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权少,来追我啊》景夏月 权琛瑞 小说,《权少,来追我啊》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11-20 17:36:39分类:现代言情

权少,来追我啊由网络作家荷包蛋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您可以在生活阅读网免费试读第7章 虚伪的女人。

对于主角景夏月 权琛瑞 的心里描写的非常细腻,看完权少,来追我啊之后真的会感叹世上怎么会有作者(荷包蛋)写出如此惊世骇俗好的好作品来。

权少,来追我啊虚伪的女人免费试读

不是她!

坐在浴缸里,权琛瑞内心复杂,第一次见到这女人时分明看见了她腰胯上的疤痕,但现在凭空消失了!

想到这里,他有了些许猜测,眼神也冷了几分。

不管这个女人是出于什么目的,他倒是要先看看她还能耍什么花样。

从浴室出来,权琛瑞便看见女人已经换上新睡衣,徘徊在vip病房门口,活像个"烫了脚的鸭子"。

他冷哼了声,抱胸倚在门边,"劝你最好不要有其他的想法!"

本来景夏月是想着溜回自己的病房,那样也能睡得安心些,可奈何夜都深了,门口那两位还是精神抖擞,她不禁感叹"权少"调教的好!

男人突然来这么一句,不仅结束了她的头脑风暴,还属实让她心虚了一下。

赶紧挂出一个自以为得体的微笑,她揉了揉揉肚子:"那个啥,我这不是觉得今天吃的太多,溜达消消食嘛,嘿嘿~"

是真听不懂他的意思还是假的?

虚伪的女人,权琛瑞看着眼前女人挂在脸上的笑容就觉得刺眼!

"好啊,"他讽刺的勾了勾唇,"消食是吧,那就把这个屋子清理到一尘不染再睡。"

终于装不下去,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虽身穿浴衣,却本是举手投足优雅得体,而此刻言语间处处刁钻。

"不是吧你!我还没洗澡呢?"

景夏月忍不住抬高音量,她倒不至于计较这个洗不洗澡的事,关键现在这个人阴沉着一张脸、寒着一双眼的,是又哪里惹到他了不成?

转念一想,她景夏月这么有冒险精神的人会怕他?

"再说了,这不是有护士的吗?你叫护士不就行了,又不是没花钱!"

景夏月指着门口,随即又泄气似的放了下来,"算了,这大晚上的还是别惊扰人家小护士了!"

她认命,就这货现在的状态不得吓着人家啊!

"欸,算了算了,我打扫行了吧!"

本着只要忍,大家就都能相安无事的原则,她撸起袖子,说干就干!

然而,某人似乎还不满意。

"声音轻点。"

"我讨厌消毒水的气味!"

"地板要擦的!"

说完权琛瑞看也没看她一眼径直走到床边选了一本书,翻开。

景夏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特么的是医院,讨厌消毒水的味道你回家不就行了!

斤斤计较阴晴不定的,她真怀疑那些女人究竟看上他哪了?

"擦擦擦。"

她敷衍的抖了抖抹布,耷拉着眼皮。

"嗯?"权琛瑞略带嫌弃地皱眉。

"我没骂人啊,我说擦地,擦——地,ok?"

敏感个什么劲儿啊,景夏月放慢语速,不禁觉得好笑。

不过这家伙皱眉的样子,让她有种莫名熟悉感,似乎记忆里也有这么个人,皱着眉头都好看的不行……

"少废话。"权琛瑞明显被眼前的女人弄得不耐烦了。

景夏月暗戳戳瞪了他一眼,没再挑衅他。

没多久,她耳边又传来不耐烦的语气。

"你走路声音小点"

景夏月停下来,狠狠的剜了一眼那人,"权混蛋你是不是故意的?想要走路声音小你去招魂啊!?"

没回应,但看见对方那冷冰冰的眼神警告时,她又瞬间怂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为了屏蔽床上那个时不时找茬的家伙,她开启了自嗨模式。

比如在擦地时做抬起一只胳膊,或者一条腿、站起来时来个全身舒展等keep里面的运动,然后带上耳机、听着音乐,或动感、或煽情,最后听得她时不时地跟着哼唱两句。

终于,权琛瑞发现这女人岂止是不听话,简直是得寸进尺!

戴上耳机?她可真是好样的!

