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傲娇傅总,小心被我吃掉

傲娇傅总,小心被我吃掉

主角:宁晴, 傅北承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3 19:20:09

《傲娇傅总,小心被我吃掉》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总裁豪门小说,情节引人入胜:男人扬眉表示肯定。宁晴脸色再三变幻,最后终于定格在一脸不可置信,“臭小子,真的是你!”不过五年的时间,当初那个体重近两百斤的胖小子俨然出落成如今身材笔挺气质成熟的英俊男人。令人意外。“怎么突然回国了?”宁晴问。五年前,宁晴高三毕业,那年的A市,发生了几件大事。比如,傅家老爷子不顾众人反对,执意让膝下唯一的孙儿傅北承迎娶五年前来到傅家的傅家养女宁晴。
展开全部

脑子突然有病了

“怎么说?”

傅北承翻阅着手中的文件,问的有些随意。

邱濂硬着头皮,不知该从何说起。

傅北承等的有些不耐烦,“嗯?”

邱濂头皮一麻,决定先说一个可能是好消息的消息:“傅总,夫人说,她可以离婚。”

离婚两字出口,傅北承总算表现出一丝情绪变化。

“她说的?”似乎还有些疑惑。

邱濂点头。

傅北承并没忽略邱濂谨慎的措辞,又问:“条件?”

邱濂缓缓吐出一口气,将宁晴那句话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

傅北承翻阅文件的动作一顿。

邱濂闭上了睛,屏住呼吸,做好了承担傅北承怒火的准备。

哪知半天过去,傅北承都没有反应。

睁开眼睛的时候,傅北承的总裁椅上已经空无一人。

长长吐出一口气,邱濂看了看自己满是热汗的手心,嗟然一叹。

祁韵小姐的事,他该怎么向傅北承开口呢?

……

晚上。

凌晨一点,东郊的别墅区,万籁俱寂。

宁晴躺在床上,剧烈的疼痛让她从睡梦中醒来。

又开始了。

医生说,做完化疗以后身体出现疼痛属于正常现象,只是她没想到会这么痛。

昨天,不,现在应该是前天了,是她已故养父的生日,她拖着刚做完化疗的身体去寺庙上香。

大概是身体累着了,在向她抗议吧。

疼了一会儿,宁晴已浑身冷汗。

好不容易平复下去,宁晴闭上眼睛,准备再次入睡,却听见隔壁传来哗哗的水声。

她忘了关水龙头?

宁晴撑着身体从床上下来,走出房间。

隔壁就是浴室。

宁晴走到门口的时候,傅北承刚好从浴室出来。

门一开,蒸腾的水汽缭绕扑来。

像在梦里一样。

朦胧的水雾中间,站着一个半裸的男人,眉目如星辰,轮廓如刀刻。

其实,傅北承的长相,是很温柔的那种,英俊挺拔,眉目有神,棱角分明。

只是他的气质太过冷硬阳刚,有时候甚至会让人觉得害怕。

结婚五年,宁晴第一次亲眼见到了傅北承。

她先是眨眼,然后……便没什么反应了。

是不是人生病了,也容易出现幻觉?

又或许,她根本就是在做梦吧。

水声停了,确认水龙头关了,宁晴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又转身回来,一只手越过傅北承,“啪!”的一声关掉了走廊里的灯。

大抵是没料到宁晴的反应竟如此平静,平静到直接忽视了他的存在。

傅北承出声:“宁晴。”

宁晴脚步顿住。

再回过头来时,表情已带上了几分惊恐。

如果硬要形容的话,跟见到鬼了没什么区别。

傅北承不悦皱眉。

五年来,这是第一次,他对宁晴,像一个正常人般有了情绪。

确认眼前的人就是傅北承,宁晴沉默了半晌,然后抬起一只手,有些僵硬的:“Hello~”

傅北承微蹙的眉头总算放平,同样程序化的:“你好。”

……

气氛再次安静了几秒。

傅北承先开口:“有衣服吗?”

他回一趟家,什么也没带。

宁晴回房间,一分钟后,抱了一堆衣服出来。

红的白的黄的,裙子吊带背心。

却没有一件傅北承能穿的。

傅北承强调:“我能穿的。”

宁晴老实摇头:“没有。”

傅北承站在灯下,脸上似有一抹阴影飘忽不定。

宁晴补充说:“你又不回家,家里当然没你的东西。”

说完,伸手指了指傅北承腰间的浴巾:“那是我前年买回来放在浴室的。”

傅北承眉头跳了跳。

“不过还没用过。”

傅北承眉头跳动的幅度好像也并没有因这句话而小下来。

“对了,你洗澡的时候,水有异味吗?”宁晴又问。

“怎么?”

