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卿心若蛊:苗王缠上瘾

卿心若蛊:苗王缠上瘾

主角:沈暇玉, 蓝远麟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05 19:35:31

给大家带来的《卿心若蛊:苗王缠上瘾》讲述了沈暇玉 蓝远麟的故事:他说完之后就直接走进了屋里。不过很快,蓝远麟就拿着一个东西出来了。他的手上拿着一个莹白色的东西,等走进了,沈暇玉才看见,蓝远麟手上的是一根看上去[]跟春蚕相似的虫子。“这个是蚕吗?”小的时候奶娘给沈暇玉看过春蚕,那个时候她总是被蚕吓得哇哇大哭,再后来只要自己不听话,奶娘就拿蚕吓唬自己。“是,但是和普通的蚕不一样,它一直被我养着,因为方向感极强,所以我是打算日后若有需要用来寻人的,它曾经被铁线虫给咬伤过,所以铁线虫蛊在那里,它一定能找到。”蓝远麟的话让沈暇玉大吃了一惊。
展开全部

早点生个孩子

那钉耙的头是铁制成的。

但是那铁线虫似乎一点也不怕钉耙,直接顺着钉耙的齿轮爬了上去,它细长的身子滑动得很快,迅速游走到了那木质的把手上,再有几寸,就要到沈暇玉的手上了!

“啊!”沈暇玉呆愣住了,那手却是仿佛被定住了一般,怎么都收不回来了。

“蠢货!”一声暴戾的冷呵声音从沈暇玉的身后传来。

同时,沈暇玉的整个身子被蓝远麟捞到了怀里,直接往后一带,那爬满了铁线虫的钉耙直接掉落到了地上!

铁线虫还在顺着钉耙往上爬,有的铁线虫直接把那铁质的钉耙头给咬破了。

那虫子的嘴巴一张,森冷的牙齿一下子就露了出来。

看得沈暇玉后脊骨都凉透了!

“都和你说过了用糯米水,不长记性!”蓝远麟恼怒地说完后把那糯米水倒了一些在钉耙上,那让钉耙上的铁线虫彻底死绝。

“我,我一时没有想那么多。”沈暇玉说话的时候,那语气都微微有些颤抖。

她没有想到,这些铁线虫一点都不怕人,而且,而且甚至能咬断铁!

“救,苗王,救……”那还在地上滚动的人再也说不了话了,身子动弹了一下,然后就彻底没有了动静。

只是那双眼睛,在漆黑的脸上异常的狰狞,直到死,都写满了恐怖,没有合上!

和张洛儿一样。

那些黑乎乎细长的铁线虫又从那个人的肌肤里钻了出来,还有几只从他的眼白里爬了出来。

“和你说了,被铁线虫沾染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没有必要去救了。”蓝远麟的薄唇张了张,说的话却是最为实在的。

沈暇玉想了想,觉得倒也是。如果她救不了,强行去的话也只会赔上一条命。

但是要让她完全袖手旁观的话,她也做不到。“但是,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死去,我实在是,无法做到。”

沈暇玉从小到大,几乎没有见过死亡。

而刚刚她却见到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死在了她的面前!

“也不是都这样,等把朝廷的人打走了,就绝对不会有了!”蓝远麟见沈暇玉那低着头的样子,料到她心情不好。

于是用大手摸了摸她那有些发凉的小脸,他低声说,“现在朝廷经常对我们寨子里的人下手,我平日不在家,你若是遇到哪些汉人,自然也要多注意一些。”

汉人?沈暇玉就想起了那日遇见了苏君泽。

但是怎么看,他都不是坏人。

沈暇玉想,定然是蓝远麟太多疑了,并不是所有的汉人都是坏人的,至少她作为一个汉人,是不会去害别人的。

“唔唔!”远处,黑暗之中传来响动,还有着点滴亮光。

随着那声音的越来越近,那亮光也越来越明显了。

是大猫!

大猫就叼着一根长长的木柴从黑暗之中走了过来,而木柴的另一端燃烧着汹汹的烈火。

大猫的背上还坐着一个穿着苗族传统服饰的老人,他正是长老施药。

大猫叼着火把走到了蓝远麟的身边后抬了抬下巴,那火把就到了蓝远麟的跟前。

蓝远麟拿过火把,往张洛儿和那才死的村民身上点了点火。

铁线虫似乎很怕这火,一见火烧起来,就迅速地逃窜,但是还没有等到它们散开,那火已经一并把他们吞噬了。

蓝远麟把那火把一扬,扔到了张洛儿的屋子里去。

苗寨的屋子是全木质的,那冷风一吹,火势起得很快,整间屋子很快就燃烧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烧了这个屋子?”沈暇玉很是不解。

蓝远麟转过身来,烧起来的火光照在了他那半张有着刀疤的脸上。

一股血性出现在了蓝远麟的周遭,他看着沈暇玉说,“我发现张洛儿的时候,她的屋子里也有不少的铁线虫,不能让那东西跑出去祸害其他村民!”

“原来如此。”沈暇玉明白了过来,这东西不能沾上,一旦沾染上了,就会跟没有解药的瘟疫一样,一传开就会要人命!