权琛瑞正准备走过去警告女人,但脚步还没跨出,就听见地板中央蹲在地上"画地图"的丫头嘴里哼唱着。

"那就是你,每当我伤心流泪,你总出现在我的身旁……"

顿时,他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跳出了心口,快步冲过去拉起地上蹲着的人,

"瑶瑶!"权琛瑞眼睛里闪过一抹惊喜。

景夏月本来正哼唱着入神。

这首歌她从一个冷门动漫里听来的,当时就觉得旋律还挺熟悉的,也许小时候看过这个动漫也不一定!

谁知道这男人又抽东南西北哪个疯,被他这么一拉,歌词都忘了!

"你干嘛呀!"

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家伙,要知道前好几次都差点被吃豆腐,景夏月不禁怪自己太掉以轻心,毕竟她母上交代过好多次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安全"!

但当她清晰看到,男人眼底的情绪由一闪而过的惊喜,转变成了淡淡的落寞时,原本要出口的粗话转了个弯儿:"你……你先放开!"

权琛瑞从失神中恢复过来,自嘲一笑,松开手。

抬头撞见男人瞬息万变的深邃眉眼,景夏月撇撇嘴,这人还真是善变。

看男人不说话,只是皱着眉,景夏月终于忍不住开口:"喂!刚刚戴着耳机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你是叫了'瑶瑶’这个名字吗?瑶瑶是谁啊?"

谁知一听到这个名字,刚刚皱眉思考的人此刻突然沉下眼眸,开口冷若冰霜。

"与你无关,以后再提这两个字,后果自负。"

嘶!景夏月忍不住腹诽,这种豪门阔少还真是动不动就喜欢威胁别人,表面霸道实则有够沙雕好么!不让提你别说啊!

"你睡沙发。"

权琛瑞向来没什么废话。

"好啊。"景夏月兴致缺缺,她深感疲惫

"难不成你想睡床?"权琛瑞反问。

"那不敢!"

景夏月挑了挑眼皮,她巴不得睡沙发好么!

这边景夏月简单洗了个澡,果断躺在沙发上,虽然有些窄但好歹安全啊!

这一天发生的事有够紧凑,她可算疲惫了,看了眼不远处躺在床上的男人应该是睡着了,这才放下心进入梦乡。

这时另一边,权琛瑞翻了个身缓缓睁开眼。

医院的窗帘遮光效果一般,月色照进来,打在男人那双沉如湖底的眸子,泛着冷色。

就着月色,他看着那丫头的脸。

"睡着了倒是人畜无害。"他小声喃喃,看不清眼中神色。

同样位置出现又消失的疤痕、相似的性格、甚至还会哼唱同样的歌,男人眯了眯眼,但你不是她!既然她不是——-

想到这里,他眼神阴鸷,"不是她的你,挑选了精准的时机出现在我身边,准备的这么充分而来,我也总不能让你无功而返吧。"

瑶瑶,你究竟在哪?他有些烦躁,拿起电话,起身走到阳台,打通。

这边李秘书本来睡得正香,但是工作需要,加上他老板那可是想啥时候抽风,不对,布置任务!那就啥时候要去完成任务,所以24小时他不能静音。

这不,清脆的铃声召回了他三魂七魄,李秘书赶忙擦了擦口水、理了理发型,接起电话:"喂,权少!"

"给我查一下景夏月的背景以及和她相关的人,最详细的,明天之前给我。"

"好的权少!"

挂断电话,李秘书揉了揉眼睛,打起精神,深知又是一个不眠夜。

查个女人查这么细,权少还真是破天荒,李秘书忍不住猜测,情人吗?还是……

权少,来追我啊虚伪的女人免费试读

清晨。

权琛瑞接到了李秘书的电话,电话里交代了景夏月的所有信息。

"权少,那个景小姐还真是路人的不能再路人,就是和妈妈17年前搬到A市,在那之前在H市普通家庭独生女、成绩不错、喜欢冒险极限运动、长相甜美……"

权琛瑞听李秘书口若悬河,扶额,"说重点!"

"呃,景小姐爸爸是普通工薪阶层、妈妈曾经做过保姆,她父母年龄现在都快60了,据说是得女。景小姐22岁……"

打断李秘书的话,权琛瑞直切重点。

"和她相关的人,有什么特殊的?"

"和景小姐一样,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挂断电话,权琛瑞靠在阳台的栏杆上,凝眸望着旁边的绿植。

他现在可以确定,景夏月不是那帮人送过来的女人,莫名松了口气,"可是那么像瑶瑶,真的是巧合,或者天意?"

