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寂寂深宫美人劫

寂寂深宫美人劫

主角:傅天爱, 李栖墨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2-30 17:18:34

《寂寂深宫美人劫》小说情节波澜壮阔,主要说的是:他没有答应什么,只是一笑,那梨涡又轻轻地打转,放下我的五指温和地说:“右手。”我的右手又放在他的手心里,我自言自语地说:“我会试着开始相信人,因为我相信你。”他这样的人心净无邪,如果我像他的谁,那么他不会骗我的。看着光秃秃的十指,我轻轻地笑了。我说:“你陪我去祥云寺走走吧,那里的空气好。”他懂我的意思,轻轻一笑眼波柔得如水一般。他是欣慰的,可是眼波深处映入的却不是我。
展开全部

寂寂深宫美人劫第12章试读

想来在茶馆这些天,他将我所有的事都打听得清楚了,该死的,他的眼神,那么雪亮,照得我心底阴暗角落的东西无所循形。

他说:“人死,很简单的事,你不怕死,可你是个胆小鬼,你连试着去相信,试着松开你的防备,你都不敢吗?”

我狠狠地用眼神剜着他:“你别太过份了,给我上药。”

他便小心地给我上药,在那结痂处轻轻地吹。

待得他上完了药出去洗手,我手肘处的结痂痒得紧,便轻轻地抓抠着,一个不小心就抓掉了新痂,结果血流了出来,我赶紧擦了去。

他进来给我包扎还没有结痂的肩头,手肘处微冒的鲜血还是让细心的他发现了,他没有说我,只是抬头用不赞同的眼神看我,我哼哼二声转开头,他也不说话,给我包扎完之后就拿来小刀将我的指甲给削平,我瞪他,他抓紧我的手说:“别动。”

“痛啊。”我大声地叫着。

他笑:“痛你就安份点。”

“你笑起来挺好看的。”我说。他的脸很温暖,像是初春的阳光一般温和,笑起来还隐隐有二个梨涡。

如果说我是一个满身是刺的石头,而他就是磨得圆圆的温玉了。

五指在他温暖的手中,我想我真的相信了这个男人,他无条件地对我好,包容我,呵护我。给我修指甲的这个男人,真好,我喜欢手与手之间的温暖,可以将所有的防备都抛开。只是未曾有人这样呵护地牵过我的手。

向少北曾说过,我像莫离的谁,可我现在不在乎这些。

“莫离,如果你现在要对我好,那么你就不许抛弃我。如果你不能答应,那么现在开始,你就不能对我好。”我怕我会贪恋这温暖,我很自私,温暖过后我知道我会更难适应寂冷,更害怕受伤。

他没有答应什么,只是一笑,那梨涡又轻轻地打转,放下我的五指温和地说:“右手。”

我的右手又放在他的手心里,我自言自语地说:“我会试着开始相信人,因为我相信你。”

他这样的人心净无邪,如果我像他的谁,那么他不会骗我的。

看着光秃秃的十指,我轻轻地笑了。我说:“你陪我去祥云寺走走吧,那里的空气好。”

他懂我的意思,轻轻一笑眼波柔得如水一般。他是欣慰的,可是眼波深处映入的却不是我。

他扶着我走出茶馆,路上行人纷纷鄙夷地看着我,我一一瞪了回去。

我听到有人狠狠地骂我:“不要脸的贱女人。”

我笑,你们是谁,算个屁,我何必为你们的话而生气,又不是我的谁,我做什么事关你们屁事。

一棵烂菜头朝我头上砸过来,是莫离他眼尖手快地接住,我看着那怒火冲冲的女人,瞪着她:“胖女人,你找死。”

“呸,你真是我们凉城的耻辱,贱女人,不要脸。”声音是越来越小

怎么说着就没有底气呢,我岂是你们能欺负的,我傲慢地站在她的面前,扬起嘲讽的笑:“你以为你好到哪里去,你男人找你邻里的女人,你就勾/引她的男人,一对都是奸夫淫妇。”真可笑,还说她不要脸。

