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妙手仵作:爱妃很凶萌》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妙手仵作:爱妃很凶萌》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11-21 09:09:24分类:穿越重生

生活阅读网提供妙手仵作:爱妃很凶萌全文阅读,提供白小糖妙手仵作:爱妃很凶萌最新章节阅读,提供妙手仵作:爱妃很凶萌免费下载!

这个作者白小糖的其他文据说也挺好看,但我还没开始所以不做评价。但是由妙手仵作:爱妃很凶萌这本书来看,白小糖写的其他书应该也不会差,是一本写作风格已经很成熟的书。

妙手仵作:爱妃很凶萌穿云楼免费试读

“这是在死者的胃里发现的,另外还有好几片,除了这片能看清楚两个字之外,另外就只有一片能模模糊糊地看清一些图案。”萧沐说着,将另一幅有些图案的布片也放在了众人面前。

“十三?”唐佑宁摸着自己丝毫无须的下巴,思忖道:“这仅仅是一个数字,能有什么意思?”

“有十三人死于食心蛊之后,食心蛊便消失无踪了,难道……这一次也会死十三个人?”水妙璇琢磨着出声。

“极有可能!”萧沐看了她一眼,“而且这十三个人应该早已经被关在了一起,何平这是在用他的尸体往外递消息。”

“也不对啊。”唐佑宁沉吟道:“不管是玉霜还是有何平,他们都在几个时辰前还被人看到是好好儿的,可这些尸体都已经死了三日以上了。”

“如果他们看到的人并不是他们以为的人呢?”萧沐问唐佑宁道。

“你是说,人皮面具?”唐佑宁立即反应了过来。

而水妙璇看着那块有着乱七八糟的线条的布片,眉头却是越拧越紧,这线条好生熟悉,她似乎在哪儿见过。

脑中一道灵光闪过,水妙璇眸子顿时亮了,“这是地图!这是咱们金陵城内西市凌霄拍卖行那一片儿的地图,但是这图太模糊了,我也看不出来,他具体指的是哪儿。”

“水大人,请您立即带人搜索拍卖行一带。”唐佑宁当即下令道。

“等等!”水越泽刚要离开,却被萧沐叫住,“水大人,金陵这片儿可有什么关于十三的民间传说或者习俗没有?”

“传说习俗?”水越泽思索着,片刻后面色微变:“难道是……穿云楼!可是穿云楼早已经被朝廷剿灭,难道死灰复燃……”

他这句话一出口,唐佑宁和萧沐的脸色皆是凝重了几分。

水妙璇自小涉猎各类杂书,穿云楼的事迹她也是耳熟能详。

这穿云楼乃是前朝皇帝秘密建立的江湖组织,其中网罗了各种能人异士,最初的目的不过是暗中保护皇帝安危并替皇帝收集消息,掌控江湖。

但前朝覆灭之后,这一股力量就成了前朝余孽翻盘的希望,在开国之初他们曾对朝廷大员进行大量暗杀,每一次都杀十三人之后消停一段时间又重新开始。

之后朝廷组织人马不遗余力逼出穿云楼背后之人,一举擒之,穿云楼随之也土崩瓦解。

这么多年过去,这穿云楼该是没有死灰复燃的道理,更何况,当初穿云楼只对官绅动手,并没有对百姓动手的先例。

“事不宜迟,水大人,您赶紧带人搜查凌霄拍卖行一带,萧大人请随我来!”唐佑宁安排道。

水妙璇疑惑地看向了自家老爹,“穿云楼不是只对官绅动手,可这次遇害的全是普通百姓?”

