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剑谕天穹

剑谕天穹

主角:陈重, 高凝冰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2-10 11:12:33

给大家带来了《剑谕天穹》的主要情节:陈重强行压下心中的惊喜,在运转观想法的同时打起了一整套爆骨拳。十轮之后,拳势已成,身影周遭灵气外放于拳面,如虎狼奔山,灵气的灼热将四周风雪融化。十九轮,爆骨响数已达一百九十四响,陈重身体关节各处传来剧痛,他咬牙坚持,跨步出拳,啪一声脆响,骨节连响两声。“一百九十六。”陈重心中默数。左手忽然传来一阵刺痛,似饥不择食般亮起明黄色的纹路,四周本就变得十分稀薄的灵气如鲸吞吸入,汇聚入体,陈重精神一振,又连续打出两响。
展开全部

曲径通幽

陈重回了家,陈父诧异的看着他,“重儿,怎么这么早就回来?林氏武馆也不敢叫你去做工了吗?”

陈重点点头,“咱们进屋去说。”

他扶着腿脚不便的父亲,跨过屋子,母亲正在火炉旁取暖,听见动静回过头来,“谁来了?”

“娘,”陈重叫了一声,搀扶陈父在火炉边坐下,接着握住母亲慌乱伸来的手道:“您放心,没什么大事,就是赵武回来了。”

“赵武?”陈母的眉头紧紧皱起来,“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陈母站起来在陈重身上摸索,察觉到双臂和腰间的衣物都湿透了,又把双手放到陈重脸上,刚好擦落许多泥漬。

一瞬间母亲空洞无神的双眼流出泪来,“他把你怎么了!?啊?重儿……”

陈父连忙扶着坐下,一个劲儿的唉声叹气,“没有怎么样,也就是林氏武馆的林老头,不敢再让重儿去上工了。”

“那赵武呢?他是来查流寇的案子?还是回来料理家人后事?”陈母忧心忡忡的说道,并且反握住了陈重的手,紧紧抓在手心里。

陈重知道母亲是担心自己之前做的事情处理得不干净,可能留下祸患。

于是陈重叹了一口气道:“兼而有之吧,赵武现在实力很强,为了以后的安全,我必须要尽快观想出仙根,所以本来也不打算再去林氏武馆了。”

“至于银子的事情,咱们省着点,应该可以撑过这个冬天。”

陈重乐观笃定的说道,父亲腿脚不便,又听不清楚,总不能让他们去挣钱吧?只能和铁柱说一声,之后再想办法还给他,大不了临死前找人赌斗一场,拼死给铁柱哥挣点银子。

这样决定之后,围在火炉四周的陈重一家互相都沉默着不说话,只剩下煤块燃烧的微弱噼啪声响。

过了一会,陈振业忽然叹气出声,整个人似乎又苍老了许多,“重儿,”陈振业呼唤了一声,干瘦如枯木的手慢慢的覆在陈重的手背上。

不知道为什么,陈重见到如此模样的父亲,眼里忽而充满了泪花,三十多少岁的中年人,正值顶梁之时,可父亲却是一副行将就木的模样……

“是父亲对不起你……”陈振业说不出这一句完整的话,被涌上来的泪水和颤抖嘴角扭曲了表情,趴在火炉前的桌案上嚎啕大哭,干瘦的身体耸.动,泪水沾湿了花白的胡须,成股滴落在地上。

陈重见状泪水终于也夺眶而出,一家人哭成了一团。

这一声“对不起”陈振业似乎忍了十四年,儿子出生时是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却连疼爱都享受不到,眨眼就被人夺了仙根。

别说光耀门楣,光宗耀祖。

连十五岁都活不过去啊……

“重儿……是父亲没用,是我没用啊……要是我敢跟他们拼命的话……”

陈父一边哽咽一边囫囵不清的说。

陈重想止住自己的泪水,但却怎么也止不住,他现在只想快些镇定下来,到了如此危机的时候,如果自己不能给父母信心,他们就真的垮了。

陈母擦拭双目的泪水,拍打陈父的背,哭着说道:“今天是干什么啊?怎么突然这么多话。”

“小芝,跟着我也苦了你了,我……我是个窝囊废啊!”

“你不是……”陈母也顾不得羞涩,将陈父抱在怀里,“你是世界上心肠最好的人,咱们有了重儿,也不算白活了,如果重儿最终要是死了……我们……”

陈父抬起头来打断了她的话:“我们就去和那些人拼命!那些伤害我们的人,那些盼着我陈振业死的人!跟他们拼命!”

陈母破涕为笑:“重儿你听见没,连你爹都这么说了,咱们一家现在就抱在一团,大不了一起跟他们拼了!”

