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神隐狂少

神隐狂少

主角:李风, 林梦莎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18 12:47:53

李风 林梦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新书《神隐狂少》:“谢谢你帮我破格申请下来了未来半年的工资救急,这钱还给你,若我破坏了规定,以后你也不好处理其他人和事。”说罢,林梦莎微微叹了一口气,独自离开了手术室等候区,留下两个大男人面面相觑。“李风,算你狠!你这个吃软饭的狗东西,你根本就不配跟莎莎在一起!”“哼!你不是想跟我老婆吃烛光晚餐吗?那行,今晚七点,香格里拉酒店,你敢来吗?”李风狠狠瞪了王大军一眼,就跑出去追林梦莎了。
展开全部

最后的晚餐

“李风?你刚才跑去哪里?连蓓蓓做手术都还要乱跑,到底在你心里,有没有蓓蓓!”林梦莎脸上似刮下一层冰霜。

“莎莎,这还用问吗?他肯定是去送外卖了,你看,他手上还拿着一份外卖,准备送给医院里点外卖的人呢!”王大军笑了出来,废物就是废物,整天想着送外卖,能赚几个钱。

“说了半天,不就是因为钱吗?”李风冰冷地道。

啪!

李风目光炯炯,把外卖塑料袋对着地上豪气一掷。

瞬间炸开。

一大沓红色钞票露出来。

林梦莎和王大军当场怔住,李风哪来那么多钱!

“王大军!十万块钱还给你,给我滚!”李风冷冷低喝。

“哈哈!”王大军大笑一声。

“你笑什么?”李风皱眉。

“李风,我问你,你这钱从哪里来的?”林梦莎抢先好奇问道。

“我,我赚的。”

“鬼才信!”

“我信!我能证明哟,嘿嘿。”王大军继续嬉笑,从包里拿出那份他捡的手术单,阴阳怪气道:

“李风,咱们是同学,是兄弟,你有困难直接找我,不就是十万吗?何必呢?”

“你!”李风恨不得直接抽王大军一巴掌,他正欲冲上去,却惊见林梦莎忽然瘫软于地。

“老婆!”

“莎莎,你怎么了?”

林梦莎目光变得呆滞,摇摇头,继而又点点头,笑兮,绝色的脸蛋荡漾出美妙的弧度,骤然,眼眶又由于盛不起泪水重量,纷纷滑落……

少倾,她站了起来,弯腰把地上一叠一叠钞票捡了起来,重新装进塑料袋里,递给了王大军:

“谢谢你帮我破格申请下来了未来半年的工资救急,这钱还给你,若我破坏了规定,以后你也不好处理其他人和事。”

说罢,林梦莎微微叹了一口气,独自离开了手术室等候区,留下两个大男人面面相觑。

“李风,算你狠!你这个吃软饭的狗东西,你根本就不配跟莎莎在一起!”

“哼!你不是想跟我老婆吃烛光晚餐吗?那行,今晚七点,香格里拉酒店,你敢来吗?”

李风狠狠瞪了王大军一眼,就跑出去追林梦莎了。

医院大门,夕阳倾洒在林梦莎绝美的脸庞上,跟着跑出来的李风觉得老婆就像一幅名画,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林梦莎依旧是冷冷的声音。

“你找那个姓王预支半年工资也没告诉我嘛。”李风调侃道:“对了,你现在能打电话让你父母他们出来吃个饭吗?毕竟蓓蓓第一阶的手术成功了。”

“那件事你想通了?还是蓓蓓接下来的手术费用你已经没什么可以卖的了,决定找我爸妈要钱?”林梦莎根本就不转身看他。

“那件事对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救蓓蓓,我会拼了性命!”李风知道今晚将是最后的晚餐。

