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悍妻萌宝宠入怀

悍妻萌宝宠入怀

主角:洛翡翠, 顾经年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3 17:48:26

洛翡翠 顾经年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新书《悍妻萌宝宠入怀》:转头,她挑衅的看看顾经年。什么深情复合,一戳就破。她犹如高傲的孔雀,居高临下站在慕安安面前,“小姑娘,你看男人的本事真烂,这才多久啊,顾总都要被狐狸精勾走了。果然,以后要少在脸上动刀动针,早衰啊,很可怕的,栓不住男人。毕竟好看的女人排成排,顾经年就一个。”虽然感激慕安安的及时出现,可看见顾经年和她站在一起,她还是觉得刺眼,不刺激刺激慕安安,心里不爽。
展开全部

晚上有空吗

分了手还能YP的,除了顾经年,洛翡翠着实想不出第二个这么没节操,没下限的人渣了。

商场的更衣室里。

洛翡翠目瞪口呆的看着顾经年轻描淡写的取过她手里的高跟鞋,极度缓慢优雅的扔到了一边。

这货想干什么?

“宝宝怕我?”顾经年居高临下——

没有野男人的痕迹。

他漂亮的桃花眸这才满意的露出冷艳的微笑,“哪里是我没有看过,用得着遮?”

明明是一张清雅脱俗的脸,偏偏说出这么下流的话,洛翡翠表示接受无能。她一边捂着自己胸前,一边控诉的说,“我们不是分手了吗?”

勇闯女更衣室,顾经年的下限再次刷新了。

“那是宝宝单方面的,我可以原谅你的任性……。”顾经年愉悦的看见洛翡翠红了小脸,清雅的俊颜浮现出几许笑意。

很招摇的笑,也很邪恶。

洛翡翠说话都不利索了:“干什么?”

男人绝艳的眉眼瞬间溢满鄙夷:“你想什么呢?每天不务正业就知道惦记那事儿,我当然是帮你把衣服穿上去。”

洛翡翠磨牙嚯嚯,这才记起来,她刚刚试穿这衣服太紧了,想叫服务员进来帮忙,谁知道进来的是顾经年这妖孽。

冤家路窄啊。

不过,真不能怪她多想,也不看看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顾经年都是在什么场合说这话的。

那画面……

她娇艳的脸蛋儿更红了,好像都能滴出血来。

“你出去。”洛翡翠怒不可遏。

吵不过他,她能闭嘴。

顾经年盯着洛翡翠气呼呼的小模样,还别说,真是可爱极了。

顾经年低笑出声,“为什么?”

真是够呛!

不仅仅是小脸,洛翡翠耳根,身体都泛红了,跟煮熟的虾子似的。

这女人是妖,是媚,再调戏下去把持不住的就成他了。

他扶着洛翡翠的腰:“吸气,收腹。”

声音没了往日的清冷,此刻就像是浸过了春水,沾惹了纯露,透着低沉诱人的惑。

在顾经年面前,洛翡翠就是个战五渣。

她配合极了,小腹隐隐有些疼痛,好在穿上了。

S码,纤腰挺胸,完美。

傲娇的抬起下巴摆了个妩媚的Pose,她在顾经年面前从来不掩饰自己的美。

顾经年眸色幽深,骤然揽住她紧紧贴在自己胸前,“很合适的场所。”清隽的盛世美颜,淡然的说着下流的话,腹黑犹如狐狸。

洛翡翠差点把持不住狂扁这畜生。

啊啊啊啊,更让她抓狂的是,只要顾经年稍稍一暗示,她居然全盘能接收到关键信息。

可恶!

“顾总,没事我先走了。”她理智的躲过这个邪恶的话题。

“宝宝,晚上约?”顾经年慵懒的抬眸。

约毛线!

洛翡翠真的要抓狂了,就跟吃了一坨大便似的,脸色艰难的提醒,“顾总,我们分手了,分、手、了!”

而且他的新欢就在对面更衣室。

说真的,如果眼前这货不是她的长期饭票,她还要靠他吃饭还贷养宝宝,她真的就动手了。

“是你提的分手,我没有答应。”顾经年一脸委屈,还有绵延不断的悲,“宝宝,你真的忍心抛弃我吗?”

洛翡翠要疯了,这货特么不去当演员都对不起他炸裂般演技。

“是你说腻了要分手。”忍忍忍,忍无可忍,继续忍。

顾经年一脸坚定:“我是说爱你,不分手。”

“你说腻了。”

“我说爱你。”

“你说分手。”

“我说不分手。”

“你……好,”洛翡翠真心觉得这男人太难缠了,理不清就不理了。她吞下这口气,露出耐心的笑容,“所以,现在我们是复合了吗?”