“是啊,现在村子里四处都出现了这样的虫子!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啊,苗王!”长老施药苦着一张脸从大猫的背上下来。

蓝远麟拧紧了眉头,他立刻走到了长老施药的面前问,“怎么会这样,那村民们呢?”

沈暇玉只感觉到空气一下子都静谧了起来。

按照长老的话,要是四周都是蛊虫的话,那村民们的性命堪忧啊!

“我暂时用苗王以前教我的法子止住了,还好发现得早,村子里,大概除了张洛儿和蓝一,其他的都没有事情。”说道这里,施药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现在村民们都在祠堂,我让他们在祠堂四周洒了糯米水,那些虫子应该暂时不敢过去的。”

“那就行,有糯米水的话,暂时不会过去,只是该死的!看来朝廷的人按耐不住了!”蓝远麟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

“那苗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那铁线虫把他们困在祠堂里压根就出不去,要不是正好看到大猫来,施药也无法出去。

但是现在祠堂四周都是铁线虫。施药长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蓝远麟思考了片刻,然后果断地决断说,“大猫带你去调制更多的糯米水,暂时先保住祠堂,既然有人在放铁线虫,那那个人肯定还在村子周围,我去找到他!”

“这样也好,但是苗王,您一定要注意安全!”施药说完之后,目光就落到了沈暇玉的身上。

他打量了打量沈暇玉说,“但是苗王夫人该如何是好?”

沈暇玉也不知道,她现在很怕这铁线虫,但是她想了想,村子里还有那么多的人被困在祠堂里,于是她开口说,“长老,我同您一道去弄糯米水吧。”

“不用!她和我一块儿。”蓝远麟在沈暇玉说完之后直接就打断了她。

沈暇玉很是不了解。

蓝远麟看着她疑惑的目光,微微轻蔑地收回了目光说,“你这脑子怕是会害死自己。”

“你!”这话赤裸裸地掀开了沈暇玉刚刚那鲁莽的行事,她正要反驳,却想到眼前的男人不能逆着来,也只好作罢。

“苗王说的是,夫人,这么凶险的事情,您还是跟着苗王会比较好。”施药说完之后上了大猫的背部。

大猫驮着施药几个跳跃,就离开了蓝远麟和沈暇玉的视线。

等施药一走,蓝远麟就走到了沈暇玉的跟前,不管不顾地直接抓住了沈暇玉的手说,“还有救人的闲心,那就先去生个孩子!”

寻找铁线蛊

后面还有正在燃烧的屋子,在火光的映衬下,沈暇玉的脸上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她早就在蓝远麟的强迫之下和他有了好几次的夫妻之实,虽然她心里也不喜欢这种行为。

但是对于蓝远麟在这样的情况下能想起这样的事情。

她!

还是万般羞愧和不解的。

“你,你胡言乱语些什么!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沈暇玉想要把自己的手腕从蓝远麟的大掌中挣脱出来,但是奈何蓝远麟的大掌就仿佛是钢铁锻造的一般。

她压根无法挣扎出来。

“那你倒还有闲心管别的人和事,我的子民你倒是操心,我的子孙你怎么不操心?”如此赤裸的话从蓝远麟的口中说了出来。

沈暇玉气的脸又是一红,她抬头看着蓝远麟那张冰冷似铁的脸。

心下一恼怒,也不知道这厮这会儿是在犯什么浑!

她有些愠怒说,“你不是说要去找朝廷的人吗?等你把孩子生了,你的子民也没了,朝廷的人也早就跑了!”

小猫被逼急了也是会红眼的,更何况是好脾气的沈暇玉,自从被卖到了这个地方,没有哪一天不是提心吊胆的。

更何况这人喜怒无常,现在不仅是不许她离开视线了,而且好像随时随地都在想那些龌蹉的事情!

沈暇玉说完这些话之后,心里突然有些后悔了。

万一惹怒了这个人,在这里就对她……

一想到那日荒郊野外发生的事情,沈暇玉后悔不已,她的耳根子也红了起来。

她一抬起头,正好看到了蓝远麟的样子,左脸上的刀疤让他看起来仿佛一只野兽,那双冰冷的眸子明明波澜不兴,却又寒气逼人。

她微微瑟缩了一下,小声示弱道,“您终究是他们的王,现在抓到那幕后凶手才是首要之事,别的事情……回头再说。”

沈暇玉感觉到蓝远麟的目光放到了她的身上,她的头皮一阵发麻。

但她想不出,想不出比这话更好的说辞了。

蓝远麟的目光闪了闪,他抓紧沈暇玉的手松了几分,沈暇玉抬起头,发现他的眼神竟然稍微柔和了些许。

“既然如此,那就先去找线索,记住,等会儿不许乱跑!”蓝远麟冷冷地抛下了这么一句之后带着沈暇玉往黑暗的梯田上走。

这会儿四周都是黑漆漆的,沈暇玉也不知道蓝远麟究竟要去哪儿。

男人的步伐很大,自然是沈暇玉跟不上的。

她努力跟了几步之后就再也跟不上了,她轻轻往回碰了碰蓝远麟抓住她的手,“苗王……慢……”