“拼命找我爸妈要钱?呵呵,好吧,我现在就打电话。”林梦莎其实也不想一直跟父母僵持着,她也希望借这次机会能缓和一些。

晚上七点,香格里拉大酒店外,人潮如海,李风和林梦莎并肩走入。

刚入了大厅,就看到林国栋沈冬梅还有小舅子小姨女等人正跟服务员争执着什么。

“服务员,怎么回事,我们订的包厢为什么没有了?”小姨子林艳丽对那名二十来岁的美女服务员指责道。

“对不起,女士,是这样的,今天人太多了,你们虽然订了却没有付订金,有个客人付钱把你们的包厢给订了。”服务员对她解释道。

“你们怎么能这里,我们又没有迟到,先来后到懂不懂,是我姐姐先订的包厢,当时你们也没有提到订金的事,凭什么就让给别人!”小舅子林志明为人正直生气道。

“可是……”服务员自知理亏。

“把你们经理叫出来。”岳母沈冬梅对服务员居高临下道。

和一个小服务员有什么好说的,让主事的人出来。

“小李,怎么回事,吵吵闹闹的。”远处的经理看到这边的事情,走了过来,语气不耐道。

“经理……”服务员把刚才的事情和经理小声解释。

经理顿时明白了,这事情,本就是他负责的,其实今天店中的客人根本不多,只是那位老板不知道为什么一定点名要他们的那个包厢,还塞给他一个大红包。

“几位,不好意思,你们预定的普通包厢已经被覃老板占了,他已经在里面就餐,不如你们就在大厅用餐吧,这顿饭给你们打折。”经理打着圆场。

覃老板?

岳父林国栋眉头一皱眉,似乎在哪里听过。

“咦?这不是我们的林校长吗?真巧,我们又见面了。”一道讥讽的声音,从林国栋的身边传来。

“覃有为,是你?”林国栋看到对方,终于想起来了,那约有四十多岁的男子,是他当年争夺校长之位最大对手。

他当上了校长后不久,覃有为就一气之下离开江城,几年了,一才了无音讯。

“你就是那个覃老板?”林国栋脸色难看,两人其实是高中同学,从小到大,他无论在出身、能力、学识等方面都力压对方一头,如今却被覃有为骑到他身上。

看覃有为的样子,似乎是知道了包厢是他订的,所以故意从经理那里,把他的包厢抢走,好让他丢脸。

“呵呵,什么老板不老板的,说来都是运气好啊,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和你比,什么都比不上,所以当年我输给你,我也不怪你,可是,世事难料,我那宝贝女儿,竟然在上大学时,钓到一个金龟婿。”

“不但他老爸是房产大亨,他本人,更是一个商业天才,才大学毕业几年,就在江城白手起家,打下一片天地,现在他公司的营业额,一年也有三五个亿吧。”

覃有为装出很失望的样子。

林国栋恨不得给他一个大耳光。

“爸、妈……”这时,林梦莎已经拉着李风和他们打招呼。

林家家规很严,所以看到林国栋在和人说话,林梦莎和李风都站在一边等着。

覃有为表面上说不在意当年的事,其实一直在暗中打听林国栋的情况,看见林梦莎,他已经猜出,她旁边的傻小子就是林国栋家里那个落破的富二代女婿。

他顿时来了劲,故意惊奇的语气对李风道:“你就是那个李风吧,我听说过你,你家里很有钱,现在过得怎么样,是不是每年你爸给你的零花钱都有一个亿,唉,你真比我们家那穷女婿强太多了。”

全家讥讽

李风心中苦笑,他是站在一边也要受无妄之灾,人家是在借着他羞辱林国栋。

果然,林国栋等人的脸,都阴沉不少,连带着看向李风的目光,也有丝丝鄙视。

幸好这时,有一个和林梦莎同龄的女子,走了过来,对覃有为叫了一句:“老爸,你在和谁说话呢?”

“美美啊,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老同学,叫林国栋。”覃有为对女儿道。

大家都看向覃美美,个儿不高,一米六左右,外貌也就路人水平,和林梦莎相比,差得太多。

“对了,美美,你老公呢?”覃有为对女儿奇怪道:“都到点了,人怎么还不来?”

“爸,他刚才和我说,他马上要谈成一个大生意,要晚点才能过来。”覃美美道。

“什么生意?”

“具体的我不懂,我只知道,老公和我说,今晚的生意如果能拿下,就是一千万的订单。”

“对了,爸,老公还和我交待了,因为拿下这个订单很高兴,所以让我们不要去普通包厢吃饭了,要去就去皇后厅。”

普通包厢最低消费只要一千块,而皇后厅最低消费却要三千块。

“那行,老同学,我就先去吃饭了,对了,经理,那普通包厢还给他们!”覃有为哈哈大笑,得意地扬长而去。

等他们父女离开了,林国栋的脸上还是火辣辣的。

“你看看覃有为那女儿,和我女儿比,就是歪瓜裂枣,凭什么能嫁那么好的老公!”

沈冬梅再也受不了,她是越看李风越不顺眼。

等到众人都随着服务员去林梦莎订的普通包厢,李风借着上厕所离开。

“姐姐,你看看,这就是你给我找的姐夫,不知道是懒人屎尿多还是去个普通包厢都怯场。”林艳丽冷笑不止。

李风离开不是为了上厕所。

他是打算帮林梦莎换包厢。

“服务员,我要换包厢,要多少钱?”