另一边。

"呼~"

景夏月伸了个懒腰,习惯性早起,可能一下子发生了太多事,累的够呛,所以昨晚睡得不错。

她转头看向床那边,心里正泛着嘀咕,人不在?

"去哪里了?一大早的。"

边想着边踱步到窗前,她刚一伸手拉开窗帘,"诶我去,吓我一跳!"

景夏月险些跳起来,"不是你躲在阳台干嘛!"

权琛瑞以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向她,"大清早诈尸吗。"

说着男人推开门进来,还不忘回头补充一句:"蓬头垢面。"

景夏月内心飞奔过一万匹草泥马……

权琛瑞忽略女人的表情,径直走向浴室,走到门口还不忘补充道:"叫外面人把早餐送进来。"

本来因为这好天气累积的好心情,瞬间瓦解,景夏月盯着男人后背咬牙切齿:"真想以女佣的身份毒死你!"

这边俩人早饭还没吃完,就听见外面敲门。

"进。"

权琛瑞眼皮都没挑一下,继续优雅的吃着早餐,翻着报纸。

"权少,是沈小姐!非要见您。"训练有素的机械声难得带了点波澜。

"让她进来。"

男人语气带着反感。

景夏月心里偷笑,这权混蛋的女人还真有两下子。

权琛瑞瞥了一眼,皱眉。

"琛瑞,你终于愿意见我了!我很担心你的伤。"

沈菀今天身穿一袭米色短裙,长发低束,妆容较上次淡了不少,更能凸显眉目含情,眼中带泪。

景夏月还真是喜欢不起来这女的,演技不赖,可惜不精!

"如你所见,我没事,可以走了。"

够霸气,景夏月都想替权混蛋鼓鼓掌了。

"说得好!"

呃,她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景夏月有些尴尬地看着他们,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只好继续硬着头皮,"说得好……好过分哦!人家来看你的,是不是权少,哈哈。"

两记眼刀飞来!

果然漂亮的玫瑰都是带刺的,景夏月摇头。

"权少,在你心中,我难道还比不上一个新认识的丫头吗?"

沈美人泪悬眼眶,带落不落,那叫一个我见犹怜啊!

这次没等权琛瑞开口,景夏月抢先一步。

"诶!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怎么就不如你了?是不如你年轻还是不如你漂亮?"

接着她顿了一下,嘴角歪出一个痞笑,"最重要的是我很自恋,且不要脸!"

沈菀看着眼前分明的女人,登时火冒三丈:"你……"

"噗!"没等沈菀说完,一声低笑传来。

景夏月不由得一惊。

笑了!刚刚那家伙竟然笑了?还笑得一脸春风化雪?

权琛瑞快速收敛了笑意,起身走到景夏月身边,拉住她纤细的手腕顺势带到怀里。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快到她人没反应过来就已经靠在男人怀里了,还颇有些你侬我侬的意味。

"乖,我们不比。"

?景夏月那句"你脑抽筋啊"还没说出来,便感受到腰间传来一股大力。

这特么是赤果果的警告!

迫于淫威之下,她只好强忍着浑身的"战栗",满面春风:"嗯,好的呢~"

她保证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出卖灵魂!

沈菀终于忍不住,眼泪就那么啪嗒啪嗒断线珠子般流下来,她也顾不上擦,一双美目狠狠盯着权琛瑞。

"琛瑞,你说过我是你喜欢的类型的。"

"我不记得,沈菀,别让我厌烦。"

听男人说完,景夏月耳朵、眼睛都直了。

渣男啊!!她觉得这个沈菀虽然不怎么着,但此时此刻也怪可怜的。

"你,我不会放弃的!景夏月是吧,你等着。"美人儿一咬牙一跺脚,转身"哒哒哒"地踏出vip病房。

"不是,和我有什么……"

景夏月话没说完,反应过来自己还被人抱在怀里,瞬间如电击!

就这说没关系,鬼信啊!

"喂,人都走了你赶紧松开!"

景夏月边一根根扳着男人扣在自己腰上的手指,边抱怨:"你说你们演这苦情戏,非把我拉扯进来,回头那女人再报复我!"

权琛瑞挑眉,并没松手,反倒是慢慢凑近女人那张因为挣扎略带点粉红的小脸,看着那气鼓鼓的模样没忍住伸手掐了一下。

景夏月汗毛一立,"权混蛋你又动手动脚!"

