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护国战王

护国战王

主角:叶冥, 云沫熙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20 12:35:15

《护国战王》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都市情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沈会长,生气什么,反正你有两个儿子,死后还会有人给你送终!”叶冥端起红酒,抿一口:“沈会长,你儿子婚礼上准备的酒,当真不错!”嚣张!太嚣张了。沈万千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儿子被杀,还在取笑他。“你们给我上,谁能杀了他,我奖励千万!”重金之下,必有勇夫。顿时,几个保镖踏步上前,可当看到叶冥把枪扔在桌子上的时候,他们老实了。尼玛,动不动就掏枪。
展开全部

先扫墓,再选墓

“怎么,不欢迎我吗?”

叶冥拿起桌面上的红酒,独自倒了一杯,自饮自说:“82年的拉菲,果然够纯!

沈万千:“……”

叶霄:“……”

沈浩:“……”

在场所有人,全部无语,这个强.奸犯脸皮太厚了。

这么肆无忌惮,整的和这里的主人似的,难道就不怕沈家吗?

叶冥拿出一个笔记本,缓缓打开,动作优雅:“这笔记本上记了几个人的名字,我点到谁的名字,谁说到!”

“蒋战!”

此言一出,不少目光落在蒋家族长的身上。

蒋家族长满脸冷笑,好像没听到。

“看来不老实啊!”

叶冥淡淡笑道:“袁术,要不你去教教他怎么喊到?”

“好!”

袁术踏步而出,朝蒋战走去。

“放肆,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几个保镖立即上前,拦住袁术去路。

轰!

袁术一脚踹飞一人。

其他几个保镖刚想上前的时候,看到了一把好大的枪,冰冷的枪口阴森森的,顿时那些保镖老实了。

“这…这他妈怎么有枪?老天这个强.奸犯哪来的枪?”

“赶快报警!”

“对对对,这一次被抓进去了,就别想出来了!”

许多宾客很小心的拿出手机报警。

袁术不理会,来到蒋战面前:“刚刚为什么不说到?”

“他是什么东西,凭什么……”

啪!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啪!

第二巴掌可不轻,直接把蒋战抽翻在地。

宾客们心中暗暗告诫自己,这是在逃的强.奸犯,亡命之徒,手中还有枪,不能和他一般见识。

袁术把蒋战扔到叶冥脚下。

“你们放肆,我蒋战不会……”

噗通!

话没说完,被叶冥一脚踩在脚下:“刚刚都说了,点名说到,你怎么不听?”

蒋战:“……”

其他族长:“……”

这个亡命之徒,简直无法无天。

更关键,这还是在沈万千儿子的婚礼上,放眼苏海,谁敢如此?

“我们现在继续!”

叶冥目光落在笔记本上,淡淡道:“李世勋!”

妈的,又开始了!

不少目光落在李世勋的身上。

李世勋神色苍白,他可不想如蒋战那样被叶冥踩在脚底,只好说声到。

“这才听话!”

叶冥目光缓缓抬起:“不过,我没有准备礼物,所以不能奖励你!”

诸人:“……”

嚣张!

太嚣张了!

“混账,你知道这里的宴会是谁举行的吗?”

沈万千暴跳如雷。

“急什么,还没有轮到你呢!”

叶冥白了一眼沈万千。

沈万千:“……”

叶冥重新翻开笔记本:“咱们继续,叶霄!”

这家伙到底想干嘛?

诸人无言。

叶霄脸色不太好看,他怎么会不知道叶冥来此为了什么。

“你一个违背伦理,强.奸嫂子的强.奸犯,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命令我,现在警察还没来,我劝你最好赶快滚蛋!”

叶霄满脸威胁。

“又一个不听话的!”

叶冥倒了一杯红酒,轻轻抿了一口,嘴角上扬。

啪!

下一秒,袁术朝脸就是一个大耳刮子,直接把叶霄抽在叶冥脚下。

叶冥左脚落下,踩着叶霄的背上,犹如泰山压顶,叶霄生生爬不起来。

耻辱啊!

这是天大耻辱!

“最好老实一点,你也知道我是亡命之徒!”

亡命之徒四个字一出,叶霄老实了。

“我现在继续点名,记着要说到哦!”

