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天降豪婿》小说,《天降豪婿》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11-21 10:22:25分类:都市情感

《天降豪婿》是高人气网络作家脑死亡创作的经典都市情感类作品,天降豪婿讲述了:正说着。 废墟一般的巷子里,冒出一辆挖掘机! 挖掘机顺着小巷,轰隆隆的开进来,后面跟了20多个手持棍棒的打工仔,个个都很壮实,看样子像是工程队的人,这里是万德地产的项目基地,难道是来施工的? 看他们来势汹汹的样子,又觉得不像。 挖掘机开到朱家门口,赵大海从车里露出头,一声令下:“把这房子给我推了!妈的,敢跟我赵家作对,我让他们连家都没有!推!”..

天降豪婿

推荐指数:8分

《天降豪婿》在线看

刚入都市情感坑被推荐的第一部小说,但第一时间并没有看天降豪婿,总觉得名字不太喜欢,但经不住大家的疯狂“看过绝对不后悔!”我就看了,看完之后发现天降豪婿是真绝对不会后悔系列的小说。

天降豪婿第6章章节试看

  一转眼,结婚都快一个星期了。

  李云鹤和朱嫣还是老样子,一个睡床,一个睡沙发,举案齐眉,互不侵犯,除非必要,连手也不拉一下,仿佛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异性朋友。

  李云鹤觉得没什么,媳妇虽然认不出来他,但他觉得,能守在媳妇身边,就很安心。

  朱嫣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毕竟这是大冬天,家里也没暖气,客厅里挺冷的,沙发的弹簧坏了,睡着也不舒服,他睡这么久,一句话不抱怨,可见真是老实人。

  有了这层心思,渐渐对他放松了警惕。

  说话也变的柔声细气,早晨让母亲帮着化完妆,出去之前,递给他100块钱:“李大哥,我看不见,跑市场不方便,你去买个折叠床吧,别睡沙发了。”

  他接过去钱。

  转手送给她一张黑金卡:“这卡里是我的钱,你拿着!”

  李云鹤这么信任她,她有点不知所措,忙问:“卡里有多少钱?”

  “一点小钱,不值一提,你就当是零花。”

  他说的这么轻松,朱嫣还以为卡里只有几百块钱呢,便也没放在心上,晃晃那张卡:“我们家伙食不好,你吃的又多,回来我给你带一只酱鸭,好不好?”

  “好。”

  岂止一只,那张卡里的钱,足够把全国的酱鸭买回来了。

  老婆刚走,王新民开车过来了。

  李云鹤瞟他一眼,没有理会。

  王新民一路小跑着跟过来,腆着脸诉苦:“李先生,整个潭州市停电一个星期了,经济损失超过了3亿,那些企业家天天上门堵我,我家的门都快让他们敲烂了,再这么下去不行啊,我真扛不住了。”

  “你是来找我要钱的?”

  这点钱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属下的态度。

  王新民连忙摆手:“沈老说了,停电的命令是他下的!所有经济损失,他来承担!我哪敢跟您要啊,我实在是……”无奈的叹口气:“实在是找不到那块电表!”

  神仙打架,累死小鬼,这些天王新民起早贪黑的找电表,熟人都问遍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任务完不成,沈老不敢见,找李云鹤诉苦来了。

  正说着。

  废墟一般的巷子里,冒出一辆挖掘机!

  挖掘机顺着小巷,轰隆隆的开进来,后面跟了20多个手持棍棒的打工仔,个个都很壮实,看样子像是工程队的人,这里是万德地产的项目基地,难道是来施工的?

  看他们来势汹汹的样子,又觉得不像。

  挖掘机开到朱家门口,赵大海从车里露出头,一声令下:“把这房子给我推了!妈的,敢跟我赵家作对,我让他们连家都没有!推!”

  王新民一惊。

  这可是李云鹤家的房子,谁这么大胆,他人在里面,就敢推房子?万一沈老怪罪下来,王新民可担待不起,连忙跑过去大喊:“停车!”

  王新民背靠着祁川王家,也算个人物。

  赵大海一开始确实不敢得罪他,听说他跟朱家有关系,连忙让侄子去道歉,可侄子被打成那样……赵大海一生气,也不管那么多了。

  得罪就得罪,先把仇报了再说,挥手命令司机:“别管他,给我推!”

  “赵大海,你是不是疯了?”两人关系不怎么样,但也是老相识,王新民认识他。

  赵大海面色狰狞的回道:“南城巷是我赵大海的地盘,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轮得着你王新民插嘴?你最好给我让开,不然我连你一块推平!”

  王新民招架不住,只好把李云鹤搬出来,指着他:“你可知道这是谁?”

  “老子管他是谁。”

  “真是疯了,有我在,你休想动这小院一下!”王新民也豁出去了,眼睛一闭,挡在挖掘机前面,死也不让!

