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

主角:宁博雅, 雷迦烈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13 09:57:08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是一篇非常好的总裁豪门小说,为大家带来了宁博雅 雷迦烈的故事:“如果雷少爷和万小姐没什么事,我就先退下了。”宁博雅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见面前两位没什么回应,拔腿跑了。跟随宁博雅的两个黑衣人同时朝雷迦烈行了个礼后,迅速跟了过去。学会乖了?雷迦烈勾了勾嘴角,抬脚朝台阶走去。万宝瑶赶紧跟上,追问:“烈,到底怎么回事?她不是要杀你吗?你怎么还敢留她在家里做事?”“你话多了。”雷迦烈冷漠地回应了一句,甩开她,踏着台阶进了大厅。
展开全部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第11章试读

“放开我!”宁博雅用尽全力推着雷迦烈,想在两人之间拉出一点距离。因为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跟别的男人‘放荡不羁’。

“你这个畜生,放开她!”看着不堪一击的简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个甩身,脱离了两个黑衣人的掌控,下一秒,朝雷迦烈扑了过来,犹如一只凶猛的恶狼。

雷迦烈见势,迅速把宁博雅推在一旁,倏地起身,一记左勾拳,将简迪揍趴在地。

“简迪!”宁博雅吓得尖叫出声。下一秒,直奔过去,跪扑在简迪身边,看着满脸伤痕,嘴角还溢流出一道鲜血的他,心疼又难受地哇哇哭出了声。

那哭声那么凄惨,悲痛。

雷迦烈的眸地不禁闪过一抹错愕,但稍纵即逝,因为宁博雅的‘表现’彻底惹怒了他。在他面前,你居然敢抱着另一个男人伤心落泪。

接收到雷迦烈的示意,安杰一个扬手。

几个黑衣人登时一阵旋风似的上前,两个黑衣人把宁博雅拉开拖至雷迦烈面前,剩余几个则将简迪架了起来。

被他们折磨了这么久,简迪再也没有力气反抗了。

低垂着脑袋,用尽力气才把微抬起头,看着宁博雅,吐字不清地呢喃:“博雅--不哭!”

博雅,不哭。尽管他的声音小。但宁博雅却听得真切。不是什么情话,却让宁博雅心里犹如针扎般疼起来。

“雷迦烈,要杀你的人是我,你为什么要折磨我的朋友?为什么?”宁博雅挣脱掉黑衣人的钳制,哭喊着扑向雷迦烈,“有本事你杀了我,杀了我……”她真的无法原谅自己一再连累身边的人。

看着宁博雅为了一个简迪失狂的样子,雷迦烈心里不受控制地腾起一阵怒火,伸手猛地掐住她的脖子,咬牙切齿地嘶吼:“你以为你是哪根葱,老子真舍不得杀你吗?”

“折磨你朋友?”雷迦烈不屑地冷戚,“我管TMD是谁,老子想折磨谁就折磨谁!”

说着,雷迦烈怒不可遏地把宁博雅甩到一旁,厉声下令:“给我狠狠地打,死了算我的!”

几个黑衣人顿时蜂拥而上,架着简迪,几乎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一脚连着一脚,把他踹飞在空中,身体根本挨不着地……

“简迪!”宁博雅嘶哑着喊道,想上前,却被雷迦烈用随手捡起的领带揪住了脖颈,往前动弹一点身子,就有生命危险。

“怎么?看着心疼了?”雷迦烈盯着宁博雅,残忍嗜血地冷笑。

看着一道道血注从简迪身上流出,散在空中,落在地上。宁博雅痛不欲生地跪倒在地,抓着雷迦烈的裤腿,泣不成声地哀求道:“我求求你,放过他吧!我求求你!”

宁博雅不知道,她越是这样求他,他越是想弄死他!

“你就这么求人?”雷迦烈嘴角勾起一抹阴狠,“我可看不出一点诚意!”

宁博雅只知道那帮黑衣人再不住手,她的简迪就必死无疑。

没有任何迟疑,宁博雅的额头狠狠地撞击在地面上,咚咚,磕了几个响头后,抬头看着雷迦烈“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放过他!”

雷迦烈把拳头捏的吱吱响,眸地翻滚着骇人的怒火。

宁博雅见他没有动静,以为他是在暗示自己求的还不够真诚。于是又在地上‘咚咚咚’连磕了三个响头。

“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宁博雅抓住他的衣袖,泣不成声,“想杀你的人是我,简迪根本没有参与过,你想杀我,或者想怎样处置我都行……求你放了简迪好吗?雷迦烈,我求求你……”

可是雷迦烈看着宁博雅额头上的淤青,不禁没有放过简迪的意思,而且还恶狠狠地下令:“把他给我丢到外面的水池里去,然后捞出来喂狗!”

