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冷面夫君不可休

冷面夫君不可休

主角:柳欣妍, 唐敬言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23 13:06:27

《冷面夫君不可休》的主要情节是:她现在最该做的,就是转身离开。‘这小姑娘的心真狠。’这是杜航的心声,也许也是萧飒和林枫的。“嗷呜~”杜航见了鬼一样,看着半捂着嘴学狼叫的萧飒。萧飒学过口技,很多动物的声音他都能模仿得惟妙惟肖。这一声,即便他就站在杜航身边,听着也像是从深山里头传出来的。柳欣妍从迟疑到利落的脚步又重新变得迟疑起来。虽然极少听说狼会在大白天出没,但……唐敬言身上的血腥味真的有些重。
展开全部

她只想劫财

为了省事省粮食,村中但凡养着鸡、鸭、鹅的人家都是将之散养的,就散养在家附近,让家里做不了太多家事的小孩盯着,孩子们玩心虽重,但有长辈承诺的鸡蛋、鸭蛋或者鹅蛋,都还是很卖力的。

柳欣妍和春妮捡到的那只大雁,上山回来的第二天春妮曾经十分认真地确认过,那还真是一只大雁,来路有些不明,自然是见不得人的。不能散养,便只能圈养,既然是圈养着的,柳欣妍和春妮可不就得给它好吃好喝‘伺候’着。‘伺候’好了,它才可能听话地下蛋。

为了将来源源不断的大雁蛋,春妮干劲十足,没事儿就顶着打猪草的名义上山,实际上好些草是给大雁吃的,说起大雁,多数都是被人一箭射死吃肉的,便是作为六礼必不可缺的存在,真正将大雁好生养起来的人家也几乎是没有的,大多数时候就是给喂点儿水,等一礼完结,它完成了应有的‘吉祥物’的使命,等着它的便是抹脖子的刀,褪毛的开水。

春妮给大雁喂草,完全是参照村里其他人喂鹅的经验。春妮都不懂的事,柳欣妍自然更不会懂。但她瞧着那大雁,过得还是颇自在的,一点儿也不焦躁,看着就如她们所猜测的一般,它是习惯被人养着的,已然没有了什么野性。

她爹不在家的时候,柳欣妍和她娘就像是这村中的外来户,除了冠了‘柳’姓,和柳家几乎没有太多的牵扯。在很多人眼中,她和她娘是很可怜的,没有了外家,连婆家也不管不顾。

她娘或者也是难过的,只是没有太多地在她跟前表现出来,但柳欣妍却觉得,这样很好,自在得很。不过她知道,这自在日子不会太久了,因为她爹就快要回来了,待她爹回家,她和她娘便又成了柳家的人。

春妮的情况比她更惨一些,同样因为身为女娃而不被待见,春妮她奶还不停地使唤春妮,从鸡鸣睁眼开始,春妮基本就没有太多的休息时间,她奶总是能在她做完一件事的下一刻给她找另一件事情做。

“四丫,我今天只怕没时间上山给小灰弄吃的了,小灰要是饿瘦了不肯下蛋了怎么办?”春妮一脸可惜,说得就好像这叫小灰的大雁曾经在她跟前下过蛋一样。

柳欣妍转头看了看眼神特别无辜身量特别庞大的小灰,直觉它就算饿上七八天,也能比村里的大白鹅要大上不少。不过养了几天下来,柳欣妍也不怎么惦记它的肉了,倒是它的蛋,柳欣妍觉得还是可以指望一下的。想着这几天都好好喂着了,如果就饿了一天的肚子,本来能下蛋的结果它给憋回去了,那确实是有些可惜的。

“你没时间上山,我有啊,我去,保证不让小灰饿着。”

“你,你认识猪草吗?”车前草、马齿苋、苦菜等便是春妮口中的猪草,很多鹅也是能吃的,小灰从第一次开始就吃得挺香。

倒不是春妮不肯相信柳欣妍,实在是上回一块儿采蘑菇,她一采一个准,全都往有毒的那些个去,给她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一朵毒蘑菇能放倒一家人,一根毒草放倒一只大雁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这种被质疑的感觉,说真的,很有些不好。柳欣妍年纪变小了之后,脾气也有些倔,还有些要强。

“怎么就不认识了,最近这草虽然是你采的,但不都是我喂给小灰的吗?我天天那么瞧着,就算原来不认识,现在肯定也认识了啊。”

