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你我曾经共白首

你我曾经共白首

主角:沈君妍, 简陵川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10-20 09:30:15

你我曾经共白首by全文章节目录的精彩内容由生活阅读网为您带来,是金牌作家以精湛的文笔创作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非常适合阅读。“我要吃小米粥。”沈君研冷眼看着她,“我丈夫掏钱来,就是让你这么照顾我的?”沈君研如此理直气壮,倒让中年女人慌了神,在她记忆中先生确实吩咐让她好好照顾沈君研的,可是万一在她出去买的时候,沈君研跑了怎么办,要知道,和那位先生在一起的小姐可是吩咐她不要让沈君研离开这间病房一步的!一时间,中年女人犹豫起来。看出她在动摇,沈君研冷哼了一声,“如果你不放心,可以找一个护士过来看着我,我不会离开这里一步的!”
展开全部

你我曾经共白首第9章试读

病房里的空气凝滞了一瞬间,简陵川微微眯着眸子看着面前变得陌生的沈君研,然后,他单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沈君研,这离婚,该由我向你提!”

沈君研强忍者下巴上面传来的痛意,努力扯出一个笑容来,“那我同意。”然后她伸手去推简陵川,“你放开,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

但那只捏在她下巴上的手更用力了,简陵川那双向来像冰一样的眸子现在像要杀人一般,“只要现在你还是我的妻子,我就有管你的资格!”

沈君研没有回答,只是一根一根掰开了简陵川捏着她下巴的手,然后揉着自己发疼的下巴,“是,你是有管我的资格,所以你擅自把我的血给了那个贱人,害死了我母亲!那你现在还想怎么管我,你说呀,是想我把这条命也给那个贱人?!”

“你嘴巴最好放干净点。”简陵川低声警告,然后又抓住了沈君研的肩膀,“你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你就该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这已经听到她耳朵发霉的话让她大动肝火,气极反笑,她说道,“简陵川,你口口声声说我怎么欺负她怎么害她,你为什么不拿出点证据来!既然你这么信她的,那你——”

沈君研的话没有说完,简陵川越发用力的手让她疼得终止了想说的话,她的脸因为疼痛而扭曲了,但还是结结巴巴说道,“怎么、简陵川、你想家暴?对一个女人动手?”

“是你太不要脸了。”被激怒的简陵川低着声音一字一句说道,但他的手也松了下来,不知为何,沈君研总能成功让他发火,想到自己的异常,他逼近仔细审视着沈君研,“你最好不要搞鬼!”

搞鬼?怎么?她现在乖乖给沈湘湘让道,在简陵川眼里还成了搞鬼?沈君研想笑,可是心却疼得厉害,那被她压在心底的委屈和恨不断地翻腾叫嚣着,让她快要失去理智。

她伸手使劲去推简陵川,但他靠近的身子像是岩石一样坚硬,但她现在只想离这人远远的,她的心太疼了。

可是简陵川的手却怎么也摆脱不开,最后她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断了,从她的嗓子中传出沉重低哑的声音,“你放开!”

三个字还没有落下,沈君研就身体一软,向旁边倒过去,简陵川急忙扶住了她,皱着眉叫她的名字。

“沈君研!沈君研!”

简陵川本以为沈君研是装出来的昏迷,可是沈君研任他摇晃和叫喊都没有反应,他才不自觉有点慌乱,方才因为怒火而被压下的沈君研不但流了产,还流了那么多血的事也涌上了脑中,他闭紧薄唇,带着他自己也不知道的莫名情愫将沈君研放在床上,快步走出去寻找医生。

医生很快过来,仔细地替沈君研检查了一番,然后吩咐护士给沈君研输液。

“她怎么了?”旁边简陵川眉毛深深皱起,在医生检查的时候他才注意到沈君研像纸一样苍白的脸色还有在病号服下瘦得不成样子的身体。

医生有点不满地说道,“病人身体很弱,经不起折腾,应该体力不支,又情绪激动所以晕了过去。”

他本想说两句抱怨的话,毕竟他是一个医生,看到这样就像是被虐待一样的病人心情怎么会好,但是看简陵川面色不好,也就没有多嘴。

简陵川沉默了,垂下眸子也不知在想什么,最后吩咐医生好好照顾沈君研,就跨步走了出去。

医院门口,他的司机早就等在那里,简陵川上了车,看窗外风景飞驰,缓缓拿出了手机。

“沈君研的事,帮我解决掉。”

沈君研睁开眼的瞬间,还有点发懵,正好有一个护士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她便迷迷糊糊问道,“现在几点了,我怎么了?”