叶冥咧嘴一笑,如沐春风。

周围的人恨得咬牙切齿。

叶冥又道:“韩远山!”

“到!”

韩远山立马说到。

“不错,表现的很急急!”

叶冥满意点头:“沈万千!”

这家伙还有完没完。

他到底想干嘛?

太多目光无语的看着叶冥,要不是对方有枪的话,早就冲出去把叶冥狂扁一顿了。

“你个狗东西,我爸的名字也是你叫的吗?”

沈浩实在是忍不住了,哒哒~来到叶冥面前,手指叶冥额头冷道:“别以为有枪,就能无法无天,有本事你开枪打死我!”

“你想死?”叶冥笑眯眯的看着沈浩。

“是又怎样,你敢吗?”

哗!

下一秒,叶冥从袁术枪套里拔出手枪。

砰!

一声枪响,正中眉心,鲜血飞溅。

刚刚还骄傲无比的沈浩,倒在地上,两腿一蹬,死不瞑目。

杀了!

婚宴的男主角,沈万千的二儿子,被枪杀了。

死的突然。

死的荒谬。

死的就像开玩笑。

可真真切切的被杀了。

太戏谑了。

谁能相信这沈家二少爷就这么死了?

他是千金之子,贵不可言。

生来注定有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在他结婚之日,这么荒诞的死了。

怎么敢?

他怎么敢杀?

“杀人啦!”

场面寂静了一分钟左右,彻底沸腾,变得凌乱不堪。

“警察什么时候过来啊!”

一道道恐慌的声音,不绝于耳。

叶冥坐在那里,脸上挂着浅笑,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你敢杀了我儿,我不会放过你!”

愣了半晌的沈万千,目光恶毒。

“沈会长,生气什么,反正你有两个儿子,死后还会有人给你送终!”

叶冥端起红酒,抿一口:“沈会长,你儿子婚礼上准备的酒,当真不错!”

嚣张!

太嚣张了。

沈万千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儿子被杀,还在取笑他。

“你们给我上,谁能杀了他,我奖励千万!”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顿时,几个保镖踏步上前,可当看到叶冥把枪扔在桌子上的时候,他们老实了。

尼玛,动不动就掏枪。

哪有这么玩的!

沈万千也傻眼。

“我和你有何深仇大恨,你要杀我儿子?”

“沈会长,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叶冥目光锋锐几分:“七年前,你做了什么,这么快就忘了?”

“还有你们,别这么看着我,自以为天衣无缝吗?”

叶冥扫视一眼其他几个族长,神色冷冽,几个家主不敢吭声,刚刚他们亲眼所见沈浩是怎么死的。

尤其是叶霄,他都不敢看叶冥的脸了。

“你都知道了?”

沈万千瞳孔收缩。

“刚刚点名,你们都在,正好也不用我一家家通知了!”

叶冥缓缓起身,扫视一眼五大族长道:“一个月后清明节,那天我希望看到你们几个去给我义父扫墓!”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

然而,令人心惊肉跳的话,还在后面。

叶冥顿了顿,继续道:“扫完墓之后,也为你们自己选好墓穴,我会在那天送你们下去!”

先扫墓,再选墓。

然后送他们下去。

杀人更诛心。

五大族长脸色苍白。

“时间不早了,叨扰了各位,实在抱歉!”

叶冥看一眼腕表,示意袁术出去备车,他准备离场了。

“叶冥,我不管你现在是什么身份,我鸿蒙商会也不是好欺负的!”

叶冥刚走到酒店门口,沈万千咆哮:“不怕告诉你,北冥战神要过来参加我儿子的婚礼,你杀了我儿子,我必在北冥战神面前说出你的恶行,你就等着伏法吧!”

叶冥头都没回,上了一辆商务车。

沈万千心中燃起焚天之怒。

“问问北冥战神到哪了!”

沈万千朝秘书爆喝,只要北冥战神发话,他沈万千就可大明大亮的杀了叶冥,为子报仇。

区区一个强.奸犯,有什么资格和他叫板。

“会长,北冥战神已经来过了!”

“来过了?”

“是啊!”

“我怎么没有看到他?”

沈万千一脸懵逼,北冥战神什么时候来的?

其他家族族长,也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刚刚只有叶冥来这里,哪有什么北冥战神?