“当然,除了我,谁还能满足宝宝孜孜不倦的需求。”顾经年以假乱真的伤心和难过,“还是宝宝真的不要我了?”

擦!

故事情节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完全不和逻辑啊。

从十八岁到二十三岁,洛翡翠跟了顾经年五年,她自认为乖巧懂事,从不给金主添麻烦。就连分手的时候都要考虑金主的情绪,是要平静一些,还是哭天抢地做做样子,好讨大爷欢心。

她多温油,多贴心啊,可清隽,俊美,优雅,华丽,重点是多金的顾大爷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她这个小虾米?

忧郁。

“所以宝宝,晚上,约吗?”

“约约约。”约你麻痹。

说好的自由呢,洛翡翠内牛满面。明明都要憋出内伤了,却还要强撑着一张笑脸,“那宝宝以后可要好好爱我,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小七小八很碍眼呢。我这么爱宝宝,宝宝肯定舍不得我难过对不?”

就不信,顾人渣舍得抛弃新欢。

只是,宝宝……呕,要吐了。

某只腹黑老狐狸都要笑的肠子打结了,脸上却挂着大大的幽怨,“宝宝真乖,我这就去处理小七小八。”

不、不会认真的吧?!

不过一想到顾经年的新欢就要惨被抛弃,洛翡翠深深觉得她吐了几斤血的代价还是值得的。

她讨厌慕安安,十足十的讨厌。

那个虚伪,爱挑拨是非,还很爱拆她台,每次买通稿泼她脏水,嫁祸陷害她的混蛋,她恨死她了。

“宝宝对我真是太好了。”洛翡翠感恩戴德……才怪。

要死一起死

“经年,经年,快看看人家的礼服好看不好看。”

顾经年从洛翡翠的更衣室出来,刚好慕安安也穿着新礼服出来了,娇羞无限的挤到顾经年怀里,小鸟依人的挽住他的胳膊。

顾经年含情脉脉看着她:“安安最美。”

小样儿,还秀起恩爱了。

洛翡翠出来挑挑眉,第一次这么感激慕安安的存在,终于摆脱了顾人渣那个花嘴又花心的大萝卜。

转头,她挑衅的看看顾经年。什么深情复合,一戳就破。

她犹如高傲的孔雀,居高临下站在慕安安面前,“小姑娘,你看男人的本事真烂,这才多久啊,顾总都要被狐狸精勾走了。果然,以后要少在脸上动刀动针,早衰啊,很可怕的,栓不住男人。毕竟好看的女人排成排,顾经年就一个。”

虽然感激慕安安的及时出现,可看见顾经年和她站在一起,她还是觉得刺眼,不刺激刺激慕安安,心里不爽。

与此同时,她还故意朝顾经年眨眨眼,优雅魅惑里带着几分清冷。

说好的处理呢?

“介绍下,小三。”顾经年骚包开口,几乎同一时间,画面相当诡异了。不仅仅是洛翡翠,就连慕安安也彻底凌乱了,“小、小三?”

哈哈哈哈哈哈。

洛翡翠笑疯了,看清艳绝伦的顾经年,不愧是她的男人,够变!态!

“小三,你好;小三,再见。”她精致的妆容带着洋洋得意,得体的跟“小三”握手。

慕安安恨得牙痒,一巴掌拍开她的手,转身就跑。

“宝宝,你气哭了我的小三,今晚,换你陪。”修长的手指,清艳绝伦的颜,很魅惑,也很迷人。

两人招摇的出了商场,自然少不了娱记偷拍,咔嚓咔嚓的,毫不遮掩。

顾经年淡淡扫了一眼那娱记,眼神并不凌厉,可娱记还是畏缩了。

顾经年是谁?

顾氏国际的总裁,S市最具价值的黄金单身汉。传闻他心狠手辣,行事冷血,商场上纵横捭阖,所向披靡。

得罪他,下场只有一个——生不如死!