春妮看着一脸‘聪明相’的柳欣妍,信了她的信誓旦旦。

……

自重生之始,柳欣妍便曾很多次不经意间想过,她会不会再次见到唐敬言。但更多的时候,她努力忽略这样的可能性。

她甚至不止一次地提醒自己,两年之后的秋天,她不能上山,十四岁的柳欣妍救过唐敬言一次,这一回她不想再做那个‘好人’。毕竟好人命不长,好人没好报。

上一回‘见’唐敬言的时候,她‘躺’着,他坐着,这一回,两人的处境换了换。

她今年十二,唐敬言年长她十岁,他们本不该这么早相遇的。不对,他们根本就不该相遇。

二十二岁的唐敬言,依旧长着那张她最迷恋的脸,和她初见他的时候一般狼狈。当年她的心多软啊,看他这样只想竭尽全力救他的命,现在……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想要了他的命。

因为这会儿的他是那么脆弱,脆弱得只要她举起那边树下那块尖利的石头朝着他的头猛砸几下,或者用那边的树枝朝着他的脖颈刺上几下,待得入了夜,他便会因为身上浓郁的血腥气息,彻底在这个世上消失。

即便剩下几块骨头,也再不能证明他的身份。

柳欣妍跨出第一步的时候,忽然就落了泪,为自己的恶毒念头。

唐敬言教过的让她防身的法子,她居然想用来杀了他。他们之间,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呢?

明明前一刻她还在心里和他互许终身,结果下一刻所有一切都变成了她的自作多情。

“为什么?”她轻轻地动了动唇,没有发出声音。因为知道这世上再也没有人能回答她的这个问题,她想知道的答案,在三十岁的唐敬言身上。

那个唐敬言,她曾经为他掏心掏肺,曾经和他相濡以沫。这一个……

敛息的功夫,是暗卫们十分擅长的。林枫和萧飒都各自学了,至于杜航,他不会敛,但会憋。

林枫和萧飒能学会敛息,是因为他们性子之中都有沉稳的一面,杜航么……颇有些跳脱,就像这会儿,林枫和萧飒都纹丝不动,仿若和周围的树木融为一体。

只有杜航,在看到哭得眼睛红红的小姑娘……嗯,看那团髻应该是小姑娘吧?那脸真是……一言难尽。

小姑娘眼睛红红的,哭得哽咽,杜航觉得她应该是被老大的惨样给吓到了,继续憋气,不然再吓一次,她可能要被当场吓死的。

看着她扯老大的腰带,杜航继续憋住,老大的腰带好多好看的姑娘都想扯一把,结果几乎没人能近老大的身。

直到看着她一边哭一边把老大的衣裳给扒了,往怀里一抱,还顺走了老大的玉佩那些看着就应该值银子的东西的时候,杜航终于没憋住,开始倒吸冷气。

老大这般绝色,这个小丫头居然只想劫财?真是……白瞎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了啊!

搭救

唐敬言回了晋城的事,杜航和萧飒虽然被‘发配了边疆’,还是略有耳闻的。

本来以为唐敬言这是孤身一人太久,看只母猪都能觉得眉清目秀,想顺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妻生子了,没想到前脚知道老大可能准备撇下他们媳妇儿子热炕头,后脚就看到老大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了他们跟前。

杜航当时的心情,有点儿像在冷宫里头住到有些绝望,以为会失宠一辈子的妃子,突然被重新翻了绿头牌。

狂喜了一阵子之后,杜航最先想到的是两个字:邀功。

至于功劳,在这鸟极爱拉屎的犄角旮旯,案件不论大小,都是和他们无关的。他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那一群肉多的已经飞不起来的大雁了。把大雁养成这样,不论是自己吃或者拿去行六礼,都是极好的。

当那一群肉雁摇摇摆摆地出现在跟前的时候,唐敬言面上表情倒是没有太多的变化,喜怒不形于色,唐敬言很早以前就已经能做到了,现在么,已经臻入化境。

林枫毕竟年轻,脸上不禁露出错愕惊讶之色,野生的大雁一锅还是能塞下的,杜航养着的这些,可能要分两锅。

“她……可有什么不寻常的吗?”这个问题,唐敬言问的是萧飒,杜航瞧着就是个粗心大意的。

唐敬言替柳欣妍讨完最后一笔债后,回到了十岁那年。他十岁的时候,柳欣妍才刚出生不久。

和柳欣妍刚成亲的时候她总是自夸,夸自己小时候是多么地玉雪可爱,说得情真意切的,就好像她是看着她自己长大的一样。

他当时只觉得可笑,后来……很多次趁着无人的时候,偷偷溜进屋子里头看她。由始至终,她待他都是一片赤诚,是他……没法相信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

萧飒闻言,很认真地摇了摇头。

“可有人欺负她?”