  他今天要是让步了,回去没法跟沈老交代!

  “让不让?”

  “不让!”

  赵大海冷笑:“你还真把我赵某人看扁了!我今天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谁惹我赵某人,我就让他付出血的代价,你也不例外,推!”

  挖掘机轰隆隆的开过来。

  完了,小命交代到这里了,王新民的心哇凉哇凉的。

  忽然身子一轻,李云鹤拎住他的后衣领,把他拉到了一边,李云鹤抄着兜淡淡道:“别在那傻站着,让他推,正好让老两口换房子。”

  说的也是。

  王新民早就觉得奇怪,像李云鹤这种大人物,怎么会住在南城巷,早该换房子了,于是他站在李云鹤身边,静静地看着挖掘机拆房子。

  轰隆。

  一铲斗下去,在南城巷矗立了几十年的红砖瓦房,顷刻间倒塌了。

  烟尘弥漫,碎石乱飞。

  朱家没了。

  赵大海忍不住哈哈大笑,指挥司机:“接着推,把朱家彻底铲平!”

  挖掘机在倒塌的房子上来回碾压,都快把朱家压成平地了,赵大海越发得意:“看到了没有,这就是得罪我赵某人的后果!我让你们连家都没有!”

  这么张狂,连王新民都忍不住动气了!这个赵大海,仗着自己是万德地产的老总,南城巷是他的项目,真是为非作歹啊,竟然开着挖掘机,强拆民房!

  虽然不是王新民的房子,王新民也气的不轻。

  转头看李云鹤。

  发现他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好像完全不在乎。

  不一会。

  赵瀚城开着车,火急火燎的赶来,哭丧着脸大叫:“二叔,不好了,上面来人,说南城巷不拆了,咱们投进去的那五个亿,全打水漂了!”

  “什么?”

  赵大海的狂笑僵在脸上。

  他还在这瞎忙活呢,这破房子才值多少钱,朱家本来就穷,房子跟破烂一样,砖瓦、装潢、家具家电全加起来,估计也没有五万块钱。

  他那项目,可是投了五个亿啊。

  扔进去五个亿的项目,怎么能说不拆就不拆,他们万德地产怎么办,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赵大海顾不得理会朱家的破房子了,逮住侄子用力摇晃:“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

  赵瀚城又快哭了。

  “南城巷拆迁,喊了三四年了,突然又不拆,总得有个理由吧?”赵大海怒道。

  “这是上面传下来的字条。”

  赵大海接过来,展开一看,整个人像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浑身冰凉。

  字条上只有六个字——朱家不可妄动!

   

天降豪婿第6章章节试看

  朱家不可妄动。

  这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像紧箍咒一样,盘旋在赵大海的脑子里,让他头疼,让他胆寒,让他心肝发颤,让他在寒冬腊月里,硬是出了一头的冷汗!

  喊了三四年的南城巷拆迁,竟然因为一个小小的朱家,不拆了。

  这里头有门道。

  赵大海隐约猜到是谁在幕后托着朱家了,这个人,他绝对得罪不起,五亿的项目又怎样,说停就得停,不然……赵大海不敢想后果。

  “走。”

  他虚弱地吐出一个字,整个人如丧考妣,来时的气势一点也没了。

  犹如丧家之犬。

  “走哪去啊二叔,他们朱家把咱们害的这么惨,五个亿的项目都赔进去了,哪能饶了他们,我去开挖掘机,把他们一家全都碾死!”

  赵大海跳起来大骂:“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护着他们的不是王新民,是……”

  他抬手指天。

  因为气急攻心,没说出来,只是挥手,让侄子带他快走。

  还没走出去,发现巷子口被围住了。

  一个身穿月白色唐装,清瘦矍铄的老人,在众多属下的簇拥下,不疾不徐的朝这里走来,赵瀚城不认识这老头,赵大海可是认识的。

  这人是沈一山!

  沈一山出现在这里,他们是绝对走不掉的,赵大海垂头叹了口气,望着手里的字条,忽然有点恼恨侄子,怎么就偏偏惹上了朱家?

  沈一山使个眼色。

  属下过去,朝赵大海脸上扇耳光,冷厉质问:“电表呢?”

  硬撼王新民,已经是赵大海的极限,他绝不敢忤逆沈一山,脸上挨了一耳光,什么也不敢说,50多岁的人了,垂头站在那里,像个犯了错的学生。

  “电表呢?”又是一耳光。

  还不吭声。

  “朱家的电表呢?”

  第三耳光。

  脸已经打肿了,赵大海依然不吱声。

  那属下回头看沈一山,沈一山看李云鹤,李云鹤没说停,那就继续打,今天赵大海要是不开口,真能把他打死。

  赵瀚城不知道这伙人的来历,只知道他们来头很大,不好惹,连忙跑到车里,把那块破电表拿出来,塞给他们,然后护住赵大海。

  电表经由属下的手,转到沈一山手里,沈一山把电表交给李云鹤。

  李云鹤掂量着电表。

  看了眼,随手扔了。

  沈一山不敢问他什么意思,只知道他不满意,又朝属下使眼色,那属下过去,又开始扇赵大海耳光,问题换成了:“这房子是你拆的?”

