼓相当

“现在满意了?”

望着已魂不守舍的韩坤,齐峰问。

韩坤脸色煞白呆立,没有回答。

齐峰能调动省委一把手,那就证明,齐峰有着跟韩家旗鼓相当的靠山!

一个废物,用短短十年时间,爬到了跟韩家同等的高度?

奇迹,逆袭?无法相信!可又不得不信!

呆立原地,韩坤心态已经彻底崩溃。

“对了,昨天上午,你弟弟韩顺死的时候,托我问你一句话。你觉得我这样算仗势欺人吗?那公不公平呢?”

齐峰收了笑容,之前那种懒散邪气尽失,昂首俯视的样子,只剩通天彻地的高绝与冷硬!

韩坤依然呆滞。

“我再替晓云问你一句,你当初欺负她的时候,想过会有今天吗?”

想起爱妻,齐峰黑眸越发浩瀚冰冷,如万丈黑冰!

“我和晓云,只是相爱而已,只是相爱,你们为什么非要阻拦?你们四大家族再大,能大得过这天?”

金石嗓音在空中浩荡,现场数十号军人都纷纷凝眉,感觉压抑无比,甚至觉得这虚空都在颤抖。

继而,齐峰苦涩一笑,红颜已逝,说再多,又有何用?

抬手招了招虞虎,等其走到近前时,齐峰拔出他的配枪,指向韩坤脑门儿。

“你们不相信我一个废物能创造奇迹,可我做到了!因为这十年,我一直有个信念,要么死,要么用命搏一个前程!为的,就是让你们对我刮目相看,让我和晓云能携手一生,可你们,竟然把她逼死了。”

“去死吧,下辈子,三思而行。”

再度对韩坤说了一通,齐峰扣动扳机。

“砰!”

枪声震彻天空,韩坤应声倒地。

他死了,死的心服口服!

弥留之际,他的脑海只有一个想法:不要把人逼到绝境,因为哪怕一个废物,也能创造奇迹!

将手枪还给虞虎,齐峰径直上车,在虞虎的注目礼中驶离现场。

什么是非对错,绝对的实力就是真理!更何况,虞虎并不觉得齐峰这般胡乱杀人是什么错,以齐峰的高度,本就对万民拥有生杀大权,而从齐峰刚刚说的那些话来看,他这些天杀的,也都是该死之人!

此刻,他对齐峰只有一个疑惑,这位军中强人,到底高绝到了何种程度?

红旗车里,齐峰沉默,黑眸中的神情,如同曾经到过的极北荒漠,荒凉冰冷,生人勿进。

一路无言,连一向叽叽喳喳的彤菲菲都没吱一声。

她全程望着齐峰的后脑勺,娇俏鹅蛋脸也有些发白,被齐峰的表现吓的神魂颤栗。

她终于明白了雷炎那句话,齐峰,不是她能靠近的。

就如同此刻,纵然雷炎没有阻拦,可她也不敢再靠近齐峰半分,那笔挺背影仿若有无形的杀气包裹,一旦靠近,就会被绞的粉碎!

可害怕的同时,她心中的喜悦也达到了新的高度,齐哥哥这条大腿,真是从未见过的粗壮啊,这要是攀上点儿关系,他日横行霸道为所欲为啊!

“不不不,不能为所欲为,我可不想跟韩家人那样的下场。”似是领悟到什么,彤菲菲急忙摇头,打消了靠着齐峰这条大腿胡作非为的想法。

回到御龙庭,齐峰一言不发回了房间,身上的杀气虽然消减了一些,可那苍茫荒凉之意,却无限弥漫。

炎夏的风,又有了深秋的味道。

在那纸箱前席地而坐,他拿起爱妻的一封信读了起来。

“齐峰,信又被退回来了。我好想你……”

“不过我不担心,我相信你收不到信,肯定是另有缘由,并非出了什么事。其实你那性子挺适合当兵的,你身体虽然弱,可你的心志,是我从未见过的强,而且当兵也能锻炼你的身体。”

“齐峰,真的越来越想你,所以,你要多看看月亮。”

“你也不用担心我,我一切都好,只是,好想你……”

“哦对了,经过无数次失败,我终于会自己做饭了!等你回来,做给你吃!”

“永远爱你的,晓云。”

……

珍爱至宝般将信纸放回信封,齐峰来到窗前仰望蓝天,可惜天上还是无月,可他黑眸之中,那月下女神,已在充满烟火气的厨房里手忙脚乱。

闭眼,一身苍凉更重。

十年杀人如麻,也从未觉得这样冷过,只因心头再无那一份圣洁温柔。

门口,彤菲菲望着齐峰的背影,泪流满面。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可这人世间,又有几个痴情郎值得生死相许?

“大腿哥,你彻底把人家征服了!”

摘下墨镜抹了把眼泪,彤菲菲拿出最撩人的笑容,扭腰走到了齐峰近前。

“齐哥哥,别难过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爱妻!我不介意!”

一句话,让齐峰苍凉心境顿时破功!

这女人,搞什么飞机啊!