“哦,您昨晚你晕了过去,医生就给您输了液,但是您身体还比较虚弱,最好好好休息。”护士一边收拾着桌子一边说道,“现在呀,已经两点了,您一直没有吃饭,现在需要用餐吗?”

“什么?”沈君研瞬间清醒了过来,她怎么睡到这回了!今天、今天可是母亲的葬礼啊!直接把手上的针管拔掉,她翻身从床上起来。

“哎?小姐?你在干什么呀?”沈君研的动作惊吓到了护士,她放下手中的东西到了沈君研的旁边,“医生吩咐过,您最好好好休息!”

“我有急事!”沈君研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她穿上鞋子,踉跄着就往门外冲去。谁知门外正有人走进来,两人撞了个正着。

那是个陌生的中年女人,她“哎呀”叫了一声,然后看着沈君研责备道,“急急忙忙,您是要到哪里去啊!”

但沈君研不理会她,撑着站了起来,重新往门外走去。

“小姐,您要去哪啊!”那个陌生女人却起身挡在了她面前。

沈君研这才看向她,眼中是急促和迷惑。身后的护士急忙解释,“她是简先生为您找来的看护,负责您的起居饮食的。”

“我要出去。”沈君研这时候没工夫搭理为什么简陵川会突然这么好心,她一心只想赶上母亲的最后一面。

但那个中年女人依旧挡在沈君研的前面,“这可不行,小姐,先生吩咐过了,您今天一天都不许离开这个房间!”

女人的话让沈君研感到一阵绝望,简陵川,你就这么狠心,连她和母亲的最后一面,都不让她见嘛!

“滚开!我要出去!”绝望的心情让沈君研激动起来,她一个劲往外冲,眼泪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可她的力气怎么抵得过眼前这个壮实的女人,她死拽着她的胳膊不让她出去一步,嘴边不断抱怨着,“哎呀,您可就消停点吧,先生的命令我也不能不听呀!”

两个人推推搡搡了一番后,精疲力尽的沈君研被中年女人放到了床上,她得意洋洋地收拾着东西,还时不时不屑地瞟着床上沉默地哭泣的沈君研,嘟囔着,“怪不得给这么多钱呢,原来是个傻子呀!”

你我曾经共白首第10章试读

沈君研无力地躺在床上,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知道,如果不想办法,就算她发疯、发狂,也走不出这个房间一步。

简陵川,她好恨!死死咬住了下唇,她心中像是在滴血一样,她不会让他得逞的,她一定要逃出这里!

默默观察着中年女人的动作,在确定这人的确只是一个普通看护之后,沈君研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了主意。

“阿姨。我饿了。”她支撑起身体坐起来,冷着声音说道。

“饿了呀。这里有粥。”中年女人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来,拿起桌上的保温盒打开,“医生说您现在的身体呀,吃粥最合适了!”

沈君研接过保温盒,看了里面的白粥一眼,“我不吃白粥。”

中年女人眼珠一转,她可不想出去重新给沈君研买饭,就敷衍道,“不吃白粥?医生说了,你只能喝粥。”

沈君研表情不变,随手就把盒子扔到了地上,粥倒了一地。中年女人立刻叫嚷起来,“你这个人,干什么呀!不吃也不能浪费呀!”

“我要吃小米粥。”沈君研冷眼看着她,“我丈夫掏钱来,就是让你这么照顾我的?”

沈君研如此理直气壮,倒让中年女人慌了神,在她记忆中先生确实吩咐让她好好照顾沈君研的,可是万一在她出去买的时候,沈君研跑了怎么办,要知道,和那位先生在一起的小姐可是吩咐她不要让沈君研离开这间病房一步的!一时间,中年女人犹豫起来。

看出她在动摇,沈君研冷哼了一声,“如果你不放心,可以找一个护士过来看着我,我不会离开这里一步的!”