水越泽面色凝重,但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倒是唐佑宁回应道:“水兄有所不知,他们并不是普通的百姓,据我这两日的核查,他们俱是官府安排在各行各业的暗钉子。”

水妙璇看向自家老爹,难怪老爹一开始就不让自己碰这个案子,原来并不是因为死的人多,而是他一开始就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不简单,这个案子也不简单。

只是官府的暗钉子,她之前虽然一直有听闻,朝廷经过穿云楼一事一直心有余悸,所以在普通百姓之中安插了不少暗钉子,但这事儿也就是传言,从未得到证实,没想到还真有其事。

凌霄拍卖行是整个江南最大的拍卖行,但凌霄拍卖行也极为神秘,一个月只开一天门,老板是何人物至今无人知晓,但所拍卖的物品却都是绝无仅有的奇珍异宝。

也因此,江南一带的富豪公子对这凌霄拍卖行趋之如骛,要想参加拍卖会都得提前半年订票。如今的富豪圈子中更是以拥有一件凌霄拍卖行拍出的东西为傲。

虽然图上用极其简单的线条画出的是拍卖行那一带的轮廓,但水妙璇几乎在看到图的第一眼就锁定了拍卖行为最大嫌疑处。

可让她疑惑的是,老爹带人搜查拍卖行一带却是小心翼翼地避开了拍卖行。

“爹爹,为何不派人搜查凌霄拍卖行,明明拍卖行的嫌疑才是最大的。”水妙璇不解的问道。

水越泽却正色道:“拍卖行不能搜,那些人也不可能被藏在拍卖行里面!”

“爹爹,你是不是知道拍卖行的什么秘密?”水妙璇问道,她发现自从唐佑宁和萧沐来了之后,自己这个平时虽然一板一眼但却不是十分靠谱的爹爹似乎也多了许多的秘密。

“璇儿,你记着,不管这次的案子查到什么程度,咱们都不能把凌霄拍卖行牵扯进来。”水越泽十分严肃地说道:“如果唐佑宁和萧沐要查,那是他们的事,但我们,不能动!”

水妙璇刚想问清楚这拍卖行背后的人到底是谁,就有捕快来报,在一间成衣铺子里面发现暗道。

暗道中阴冷朝湿,刚一进去,一股恶臭便扑面而来,水妙璇好尸道多年,自然立马便嗅出了这是尸腐的臭味。

她的心瞬间揪在了一起,从旁边的捕快手中接过湿帕子掩了口鼻,加快了脚步。

行了不过数十步,眼前的视野突然开阔,但却惨不忍睹!

整整十一具尸体横陈在三丈见方的斗室之中。

水越泽声安排着捕快保护现场,并让人去请唐佑宁和萧沐。

萧沐没赶到之前,水妙璇先退出了暗道。

在暗道之外迎着明晃晃的日光,她眼睛却有些酸涩,原本以为找到了这些人,就算不能全部救出,至少也能救出几人,可谁知,却是眼前的模样。

“跟我进来!”水妙璇还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头顶上萧沐冷冰冰地声音传来。

她站起身,看着萧沐急匆匆走进暗道的背影努了努嘴,拍拍手,不情不愿地跟上,萧沐这人……啧啧……还真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这样的人简直就是渣滓。

可不管心中有多么不满,她想要参与到案件中,还是只能乖乖地任她欺压。

再次进入暗室之中的时候,看到那些尸体,水妙璇多少有些沮丧,这些年她一直女扮男装帮父亲破案,她一直觉得她做的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可现在她有些疑惑,这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死去的人终究不能复生。

妙手仵作:爱妃很凶萌穿云楼免费试读

萧沐已经开始一一检查尸体,而唐佑宁和老爹在安排人手核查这些死者的身份。

“死者死亡时间不尽相同,最早的一具死亡时间在三日左右,呈现出明显的巨人观状态,但因为暗室中温度较低,并没有尸腐现象。”

“死亡时间最晚的在一个时辰之内,尸斑、尸僵开始出现,颜面部等落露部位发冷。”

“死者身上都没有明显的致命伤,没有明显的中毒特征,死因还需要进一步尸检确定。”

萧沐冷静地检验着每一具尸体,一一作出判断之后,看了一眼站在一旁有些呆愣的水妙璇,“准备进一步尸检!”