“我平常用的房间里的浴室,这浴室几年没人用过了,水管有可能生锈了。”

傅北承:……

“啊,你皮肤应该不敏感吧?”

傅北承阴着脸,没说话。

宁晴挠了挠脑袋,“那里的洗发水和沐浴露是我大前年买的,应该已经过期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傅北承终于崩了。

“宁晴,你住的难道是鬼屋吗?”

傅北承说话难得如此咬牙切齿。

第一次,他的情绪因宁晴如此起伏波动。

宁晴摊了摊手,“刘妈住一楼,二楼除了我,只有鬼了。”

傅北承没说话了。

宁晴转过身,嘴角微勾。

让你五年不落家,活该!

傅北承在客厅的沙发上睡了一晚。

只因这家里实在找不到他可以落足的地儿,用宁晴的话说,二楼除了她的房间,其他地方都是鬼住的。

刘妈起床早,出房间的时候,傅北承还没来得及出去。

一个大男人突然出现在家里,刘妈差点以为进了小偷,拿着鸡毛掸子就要往前冲。

好在悬崖勒马了。

“少,少爷……”

刘妈手持鸡毛掸子恭恭敬敬的站着。

傅北承额头已经积压了一团乌云,冷声道:“把家里收拾出来,我要住一个月。”

刘妈只当是傅北承突然脑子有病了,哦不,是回心转意了,连连点头应下。

晚上,做了一大桌子菜,等傅北承回来。

刘妈觉得傅北承突然回来住,宁晴怎么着也要表示一下心意,所以撺掇着宁晴亲手做一个菜。

宁晴想了想,往刘妈做好的紫菜蛋花汤里亲手撒了把葱花,也算表示。

刘妈说了宁晴几句,宁晴当没听到似的走开了。

上了楼,回到房间,在梳妆台前坐下。

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离婚协议,昨天邱濂走时留下的。

离婚协议只是个草案,上面还有许多地方待她修改签订。

她没想到傅北承真会回来。

毕竟,结婚五年都落不着一面的人,让他陪她一个月,多难受。

只是她没想到,他离婚的态度竟这样坚决,坚决到宁愿忍住难受陪她一个月,也要离婚。

也是,长痛不如短痛。

长痛,不如短痛。

宁晴拾起笔,开始拟定离婚条约。

楼下传来刘妈的声音:“晴……少夫人,少爷回来了!”

刘妈平常叫宁晴做晴晴,在傅北承面前改了口。

宁晴下楼时,傅北承已经进了屋。

给点生活费

刘妈将平常两人吃饭的小桌换成了大桌,傅北承已经在餐桌前坐好。

等宁晴就座,傅北承开始动筷。

看着满满一大桌子菜,宁晴叹了口气:“刘妈,以后少做点菜。”

傅北承夹菜的动作微微顿了顿。

“少夫人,这不是少爷回来了嘛。”

“多一个人只是多一双筷子,最多加个菜就好了,这么铺张浪费干什么?”

刘妈嗔怪的看了宁晴一眼,又看向傅北承,傅北承没说话。

“哦,对了,还有。”

宁晴拿出一张纸摆在傅北承面前。

傅北承淡淡扫了一眼,语调微扬。“嗯?”

宁晴说:“你在这里住一个月,生活费得预付。”

生活费……

傅北承放下筷子,抬起眼皮,看向宁晴。

语气虽平稳却带着淡淡的冷意:“宁晴,是你让我回家住的。”

“可我没说不收你生活费。”宁晴很认真的解释:“水电都得用钱,你一回来,刘妈做了这么多菜,足够我和她平常吃三天了。”

傅北承强压住跳动的额头:“宁晴,傅家没有亏待过你吧?”

疑问句,被傅北承说成了陈述句。

若是他没记错,婚后,宁晴便从傅家搬了出来,但每个月傅家都会给她一笔一百万的生活费。

虽然不多,但吃穿是够用了。

宁晴眨了眨眼,看来,傅北承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五年前她嫁给傅北承,搬出傅家,虽然每个月都有一百万生活费,但打到她卡上已经被人扣走了大半。

三年前傅爷爷去世,她的生活费便直接给断了。

这么大的别墅,还有刘妈的工资,日常开销都要不少,宁晴靠着结婚头两年攒下来的生活费勉强维持了两年,后来就只能自己偷偷打点零工赚钱。

去年末她查出了肿瘤,又是做手术又是做化疗的,到现在医药费都已经成了问题。

她不曾找他说过,他也从没想过要了解她的零星半点。

宁晴没正面回答,只是笑嘻嘻的:“傅总,你这么大老板,又不缺钱,给点生活费不在话下吧?”