“你还是收拾你的东西吧,都是成年人,做事莫冲动,冲动是魔鬼。”

望着彤菲菲那泪水与撩人混合的笑脸,齐峰勉强一笑,转身离开。

彤菲菲瞪眼,急了,大声呼喊道:“你别这么直接拒绝呀,考虑考虑呗!我彤菲菲虽然不是啥烂好人,可我就是不愿你这种至情至性的人孤独终老,我就愿意给你当个替代品,一生一世,正儿八经,齐哥哥别走啊!”

……

夜里,韩家再度召开家族会议。

只是这一次会议室里的气氛,没了上一次的轻松愉悦,反而压抑无比,甚至沉重。

昨天上午韩顺被杀,今天是韩坤,再加上之前死的两个小辈,已经连着四个人死在齐峰手里了。

从立足丰城到现在,韩家就没有遭受过如此重创!

更重要的是,齐峰拥有省委的靠山!

如此高度,已经足以跟韩家平起平坐,韩家还从未遇到过实力相当的对手,一时一筹莫展,不知该如何应对。

会议桌旁的十几个人都在沉默,男的除了韩三千外都在抽烟,烟雾缭绕令的气氛越发愁闷压抑。

“梁宏斌,终于要跟老夫正面交锋了?”

终于,韩三千按捺不住心中暴怒,咬牙厉喝。

他双手拄着那银蛇拐杖,过度用力令的手臂都在颤抖,而本就阴戾的老脸,此刻更是狰狞如要吃人。

见家主开腔,其余人也赶紧打破沉默,纷纷搭话。

“就是,这个姓梁的是吃错什么药了?简直忘恩负义,不知好歹!”

“当初要不是我们韩家提拔,他梁宏斌能有今天?现在竟然帮着外人对付我们?”

“呵呵,咱们这位梁书记,是真把自己当一把手了,翅膀硬了,敢倒戈相向了。”

“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自从姑姑死后,他对我们韩家的态度就越来越冷淡,这是想撇清关系啊!”

……

十几个人七嘴八舌,会议室嘈杂一片。

众人口中的姑姑,是韩三千的亲妹妹,也是省委一把手梁宏斌的妻子。

韩三千为人阴毒冷血,从不在乎什么血脉亲情,可唯独对这个唯一的妹妹宠爱有加。

年少时,韩三千也经历过大家族的权力斗争,很残酷,很冷漠,只有这个一母同胞的妹妹跟他站在一条战线,在他失利时安慰他鼓励他,在他得势时劝他冷静。

可以说,韩三千能从同辈中脱颖而出,坐上家主之位,他这个妹妹功不可没。

更重要的是,若非她妹妹帮忙,他恐怕早已死在那些竞争家主之位的亲戚手里了。

所以,在韩三千心里,从始至终,只有妹妹一个亲人!

为了辅佐韩三千,韩蓉蓉直到三十多岁才开始谈恋爱,初恋便爱上了一个小了她很多的年轻人,梁宏斌。

梁宏斌是韩三千见过最正直干净的人,而且出身书香门第,正气才气集于一身,关键真的很爱她妹妹,所以已经当上家主的韩三千便同意了二人的结合。

起初梁宏斌对仕途并不感兴趣,只醉心于学问艺术,练练书法,写写文章,画画山水,在外人看来才高八斗,可在韩三千眼里却难登大雅之堂。

于是,他强迫梁宏斌踏足仕途,说他妹妹嫁的人,必须掌握一手遮天的权势才配得上!

再后来,通过韩三千的提拔以及梁宏斌的个人能力,他一路平步青云,等到韩三千从省委之位上退下后,为了让妹妹高兴,他便力排家族众议,将梁宏斌这个严格来说的外人,提拔成了省委一把手!

只可惜天妒英才,韩蓉蓉这样的不世才女,竟然刚五十出头,就因为突发脑溢血死了,从那以后,梁宏斌对韩家的态度便逐渐转向强硬。

其实,韩三千早就预料到会有今天,只是没想到会来的如此激烈!

当年,他逼迫梁宏斌踏入仕途时,对方就曾跟他说过一番话。

“我不愿踏足仕途,是不想与你们韩家同流合污,更不想让蓉蓉左右为难。若非蓉蓉,我此生不愿跟你们这种自诩无法无天的大家族沾上任何关系。可我真的很爱蓉蓉,这世上聪明人很多,只有她让我着迷,她也对我极好,我自幼丧母,蓉蓉对我就像母亲般无微不至,此生我不想负她,可我也做不到违背我的原则。”

“如果你非要逼我从政,那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你整个韩家的对立面!你愿意培养一个敌人?愿意蓉蓉看着最爱的人相斗?”

那清逸青年负手远眺山景时的话语犹在耳边,当时的韩三千并未在意,一个在仕途上从零开始的人,就算才气过人,也不可能攀爬到韩家这巨无霸的头顶。

可直到此刻,他才明白,梁宏斌,真的是个人物!

小说《极武狂兵》 第12章 成全你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江潜超级甜点评:

这么说吧 此书《极武狂兵》简单不做作,浅显易懂。情节紧凑,语句严谨。 老书虫觉得此文写的不错(*๓´╰╯`๓) 顺便说一下,大大,能不能更多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