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爱与春风正相逢

爱与春风正相逢

主角:苏熏晴, 齐宇轩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2-18 14:59:08

最新小说《爱与春风正相逢》主要内容为: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需要先把住宿的地方搞定,毕竟不知道需要几天才能出结果。苏熏晴对住宿的要求并不高,便随便找了个离公安局很近的旅店。“小姑娘,这照片上的人不是你吧,你看起来可没有这么大!”收银员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说道。收银员的声音引来了,另一位长相魁梧的大汉,那人抢过收银员手里的身份证,对着苏熏晴比量着。照片上的女孩是苏熏晴的表姐,比她大了五岁,两人在长相上确实有相似的地方,但仔细瞧还是会发现一些不一样。
展开全部

爱与春风正相逢:曾经年少时(二)

初中四年一晃而过,苏熏晴的成绩很稳定,最后去了重点高中。

尚梓锦则由于父母给学校捐了一百台级配电脑,也顺利进入了这所重点高中,虽然两人并不在同一班级,可还是会经常聚在一起。

苏熏晴会耐着性子给尚梓锦补习功课。

可任凭怎么教,尚梓锦的脑子就像是木鱼脑子般,下次再遇见同样的题目,仍旧不会做。

苏熏晴也不恼,继续将那道题再次讲解一遍。

在这所高中里,苏熏晴成绩算不上最好。但是按照老师的话说,进一般的一本还是没什么问题。

直到刚升入高三,进入最初备考,极有可能提高成绩改写命运的阶段,苏熏晴那原本稳定的成绩,一下子下滑到年级大榜的末尾,倒不是因为早恋。

而是苏熏晴的父母在一次爬山途中下落不明,她跟着警察叔叔搜索了整座山,却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原本苏熏晴还是有期待的,心想只要没见到尸体,她的父母就还是有生还的可能。

就在那种期待中,她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上课时老师讲的内容,她几乎都是左耳进右耳出,没有一丝一毫入了她的心。

噩耗的到来,击碎了所有的幻想。

就在苏熏晴将要参加高三再次分班考试的前一天,警方打来了电话,说找到了两具面目全非的尸体。

其中一具尸体带着的项链,与苏熏晴提供的照片中的项链很像,打算找她去辨认。

于是苏熏晴将考试的事放到一边,坐了二天一夜的火车赶到了事发当地的尸体寄放处。

两天一夜没合眼的她,在藏尸袋被打开的一瞬间,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有一位很年轻的女警察守在她身边。

“你是叫苏熏晴吧,我叫你小晴可以吗?”

苏熏晴点了点头。

“小晴,首先我先为我们工作上的疏忽向你道歉。”

道歉?

难道那两具尸体不是她的父母,苏熏晴睁大了眼睛,满怀期待的看向女警察,希望她的下一句话会是一个好消息。

可谁曾想……

“我们不应该,在你高三分班这么重要的考试前通知你,害的你错过了这么重要的考试,你放心我们已经和你们学校的老师联系过了,等你回去可以单独安排让你重新参加那场考试。”

原来是这样啊。

苏熏晴神色忽的落寞,垂下了头。

“另外我们还应该向你道歉,不应该直接带你去认尸,毕竟你还未成年还有一年就要参加高考,希望这次不愉快的经历,不会影响到你的高考发挥。”

“加油!你是最坚强的孩子。”

苏熏晴抿了抿唇。

这个女警察说了这么多,为什么还不说她最想知道的。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打算取几根你的头发,与死者进行DNA对比,这样就能确定死者的身份了。”

说了半天,原来到现在她们还是没确定那两具尸体的身份。

苏熏晴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所以可能需要你继续留在这边,直到得出结果。”

“好。”希望会是个好消息,苏熏晴默默在心中期待,但愿那两个人不是自己的父母。

女警察离开后不久,苏熏晴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尚梓锦打来的。

“考完试了,我们出去HAPPY吧。”

“不,不去了。”苏熏晴说话的语气听起来有气无力。

“为什么啊,没考好吗?”

“和考试无关。”苏熏晴深吸一口气,用平淡的语气说道。

“是因为你的父母吗?放心吧,他们一定不会有事的,你别乱想了,一会儿我们去逛街吧,听说金街那边又开了好多家精品店,就当陪陪我,去嘛,去嘛!”

