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将门嫡女荣宠记

将门嫡女荣宠记

主角:秦婉悦, 宇文慎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2-29 10:37:37

秦婉悦 宇文慎在《将门嫡女荣宠记》里面是一波三折,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铮!”一枚石子飞来,直接打落匕首,秦连吃痛的捂住被震的发麻的手腕,怒吼:“是谁?”“好俊的功夫!”秦婉悦在心中暗叹,在看见门口再次出现的身影时,嘴角抑制不住的笑意,想不到宇文慎小小年纪,功夫竟然已经这般了得,兴奋的挥着小手大喊:“棒,棒!”没有人注意到她是不是又冒出了新词,宇文慎唇瓣紧抿,盯着脸色惨白的秦连冷声道:“果然图谋不轨,若是你下次再心存恶意,下场就不会这般轻易了!”
展开全部

风云再起

“妹妹?大小姐!”

头上突然响起阴狠的声音,秦婉悦猛地睁开眼睛,就看见秦连正对她笑的狰狞。

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小眼睛扫了一圈,没有看见嬷嬷的身影,她就觉得自己今天可能小命不保,拽着栏杆吃力的翻过身,崛起小屁股就要站起来。

可突来的一股大力猛地将她推倒,摔得她头晕眼花。

“小杂种,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秦连拽过她身下的枕头,慢慢举起,“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巨大的黑影罩下,瞬间制住了呼吸,秦婉悦挣扎着小手,想要将脸上的枕头拿下,奈何她的力气对秦连来说,无异于蚂蚁撼大象。

呼吸越来越困难,死亡的恐惧再次席卷全身,突然,她感觉自己摸到一个圆不隆冬的东西,秦婉悦心中大喜,猛地拔出匕首在空中挥舞。

“啊!”

一声尖叫过后,脸上的重意消失,她试了几次才将枕头拿开,就看见站在摇床旁边的秦连尽是痛苦之色,攥紧的右拳不断有血从指缝流出。

“小杂种,你竟然敢伤我!”秦连咬牙,不顾手上的伤,扑上来就要掐她的脖子!

“哇——”

哭声爆起,秦婉悦知道自己刚刚逃过一劫实属侥幸,这一次可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必须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才能有一线生机!

“你在干什么?”

门口响起清冷的声音,泪眼朦胧间,秦婉悦看见宇文慎正冷眼站在门口。福星降临,她瞬间感觉有了依靠,委屈的泪水爆发!

“啊!”

秦连被吓了一跳,但看见对方是个五六岁的小屁孩儿,不禁放下心来,拍着胸脯吼道:“你是谁,谁允许你到这里来的,不知道这里是大小姐的闺房么?”

因为是庶女的身份,秦连并没有到前厅待客的资格,所以也不知道宇文慎的身份,于是一把抢过秦婉悦手中精巧的匕首,恐吓道:“快滚开,你要是敢迈进这屋中一步,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哼。”宇文慎眸光一暗,冷笑道,“我看,吃不了兜着走的是你!”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房间。

走了?就这么走了?

秦婉悦脑袋发蒙,说好的英雄救美呢?好像跟正常的剧本不大一样啊!

“这回怕了吧!”秦连以为自己的威胁奏效,大声狂笑,拿着匕首指向婴儿床中的秦婉悦,“看这回谁还能来救你!”

说着,匕首直直向着她的喉咙刺去,秦婉悦躲闪不及!

“铮!”

一枚石子飞来,直接打落匕首,秦连吃痛的捂住被震的发麻的手腕,怒吼:“是谁?”

“好俊的功夫!”秦婉悦在心中暗叹,在看见门口再次出现的身影时,嘴角抑制不住的笑意,想不到宇文慎小小年纪,功夫竟然已经这般了得,兴奋的挥着小手大喊:“棒,棒!”

没有人注意到她是不是又冒出了新词,宇文慎唇瓣紧抿,盯着脸色惨白的秦连冷声道:“果然图谋不轨,若是你下次再心存恶意,下场就不会这般轻易了!”

“你!”

“连姐!”院外突然传来嬷嬷的声音,秦连瞬间慌张,狠狠地瞪一眼门口的小男孩,捂着受伤的手狼狈的从偏门溜走。

“吖吖。”看着坏人离开,秦婉悦兴奋的拍着小手。

宇文慎不禁也松了一口气,要不是在宫中见多了这种事,他也不会如此淡定。瞥了一眼院外的身影,他对着婴儿床里面的小家伙眨眨眼睛,快速闪身离开!