“皇后厅加五千,皇帝厅加八千。”

“那就给我来皇帝厅!”李风咬牙道。

要不是他觉得自己明天就要死了,是打死也不肯出那么多钱吃一顿饭的。

“不知道岳父岳母等人,知道是我给他们换了皇帝厅是什么感受。”李风心中暗道。

三分钟后,李风推开了皇帝厅的大门。

和他想象的不同。

在皇帝厅中,除了林国栋等人,还多了王大军。

“大军啊,今天真是多亏了你,如果没有你,我们现在都还只能在普通包厢吃饭。”沈冬梅对王大军赞许道。

“是啊,是啊,大军哥你也太低调了,我们原先在普通包厢坐着,突然服务员和我们说,要给我们换到皇帝厅,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你,你还不承认。”王艳丽对王大军抛着媚眼。

王大军心里虽然慌得不行,不是他付的钱啊,可是一看到林梦莎,他就干脆不否认,大不了事主上门,他付那一万块。

李风差点一口血吐出来,明明是他付的钱,却算到了王大军头上,太欺负人了。

“李风,你回来了,赶紧坐下,王大军给我们换到了皇帝厅,我还以为你找不到路。”林梦莎招呼着李风,对王大军有意识地保持距离。

“我……”李风说不出话,他想解释是他付的钱,可是他说出口,不怕没人会信,还会被众人讥笑。

“呵呵,找不路更好,那么高档的地方,你看看他那身破旧衣服,把人家的包厢弄脏了,赔得起吗?”林艳丽没好气地对姐姐道。

皇帝厅足足有一百多平米,桌子用的是百年红木,地面是天然大理石,头顶上一排排镶金水晶灯如同一颗颗天上的星辰向整个包厢洒下星光。

如梦如幻。

李风全身上下加上鞋子不到一百块,站在皇帝厅中,显得格格不入。

就是服务员的工作服都比他要高档!

李风一脸郁闷,把脾气撒在未开封的一次性消毒餐具上,给众人分发着餐具。

“哐当!”一不小心,把一个勺子碰到地上,碎了。

“真是没用!这点小事都干不好!连我们博物馆里请的几个临时工都比你强!”沈冬梅彻底没有好脸色,指着其中一张椅子对李风道:

“行了,不用你帮我们,你就坐在那个位置吧。”

“妈!你干什么呢!”林梦莎急了。

红木桌子中旁有十把椅子,人少椅子多,可是沈冬梅偏偏把李风安排在背对着门口的位置上。

这位置,从风水学上说是对冲的地方,在古代时,是地低最位的人落座之处。

就是抛开这些不说,因为坐在服务员上菜的必经路上,很容易被菜和汤碰到。

沈冬梅却是依旧不松口:“连坐个位置都要挑三捡四,你还当他是李大少?人家大军肯免费请他吃饭都很给面子,要是他不同意,那可以离开,没人拦着他。”

“别,别!”王大军立马阴笑着道:“我和李风是四年大学同学,怎么可能把李风赶走?”

“大军,还是你人好。”沈冬梅对王大军很是满意。

人长得不错,人品也好,关键是有出息,对王梦莎追求了几年一直痴心不改。

“梦莎啊,你还怔着干什么,你和大军都是一个学校毕业,又是一个公司的,平时大军在公司时没少对你照顾,还不快给大军敬酒。”沈冬梅碰了一下林梦莎。

说完,她又对李风喝道:“你看什么看,还不快点坐下。”

李风一脸郁闷的坐下,钱,又是钱,在你们心里,为了钱,连女儿都可以卖掉吗?

“妈……”林梦莎皱眉,看了一下李风,却发现李风低着头,什么反应都没有,不由暗暗摇头。

这顿饭局,李风吃得很没有味道,林国栋和沈冬梅等人,从始至终就没有看他一眼,都圈着王大军转。

就是林梦莎也在母亲的面子上,不断地给王大军敬酒。

王大军喝着林梦莎敬的酒,看着面无表情的李风,对他越发轻视:

真是垃圾,你老婆当着你的面给我敬酒,你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当年你仗着出身好,欺我年少,抢走我的女神,现在,我要把当年你施加给我的一切,统统加倍还给你!

他本想着,要是李风敢和他叫板,他就当众揭发李风的事,谁知道,李风烂泥巴扶不上墙,他也失去了找李风麻烦的兴趣。

李风就是一坨屎,他踩李风一脚,都嫌鞋子脏。

李风, 林梦莎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孝礼少爷点评:

《神隐狂少》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