他们自然不会把一个强.奸犯与北冥战神联想到一起。

因为,这太不合逻辑了。

“是来过了,还骂会长是一个软蛋,根本不配见他!”

秘书声音不太清楚。

“我明白了,北冥战神来的时候,肯定是看到刚刚一幕,对我们失望透顶,所以又离开了!”

叶霄脸色阴沉。

“啊…叶冥,你个畜生,我不会放过你,你就等着被我碎尸万段吧!”

沈万千咆哮。

他儿子被杀,还错过巴结北冥战神的机会,焉能不怒?

“警察来了!”

警笛声传来,可那强.奸犯已经走了。

果然酒店门口停了好几辆警车,几十名刑警飞速下车,封锁现场。

领头的是一个微胖的中年。

他是警局刑警队长赵剑南。

“有人报警,在逃七年的强.奸犯,在这里现身了?”

赵剑南目光扫视现场,见有一尸体躺在地上,微微皱眉,看来不仅现身了,还杀人了啊!

简直,无法无天。

“赵队长,你可来了!”

沈万千立即上前:“这强.奸犯不仅现身了,他还杀了我的儿子,赵队长快把他绳之于法!”

儿子被杀,这个仇他一定要报!

“哼,抓捕七年,未曾抓到,现在凶残到杀人,沈会长放心,我一定把这强.奸犯绳之于法,还你儿子一个公道!”

这死的是沈万千的儿子。

事情大了。

通到上面,谁都不好交代!

谁不知道这沈万千上面有人,有权有势。

“立刻封死机场、高铁和苏海所有高速入口,另外调全市监控,看看这个强.奸犯朝哪去了!”

赵剑南行事雷厉风行。

在逃七年的强.奸犯敢回来,还杀人,这是在挑衅他们警局的威严。

七年不见,忆往昔

从富豪酒店离开的叶冥。

现在他第一时间要见的人是为他守寡七年的妻子——云沫熙。

这七年来,云沫熙为他守寡。

顶着强.奸犯帽子的妻子,这七年云沫熙是怎么挺过来的。

这一生,他除了亏欠义父之外,就是她了。

这女人为他背负的太多太多!

这一次,他回来要携妻子之手,俯瞰这个世界。

云家。

云家在苏海这个三线城市也算是小有名气。

是个大家族。

云沫熙就是出生在这个家族。

七年前,她嫁给叶冥,整个云家都以她为荣。

因为,那时候叶冥还是叶家唯一的顺位继承人,可在新婚之夜,叶冥强.奸嫂子,背负了伦理骂名不说,还成为在逃强.奸犯。

自那以后,云沫熙在云家的地位一落千丈。

云沫熙一家也受到连累,在云家一点地位都没有。

每每遇到云家的人,都要被冷嘲热讽。

不过云沫熙长得很漂亮,这七年来,倒是有不少人追过云沫熙,可都被她拒绝了,她要等叶冥回来。

她坚信叶冥不是那样的人。

更何况,那个嫂子长得并不怎么样,比起她云沫熙相差十万八千里,叶冥除非眼瞎了去强.奸她。

今天是云家老二云战女儿订婚的大日子。

云老爷子有三儿,云沫熙的父亲云文轩排行老三。

“现在都几点了,你们一家的架子可真够大的!”

云沫熙一家刚进门,王玉兰便没好气的数落着:“还以为你们家是七年前啊,那个强奸犯说不定都死在外面了!”

“就是!”

旁边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子嘲讽道:“我们云家也是苏海大家族,怎么会有强.奸犯的女婿,说出来真是晦气,这七年,我出去都觉得抬不起头!”

这女子是王玉兰的女儿云莹莹,也是云家订婚宴的女主。

以前云沫熙嫁给叶冥的时候,她就很嫉妒,所以这七年来,一见到云沫熙,都要出言数落两句。

“我老公他不是强.奸犯!”

云沫熙辩驳。

“呵呵,不是强.奸犯,他怎么不敢回来,而且这一消失还是七年,说出来谁会相信啊!”

云莹莹满脸冷笑。

云沫熙一家的脸色都很难看。

“莹莹别说了!”

王玉兰开口道:“老是挂在嘴边,老三一家不觉的丢人,我们都觉得丢人呢!”