不过今天的顾经年似乎心情不错,嘴角溢出一抹浅笑,一把搂住洛翡翠抵在车上,亲了下去。

洛翡翠愣了,眼睛睁的大大的,想抗拒却被吻得更深,几近掠夺。她眼睛的余光不经意扫向一旁的记者,瞬间懂了顾经年的心思,便顺其自然闭了眼睛主动回吻。

她的双手搂着他的脖颈,像是动了情,又像是很紧张,不自觉抓着他后背的西装,就像深情的恋人。

娱记眼睛一亮,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桃色绯闻,拍的愈发大胆了。

洛翡翠以为娱记拍够了顾经年就会放过她,显然,男人并不打算结束这个吻,直入,追逐,嬉戏,缠.绵,难耐。

她向来是乖巧的贴心小棉袄,自然不会打断他,就在洛翡翠觉得自己要死在顾经年这棵桃花树下的时候,男人终于放过她了。

她捂着胸口,虚脱般大口大口呼吸,有路过的看客轻佻的吹起口哨。

洛翡翠想,顾经年肯定是不爱她的,否则她的美,他怎么舍得跟别人分享。

她瞪他,恨不能把他千刀万剐。

可这眼神看在顾经年眼里,犹如风情万般妩媚娇嗔,挑逗了他的神经,让他恨不能把她融入骨血,狠狠爱一回。

打开车门,顾经年绅士的让女神上车。

洛翡翠坐好,拿出镜子整理被亲掉的唇色,幽怨的说,“亲的这么禽兽,想憋死我啊。”

“我不亲的禽兽点,怎么满足你无穷无尽的渴望。”男人笑的清淡且腹黑,惹得女人小脸通红。

洛翡翠不知道顾经年要带她去哪里,不过她并不关心,因为把自己交给顾经年她是安心的。

然而十分钟后,当洛翡翠看到头条劲爆的标题,不觉尖叫出声,“亲半个小时,老娘都要憋死了,这娱记一看就是万年单身狗。”

她破口大骂,可搭配的照片又觉得挺美的......算了,原谅他了。

当然顾经年是故意的,目的就是制造绯闻来提高洛翡翠的曝光量。即便是影后,也少不了需要花边新闻加持,何况那个人还是“前男友”。

刚刚分手的影后又复合了,消息切确,还有精美贵气的照片为证,分分钟登上了热搜。

顾经年凑过来随便看一眼,然后又用力看一眼,“洛影后确实很需要。”

“……”洛翡翠想挠人。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洛翡翠小拳拳锤死的刺激,顾经年突然加大马力,昂贵的限量版跑车犹如流星,嗖的划过去了,留下一道完美的线条。

墨镜,跑车,和着音乐跳动的指尖,顾经年把狂妄不羁渲染到了极致,而洛翡翠也从来不是矫情的女人,长发飘摇,她享受风一般的激/情和速度。

大喊大叫,完全忘了影后该有的气质和矜持。

车速到了极限,顾经年大喊,“过来!”

洛翡翠觉得他疯了,可她也跟着疯了,居然真的解开了安全带,从副驾驶挪到驾驶座,径直坐在了男人腿上。

如果她死了,绝对是被顾经年害死的。

所以,她也解开了顾经年的安全带,要死一起死。

顾经年错愕,下一秒又狂笑起来,他就知道这女人从来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人,否则有些感情不会在心里滋生,蔓延,成长。

可她,要的却是自由。

洛翡翠从来没有见过顾经年笑的这么肆无忌惮,她印象里的男人,永远都是那么清淡高贵,仿佛佛祖拈花,淡看红尘。

是她太不了解顾经年吗?

原来他也有这么黑暗,疯狂,堕落的时候,却又那么华丽,危险。

怕是他从不肯展现给她。

莫名的,心底微微涩然。

大概是真的疯了,他们在高架桥上接吻,疯狂,危险而刺激,原本疏离淡漠的男人好像隐藏的那些性格轰然爆发了,恨不能把怀里的女人揉进骨髓。

要死一起死。

顾经年的车技很好,运气也很好,等他们亲吻够了,半点事故也没发生。

洛翡翠靠在他怀里,娇嗔的抱怨,“要是刚刚真死了,怎么办?”

顾经年看洛翡翠的眼神透着幽深和震撼,勾着她的脖子亲吻她的额头,“没有我的恩准,阎王不敢收你。”

她一直在他的世界里扮演温柔娇俏的小女人,却从来没有这样疯狂过。

他的印象,停留在五年前那个受惊宛如小兽的画面里,那时候的洛翡翠,澄澈的眼睛里充满了害怕和倔强,她说她可以做他的女人,乖巧听话,因为她需要钱,很需要。

他收下了她,要了她,她也确实足够乖巧,足够听话。

五年,太听话了,让他有种错觉,好像她天生就是这样,好像,他们也只能这样了。

只是,他知道,不是,他也绝对不允许是。

洛翡翠, 顾经年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傲夏酱大魔王点评:

大大写的很好哦,继续加油,有很多人不喜欢这本书,但是我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