蓝远麟猝然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着她。

即使在黑夜之中,男人的目光也异常的明亮。

沈暇玉微微低头,小声地说,“慢上一些……我跟不上。”

“这体力,日后还得多练练。”蓝远麟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后说道。

“我……”蓝远麟的这话让沈暇玉接不上话来,但是,那个闺阁里的姑娘能跑的那么快?她的体力还算是好的了,若是二房妹妹弄玉的话,恐怕早就跟不上了。

蓝远麟看她接不上话来的样子,竟然觉得有几分有趣。

“上来吧。”他走到了沈暇玉的跟前蹲下身子。

“你这是?”沈暇玉被他的动作弄得有些发愣。

蓝远麟不耐烦地回头看了她一眼,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不上来,自己又跟不上,真是麻烦!”

这话里依旧是没有一点客气,但是沈暇玉这次知趣地爬到了蓝远麟的背上。

接下来她又不认识路,要是继续走的话,指不定还会拖累蓝远麟,索性让他背着自己好了!

反正自己又没多重。

黑夜里的苗寨异常的安静,大概是因为四处都有铁线虫在的缘故,沈暇玉觉得此刻的苗寨更像是在一片死寂当中。

沈暇玉没有和苗寨的人深入接触过,但是她感觉,苗寨的人,除了张洛儿和蓝远麟,都是一群比较朴实的乡亲,所以她也希望蓝远麟可以快点找到凶手,制止那么多的铁线虫。

“苗王,既然有糯米水,糯米水可以直接除掉铁线虫吗?”正在蓝远麟背上的沈暇玉突然想起了此事。

她记得,蓝远麟只是让施药长老回去调制糯米水了,那那么多的苗寨乡亲应该没有事情吧?

“当然可以。”前面传来了蓝远麟的话,但是他说,“但是凶手一日不抓到,你一日就得防着,日防夜防的事情,你乐意吗?”

“不乐意。”沈暇玉如实回答。今天村民被铁线虫害死的场景太恐怖了,沈暇玉现在哪怕闭上眼都还能够想起。

沈暇玉越发地想回到京城了,京城里没有蛊术这样会直接让你掉性命的恐怖玩意儿。

不一会儿,沈暇玉发现,蓝远麟直接带着他回到了家,她心里头一紧,想到,难道蓝远麟真的是带着她[]回来做那些事情了?

“苗王,我们怎么回来了?不去救他们了吗?”沈暇玉虽然努力把话题往救苗民身上引,但是她前半句话的害怕很明显。

蓝远麟冷笑一声说,“你现在想,我还没时间!不过等找到了那个朝廷的人,除了蛊虫,我再好好收拾你!”

这般没羞没臊的话让沈暇玉在心里暗自想到,那最好找上一夜吧。

等天亮了,他自然就不会做这些令她害怕的事情了。

然而,沈暇玉却是忘记了,那一日在荒郊野外,还是白日,只要他想,依旧是得到了。

蓝远麟走到屋门口后停了下来,他把沈暇玉放下来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他说完之后就直接走进了屋里。

不过很快,蓝远麟就拿着一个东西出来了。

他的手上拿着一个莹白色的东西,等走进了,沈暇玉才看见,蓝远麟手上的是一根看上去[]跟春蚕相似的虫子。

“这个是蚕吗?”小的时候奶娘给沈暇玉看过春蚕,那个时候她总是被蚕吓得哇哇大哭,再后来只要自己不听话,奶娘就拿蚕吓唬自己。

“是,但是和普通的蚕不一样,它一直被我养着,因为方向感极强,所以我是打算日后若有需要用来寻人的,它曾经被铁线虫给咬伤过,所以铁线虫蛊在那里,它一定能找到。”蓝远麟的话让沈暇玉大吃了一惊。

沈暇玉定定地看着这通日雪白,看上去还有几分憨厚的寻人蚕问,“铁线虫那么凶狠,被它咬了还能活吗?”

“是被咬了一口,好不容易才救回来的。”蓝远麟说完之后把那蚕放到了地上,让它自己去寻找铁线虫蛊的方向。

寻人蚕和一般蚕慢拖拖的速度不一样,这寻人蚕的速度就仿佛一条蛇,迅速离开了。

蓝远麟直接把沈暇玉往背上一放,扛了起来。

他说道,“一块儿去,放你一个人在此不安全。”

“你能放我下来吗?我会好好走路的。”沈暇玉现在面朝下地被蓝远麟扛着,她感觉到自己好像一个货物。

再想到自己在这儿,是被蓝远麟买来的。

一时之间,这样的感觉让她很难受。

“你能跟上?”蓝远麟的话让沈暇玉没有了话说,但是就在她打算认命被这样扛着的时候,蓝远麟的大手往后一绕,把她带到了自己的怀里横抱了起来。

沈暇玉, 蓝远麟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永军吖点评:

独爱文笔紧凑,文章框架结构严谨,内容曲折真情实感拨人心弦,强烈推荐,一定要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