这个问题就很难回答了,因为答案能说上很久。如果反过来问的话,可能会容易回答些。

自被发配‘边疆’,杜航心心念念地想替老大办事,养大雁就根本不算事。这回终于盼到了机会,他却不敢下手了,因为久未谋面的老大好像疯了。

听他说的什么,砍他几刀?以老大的身手,好些被大家族豢养着的暗卫都未必能割到他的衣角,别说破皮伤肉了,基本是不可能的。

苦肉计么?老大以自己为引,想要构陷的肯定不是一般人,难道是赵同知?那货确实欠收拾,没本事还爱嘚瑟。或者是东厂的那些死太监?杜航其实蛮想自荐的,但他真是怕疼。

杜航犹豫不决的,下一个接到命令的就成了萧飒。萧飒噌地一声拔出了久未见血的绣春刀,冲着唐敬言就开始挥动起来。那样子不像在砍老大,倒像是在砍仇人。片刻之后,周遭的空气之中便开始弥漫淡淡的血腥气息。

唐敬言低头看了眼自己的伤处,自己将偏浅的伤口又加深了一些,而后将一个药囊含进了口中,摆了个力竭倒地的姿势。

自成亲之后,唐敬言就是柳欣妍最看重的人,她想融入他的生活,觉得那样才能更靠近他。是以经常询问唐敬言一些正常的后宅妇人不会问的问题。比如,怎么确认一个人是真的受伤,还是假装受伤。

唐敬言的衣裳之上,有很多被刀划破的痕迹,脱了他的外裳之后,里头的衣裳在相同的位置上也有相应的刀口,破口之下,能看到血迹还有相应的刀伤。

刀痕右深左浅,是被人迎面砍伤的……不由自主地,脑中闪过很多唐敬言曾经教过她的东西,他在她生命里留下的痕迹太重,重要到不是想要割舍便能轻易割舍的,但她会学着去做到,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三年,他们相守三年,她可以花六年或者更多的时间去学会遗忘。

她现在最该做的,就是转身离开。

‘这小姑娘的心真狠。’这是杜航的心声,也许也是萧飒和林枫的。

“嗷呜~”杜航见了鬼一样,看着半捂着嘴学狼叫的萧飒。萧飒学过口技,很多动物的声音他都能模仿得惟妙惟肖。这一声,即便他就站在杜航身边,听着也像是从深山里头传出来的。

柳欣妍从迟疑到利落的脚步又重新变得迟疑起来。虽然极少听说狼会在大白天出没,但……唐敬言身上的血腥味真的有些重。

柳欣妍退回原处,蹲在了唐敬言身边。探了探他的鼻息之后,挥手就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大耳光。那声音大的,似乎在林子里回荡了一圈。

杜航、林枫、萧飒纷纷开始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儿疼,杜航甚至还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

柳欣妍凑近唐敬言的脸,仔细探着他的鼻息,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伸手扒开了他的眼皮。反手又给了他一耳光。

终于确定唐敬言不是装昏之后,柳欣妍叹了口气,认命接受这提早了两年的宿命。他就该被她救,她却再不会因他而死。

今早又下了一场雨,山路十分湿滑,适合拖着人走。柳欣妍在脑袋和脚之间徘徊了片刻,最终终于选择了脑袋,杜航三人都缓缓松了口气。杜航就怕他们家老大被倒拎着脚丫子往前拖。虽然脸是能保住的,但很可能会被拖成秃驴。

衣裳要透气,要穿着舒服,要能吸汗,这一条一条要求叠加的结果是,柳欣妍不过拉着唐敬言肩膀的衣裳将他拖了几步远,他衣裳肩膀的部位便已经成了两片破布。

柳欣妍把玉佩往怀里一收,用唐敬言的外裳圈住他的腋窝,尽力将他往前拖。平地倒也还好,最多也就是背后的皮会被蹭破,问题这座山它是有下坡的,还蛮陡的那种。

杜航远眺了一下斜度惊人的山坡,只想扯了布遮住脸,假装他是个山匪。不然万一老大被这个狠心冷情的小姑娘拖着拖着拖到了山边,她那么一松手,他们老大岂不是……

小说《冷面夫君不可休》 第12章 她只想劫财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昆锐小哥哥点评:

《冷面夫君不可休》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让人欲罢不能!确实是一本好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