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试婚小逃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11-22 18:59:13分类:古代言情

“娘……”祁阳委屈的哭个没完,张文静不厌其烦的哄着她劝解道:“你也是,不是让你好好在房间里呆着吗?怎么就被人掳走了?有没有看到那人长什么样子?” “女儿,女儿没离开过房间,觉得头特别晕,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过来的时候就在那里了。”祁阳一双红肿的眼睛,看的张文静更心疼了。 她刚要开口在问什么,却见祁阳擦干眼泪询问道:“对了,我不在你们怎么应付的,这么多天硕亲王府是不是乱套了,他有没有发现祁月那丫头?”

试婚小逃妃

推荐指数:8分

《试婚小逃妃》在线看

试婚小逃妃意识流主引,感情线索强烈,但是弱化了其他描写。玥笼纱文章根据前后人物心理变化,采用了不同的文风与表达风格哟!

试婚小逃妃看神仙章节试看

  “这怎么能怪我?我一醒来就在荒山野岭,我走了好几天才走回来的,爹不问问我到底受了多大苦遭了多大罪,反而对我兴师问罪,呜呜呜······”祁阳哭的梨花带雨,让张文静心都跟着碎了。

  她一把抱住自己的女儿道“够了,够了,女儿才刚刚回来,你就这样对她,你是在责怪我这个当娘的没有教育好她们吗?若是这样你拿我开刀好了。”

  仅仅几句话说的祁宏天哑口无声,他能说是她无能吗?不能,原因不外乎她是他的妻子,也是整个祁府的当家主母,若说她错了,等同于是在变相说他自己不会选贤。

  祁宏天气的面色发青,一甩衣袖咬牙道:“你就护着吧!我看你能护到什么时候。”话音落迈步就走,此时此刻他最担心的祁月那丫头,谁先找到她,谁的胜算就大一些。

  “娘……”祁阳委屈的哭个没完,张文静不厌其烦的哄着她劝解道:“你也是,不是让你好好在房间里呆着吗?怎么就被人掳走了?有没有看到那人长什么样子?”

  “女儿,女儿没离开过房间,觉得头特别晕,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过来的时候就在那里了。”祁阳一双红肿的眼睛,看的张文静更心疼了。

  她刚要开口在问什么,却见祁阳擦干眼泪询问道:“对了,我不在你们怎么应付的,这么多天硕亲王府是不是乱套了,他有没有发现祁月那丫头?”

  终于想起问正事了,张文静有些为难了,面露难色的想了想,说道:“先不说了,你饿了吧,还是先吃饭吧。”

  张文静从未见过自己的女儿会有如此狼狈的一天,她一直是举止端庄优雅,一言一行都透着大家闺秀的美,可如今却狼吞虎咽,看来是真的受苦了。

  客栈里祁月与安熠成大眼瞪小眼,一个期盼着桌上的珠宝能卖一个好价钱,另一个则是恨不得将她掐死,以祭奠母亲早逝的芳魂,他怎么就看上这样一个女人了?最后祁月败下阵来,一脸不高兴的伸手收拾起桌上的首饰,蔑视的说道:“算了,既然你看不上这些首饰,那下次吧。”

  她麻利的收拾好收拾,抱在怀中,刚转身要走出门,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冰冷又充满着磁性的声音:“慢着!”

  祁月嘴角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却不急着转身,背对着安熠成,柔声的说道:“怎么?我可是不少价的。”

  可别怪她祁月心狠,谁让安祈王朝最有钱的人就在自己面前呢。

  “小看我,我想买的东西,没有买不到的,只不过……”安熠成看向祁月背影,目光淬了毒一般冷,冷的一旁的玄天直打寒颤,心里默念:姑奶奶你就少说两句吧!那是我家爷的东西,拿人家的东西还这么横,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祁月心里这时还在窃窃自喜,根本不知道危险正在靠近自己,于是高兴的转身坐下,露着迷人的笑容说道:“好,我就知道公子是一个爽快的人,说吧,愿意出多少银子?”

  “这个不急,本人还有些事要说,若是姑娘答应了,会给的更多。”

  祁月微微皱眉,“真是麻烦,啰啰嗦嗦的,不知道安熠成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她给自己倒了杯茶,安熠成扫了眼玄天,玄天立马从身上掏出一张银票递到祁月面前,安熠成抿了口茶,依然冰冷的说道:“这一千两黄金应该够买你手上的首饰吧,今天出门的急,若是不够,你可以三天后再来这里等我,不过我要的不止你的首饰,还有你。”

  祁月听完,目瞪口呆了,有些不相信刚刚听到的,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玄天轻咳了一声,祁月才试探的说道:“你是说一千两金票买下我做你的丫头?”

  安熠成淡定的点点头,说道:“当然只是临时的,姑娘若觉得不够,姑娘可说个价格。”

  今天店里客人很少,所以两人的讲话内容,连不远处的店小二也听见了,特别是听到一千两黄金时,那个羡慕嫉妒恨啊,恨不得自己是一个姑娘,主动送到这个大爷的面前,这可是干一辈子小二爷赚不到的啊。

  就在店小二还在一旁干瞪眼时,啪的一声响,吓的店小二一哆嗦,只见祁月猛的起身,大吼道:“这位爷,有钱了不起啊,就这一千两黄金就算爷买本姑娘的人,太便宜了吧,本姑娘不奉陪,我还要去天玄门学艺呢,告辞。”

  说着话起身迈步就要走,却被玄天拦住了去路,祁月试了几次没有能全身而退,于是抬头一脸惊奇的叫道:“看,神仙……”

  她的一声惊叫果然转移了玄天的注意力,就连店小二的也急回头张望,然而哪里有什么神仙,当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祁月已是飞快的奔出了客栈。

试婚小逃妃看神仙章节试看

  玄天面色铁青迈步就要追,却被安熠成拦下道:“让她去吧!”