苏熏晴吞咽了一口唾沫,用尽量平和的语气告诉尚梓锦自己现在在那里,并且遗憾的通知这位小公主,自己不能陪她逛街了。

苏熏晴挂断了电话,刚好点滴瓶的液体即将流尽,她拔掉了针头。

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需要先把住宿的地方搞定,毕竟不知道需要几天才能出结果。

苏熏晴对住宿的要求并不高,便随便找了个离公安局很近的旅店。

“小姑娘,这照片上的人不是你吧,你看起来可没有这么大!”收银员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说道。

收银员的声音引来了,另一位长相魁梧的大汉,那人抢过收银员手里的身份证,对着苏熏晴比量着。

照片上的女孩是苏熏晴的表姐,比她大了五岁,两人在长相上确实有相似的地方,但仔细瞧还是会发现一些不一样。

这个女收银员的眼神实在毒辣,一下子就发现了不同处。

“那里不一样,这分明是一个人哩。”魁梧大汉操着浓厚的地方口音,对着女营业员说道。

“万一出了事,不要怨我哩。”女营业员拿出本子记下了身份证号码,“小丫头,你还没交钱哩。”

苏熏晴将定金交上,因为不知道具体要在这里停留几天,便选择一天一交住宿费。

进入那间不算大的房间,环境算不上好,推开门便闻到一股霉味。

苏熏晴推开窗放了好久,这味道才渐渐变得不那么刺鼻。

已经几天没睡好的苏熏晴,躺在床上很快再次进入了梦乡。

转眼到了吃晚饭的时间,肚子里传来咕噜噜的声响,她被饿醒了。

苏熏晴起身,从携带的书包里,拿出被带上火车却没来得及吃的食物。

随手点开手机,十多通未接来电,映入苏熏晴的眼帘。

这十多通电话来自同一个号码,而这个号码的所有者是尚梓锦。

苏熏晴将电话回拨过去,很快被接通。

“小薰,你去那里了,吓死我了。”

“我刚才睡了一觉,没听到电话铃声。”苏熏晴揉了揉眼睛,此刻的她还是觉得有些泛困。

“小薰,你现在在那里,我现在人在警察局呢。”

警察局?

原来尚梓锦和苏熏晴通过电话后,便买了机票飞来了这座城市,刚好她父母有朋友在这座城市,便开车将尚梓锦送到了苏熏晴电话中提到的警察局。

尚梓锦看了眼,苏熏晴随意找到的旅店的住宿条件,不禁皱了皱眉。

不由分说强行让苏熏晴退了房。

然后将苏熏晴带到了一家四星酒店。

顺便将苏熏晴带到了这座城市一家很出名的网红店,吃了一顿大餐。

其实尚梓锦不知道苏熏晴面对那丰盛的一桌子美食,味同嚼蜡,只是为了让尚梓锦心情好,才不得不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爱与春风正相逢:曾经年少时(三)

等待结果的日子,苏熏晴并没有什么机会空闲下来,甚至可以说比上学时还要疲惫,最起码上学时还能发发呆。

如今陪在尚梓锦身边,是一刻都得不到消停,这个家伙总是会不停的说。

而她苏熏晴,则不得不无时无刻硬着头皮做出反应。

惹得苏熏晴身心疲惫,尽管知道尚梓锦如此这般,全是为了她好,让她不要胡思乱想,可她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一晃几日过去,苏熏晴几乎陪着尚梓锦,将此地所有名胜古迹,甚至是大型购物广场都逛了一遍。

终于,等来了警察那边的通知。

苏熏晴握着听筒的手蓦地松了松,手机掉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卡擦声。

受到撞击的手机屏裂出几条深深的伤痕。

此刻苏熏晴在胸腔中跳跃的心,似乎是麻木了感受不到任何疼痛,只感觉视线越来越模糊,两条隽永的小溪自脸颊滑落,晶莹的泪珠一滴滴洒在衣襟上。

她的期待,终究还是落空了。

尚梓锦从洗手间跑了出来,心疼的将苏熏晴揽入怀中。

“小薰,别哭,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尚梓锦或许不知道,此刻的苏熏晴多想一把推开这个怀抱,多想大声对她说,“我不要任何人陪,我只要我的父母,只要我的父母!”

当然这句话最终被苏熏晴咽进了肚里,和尚梓锦成为朋友的日子,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将想说的话憋进肚里。

将父母的骨灰捧在手里,苏熏晴心里空牢牢的。从此和父母阴阳两隔只能依靠照片睹物思人。

“小薰,不要难过了,伯父伯母看到你这样会心疼的。”

“那时候他们说要去山,如果我坚持不同意,会不会就不会发生意外了。”

“小薰,你不要这么想,这件事和你无关,你还记得上初中时,你父母根本就不管你心情如何,将你丢到你姑妈家的事吗?我感觉你的父母是很固执的,这一点和我的父母一样,我想即便是你当时提出不让他们去,他们一样还是会去的。”

“那如果我让他们带着我一块去呢?”苏熏晴顿了顿继续说,“梓锦,我想一个人静静。”