“不要,不要,不要!”宁博雅摇晃着他的衣袖,苦苦哀求。

“宁博雅。”雷迦烈伸手擦拭着她脸颊上泪水,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你真的惹到我了!”

眼看着黑衣人把毫无生机的简迪架着走出客厅,宁博雅立即站起身,追了过去,哭喊着:“不要,不要……”

黑衣人架着简迪来到庭院偌大的荷花池塘边,利索地把简迪,举高,抛了出去--

“咚--”

池水四溅,伴着数条颜色艳丽的金鱼。

“简迪--”追出来的宁博雅顿时傻眼了。你们这群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呆愣了几秒后,朝着池塘直冲过去,‘扑通’一声跳了下去,水面再次泛起水花。

安杰大概是没有料到宁博雅会这么勇猛,一脸错愕地愣了一下后,也跟着跳入了池塘。她可千万不能有事呀,因为傻子也看得出来老大之所以这么虐待简迪,就是因为心里在乎这个女人。所以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们也全都别想活了!

……

她这是死了吗?

宁博雅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睛像是被人涂了502胶水似的,怎么也睁不开。周围尽是乱糟糟的喊叫声,像是发生了地震,大家在四处逃亡一样。

简迪呢?

宁博雅一想到这个名字,身体里顿时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力量,一个挺身,猛地坐了起来,倏地睁开了眼睛。

同时喊道:“简迪!”

“你终于醒来了。”安杰惊喜的声音,“快点去通知少爷。”

“是……是。”一个佣人手忙脚乱地放下手中的东西,拔腿就往外跑。宁博雅醒来的事情可能是让她欣喜过了头,居然没有注意到门口的人,一头撞了上去。

“少爷。”抬头看清是雷迦烈,佣人兴奋地说:“宁小姐醒了,宁小姐醒了。”他们终于不用提着脑袋做事了。

因为宁博雅昏迷不醒的这几天可把他们这帮下人害惨了。雷迦烈天天就跟吃了炸药似的,看什么都不顺眼。昨天一个佣人就因为收拾屋子时,顺嘴哼唱了几句,就被雷迦烈辞退了,而且命令她永远不准出现在云都。

可是雷迦烈看着宁博雅,俊逸的脸颊上不仅没有一丝喜悦,反而眸地的寒意更重了些。

简迪,简迪!又是这个男人。

她满脑子永远只有这个男人吗?

刚才进门时,雷迦烈碰巧看见宁博雅突然坐了起来,那一刻,他阴沉多日的脸颊本是欣喜的,可是在听到简迪两个字后,欣喜什么都成了天边的神马。

佣人注意到雷迦烈脸色不对,吓得连退几步,不敢再说话。

这时,安杰也看见了雷迦烈,可是当他刚要过来跟他说点什么时,雷迦烈却转身离开了。

什么情况?

安杰不明所以地愣了愣,稍后才恍然大悟。简迪,铁定是因为宁博雅口中喊的这个名字。

这边,宁博雅揉着昏胀的脑袋,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身处二楼的卧室。

注意到旁边的安杰,宁博雅找急忙慌地连声问:“简迪呢,简迪呢,他在哪?”说着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就要下床。

“宁小姐,你就学聪明点吧!”安杰赶紧把她摁回床上坐好,语重心长地说:“你到现在还看不出来吗?你越是想救简迪,少爷越是想弄死他。”

这个女人的情商难道是弱智级别吗?到现在还看不出他们家少爷那点心思?真是皇上不急,太监都要急了。

宁博雅一时不懂他是什么意思,也没时间去理解是什么意思,她现在只想知道简迪的安危,“你告诉我简迪在哪?他还活着吗?”

“应该是活着。”安杰回答。

“什么意思?”宁博雅抓住他的胳膊,迫切地问。

“少爷……”安杰原本想如实告诉她,少爷命人把他扔到城南荒郊,让他自生自灭了。可是转念一想,这样她肯定又哭着死活要去找他,于是顿了顿,编了谎话,“少爷放他回去了。”顺带又补充了一句,“那小子体格硬着呢,一时半会死不了。”

“真的吗?”宁博雅不放心地又问。

“千真万确。”

“额……头好痛。”少了简迪的牵绊,宁博雅顿时觉得全身都好痛,尤其是痛,一阵阵绞痛。

“你太虚弱了,快点躺下好好休息。”昏迷了三天三夜,全靠营输营养液支撑,身体肯定虚弱的厉害。安杰扶着宁博雅躺好后,吩咐佣人去准备食物。

吃了点瘦弱粥和小菜。宁博雅又昏昏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现在是几时。宁博雅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在抚摸自己的额头,同时有一股熟悉的味道在逐渐贴近自己的脸。

宁博雅猛地睁开了眼睛,眼前竟是一张放大的俊逸脸庞。

“你干嘛?”看清近在咫尺的脸庞是雷迦烈,宁博雅警惕地缩了缩身体,把头挪到了一边。

雷迦烈收回手,掩饰住刚才想要亲吻她的冲动,好整以暇地弹了弹衣角,语气淡漠道:

“想看看你到底长脑子了没有?”