“想不到姥爷这次出手这么大方,连姐,这次真的要谢——啊!”嬷嬷刚走进门,就看见地上一大滩血迹,惊得她扔了手上的金钗,慌忙跑过来,“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嬷嬷急的直拍大腿,慌忙去检查秦婉悦身上的伤,但让她惊奇的是,孩子身上竟然没有一处受伤的地方。

“那这些血是谁的?”嬷嬷疑惑了,弯腰捡起地上还染着血迹的匕首。

“吖吖,棒,棒!”

“棒?”看着兴奋挥手的秦婉悦,嬷嬷搞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目光微转,估计这件事十有七八是跟连姐有关,那她得赶快将这件事告诉老爷夫人才好。

想到这里,嬷嬷抱起小家伙就要往外冲,可前脚还没踏出门槛,目光瞥到地上的金钗,就又退了回来。

这事她没有证据,要是连姐咬死不认,她也没有办法,况且,她明知道连姐跟嫡小姐有仇,还因为贪财离开,要是细究起来,这里面少不了她的失职之罪!

想到这里,嬷嬷不禁打了个寒颤,停在半空中的脚又退了回来,反正嫡小姐也没有受伤,这件事她压下来,也不会有人知道。

秦婉约一眼就看出了嬷嬷的心中所想,不能出声制止,只能撇了撇嘴,放声大哭以示不满。

“哎呦,小祖宗,咱们可不哭了,嬷嬷给你拿蜜饯吃。”

转身从盘子里挑了一枚蜜饯塞进秦婉约的口中,拿个包袱裹紧,将她背在了背上,嬷嬷就开始清理现场。

终归是个孩子身体,几番晃悠之下,秦婉约已经昏昏欲睡了,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

“娘,妹妹醒了。”

秦文懿趴在摇篮的旁边,看见她睁眼睛,开心的大吼。

“知道啦,知道啦。你这急吼吼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要是吓到你妹妹,看你爹不扒了你的皮!”

秦文懿挠了挠头,尴尬一笑,“我这不是激动么,娘,我能抱一抱妹妹么?哥哥们都说我小,到现在我还没有抱过妹妹呢。”

郑氏无奈的白了一眼儿子,“那你可悠着点,悦姐还小,切莫伤了她。”

“好咧。”秦文懿白牙一露,兴奋的对着秦婉悦伸手道,“妹妹,快到哥哥的怀里来。”

看着眼前无限放大的脸,秦婉悦瞬间有种掉进了狼窝的感觉。

他,这是要干嘛?

……

夜色降临,将军府一个偏僻的院子里,隐隐传来哭声。

“娘,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心机连姐

“好孩子不哭。”柳姨娘透过柴房门的门缝,心疼的摸向秦连受伤的手,“是为娘的没用,要不是娘太心急,如今也不会被关在这里,让你们姐弟三个受到连累。”

秦连听此更是伤心,捂着手上的伤哭道:“爹爹还说,以后我要是再去看妹妹,就打断我的腿,还说,今天的惩罚就是一个教训,让我安分些,否则今后想要找一户好人家,更是不可能的,娘,我不要自己的人生就这样毁了!”

“你爹竟然心狠到这种地步?”柳姨娘不敢置信。

“嗯!”秦连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手上稍稍用力,将伤口再次撕裂,“娘,我疼,你什么时候能出来啊,我好想吃你做的阳春面啊。”

柳姨娘听到这里,泪水更是绷不住,天下哪有不疼爱孩子的娘。

“这样,连儿。”她知道现在不是软弱的时候,为母则强,她急忙擦干自己的眼泪,从怀中拿出一方手帕交到女儿的手中,“你找个没人的时候,将这方手帕交给你父亲。”

“这?”秦连止住了泪水,看着手上已经泛旧的粗布手帕。

“只要你父亲看见这个手帕,一定会念在以前的恩情来看娘的,这样,娘就有机会出去了。”

“就这个烂手帕,能行么?”秦连不屑。

柳姨娘眸中闪过一丝羞赧,“你就听娘的吧,不会错的。”

秦连将信将疑的点头,将手帕收进怀中,“那我现在就去。”

“等一下!”柳姨娘出声,摘下头上的发簪交到她的手中,“娘现在没有银两,这个你拿着,给自己找个好的郎中,女孩子手上不能留疤,以后是要被夫家笑话的,听到没?”