  玄天心里这个憋屈,被女人骗也就罢了,还被骗了两次,这要是被玄冥知道了,还不得笑他三年,想到这里回头瞪了一眼身边的几个人。

  几个人心领神会看向四周,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正在他们尴尬无比的时候,安熠成却是噗呲一声笑了,起先很压抑,随后便开始肆无忌惮,到了最后竟有捶胸顿足的趋势。

  让玄天手足无措,既兴奋又咬牙切齿,他家爷有多久没有这么笑了?好像自从皇上娘娘殡天之后就没有了吧!

  但,这样的笑声建立在他的痛苦之上真的好吗?

  客栈外面一抹身影飞快的走来,与跑出门口的祁月撞了个满怀,顿时有些不满刚要呵斥,却在看清祁月的脸时闭了嘴,侧身让慌慌张张的祁月先走,这才快速的进了客栈。

  听到了安熠成的笑声,那人明显一愣,却也不敢耽搁几步上前抱拳道:“爷,家里来消息了。”

  他话音落霎时间引来一堆不满的眼神,让他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

  安熠成止住笑声,起身慢步向外走去道:“回去了?”

  “爷,果然料事如神,她比预期早到了一天。”那人看着安熠成的背影,眸光中带着实打实的钦佩之色。

  玄天一皱眉咬牙道:“爷,属下错了,随爷惩罚。”

  安熠成已经来到了客栈外,伸手接过侍卫递过来的马缰绳愉悦的笑道:“这个罚该玄冥领。”

  话音落安熠成利落的翻身上马,玄天急忙开口道:“爷,是我给玄冥下了药,抢了本该属于他的差事,是我低估了祁阳这个女人,要罚就罚属下吧。”

  低头扫了一眼玄天,安熠成心情显得极好的说:“惩罚给你攒着,爷秋后在跟你算账。”

  玄天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一翻身也上了马,跟随着安熠成疾驰而去。

  侍卫的话似乎并未说完,挥动马鞭紧追几步传音道:“爷,皇上派来的人昨夜回宫禀报您的行踪,看样子皇上是要行动了,您看······”

  疾驰的马与祁月擦肩而过溅起一阵风尘,安熠成道:“静观其变。”

  “是!”得到命令的侍卫,一挥手掷出去一样东西,像是一缕青烟转瞬即逝,远处的山顶上人影一闪消失在了茂密的丛林中。

  直到马队跑远,祁月擦了一把冷汗道:“有钱就是不一样。”这才慢悠悠的往前走去。

  可她不知道,这一路上岂是她想的那么简单的?

  “站住,小姑娘胆子不小啊?敢一个人趟这齐玉山的道。”呼啦啦一群人将祁月的去路围了个水泄不通,祁月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些人脑子瞬间懵了。

  ······

  店小二刚刚收拾好柜台,一两银子便出现在了他面前,不等他伸手去拿,一张画像同时也出现在了他面前道:“有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店小二抬头,看到黑潺潺一男一女两个人,一开就是江湖人士,于是急忙点头道:“见是见过,可是······”

  又一锭银子放在了店小二面前,店小二急不可耐的收入怀中说:“昨个来的,来时一身的恶臭,要不是看在银子的份上,我们是真不愿意收留她。”

  “人那!”这次开口的是女人,阴柔中带着狠戾,让人没来由的心里发寒。

  店小二却是半点不怕,开店这么多年江湖人他见多了,也就练就了一身的胆量,看向女人笑道:“这个,这个嘛······”

  男人很不耐烦的掏出银子,却被女人一把拦住,宝剑出鞘架在了店小二的脖子上说:“姑奶奶没有耐性跟你磨。”

  店小二面色惨白的说道:“走,走了。”

  “走了多久。”女人有些急了,宝剑力度没有拿捏好,店小二的脖子立马见了红,吓得他屁股尿流道:“两个多时辰前走的,走时还坑了一个商人的钱,估计这会应该顾到马车了······”

  闻言两个人的眉头深锁,收回宝剑不敢停留迈步就往出走。

  店小二双腿一软跌倒在地,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出了客栈的黑衣女子看了一眼遥不可及的路,焦急道:“又晚了一步,师兄怎么办?”

  “不能联系上面,后果我们承担不了。必须在他们知道之前找到她。走!”

  女人虽然很不愿意,却还是小心翼翼的卷好了那幅得之不易的画像,当初若是知道她长什么样也就不会错过了,让他们费了这么多事还得追着那丫头走多久啊?

  “硕亲王被个名不见经传的丫头骗了一千两黄金。太后听到这个消息笑的合不拢嘴,还说那贱人生的孩子就是上不了台面,若是他当了皇帝这安祈王朝的大好江山,还不被他给败光了,单单这一个笑话就够她老人家乐很久了的。”

阅读全文
试婚小逃妃

试婚小逃妃

她,祁家二小姐,顶替大姐出嫁!夫君是闲散王爷?据说俊美如斯?她才不稀罕!洞房花烛夜,她一脚踢中王爷的命根子,逃之夭夭!

古代言情|玥笼纱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