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情定三世》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阅读

时间:2020-11-22 19:47:08分类:穿越重生

《情定三世》是夏至花开在网上发布的穿越重生小说, 夏至花开的小说情定三世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请随时关注更新最快的小说推荐网站生活阅读网。

情定三世

推荐指数:8分

《情定三世》在线看

情定三世属于穿越重生文,很有代入感。男女主的刻画以及对场景的描写都比较生动有趣,夏至花开后期处理也十分温暖,各个人物的形象也非常鲜明,情节性也比较强,可以看一看哦!

情定三世淡淡的喜悦章节试看

他微微皱起眉头,不过很快,唇边就溢出一记释怀的笑容。

“周管家!”

清润的嗓音缓缓扬起,始终候在外面的周管家急忙应声走了进来。

“着人把这些箱子都抬出去府外,从明日开始,再有拜访者入府,但凡送东西的,都给本官拦在外面不许进来。”

听了这话,贺老爷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季大人,您这是何意?”

“贺老爷,你还是带着你的东西回去吧,正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归,如今你儿子犯下滔天错事,自然该接受国法的惩处。”

“可是季大人,老朽家里可就那一个儿子……”

季凌潇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那么被令郎活活打死的那位公子,家里就不是一个儿子了?”

“这……”

“贺老爷,孩子可以宠,却不能纵,令郎能有今天,全都是你一手所促。至于本官在玉洲任职四年,处事作风相信贺老爷应该有所了解,早在本官来玉洲上任的第一天就曾对这玉洲城的老百姓发过誓言,本官也许不能让整个天下和平安定,但在本官所管辖的范围内,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冤案发生的。”

这番话说得义正言辞且毫不留情。

贺老爷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唇瓣蠕动半晌,愣是一句话也没挤出来。

季凌潇冷哼一声,对周管家道:“东西都抬走,送客!”

直到贺老爷气哼哼的被人请出去,秦月汐才慢慢回神,她原以为……可没想到……

“还愣着做什么,做为一个合格的婢女,难道妳就没有一点侍候人的意识,给本官奉一杯热茶过来?”

秦月汐被调侃得脸色微红,这才发现,季凌潇正用一种玩味的目光打量着自己。

她尴尬的收回视线,转身去倒茶的工夫,一只手腕被他给揪住了。

他投给她一记邪恶的笑容,“至于本官的某些方面行与不行,到了晚上,欢迎妳主动爬上本官的床,亲自来验证。”

“你做梦去吧!”

终于被惹怒的秦月汐,一把甩开他的手臂,气哼哼的转身离去。

身后,传来一阵得逞的笑声,直到她逃出了很远,那笑声还在耳边不断盘旋不去……

夜晚的季府寂静而又黑暗,躺在床上沉沉睡去的秦月汐,被一个又一个诡异的梦境深深困扰着。

胸口处仿佛有一块巨石压得她几乎要喘不过气,喉咙干渴得要命,她觉得自己被困在一个暗不见天日的地方奋力狂奔。

可任她怎么挣扎努力,始终逃不脱这层层黑暗。

“坏女人,妳想抓我,也要惦量惦量自己的份量,当初妳将我从梅花砚台里释放出来我感激妳,可如果妳真的想要将我再重新封印回那该死的地方,就别怪我墨妖妖对妳不客气……”

猛的睁开双眼,秦月汐几乎是从枕头上弹跳着坐起来的。

墨妖妖?

耳边不断盘旋着那略带讽刺的声音。

她抹了把额头的薄汗,不知道那声音究竟是出现在梦里,还是就出现在耳边。

此时外面静得可怕,窗户微微敞开着,微风吹过院子里的柳树枝,发出沙沙的声响。

下人房里劳作了一整天的几个丫头全都睡得死沉死沉的,唯有她就像遇到了梦魇,被梦境里那个突然出现的墨妖妖纠缠得恶梦连连。

“哼!”