“嗯。谢谢娘,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傻丫头,我是你娘,当然对你好了。快去吧。”

柳姨娘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头。

雾霭朦胧,一个娇小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

而此时秦婉悦的闺房中,秦文懿别扭的抱着小家伙,哪怕胳膊已经酸了,还是舍不得放下。

“妹妹,叫声哥哥来听听,哥哥给你粽子糖吃。”

一听说有粽子糖,秦婉悦双眼放光,“咔咔,咔咔。”

“不是咔咔,是哥哥。”秦文懿无奈,“娘,妹妹的脑子是不是不大灵光啊,怎么一岁了还不会说话。”

“哼!”门口传来冷哼,秦文轩率先走了进来,不屑的说道,“你三岁的时候还不会喊哥哥呢,岂不是智障?”

“哎,我说秦文轩,你一天不怼我就浑身不舒服是吧,咱俩怎么说也是一天从娘胎里面出来的,我要是智障,你是什么?”秦文懿炸毛,“再说了,我那是不愿意叫!”

“好了,你们两兄弟一见面就吵!”走在后面的秦腾起带着宇文慎进来,脸上一如既往的严肃,“你读书要是有你哥哥一半用功,我也就不用为你操碎心了!”

说着,秦腾起伸手就要接过宝贝女儿,秦文懿虽然心有不满,但是也不敢反抗,只能乖乖双手奉上!

“哇——”孩童响亮的哭声响起。

“这,这是为何?”秦腾起指尖刚碰到襁褓,就听见撕心裂肺的鬼哭狼嚎!

郑氏白了自己家老爷一眼,“这你都不知道?爹都说让你来见悦姐之前要沐浴焚香,换上常服,你倒好,一身铠甲就进来了,岂不吓坏了悦姐,快,到娘这里来抱抱!”

郑氏伸手,却不想自家女儿哭的更厉害了,秦文懿瞬间慌了神,举着自己的妹妹放也不是,抱也不是,磕巴着说道:“这,这跟我没有关系吧!”

“哇!”这回秦婉悦的哭声更大,张着小手去够宇文慎,“棒,棒!”

秦腾起看向身后正拿着糖葫芦的小徒弟,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了,于是问向自家女儿,“你想要五皇子抱你?”

“唔!”秦婉悦哭着点头,一副委屈到不行的样子,他要跟宇文慎在一起,这个小哥哥好厉害的。

“你个小势力眼!”郑氏看着自己不争气的女,儿也很是无奈,一丝愁容不禁显在脸上。

若是能跟五皇子结亲,其实也不失为一桩美谈,但是就五皇子目前尴尬的处境,前途未卜,郑氏担心自己的闺女以后要是吃苦可怎么办啊。

“小吃货!”秦腾起看见自家女儿在宇文慎怀中,乖乖舔着糖葫芦的样子很是嫉妒,但是却有束手无策,暗暗发誓,以后自己也要带串糖葫芦回来。

“对了夫人,五皇子已经拜在我门下,你收拾出一间厢房吧,军营里条件太过艰苦。”

“那就悦姐旁边那个吧,临湖而立,景色是极好的!”郑氏不敢怠慢。

“多谢师母。”宇文慎感激,现在这个时候,只有秦家对他伸援手,这份恩情他是会记在心里的。

“耶!”听到宇文慎可以住在自己的隔壁,秦婉悦是最开心的,举着糖葫芦叫嚣,甚至回头在宇文慎的脸上印上了口水印!

一瞬间,仿佛电流划过全身,宇文慎愣在原地,一屋子人都愣在了原地!

只有秦婉悦还在不谙世事的兴奋大叫。

“天色也不早了,明天还要带着悦姐进宫去见太后,嬷嬷,快带着悦姐去休息吧。”郑氏适时开口。

“是,夫人。”一直守在门口的嬷嬷走来,就要从宇文慎的怀中接过孩子,却不想小家伙看见她,瞬间变脸,扑腾着小腿摇头大哭!

她不要嬷嬷抱,这个嬷嬷不是好人!

“夫人,这……”

郑氏也疑惑,自家女儿向来还称的上乖巧懂事,怎么今天这般反常,不禁微怒:“悦姐,听话!”

“哇——”听到娘亲训斥,秦婉悦哭的更是厉害,指着嬷嬷大叫道:“坏,坏!”

旁人听不清楚她说的是什么,但是嬷嬷却变了脸色,心虚的眼光乱瞟。

“我来哄悦姐吧。”唯一知道真相的宇文慎开口,“我既是师傅的徒儿,照顾好师妹也是我的责任,不过——”

宇文慎话锋一转,看向一旁的嬷嬷说道:“可是你身为师妹的贴身嬷嬷,不能得师妹的喜欢,也是你的失职,今晚领了赏钱就离府吧。”

秦婉悦, 宇文慎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志鸽呀点评:

最喜欢这种古代言情书,《将门嫡女荣宠记》此书很有故事有情节,很有味道。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