傅北承阴着脸,“明天我让邱濂送钱来。”

宁晴这才满意。

傅北承却不再动筷,似乎心里总有道坎过不去。

半晌,还是开口:“宁晴,我觉得,做人不必如此庸俗。”

宁晴啃排骨的动作僵了僵。

有一种奇怪的疼痛蔓延到四肢百骸,就像身体里的肿瘤在痛一样。

庸俗……

这好像是傅北承,给她的第一句评价。

不过,他说是,那就是吧。

“一个月也不过弹指一挥间,你就暂且忍受一下这么庸俗的我吧。”宁晴眯眼笑道。

傅北承没再说什么,饭也没吃,拿起钥匙开车出去了。

刘妈在一旁恨铁不成钢的数落宁晴,叫宁晴没心没肺的给顶了回去。

独自用完晚饭,宁晴上了楼。

坐在梳妆台前,宁晴摘下头顶的帽子,瞅着镜子里自己光溜溜的脑瓜子,眼神渐渐变深,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到电话响起。

咖啡厅里弥漫着卡布奇诺的香味,舒缓的音乐从玻璃墙边的留声机里流泻而出。

宁晴选好包间,点了一杯果汁,看一眼手表,七点五十。

约定的时间是八点,江皖这人,最擅长掐点。

宁晴数着表盘上的秒针,果然,五十九分四十八秒的时候,包间的推拉门被人拉开。

宁晴掀起眼皮望过去。

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那里,长相丰神俊朗。

宁晴微愣:“你找谁?”

男人盯着宁晴看了几秒,挑眉,“宁晴?”

这声音,有些熟悉。

宁晴还在恍惚的时候,男人已经在宁晴对面坐了下来,“怎么,不认识我了?”

说话的时候,男人是笑着的,这一笑,让宁晴彻底回过神,“你是江皖?”

男人扬眉表示肯定。

宁晴脸色再三变幻,最后终于定格在一脸不可置信,“臭小子,真的是你!”

不过五年的时间,当初那个体重近两百斤的胖小子俨然出落成如今身材笔挺气质成熟的英俊男人。

令人意外。

“怎么突然回国了?”宁晴问。

五年前,宁晴高三毕业,那年的A市,发生了几件大事。

比如,傅家老爷子不顾众人反对,执意让膝下唯一的孙儿傅北承迎娶五年前来到傅家的傅家养女宁晴。

比如,轰动整个A市的傅家唯一继承人傅北承的婚礼,新郎官自始至终未曾露面。而这场婚礼,傅家人除了傅老爷子,无一人出席。

比如,江家小少爷江皖跑到傅家少爷傅北承的婚礼上,对傅北承的新娘也就是宁晴表白,明晃晃的要抢亲。

比如,抢亲失败的江家小少爷江皖从此被流放国外。而A市两大家族——傅家与江家的关系也因此生出不小的嫌隙。

这一桩桩一件件,曾霸版屠了A市头条整一个月。

如今,五年过去,一切已经风平浪静,江皖也回国了。

宁晴问完以后又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可笑。

当初江皖年少不懂事,江家也是碍于面子才将他“流放”国外,可怎么说他都是江家的小少爷,怎么可能真的一直冷着他?

江皖闻言哂然一笑:“回来还能干嘛?当然是争家产。”

这样的话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出来,却有几分渗人。

江家那些家族秘辛也算是被A市人津津乐道茶余饭后了好些年,宁晴虽没什么兴趣打听,但也知道他家族关系复杂。

江老爷子这几年身体不好,江家内部暗流涌动,算算,江皖也是时候回来了。

看着宁晴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江皖皱眉:“怎么,你该不会真信了吧?”

“啊?”

难道不是吗?

江皖有些失落:“就连你也觉得我回来是争家产的?”

宁晴耸肩道:“不然?”

江皖眼神微眯,透着些许意味,“要是我说,我回来是为了你……”

“打住!”宁晴拦下江皖的话。

她可没忘,五年前江皖跑到她婚礼上抢亲,那种尴尬和凄惨她再也不想经历第二遍。

江皖不再说,脸上笑意却越发漾开。

她以为他是玩笑也好,是真心也好,这次让他回国的理由中,她实实在在占了一条。

“我看到新闻了。”江皖又说。

“什么新闻?”

“当然是你要出家的新闻。傅北承这混蛋,这几年没少让你吃苦吧?不过我说,再怎么着你也不至于非要出家啊。”

宁晴, 傅北承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琪华呀点评:

我最喜欢的总裁豪门文,木有之一。没办法,的感情描写的很细腻,《傲娇傅总,小心被我吃掉》的故事戳我萌点,emmmm总之就是作者大大太厉害啦,我老喜欢这篇文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