一道微不可闻的冷哼自角落里轻轻响起,紧接着,秦月汐就看到一抹轻飘飘的影子顺着窗口消失在黑夜之中。

她脸色一变,与师父学艺多年,对于妖气的存在,秦月汐有着极其灵敏的感应能力。

此时眼看着那抹妖影顺着窗口骤然离去,心底隐约猜到这个胆敢进入她梦境中做怪的小东西,一定就是不小心被她解开封印的墨妖妖。

自从入了季府之后,她一直在寻找墨妖妖的藏身之处,听师父说,墨妖妖虽然有穿越时空的本事,可每穿越一次,都要花费大量的体力。

想要再次穿越时空破坏自然规律,至少要等上一年的光景,所以她很确定,在墨妖妖体力没有恢复之前,应该还留在季府的这幢宅子里。

但是那小东西诡计多端,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再封印回去,肯定会将自己隐藏在暗不见光的角落中。

此时这个小妖怪突然出现在她的梦境里对她大放獗词出言警告,相信他的法力肯定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秦月汐不敢再多想下去,好不容易有了墨妖妖的踪迹,她可不想就这么轻易错过。

随便套了件衣袍,踩着轻盈的步子跃出房门,循着墨妖妖消失的方向一路追去。

幸好今天晚上有些阴天,月光惨淡,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只见那浑身散发着浅淡光茫的小妖怪,就像一抹幽魂,从下人房一路逃向了书房的方向,并顺着书房的窗口,“嗖”一下窜了进去,紧接着便消失不见。

秦月汐追得过于专注,一把推开书房大门,“砰!”她没头没脑的撞进了一具温暖的怀中。

她吓了一跳,没等她抬头,就听一道浑厚的笑声自头顶响起,“这么迫不及待的扑进本官怀里,莫非妳真的很想验证一下本官的能力是不是如妳想象中的那么好用?”

秦月汐万万没想到这个季凌潇居然都这个时辰了还没有回房入睡,也怪她刚刚追墨妖妖追得太过专注,竟然没发现书房里还燃着烛火。

此时被季凌潇抓了个正着不说,还一头撞进人家的怀里,这……这可真是有口难辩,误会大了。

她脸色尴尬的抬起头,正对上季凌潇那双饱含戏谑的黑色瞳仁内。

有心想要把自己的来意解释清楚,可她相信,季凌潇根本不会相信她口中的所谓真相的。

秦月汐僵硬的笑了笑,小声道:“大人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房休息?”

“那么妳呢?是不是明知道本官还没睡,所以才兴冲冲的跑来本官的书房,然后再与本官来一个意外的邂逅?”

面对他的调侃,秦月汐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做何解释。

季凌潇倒是很享受这一向伶牙俐齿的秦月汐,居然也会被自己刁难得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心底泛出一股浓浓的满足感,与此同时,对于她的突然出现,也产生了几分淡淡的喜悦。

情定三世淡淡的喜悦章节试看

“本官突然觉得肚子有些饿,妳去厨房看看,随便给本官做些下酒菜,顺便再提一壶梨花白过来。”

“大人,这个时间饮酒,对身体不好。”

季凌潇笑看了她一眼,“本官可以将妳这话,视为妳想偷懒的借口么?”

她眼含薄怒瞪了他一眼,心底痛骂季凌潇这张嘴怎么就这么可恨。

虽然不怎么甘心被这混蛋差遣,但考虑到自己目前的身份,秦月汐到底还是跑去厨房,给那位季大少做了几道可口的下酒小菜乖乖的端到了他面前。

看着眼前这几道卖相不错的小菜,季凌潇的心情顿时又好了几分,“这些都是妳做的?”

“这么晚了,就算大人好意思再折腾府里的厨子,我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扰旁人休息。”

季凌潇没理会她话中的讽刺,一屁股坐到桌子旁尝了几口,点头道:“嗯,味道不错嘛!妳站着干什么,坐,一起吃!”

正在书房里四处寻找墨妖妖踪迹的秦月汐,本来并不打算陪这位爷坐下吃东西,不过想到墨妖妖很有可能就藏在这房间中的其中一个角落里,她想,自己很有必要守在这里查探一下动向。

起初,秦月汐觉得和季凌潇坐在一起吃饭的感觉实在是有些别扭。

毕竟这个人生了一张和她丈夫一模一样的面孔,虽然她已经发下誓言,今生再也不和那个男人有半分牵扯,可每每看到季凌潇这张面孔的时候,内心深处仍旧把持不住对赫连璟聿的种种想念。

想他们在一起从相识到相恋,再从相恋到分离……

多年的感情,最终却因为伤害而走向灭亡,如果这就是属于她秦月汐的命运的话,她只能感叹天意弄人。

“妳在想什么?”

季凌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秦月汐一抬眼,就看到那张与赫连璟聿毫无差别的面孔。

对于她来讲,与季凌潇相处,是一种深处骨髓的折磨。

她没办法对着这样一张面孔保持淡定,也没办法真的将他拒之心门之外。

“我在想玉洲首富贺老爷的事。”由于被他逼问,她只能随便找了个借口。

“噢?想他做什么?”