尚梓锦沉默了,乖乖闭上了嘴,看向苏熏晴的神情满是心疼。

接下来的日子里,苏熏晴除了睡觉,便是捧着父母以前的照片,默默落泪。

没有了父母,苏熏晴一瞬间不知道自己该去向何处,天大地大她再也没有家了。

尚梓锦的父母时常会打电话,催着尚梓锦尽快买机票回家。

苏熏晴拒绝了与尚梓锦一通搭乘飞机。

从尚梓锦和其父母的电话里,苏熏晴隐隐约约听到了骨灰不吉利之类激烈的言辞。

尚梓锦也知道自己父母说的话,被苏熏晴听了个大概,面露难色却也没做过多的挽留。

在回程的火车上,苏熏晴遇到了一个“贵人”,也就是齐宇轩的父亲齐锦荣。

正值学生们参加完期末考试,火车上的人不算少,加上苏熏晴是当天才买的火车票,于是光荣的成为了站票一族。

通过火车的玻璃窗,看着飞逝而过的风景,苏熏晴心里却五味杂陈。

待在家里不好吗?

为什么非要跑出去旅游?

苏熏晴的眼眶再次被泪水充盈。

这个时候一个低沉悦耳的男声响起,“小姑娘,怎么站的时间太长了,腿站麻了?居然哭起来了!”

坐在这位五官精致、立体深邃的大帅哥旁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老李,你站起来,把座位让给人家小姑娘,怎么能让祖国未来的花朵哭泣呢。”

众人继续哈哈大笑。

苏熏晴的脸刷的变红简直能滴出血来,她不由得郁闷,这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嘴碎的人,但她没有打算坐下。

“不用了,谢谢叔叔。”苏熏晴谈谈的说道,言语间有显而易见的疏离。

这群陌生人看起来和车厢里其他的人格格不入,苏熏晴并不想和这群人扯上什么关系。

“齐少,你看人家小姑娘都叫你叔叔了,哈哈。”画着浓重烟熏妆的女人,笑的前仰后合。

“被叫叔叔是应该的,你们还不知道吧,齐少前两天突然发现自己竟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儿子,似乎和眼前这个小姑娘年岁差不多,那孩子今年刚好十八岁,你们算算那齐少是多大的时候有了这个儿子啊!”

长着一双丹凤眼笑起来像狐狸的男人,压低声对着一旁烟熏妆的女人说道。还时不时瞄上正襟危坐的齐少一眼。

惹得烟熏妆女人笑的更凶了。

被称为齐少的那位大帅哥,脸色刷的一下没了笑意,取而代之的是显而易见即将迸发的怒火。

“都给我站起来,滚一边去。”被称为齐少的大帅哥,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却足以让在场的诸位听的清清楚楚,他那充满愤怒的眸,扫视着仍旧笑个不停的一干人等。

“还用我说第二遍?”

几个刚刚还笑的花枝招展的男男女女,迫于淫威纷纷站起,离开了座位。几个大男人极力憋着笑,脸变得通红。

也就只有那个烟熏妆女人,还敢前仰后合的笑着。

“再滚远点,还有你,要笑滚到下一个车厢笑去。”声音并不大,却带着不容置辩的威严。

就再苏熏晴还处于蒙圈的状态中,几个人还真就乖乖的离开了,而刚刚还在发怒的大帅哥齐少,则闭目养起了神。

身着破旧棉服,头发乱糟糟的中年人,胆子比较大,在空位上坐了下来。

大帅哥齐少睁开了眼,一句话也没有,只是眼神中带着一丢丢的厌烦。

中年人知趣的开了口,“俺就坐一会儿,等他们回来了,俺就站起来,已经站了很久了,腿都站麻了。”

“祖国的花朵,怎么还不过来这边坐,我记得你比这位大叔还要早上车。”眼神带着戏谑,嘴角勾起若有似无的浅笑。

苏熏晴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齐少不正经。

“就是,姑娘快坐下来歇歇吧,站着多累啊,你的父母呢?怎么没看见和你一起来啊,你这是考完试回家吗?”

家?

那里还有什么家!

她再也没有家了。

想到着苏熏晴的眼眶泛红,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中聚集,眼看就要冲破最后的防线。

“这是谁把我们祖国的花朵惹哭了,难不成你是离家出走。”说着齐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如同抵拎小鸡子般将苏熏晴拎起来,丢到了座位上。然后拿出一张柔软的手绢,在苏熏晴脸上胡乱的擦着,随后将手绢丢进了垃圾袋。

苏熏晴怨恨的看向这个叫哥哥不适合,叫叔叔他又似乎很不高兴的家伙。

为什么要将擦过她眼泪的手绢丢掉,是在嫌弃她吗?

但不得不承认,自从遇见这个“贵人”,苏熏晴原本那颗脆弱无助的心,似乎重新坚强的跳跃了起来。

小说《爱与春风正相逢》 第15章 曾经年少时(二)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琪华呀点评:

《爱与春风正相逢》这本书写的不错,故事内容也不错,希望作者不要烂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