众人的眼光马上看向那个女人,有着不置信,还有着各种惊讶。

我也不管,我挺起胸膛从人群中走过,没人再敢将手中的东西砸向我,我是凉城的小霸王,有仇必报,有恨必记,谁想多找麻烦来招惹我。

他牵着我的手,一直都没有放开,我很高兴。

出了凉城,是那连绵起伏的小山,青黛凝浓,绿烟萦绕,才走到祥云寺的山路,就看到傅老夫人带着一大帮人从山上走下来。

莫离有些为难地说:“天爱,先躲一会。”

“不。”在傅家人的面前,我是从来不躲的。

寂寂深宫美人劫第13章试读

那傅家老太太也看到了我,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啊,傅夫人却是尖叫一声:“该死的贱人。”就要扑过来,差点没从石阶上摔下来,幸得傅老爷抱住了她的腰。

“你还敢再来,还嫌我傅家没有把你这个孽种打死吗?”龙头拐仗击地的声音,声声恨入耳。

要是以往我早就无比快乐地笑了出来,再迎上去,好好地和她唇枪舌战一番,再换来一顿好打,可是今儿个却有人挡在我的面前,对着傅家的人说:“天爱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上去跟傅小姐解释清楚,她和少北只是玩笑一场。”

“不是玩笑。”我纳闷地说。明明是我设计的一场好戏,我才不跟向少北那样的贱人开玩笑。

“我不想你再受伤,别再说话了。”他微微地叹息,有些头痛地抚着额。

傅夫人一脸冰冷,淡漠地说:“你不必你再做什么装好心,这些年我已经容忍够你的存在了,我警告你,你最好离凉城远远的,若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

傅老爷不敢吭什么声,只是狠狠瞪我一眼:“早些时候让你来说,你怎生不来,而今润芝已经走了。”

走了啊,离开了啊,我耸耸肩头一笑:“莫离,你听到了,我们不用上去了。”又不关我的事,是傅润芝不敢面对。

“你……”傅姥姥又气得脸色转黑了:“贱种,跟你娘一样贱。”急急下了台阶走过来,龙头拐仗又气急要朝我挥了过来。

我冷冷地看着她:“你还敢打我,老不死的,我不会再姓傅,我也不会任你再打我,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就敢拿刀杀了你,我这烂命我就缠死你。”

恶人就怕不要命的,我的凶悍,让她的拐仗没有落下来,这还是第一次啊。我骄傲地看着他们:“我会滚的,不会再出现在你们的眼里,你打断我几根骨头,算是我还了你养大我之事,可我不会跟你说抱歉,我没有对不起你。”

我转身便走,走得很快,一边走一边泪就流了下来。

凉城,我熟悉的地方,虽然天下之大,不怕没容身之处,只是这里的城,这里的天空,这里的水,每个大街小巷我是如此的熟悉。

我滚,我带着我的声名狼藉带着我的一无所有满身伤而滚得远远的。

我看见天上的云在乱飞,我听见耳边的风在咆哮。

我以为我不会在乎,可是这不争气的泪水,竟然迷糊了我的眼。

傅润芝你这个孬种,你在祥云寺不不是想听我上去跟你说清楚吗?可是我来了,你却走了。

“踢到石头你不会脚痛吗?”温温润润的声音还是那般的柔若轻风。

“痛。”我回头,扑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我紧紧地抱着他泪如雨下。

双手抓紧他的衣服,仰着头问他:“你会爱我,你会带我走,你不会抛弃我的,是不是?”

眼前的梨涡又漾出了暖笑,莫离心疼地给拭着脸颊上的泪:“我不会抛弃你的,如果你不介意,请你看在我还懂些医术的份上,让我治好你,然后跟我作个伴,可好。”

说得那么的卑微啊,他把我当成了高贵的小姐。

可说得又如此的动听,让我怎能去拒绝。

莫离,天不爱我,人不爱我,你来爱我。

傅天爱, 李栖墨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淑雅呀点评:

的文笔写作凤格,我都挺喜欢的,让人一看就喜欢。总体来说《寂寂深宫美人劫》是一篇很不错的文章,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