“呃,贺老爷家的公子,明明可以因为大人一句话而留其性命,可大人却放弃那万贯家财,拒绝了贺老爷的请求,若干年后,大人会不会后悔今日的决定?”

季凌潇抿了口酒杯中的液体,笑了一声:“为何妳会觉得本官日后会后悔?”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这天底下当官的都一样,为了钱和权,也许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贪途小利,最终却毁掉全部身家,这才是愚蠢者的所作所为。更何况本官对钱或权并不看重,别说那贺老爷拿万贯家财来诱惑本官,就算是今天来求本官办事的是当今皇上,本官的决定也是一样。”

秦月汐不禁看了他一眼。

这个季凌潇明明顶着一张与赫连璟聿一样的面孔,可是此刻给她的感觉,却有那么一点点的与众不同。

玩世不恭里带着几分正义感,和她记忆里的,那个视权利与地位于生命的赫连璟聿完全不同。

不,不对!

早在很久以前,被她深深爱着的赫连璟聿也是一个充满正义感的男人。

只是夺位和复仇的岁月里,那个曾经被她所欣赏的男人,他变了。

想到这里,秦月汐不禁苦笑了一声,是她太过于执着的追求单纯与美好的感情,才会在赫连璟聿化身成魔的时候,不顾一切的逃离他的掌握。

辛辣的味道在空气中肆意弥漫着。

看着季凌潇亲自倒给自己的那杯清酒,她没有露出拒绝的神色,而是提起酒杯,与他一饮而尽。

人一旦喝了酒,话自然也多了起来。

季凌潇外表优雅清高,骨子里却保存着一份令人欣赏的天真。

他抓着秦月汐一遍又一遍的给她讲述着自己小时候发生过的事情。

比如他是季家的幼子,又是唯一的男嗣,所以生下来之后便受到了长辈们的呵护和宠爱。

又比如他很小的时候,大他很多岁的姐姐就被选进宫里为妃,没几年的工夫,姐姐给当今皇上诞下了小皇子,母凭子贵,姐姐就被册封为皇后。

整个季家,也因为姐姐的关系,深受皇宠。

正是因为这样,季凌潇在成长的岁月里,曾遇到过不少坎坷。

年幼之时,主动接近他的孩子,大多数都冲着季家的地位和权势,想要梦附他这条大腿,进而给家族带来利益。

而另一部分,则嫉妒眼红季家的名望,三五不时的就想扯他后腿趁机抓他小辫子。

就这么一路磕磕绊绊,季凌潇终于长大成人,同时也认清当今朝庭的虚伪和种种不堪。

正如外人所说的那样,做为季家唯一的嫡子,只要他肯留在京城伴君左右,将来势必会继承他父亲的衣钵,成为朝庭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姣姣者。

可季凌潇厌倦了那个尔虞我诈的地方,所以十八岁考取功名之后,便求皇上,准他来玉洲这个不怎么起眼的地方做一个小小父母官。

他的这个决定,不仅仅令季家上下瞠目结舌,就连皇上对此也颇有微词。

可季凌潇是个认死理的人,一旦他决定的事情,就算是天皇老子也改变不了。

正因为大家伙都纵着这个才华横溢的主儿,皇上以及季家上下,在万般无奈之下,才终于答应了他的请求,准他来玉洲当差。

四年的时间,季凌潇将原本贫穷的玉洲变成了今天远近闻名的富裕之地,也向天下人证明了他的确是一块栋梁之材。

“就算是才华横溢满腹经纶又怎样,这么多年来,但凡接近我身边的,要嘛就是有事相求阿谀奉,要嘛就是趋炎附势拼命讨好,像我们这样的人,是不会交到知心的朋友的。”

说到此处,季凌潇的眼神已经变得迷离起来,他大概是真的喝多了,揪着秦月汐就开始倾诉内心深处的苦楚和烦闷。

“我以为这辈子自己不会再有朋友了,幸好……幸好在我最孤单寂寞的时候,上天竟赐给我了一段奇缘。不管他是神是魔,总能在我需要他的时候给予我帮助和鼓励……”

阅读全文
情定三世

情定三世

赫连璟聿,你我相识数载,爱过、怨过、哭过、恨过,直至今天,咱们之间的缘分已经彻底断了。你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任你揉扁搓圆的秦月汐?你以为我还是那个会为了你所谓的江山大业,付出自己一腔心血、爱情和尊严的傻丫头?

穿越重生|夏至花开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