不然怎么傻了吧唧把他当仇人,又会看上一个市井混混。

“?”宁博雅狐疑了一下,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知道这个恶魔头的想法,把身体转到另一侧,扯着被子捂上头,一副不愿理会他的模样。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第12章试读

雷迦烈自嘲地勾了勾嘴角,转身走出了宁博雅的卧室。

有意思。接下来的生活一定会很有意思。

接连几天,宁博雅都是吃了就睡,睡醒就吃。

医生每天固定时间都会来给她检查一下身体,说她身体恢复的不错,再有两天就可以下床走动了。

“宁小姐,幸好你本身体质不错,经这么几次闹腾,胎儿还能保住。”医生给她检查完身体后,再三叮嘱:“你现在是孕妇,必须保证身体每天摄取足够的营养,感冒发烧都可能会影响到胎儿的发育。”真是头一次遇见这么传奇的孕妇,一天两头不是掉水里,就是跳水里,以至于感冒发烧数次。

宁博雅敷衍地嗯了一声。她本就不想要这个孩子,掉了更好。不掉,她日后也得想办法把这个孽种打掉。

“那些保胎药,你每天记得按时服用。”医生又叮嘱了几句后,就离开了。

宁博雅看看窗外,天已经黑透了。

但是几日没出门了,她实在想出去透透气。宁博雅换了身衣服,走出卧室时,注意到门两边各站一个黑衣人。

心想雷迦烈那恶魔还怕她跑了不成?

看了两个黑衣人一眼,宁博雅见他们没有拦截自己出去的意思,就大胆地朝楼梯走了过去,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

宁博雅回过头一看,就见两个黑衣人如同机器人一般,没有表情地紧跟在自己身后。

这时雷迦烈训练的敢死对吗?怎么都这副鬼表情?

宁博雅感觉他们跟在身后怪怪的,特别不自在,就说:“我是不会跑的,你们可以不跟着我吗?”虽然情商是零,但她智商不低,有了上次教训,宁博雅是不敢跟他再硬碰硬了,不然受伤害的只能是自己,或者自己身边的朋友。

这几天躺在床上,她算是彻底想明白了。她越是想让雷迦烈放过简迪和欧阳柔,那恶魔越是变本加厉对付他们。

这大概就是他们这种自以为是有钱有权人的通病。所以她以后要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至于报仇雪恨,她想,直接杀他肯定是不行,她考虑每天给他饭菜里下点慢性毒药--

宁博雅这样说,两个黑衣人竟然没有一点回应。

“喂。”宁博雅又试着说了一句,对方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但是她前面走,人家两个还是后面跟着。

宁博雅彻底被打败了。

都说冤家路窄,看来一点没错。宁博雅下楼时,就跟正上楼的苏吉月走了一个碰头。

宁博雅警惕地看着她,唯恐她使什么伎俩。

苏吉月这次到时想换了个人似的,一副视她如空气的模样,径直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不是看她顺眼了,而是看出雷迦烈对这个女人有多上心,不敢妄自动她了而已。她昏迷的那几日,雷迦烈几乎就没有合过眼,整日守在她身边,给她喂水,擦药。再不愿意承认,她也得承认,她若是再明着欺负她,雷迦烈绝对敢要了她的命。

苏吉月的无视反应到让宁博雅不适应了。换作以前,她看见她,就算不把她推下楼,也得狠狠瞪她两眼。

这次到蹊跷了。

兴许是被她上次的话给吓住了。宁博雅这样想着,就来到了庭院。

六月的天气,虽然屋子里开了十足的冷气,但还是会让人感觉闷热。但此刻外面就不同了,凉风习习,宁博雅顿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清醒了。

虽然夜空漆黑一片,但庭院四处都有路灯,宁博雅伸了个懒腰,打算顺着小路四处走走。

但刚走几步,就被对面射过来的两束灯光晃了眼,紧接着就听见大铁门开启的声音。车子随即驶了进来。

车库在自己这个方向吗?