水妙璇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心中全是懊悔,最晚的死亡时间在一个时辰之内,是不是如果她的动作快一些,再快上一个时辰,至少就可以救一人了?

“现场被清理得很干净,除了尸体之外找不到任何的痕迹。”唐佑宁带着人仔细检查整个暗道暗室和成衣铺子之后,凝重地跟萧沐说道。

“这铺子的老板呢?”萧沐沉声回应。

“回大人的话,属下发现这铺子的时候,铺子内就没有人,属下核查过铺子登记的署名,这铺子是何茂凌何员外家的产业,但在半年之前就已经佃给了来投奔他家的一个远房亲戚何大宇。但属下到何大宇的佃屋的时候,已经人去屋空了。”捕头章程站出来回应萧沐道。

“何茂凌何员外是何平的父亲?”唐佑宁抓住疑惑地问道。

“是。”水越泽赶紧回答道,“下官已经让章捕头将何员外带回了衙门,等大人回去就可以直接审问。”

“让你准备进一步尸检,还愣着做什么?”萧沐不悦的声音在暗室的回音之下特别清晰。

沉浸在自责情绪中的水妙璇被他一震,立即回过了神来,“哦,哦……”

水妙璇赶紧替萧沐准备好了工具,萧沐却看了他一眼道:“我还有事情要处理,这十一具尸体的进一步尸检由你来做,小七留下来协助你。”

“我?”水妙璇有些震惊,虽然以前她不是没有单独做过尸检,但那都是在萧沐来之前,自从萧沐来了之后,她几乎就没有机会了。

而且,在看过萧沐尸检之后,她也发现她那些野路子学来的三脚猫的验尸功夫跟萧沐根本就没法儿比。

“有什么问题吗?”萧沐的声音中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没,没有!”水妙璇赶紧道。

等唐佑宁和萧沐带着人走了之后,暗室中顿时安静了下来。

水妙璇跟着搬运尸体的捕快回到尸检房。

看着整齐排列的十三具尸体,心头仿若压了一块大石。

小七看着她失落的模样,拍了拍她道,“人死不能复生,别想那么多。”

水妙璇对他笑笑,“你家公子是不是无论面对多少死亡都能从容自若?”

“哪能啊?”小七一边整理着尸检要用的器具,一边回答道:“水公子,您别看我们家公子平日里总是一副冷冰冰好像什么事情都不在意的样子,其实他是最重情义的,要不他也不会不顾老爷夫人的反对,非要干仵作这行了。”

“难道萧大人当仵作还有什么缘由不成?”水妙璇疑惑的问道。

她一直就觉得奇怪,萧沐虽然有一个御赐亲封大仵作的名头,可仵作到底是下三流的行当,以萧沐的家世,怎么可能允许他干这个?

“这个……”小七尴尬地笑笑,“这事儿过去很多年了,公子也不让提起,要是水公子真有兴趣,还是直接去问公子比较妥当!”

“哦,明白明白,是我唐突了。”水妙璇当即抱歉道。

随后便收敛心神专心做尸检。

“死者五名男性,六名女性,死亡时间在三天以前到一个时辰之前不等,尸体僵化程度不等,体表皮肤苍白无明显外伤,无明显中毒痕迹,无窒息特征。”水妙璇再一次对全部尸体进行初步检查之后道,而一边小七已经开始记录。

说完之后,水妙璇拿过小七已经整理好整齐摆放在手边的解剖工具,开始进行内部尸检。

但随着一具具尸体的解剖完成,水妙璇却越来越颓丧,因为她居然连这些人是怎么死的都看不出来。

没有伤口,没有中毒,没有窒息,从这些尸体的特征来看,这些人似乎就全部都是在壮年之时突然自然暴毙。

解剖完最后一具尸体,水妙璇颓然的坐在了尸检房一角的木凳上,看着那些被她解剖得七零八落还未重新缝合的尸体,她只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这些人死后都让她折腾得不得安宁,甚至死无全尸,可她却没本事还他们一个公道。

小七本想上前去安慰她两句,可看着她满脸的郁闷,终究没有上前打扰。

萧沐走进尸检房的时候,水妙璇还闷在一旁发呆,小七赶紧迎了上去“公子,水公子……”

他的话还没说完,萧沐已经制止了他,“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尸检报告暂时先不用呈给唐大人。”

“是。”

小七退出去之后,萧沐走向了水妙璇,“有什么结果?”