接着似乎又想到什么,她冷静了下来,认真看着权琛瑞:"不过我听了那沈小姐的话,你应该是喜欢她的。"

"嗯?"

权琛瑞眉梢微扬,磁性的嗓音低低的拐了个弯儿,似乎是想要个解释。

景夏月清了清嗓子,比划半天,"咳,我问过医生了,你……那里痊愈后就没事了,放心,不会有后遗症的!"

权琛瑞面目抽搐,这丫头究竟是什么脑回路?

难得看见他这样的神情,景夏月莫名心情好了点,暗道自己的假设成立了。

"那啥,你喜欢沈小姐,但是介于自己受伤怕给不了她幸……性、福?"

她故意加重尾音。这话虽然有点臊得慌,但不愧是她,这波推理可谓是感人至深!

"哦?"男人磁性嗓音慢慢染上几缕诱惑,薄唇轻启:"给不给得了,你要不要先试试?"

声音、气息盘桓在景夏月耳边,她被这话羞得脑子都不够用了,直接当机。

呔,妖孽!这神马虎狼之词,权变态怎么就能面不改色的说出来了?

虽然吧,是她先"口出狂言"的。

权琛瑞冷哼,随即松开手缓步走到沙发边坐下,剩下景夏月风中凌乱。

但她也不是扭扭捏捏的人。

"景小姐还真是乐于助人。"

权琛瑞随手翻着书,话中带着讥诮。

"您客气了,此话怎讲?"

景夏月笑意不达眼底,模仿着男人的语气。

装糊涂而已,这她比谁都会。

"连旁人的幸福都要管,这不是乐于助人是什么?"

权琛瑞手中的书被翻过一页,语气听不出喜怒。

景夏月反应了片刻,还差点以为这人是在念纸页上的文字,直到男人视线扫过来,她才后知后觉:"噢,那谢谢你啊。"

别开眼,她眼巴巴看着桌上自己吃了一半的吐司,好饿!

权琛瑞:"沈菀你应该知道。"

"好像是个明星?"这菀那菀的她不管,她现在只想要那饭碗!

等下,沈——菀?!她惊,不会是刚刚那个女人吧?

"我和她之前是场交易,现在结束了。"

权琛瑞不咸不淡的来这么一句。

"呃……这件事有必要和我这个闲杂人等说吗?"

难不成要怪我毁他幸福?景夏月腹诽。

权琛瑞垂下眼帘,继续专注在纸页上,似乎文字要比眼前的女人有吸引力的多,过了大概半分钟,才缓缓开口:"既然你那么好心,不如就换你留在我身边。"

"啥玩意?"

景夏月抬起手,揉了揉今天过于疲惫的耳朵,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都说了不会有后遗症的,你不信可以找医生确认啊,不至于让我赔上自己吧!我可是法学系的这你也知道。"

她尝试官方语气,坚持'怂也不能怂于表面’的临时方针。

男人用修长的食指,轻轻敲打着纸页,"嗯,我还知道沈菀不仅是明星还是富家千金,而你很普通。"

景夏月点头,这她自然知道,有些好笑的"呵"了一声,接着开口:"我庸人一个,心里有数,到底要说什么你快点!我都饿死了!"

"她不会放过你,别忘了你还有家人,毕竟她背后是沈氏集团。"

男人靠在双腿交叠,靠在沙发上,开口分析。

景夏月一愣,沈氏集团!

她爸爸上班的地方,眼看着父亲快要退休了,此时的确不能因为自己丢了工作。

"那我……"她有些迟疑。

"很简单,我可以保护你。"权琛瑞靠在沙发上,看向她,"做我的贴身佣人。"

景夏月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耳背,没听清后一句,"我说自己是'庸人’,不是'佣人’!你耳背?"

这两天她就是处处踩雷!!

"怎么?看你表情似乎还不满意,难道你想做床、伴?"

权琛瑞思忖片刻,"也好,万一真有后遗症……"

阅读全文
权少,来追我啊

权少,来追我啊

一次失误的冒险,她上,他下“滚下去”下去就下去一场心动的游戏,她走,他留“滚回来”滚远了!一个多年的真相,他问,她答“真的是你?”呵男人,就算假的,招惹了本姑娘也休想走!蓄意安排or命运重逢?啧啧。且看她如何步步迎男而上,先霸道破解傲娇冰山脸再看他如何步步为营自保,后缴械投降无敌小娇妻

现代言情|荷包蛋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