宁博雅见车是朝自己这个方向开过来,赶紧把身体退到一边让路。

车子驶到她身边时,突然停了下来。

车门开启,司机下车绕过来,打开了后车厢的门,里面的人还未下车,一道娇滴滴的女人声音率先飘了出来。

“你好坏。”媚入骨髓的声音。

这个声音对宁博雅来说并不陌生,是明星万宝瑶。

不用想就知道车里的男主角定是恶魔头雷迦烈。好不容易有个好心情出来散散步,她才不想跟他打照面呢。

于是宁博雅故作别处风景更美的模样,看着远处,想溜走。

天算不如人算。宁博雅刚迈出去两步,就被下车的人挡住了去路。

这条路怎么这么窄。这条路当然窄了,因为它根本不是过车路,而是雷迦烈在车里看见她后,故意让司机把车驶过来停下的。

既然遇见了,在逃走就不大好了吧。

雷迦烈先下的车,随后万宝瑶跟着下了车。

宁博雅仰头看着身高足有一米九伟岸身躯的雷迦烈,先是微微一笑,随即行了标准的军礼,大声喊道:“雷少爷,万小姐,你们好!”

什么情况?

纵是雷大爷也被宁博雅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一愣。

万宝瑶更是被吓得不轻,连忙挽住旁边男人的胳膊,待回过神看清楚对面站立的女人时,顿时又是一愣。

宁博雅!!!

“她怎么会在这里?”万宝瑶疑惑地看向雷迦烈。

“回万小姐,我是这里的佣人。”宁博雅又是惊天一阵雷。

万小姐傻住了。雷迦烈万斤悬赏要捉拿的凶手居然就在他家里做佣人?

雷迦烈微微眯眼打量着宁博雅,这女人搞什么鬼?

“如果雷少爷和万小姐没什么事,我就先退下了。”宁博雅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见面前两位没什么回应,拔腿跑了。

跟随宁博雅的两个黑衣人同时朝雷迦烈行了个礼后,迅速跟了过去。

学会乖了?雷迦烈勾了勾嘴角,抬脚朝台阶走去。

万宝瑶赶紧跟上,追问:“烈,到底怎么回事?她不是要杀你吗?你怎么还敢留她在家里做事?”

“你话多了。”雷迦烈冷漠地回应了一句,甩开她,踏着台阶进了大厅。

万宝瑶嘟着红艳的嘴唇,气得跺了跺脚,赶紧跟了上去。自从那晚被宁博雅那臭女人灌了药后,雷迦烈已经好久没有找她了,今晚好不容易等到他,可不能再惹恼他。

宁博雅在偌大的庭院里转了一圈后,走进一片小花园,柔和的路灯下,大片五颜六色的花儿开的十分好看。

宁博雅弯下腰,把鼻尖探在花朵上,闻闻那朵,又闻闻这朵,好香呀。仔细看,竟是一些她叫不出名的品种。

瞅见一旁的秋千,宁博雅心血来潮地坐到上面,快活地悠了起来。

而此时,不远处的白色别墅内,三楼的一处落地窗前。

刚沐浴过后的雷迦烈身着一件白色浴袍,湿漉漉的发丝还不断滴下水珠,顺着脖颈,滚落到他胸口袒-露的古铜色健壮的胸肌上。

修长的指尖拖着一杯红色液体,雷迦烈轻抿了一口后,目光再次落到窗外那片小花园里的秋千上。

准确说是坐在秋千上面的宁博雅身上。

“烈,你在看什么呢?”这么专注,她走过来,他都没有发觉。从浴室出来,换上粉色蕾丝睡裙的万宝瑶用双臂攀上雷迦烈的脖颈,语气带着一丝丝不悦地嘟囔。

雷迦烈收回视线,心情十分好地用手捏了捏她的脸蛋,“现在想看你了。”

万宝瑶故作娇羞地攥着拳头在他胸口捶了两下,然后踮着脚尖凑到他耳旁,诱人地呢喃:“想看我哪里?”

雷迦烈嘴角噙着魅惑人心的笑意,凝视着她,目光从上到下。

“你就会逗我开心。”万宝瑶嘴上说着,身体已经表现的万分饥渴似的开始扭动了起来。

万宝瑶以为要开始了,雷迦烈却突然停了下来,听着窗外传来的清脆歌声,薄凉的唇角微微一勾,心里似乎有了什么主意。

“什么?叫我过去伺候他们过夜?”宁博雅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再次确认道。

“是的。少爷特意吩咐让你快点过去。”前来通知的她的佣人再三肯定地回复道。

那个恶魔头又想出什么幺蛾子?居然让她去伺候他跟万宝瑶过夜?再说,他俩在一起过夜,不就是啪啪啪吗,有什么好伺候的?难不成还让她站在旁边端着茶水随时候着?

“你去告诉那恶……”恶魔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宁博雅赶紧改口,“告诉雷少爷,我才没有兴趣观看什么人体大战呢!”

“宁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了。少爷的话,没人敢不从。”佣人心有余悸地说。

“竹叶,不是我想为难你……”宁博雅想了想,“算了算了,还是让我亲自说去吧,免得再连累你。”

这个小佣人叫竹叶,刚来不久,比宁博雅大两岁。

小说《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 第11章 给他饭菜里下点慢性毒药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馥大叔点评: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