“妈说得对,我去迎接客人去!”

云莹莹高傲如公主的离开了。

“今天是我女儿订婚大日子,你们一家既然来了,我也没有理由轰你们出去,就在旁边呆着吧,对了份子钱就免了,那都是晦气!”

尖酸刻薄的王玉兰,抬脚出了院子,没再理会云沫熙一家。

“太过分了,爸妈,我们回家吧!”

云沫熙眼角都湿了。

“回,回什么回,老爷子一会就过来了!”

白玉珍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他们一家最怕的就是老爷子。

白玉珍继续道:“这些不能怪人家,要怪就怪叶冥那个强.奸犯!”

“妈,他不是强.奸犯!”

“你还说!”

云文轩在旁边呵斥:“沫熙,不是我说你,你要脸蛋有脸蛋,这么多年来,追你的可也有不少吧,甚至豪门贵族都有,你愣是不愿意,你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真的在等叶冥吗?”

“刚刚老二的媳妇说的很对,他说不定已经死在外面了!”

要是云沫熙找个豪门贵族嫁了,他们一家又怎么会被家族排挤,抬不起头?

云沫熙已经哭了,两行清泪缓缓流下。

院外。

一辆黑色宝马750停在院外。

“哎呦,大嫂越来越年轻了!”

老大一家从车上下来。

王玉兰笑的合不拢嘴:“大嫂一家能来,我们就很高兴了,还买什么礼物啊,太可气了!”

“哎呦,还给这么多钱,不行不行!”

“好吧,大嫂这么客气,我就收下了!”

“莹莹啊,你快过来,把你大伯、大娘他们请到屋里坐!”

对待老大一家与云沫熙一家,那简直就是天上地下。

说起来,都是因为老大家里有个海外女婿,这两年给云氏集团介绍了不少生意。

老爷子最喜欢老大一家了,所以老大一家在云家最有地位。

很快,老大一家被请到厅堂里坐了。

之后,又有一辆奔驰S级的轿车停在院外,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者,拄着拐棍下车。

“是老爷子来了,赶快出门迎接!”

老大云鹤,带着儿子女儿,率先出来。

之后,便是老二云战一家子。

云文轩一家三口也出来了。

只是老爷子没看他们家一眼。

“爸,赶快屋里坐!”

云鹤最有眼力劲了:“云杰,你还愣在那干嘛,赶快扶着你爷爷!”

老爷子是云氏集团最大的股东,谁敢不孝顺?

来到厅堂,老爷子落座主位。

“你们都坐吧!”

老爷子摆摆手,许多晚辈陆续坐下。

“今天是莹莹订婚的大日子,我很高兴!”

老爷子目光落在云莹莹的身上,温和一笑:“对方还是穆家的穆少谦,这个孙女婿我很满意!”

穆家是一个很有底蕴的家族。

其实是云家高攀了。

“谢谢爷爷夸奖!”

云莹莹笑的合不拢嘴,之后收到老爷子的一个大红包。

“几点开席?”老爷问道。

“爷爷,少谦刚刚打电话给我了,说是六点开席,还有三个小时呢!”

云莹莹立即回应。

“恩!”

老爷子满意点头之后,目光又落在了老大云鹤的身上:“听说叶飞今天回国,他还没到吗?”

叶飞就是云鹤的那个海外女婿。

“爷爷,我打电话问了,班机延迟,估计要晚一些,不过应该来得及参加堂妹的订婚宴!”

云晴立即回应。

叶飞正是她的老公。

“你看,那是谁?”

就在这时候,门口一个身穿风衣,身材挺拔的青年,抬着步伐缓缓走来。

“爸,好像是叶冥!”

云杰惊呼一声。

“不可能,那个强.奸犯哪敢回来!”

“就是,现在他还是通缉犯,回来岂不是找死吗?”

“别提那个强奸犯了,他哪有这种气质!”

七年时间,叶冥变化太大,投足之间,器盖云天,云家人认不出来也是很正常。

可云沫熙赫然站起,眼泪哗啦啦流了下来,片刻间打湿了她的绝美脸庞。

小说《护国战王》 第2章 先扫墓,再选墓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傲霜吖点评:

《护国战王》是一本非常好的书!内容很精彩!主人翁非常强!非常好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