  赵大海拿定了主意不开口。

  耳光不断。

  万德地产工程队的人都看呆了,这可是万德的老总,竟然被人当众扇耳光,连话都不敢回,这是惹上大麻烦了,工程队的人纷纷逃散。

  扔下挖掘机,不一会走光了。

  耳光还在继续,问题没变:“这房子是你拆的?”

  赵大海不吱声,赵瀚城看不下去了,壮着胆子挡在赵大海前面,护住二叔:“不要再打我二叔了,再敢动手,我爷爷绝对饶不了你们!”

  “你爷爷又是哪个?”

  他不认识沈一山,竟然当着沈一山的面吹起了牛皮:“实话告诉你,我爷爷是沈一山都不敢得罪的大人物,整个潭州市停电七天,就是我爷爷的杰作!”

  场中霎时间一静。

  大家的脸色都很古怪。

  让整个潭州市停电的人,不是李云鹤吗,他怎么变成赵瀚城的爷爷了?

  在一旁看戏的夜莺笑弯了腰,摇晃李云鹤的胳膊:“师父师父,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白痴,拿你的名头吓唬你,真是笑死我了。”

  “笑什么笑!”

  赵瀚城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通无能咆哮。

  夜莺刮着脸羞他:“大白痴,你知不知道,这老头就是沈一山啊?”

  “什么?”

  赵瀚城心头一惊,不敢置信的看着那老头。

  “那你知不知道,你爷爷现在在哪?”

  赵瀚城心虚,不敢吱声,隐约感觉到,自己的牛皮吹破了。

  他不敢回话,夜莺更兴奋了,挽住李云鹤的胳膊,得意洋洋的说道:“喏,这就是你爷爷,一句话让整个潭州市停电的男人,就是他!”

  赵瀚城如遭雷击。

  心说这不可能,李云鹤不是无业游民吗,废物一个,垃圾一坨,死乞白赖的去当朱家的上门女婿,烂到了极点,是谁也不可能是他啊。

  可是在场的人谁也不反驳。

  夜莺叉着小蛮腰,笑嘻嘻的取笑他:“拿我师父的名头,吓唬我师父,亏你想得出来,果然是天下第一大白痴!”

  赵瀚城后退几步,摇晃赵大海:“二叔,这不是真的,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二叔面如死灰。

  “叫爷爷啊,怎么不叫了?”夜莺笑吟吟的羞辱他们叔侄俩。

  叔侄俩大张旗鼓的跟李云鹤斗了这么久,最后竟然变成了他孙子,传出去能让人笑掉大牙,赵大海受不了这个气,身子一软,很干脆的晕倒了。

  赵瀚城也想晕倒,他自己挖坑自己跳,当了李云鹤的孙子,是又羞又恼,又气又恨,偏又发作不得,抱起昏倒的二叔就往外跑,一路干嚎。

  他们已经变成了潭州市的笑话,跑就跑吧,谁也没有搭理他们。

  此间事了。

  沈一山捡起地上的电表,重新递给李云鹤。

  因为这块电表,整个潭州市停电七天,除了医院、银行等部门,全都没法正常用电,直接经济损失超过了三亿,而这,只因他一句话。

  电表,他没接。

  “七海兄,你这是什么意思?”沈一山提心吊胆的看着他。

  别人不知道他的身份,沈一山可是清楚的,这个男人号称七海战神,武极天下不说,还掌控着全球最有财势的四大财阀,是他们的话事人!

  他若发怒,潭州就不是停电七天这么简单了!

  所以沈一山提着十二分的小心,陪在他身边,等他示下。

  他指指身后:“房子都没了,我还要电表干什么。”

  朱家小院已经被挖掘机压成了平地,那块电表确实没什么用处了。

  沈一山忙道:“住的地方好说,要不我来安排?”

  李云鹤背对着他。

  说话轻声细语,在沈一山听来,却是字字惊雷。

  “我在东欧的住所,堪比凡尔赛宫,你能在潭州安排一个凡尔赛宫吗?”

  沈一山一呆,回不出话来了。

  他挥挥手:“走吧,别杵在这污染空气了,老两口的房子,我自己安排。”

   

阅读全文
天降豪婿

天降豪婿

一盲女缘何引得纨绔子弟与傲世战神大打出手?豪华都市为何因一块电表,损失三亿GDP?穷小伙如何仅用三万块,就入住CBD豪华四合院?欢迎来到七海战神直播间,绝世战神在线教你打脸装逼犯!

都市情感|脑死亡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