“其实……”陈重认真的说道:“其实并没有那么糟糕。”

他顿了一会,等待双亲稍稍缓和才道:“现在我已经能观想到一些东西,但是并不明朗,如果抓紧这些天的话,未必就不能观想出来,只要衍生了仙根,之后的路,就大不一样了。”

陈母神色惊喜:“听见没,重儿说有希望了。”

“好!”陈父在脸上抹了一把泪,“我这就把最后一点肉炖上,等下给重儿补补身体。”

陈重苦笑,连忙拉住父亲:“不用了爹,我现在身体健壮如牛,这些钱得省省,还要过冬呢。”

“那怎么行!”陈父挣脱了他的手,“要是在最后是这些日子还憋屈的过,真不知道下辈子怎么补偿了。”

陈重摸了摸鼻头,把母亲是伺候好,然后出门去,就着雪水将将融化,踢踏踩水,沿着山道小路来到竹林前练拳。

因为这些天来,陈重大多通过观想法进入忘我之境,同时不顾身体负荷的修习爆骨拳。

不知不觉间吸取了大量的灵气。

这一次惊喜的察觉到左手炉鼎似乎也不大灼热了,吸收的速度变得缓慢许多。

如此迹象……说明竹林的灵气已经逐渐要被吸光了!

陈重强行压下心中的惊喜,在运转观想法的同时打起了一整套爆骨拳。

十轮之后,拳势已成,身影周遭灵气外放于拳面,如虎狼奔山,灵气的灼热将四周风雪融化。

十九轮,爆骨响数已达一百九十四响,陈重身体关节各处传来剧痛,他咬牙坚持,跨步出拳,啪一声脆响,骨节连响两声。

“一百九十六。”陈重心中默数。

左手忽然传来一阵刺痛,似饥不择食般亮起明黄色的纹路,四周本就变得十分稀薄的灵气如鲸吞吸入,汇聚入体,陈重精神一振,又连续打出两响。

“咔咔!”

“一百九十八!”

还有余力。

陈重精准的计算道,再次向竹林前踏出几步,毫无危险,但左手炉鼎依然在不断吸收。

借着灵气稍微恢复,陈重弓步蹲实,扭腰摆臂,极其艰难的向前打出一拳,屈肘时骨骼一声爆响,“一百九十九。”

伸出时再次一声爆响,“二十轮,两百响!”

轰!

陈重拳风先是缓慢积压,瞬间抽空了体内灵气,才尽数倾泻向前,灵气如同浪潮席卷而去,一浪高过一浪,竟向前激荡了两三丈。

刚好把前方竹林压得弯下腰,隐约露出了内部一条幽僻的小道。

陈重喘着粗气,顿时感觉一股热气随着血液加速流淌,在体内蒸腾,但惊喜的是,达到二百响之后,爆骨拳果然又发生了质变。

不过现在陈重来不及感受爆骨拳的变化,他的注意力已经都被刚才竹林下压时那条小道吸引。

“磅礴灵气的来源,定然与这小径有关,不如进去看看。”

不知为何,陈重忽然感觉到,自己左手的阵魂残魂、竹林忽然灵气的浓郁、还有他渴望的仙草灵药,所有的答案,肯定都在这条幽暗小径的尽头。

……

石室惊魂

陈重就地盘腿,待呼吸匀称,灵气缓慢恢复,且身体关节各处的疼痛感均平缓下来,才站起身,朝着竹林走去。

此时越接近竹林,左手也因此愈加灼热,但吸收灵气的速度已经比刚开始那几天慢了十几倍不止。

天还大亮,雪水就着温和阳光不断融化,从茂密的竹林内传来水滴拍打竹叶的声音,陈重一步步接近。

拨开面上一两根竹子,并未看见小径,陈重心里发疑,难道刚才只是眼花?

“不,绝对不会。”

陈重再次发力,将竹子撑得更开,顺势攀了上去,看见在东歪西斜相互交错的竹林下有一条不过半人高的阴湿通道。

“应该就是那里了!”

陈重大喜,艰难的跨过面前交错排竹,将身体挤了过去,这时候他才感受到竹子之间的韧劲,几乎要将他的身体挤扁。

才骇然发觉,刚才二百响爆骨拳的威势,竟然如此巨大,拳风能够将这一整排的竹子吹弯,若是直接打在人的身上,岂非粉身碎骨?

不过现在来不及多想,陈重手上用力,消耗灵气不断拨开竹子,好在竹林内依然有稀薄的灵气可以自动吸收。

大约可以消耗平衡。

不一会,陈重来到了刚才所见的半人高小洞前,地上泥土因雪水融化,松软潮湿,他俯下了身去,两手抓紧土地向内张望。

竹子交错生长得极其茂密,竟是一丝阳光也无法照射进来,延伸出去的小道漆黑一片,无法视物。

陈重伫足思索了一会,担心里面会有什么危险。

听说凡是有天才地宝的地方,大多会有异兽或妖物把手,如果贸然进去,也许会让自己陷入未知的危险中。

想了一会,陈重又摇摇头,“此刻赵武已经归来,若是再得不到这竹林内的仙药给父亲治病,以后就很难有机会了……再好的东西,还不是便宜了他人?”