沈君研的话让女人动了心,而且现在沈君研看着也没有刚才那股子疯劲了,她就放下心来,“我现在先出去找一个护士过来帮忙收拾一下,然后就出去给您买小米粥。”

看着女人出去,沈君研立刻行动起来,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因为女人要找的护士就在门口,她不可能从门口离开的,所以她一开始的打算就是——跳窗。

沈君研快速走到床边,这是二楼,下面还有绿色的植被,跳下去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于是心一横,她侧身跳下窗去,也就是在她跳窗之后的几秒,女人拎着护士就进了病房,看到了空荡荡的病床。

在楼上一片慌乱的时候,沈君研已经一瘸一拐出了医院,她扭伤了脚,痛得厉害,但这点痛,哪比得上心里的百分之一!她坐上一辆出租车,急促地吩咐司机,“去殡仪馆!”

一路上,沈君研不断催促着司机,她心中像是火在烧一样,恨不得长出一双翅膀来,而同时,和母亲过去的种种回忆也在她心中不断闪过,她的眼睛被泪水蒙住了。

她何曾想到,在医院里和母亲的最后一面,竟然会是两人的永别!

到了,沈君研手抖着付了司机钱,然后浑身颤抖着出了车子,就在对面了,她没有迟到,因为她看到了两个站在殡仪馆门口的人,她认识,那是沈家的管家。

一步又一步,她的脚步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而她的目光仿佛穿过了殡仪馆的大门和厚厚的墙,看到了里面静静躺着的母亲。

嗓子发痒,她脚步踉跄了一下,然后又重新站好,走到了大门前,在她正要迈步的时候,旁边的那个管家挡住了她,“大小姐,留步。”

但她没有听到,管家只好给旁边另一个男人递了一个眼色,两个人像是山一样挡在了沈君研面前。

沈君研恍惚地看着面前两张冰冷地面孔。

管家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大小姐,老爷吩咐了,您不能参加夫人的葬礼。”

“你说什么?”沈君研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人。

但是管家不再说了,只是用身体冷冷的挡住了沈君研的去路。

沈君研愣住了,转而大笑起来,好啊!真好!她的好父亲!竟然连她母亲的葬礼,都不让她参加,连母亲的最后一面,也不让她见!

她的眼泪又跌下来,哀求着面前这位熟悉的管家,“李叔,求求你,求求你让我进去好不好,里面可是我的母亲啊!李叔!”

她说着去抓管家的手,但是他微微后退避开了,脸上依旧是无动于衷的冷淡神色,“大小姐,我也是听命行事。”

“李叔,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母亲生前也对你不错,你今天就帮帮我吧。帮帮我,好不好?”沈君研绝望了,她的所有勇气和力量都在来的路上用光了,现在,她似乎只能哀求。

但不论她怎么哭,面前的人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露出厌恶的神色来。沈君研的心冷却了,她真傻,她居然会去恳求别人的怜悯,难道这些日子带给她的教训还不够吗?

恨意又涌上沈君研的心头,她咬着牙看着面前的管家,“如果今天不让我进去,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他沈健雄,丢不丢得起这个人!”

突然爆发的沈君研让管家愣住了,沈君研的神色视死如归,一点都不像在看玩笑的样子,他愣了一下,毕竟沈健雄只是吩咐不让沈君研进去,可却没有说过沈君研会做出如此激动之事,而这样激烈的作风,也的确不是之前温温柔柔的沈君研的作为。

思索了一下,管家做出了让步,他不知道沈健雄爱不爱这个女儿,可他知道,沈健雄是多么要面子,于是他安抚道,“小姐,请不要激动,我进去禀告老爷,您先等一会,好吗?”

沈君研没有说话,甚至没有看他一眼,他立刻转身,走进了大门。

殡仪馆内,众人对着死者的遗体,正在默哀,管家静悄悄走到沈健雄旁边低声说了一切,沈健雄的脸色立刻变了,他急匆匆和管家走了出去。

沈君妍, 简陵川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梓桑baby点评:

《你我曾经共白首》这本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感情细腻婉转,看得爱不释手,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