听到他的声音,水妙璇瞬间回神,直接从凳子上弹了起来,随即垂下了头,“没有,我连他们的死因都没有查出来。”

说完之后,她更加丧气的道:“可能你说得对,我并没有什么本事,只能添麻烦。”

说着,她紧紧的抿住了唇。

原本就秀气的模样更加多了几分娇俏,一身男装的打扮倒显得她更加别有韵味。

看着她的模样,萧沐冰雕般的神色柔和了几分,“走吧,出去走走。”

听到这话,水妙璇瞬间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下意识的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萧沐,“你不先重新做尸检吗?”

“不急。”萧沐说完,转身走出尸检房。

水妙璇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虽然距离中元节还有两日,但是街上却已经有了节日的气氛。

尤其此时天色渐暗,街上不少摊贩在叫卖着荷花灯,各种点亮的花灯也将原本就繁华的金陵城装点得更加火树银花。

水妙璇跟着萧沐的脚步走到秦淮河边,凉爽的夜风吹来,让她的心情舒畅了几分。

萧沐忽然定住了脚步转身看着她,“你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会如此热衷仵作这个行当?”

若是平日,水妙璇必定插科打诨,可此时,她却确实需要一个人倾诉,“其实也不为什么,最开始就是看了话本子,觉得神秘有趣,后来发现可以帮我老爹升官,再后来发现原来替那些枉死的人找到谋害他们的真凶会带给他们的亲人慰藉,也就有点小得意,所以就想把这点小得意维持下去。”

说完,她苦笑了一下,“其实我之前能侥幸破几个案子,也不过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你呢?你又为什么?”水妙璇说完后,抬头问萧沐道。

“我?”萧沐嘴角勾起一丝温和的笑容,水妙璇顿时觉得身边花灯齐燃,而萧沐便是那些花灯中最亮的那一盏。

水妙璇一时看迷了眼,还未回过神来,周围已经响起一片惊叹之声。

再看秦淮河中,千万盏莲花灯拱卫着一搜巨大的花舫顺水而下,每一盏荷花灯下可见游鱼摇曳,那花舫周围更是无数的红鲤围绕,远远看去,倒像是那些红鲤在托着花舫前行一般。

“醉玉舫。”萧沐皱了眉头。

“不对啊,醉玉舫的老鸨还在衙里押着,醉玉舫也被责令停业了,这船是怎么回事?”水妙璇当即疑惑道。

她的话才刚说完,萧沐便已经踏水而行,直接便上了船。

阅读全文
妙手仵作:爱妃很凶萌

妙手仵作:爱妃很凶萌

做人呐,一定要有爱好,要有理想,否则就是不会翻身的咸鱼一条!水妙璇爱好独特,理想远大,热爱尸检,立志做第一大仵作。奈何卿本佳人,只得女扮男装,可偏偏遇上个龙阳之好的顶头上司!“妙璇,元宵节的花灯璀璨华丽,咱们一起去看可好?”某男一本正经。“我要验尸!”水妙璇比他更正经。“妙璇,映日荷花别样红,咱们一起去赏可行?”“我要验尸!”水妙璇白眼一翻,谁要跟龙阳君去赏花!“妙璇,香山红叶正当时,咱们停车坐爱枫林晚如何?”“我要验尸!”水妙璇怒吼,“而且我是女人,不是你的菜!”“那就是说我是你的菜咯!”某男桃花眼微挑,从此天天没脸没皮的追着她亲亲抱抱举高高……

穿越重生|白小糖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