真正心一横,富贵险中求,辛辛苦苦吸收灵气到了这个地步,要是退缩的话就太可惜了。

这样想着,他猫下了身子,缓步爬了进去。

眼前的光亮渐渐褪去,只留下一片黑暗,手底下是湿软黏质的土壤,偶尔还会抓到一些滑腻如玉的东西,虽然看不见,但陈重判断应是带壳的一些昆虫。

强忍住内心的恶心和害怕,他咬着牙继续向前。

突然!

左旁的细小缝隙内有什么蹿了过来,从陈重的双手出一掠而过,他全身的汗毛根根竖起,差一点惊叫出声。

凝神听了一会,又没有听到动静。

“这地界实在危险,但若是大张旗鼓的伐竹,又要耗费不知道多久。”

陈重心里已经打起了退堂鼓,但只要一想到时日不多,赵武随时会为难自己一家,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顿时抛开了所有杂念,将灵气充斥双臂,加快速度向前爬去。

竹林深处靠着山体,陈重估摸着自己应该已经接近了山壁,那么面前很快就会出现石壁。

他一面匍匐向前,一面用手在面前拨动。

在小心翼翼前进越有一刻之后,陈重伸出的右手一空,向左、向右皆没有竹林,并且手掌已经可以感受到冰凉潮湿。

但此刻左手却越来越灼热,这就意味着所谓仙药宝物,就在前方。

“嘀嗒……”

一声水珠滴入潭中的声音清脆响起,如在陈重紧绷的神经上弹了一下,他眉毛一挑,“终于有尽头了!”

陈重向前爬了几步,缓慢站起身来,四周被冰凉包裹,但却不再是漆黑一片,视线远处已经出现了微弱的光,由右及左,依次黯淡。

略一思衬,他判断自己已经身处山壁之中,应该是有人在山的内部凿开了洞穴,所以看似竹林之路漆黑诡谲,其实内有乾坤。

陈重弓身向内,随时聆听洞内的声音,一步踏出往往要等待许久才会踏出下一步。

毕竟在无法视物的环境里,谁也不知道前面是不是还有未知的危险。

陈重再次向前,似乎没有感受到洞内有活物气息,于是渐渐放下心来,加快步伐,很快到了光源处。

石洞右侧一空,陈重沿着拐角右转,微弱的光线迎面照过来,已可以隐约见到一处出口。

他欣喜不已,总算可以逃离这种煎熬的黑暗环境了!

陈重快速向前,从狭窄潮湿的洞穴一步踏出顿时豁然开朗,一道阳光从高处斜射进洞内,虽然依旧不明朗,却已经可以大致看清。

这是一处石室。

头顶突石有水滴落下,因地面凹凸不平,所以积成潭水。

石室约摸有十来丈大小,并不堂皇,也没有富丽装饰,甚至不见活物。

在空旷的正中央立着一块巨大石壁,右侧靠山壁前有一具尸骨,身上衣物已经潮湿腐烂,头骨歪斜,空洞的眼眶正无力的对着地面。

这时候,陈重的左手开始滚烫灼热起来,对准了山壁下的尸骨。

陈重心里一动,“莫非仙药就在那尸骨之处?”

他进了石室,四处张望确定周围没有活物,用地上散落石子扔向各处,也没有机关被触动。

看样子这个石室是在很仓促的时候开凿出来的,还来不及设置机关和修缮内部环境。

恐怕眼前这副尸骨,就是开辟石室的主人。

也许是受了重伤,在开辟石室之后不久,就死去了。

陈重走近尸首,附身查看,发现在尸首旁的石壁上刻了一行字:落虎城、平阳镇,当真是虎落平阳,枉我纵横一世,却在这平阳小镇折戟,天道不存,天道不存。

“虎落平阳被犬欺么?我又何尝不是。”陈重心有所感,虽不知晓尸骨的经历,但却深有感触。

自己天生仙根,本是天纵之才,祖父却因为厌恶自己一家,伙同宗族长老夺了仙根,将父亲逐出家门。

“唉……”本来陈重心里还在担忧害怕,但现在却生出无限悲凉的感觉。

眼前这副尸骨,在生前恐怕也是纵情纵横的大人物,死后却连个墓穴都没有,只能临时开辟这间石室,却不知是不是想留下点什么。

陈重放下心来,上前一步,俯身查看,伸手拨开头骨,“咔嚓”一声,尸首骨骼松动,歪了下去。

“跪下,谁允许你动了!”

身后传来一声断喝!

陈重整个身体如被雷劈中,汗毛炸起!根根竖立!僵硬在原地,内心却已经疯狂思索起来。

我被人跟踪了?是谁?赵武还是镇上的哪个武者?

不可能!我进来的时候反复探查过!

陈重的额头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如果是本就在石室内的人,竟然可以做到无声无息隐藏身体,难道是先天境强者?

陈重, 高凝冰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盈秀酱吖点评:

好看呀好看,看了这么多年小说,本来乏味了,还是逆天吼这篇《剑谕天穹》打动了我,求大神更新,好好看好激动,第一次给小说作者留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