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十九重帝狱》大结局精彩试读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0-11-20 16:04:41分类:玄幻奇幻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第18章和第19章由网友提供,箫楠 陌上青青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生活阅读网免费提供十九重帝狱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十九重帝狱

推荐指数:8分

《十九重帝狱》在线看

慢热型的玄幻奇幻小说,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个觉得很甜!特别喜欢十九重帝狱这种纯真有爱的甜文,没有恶毒女二和痴情男三,超级喜欢箫楠 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第18章免费试读

  王天霸的神色很不好,从踏入箫家武技阁时,就将怀疑的目光落在箫楠身上。

  他的第四子王腾阳,和箫霸虎,箫家的七长老一同消失在南屏山,不见踪迹。

  箫家将嫌疑人锁定为箫痕,他却觉得箫楠同样值得怀疑,腾阳和箫霸虎,七长老同时消失,凶手极有可能为同一人。

  韩家女娃只说腾阳是妖兽所杀,慕浅浅为旁证,可事情绝无那么简单,他倒要看一看,箫楠是真的废了,还是确有实力杀害腾阳。

  此战,便是证言。

  “好强大的气场,至少为开脉七重境。”箫楠感受到王天霸的窥觑,接触到一对深不可测的冷眸,心里微微一紧,这家伙比箫平山还可怕。

  箫痕也来了,神色有些糟,因为也承受着王天霸在内之人的怀疑,但他尚能保持镇定,目光一眨不眨的锁定箫楠。

  他的心思很复杂,对败于箫楠手中耿耿于怀,又恼恨箫楠让自己背锅,可是另一方面又同病相怜。

  他们有一个相同的敌人,箫平山。

  他更希望箫楠送箫霸霜去死,给予箫平山永世难忘的惨痛,不过看样子,箫霸霜突破元灵六重境后,箫楠的胜算很渺茫了。

  “老夫沈玉堂,主持生死决,开始。”沈玉堂白发迎凤飘扬,直接一挥手。代表箫楠和箫霸霜的对决正式成立。

  生死由命,概莫不悔!

  气氛,一时万分肃冷,所有人都凝视箫楠和箫霸霜。

  一个曾经是天南第一天才,掌斗级九品神魂羿日剑,元灵七重,从巅峰跌落,很有可能今日就是生命的终结。

  另外一个是箫家除箫远仙外,年轻一代最强者,刚刚晋级元灵六重,修出一龙之力,掌斗级五品神魂厚岩盾的箫霸霜。

  这一战,箫霸霜似乎赢定了。

  “箫楠,你现在下跪磕头都晚了,本少爷会让你死的很屈辱,一击,我只要一击,就让你死无丧身之地。”箫霸霜十分冷酷的笑着。

  声音落下,大步踏前,身后浮起一面极大无比的黑盾,豁然是斗级六品神魂,厚岩盾。

  神魂丹的力量,让他神魂果然也蜕变了,晋为斗级六品。

  斗级六品,在整个天南都是翘楚,可称五十年一见的天才。

  在场者感受着这股窒息般的压力,心头无不一苦,箫家又多出一位不世天才,前有箫远仙,现在又有箫霸霜,气运缘何如此强大?

  好在最强的箫楠已经废了!

  箫霸霜睥睨箫楠,身躯中的武道气息渐渐汹涌,一道元气真龙凝聚,绕着腰间飞舞盘旋,衬托出不世霸气,为一龙之力!

  “我有斗级六品神魂,元灵六重修为,一击都是抬举你,像你这样的蝼蚁,出身不干不净,只配臣服于我,敢和我为敌,死!”箫霸霜傲然十足。

  天南之人心头微有感概。

  他突破的消息,天南都知道了,可是见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元气真龙,天南世家的大多数家主都没有如此修为,现在确有资格嚣张狂妄了。

  言落,箫霸霜身躯如一道直线,朝箫楠拍出一掌。

  掌有乾坤之意,元音不绝于耳!

  乾!坤!掌!

  黄级中品武技,蕴含乾坤伟力,有镇压山河般的拳劲流转,挥落间,隐隐约约还有人掌合一的雏形!

  箫楠眼中闪耀无尽的冷意,从箫霸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是一个死人了!

  他的记忆里只有父亲,从出生就没有见到母亲,是以家族多有人道他出身不干净,可无人敢当面说出。

  箫霸霜,触犯了他内心的禁忌!

  太可怕了…

  箫家武技阁,许多人为箫霸霜的强势发出惊呼。

  元灵六重,斗级六品神魂的雄浑根基,还隐约触摸到人掌合一,施展乾坤掌,威势不弱于一些元级七重的家主级强者。

  箫楠,靠什么挡?

  箫平山一脉冷笑连连,得意万分,这就是和他们为敌的代价,整个天南今日都将知道,箫家谁是天?

  沈玉堂嘴角浮现不屑,有些人一时嚣张,终得付出代价。

  年少不知天高啊。

  武技阁中,阳老叹息,手指落在茶盏上,那盏中间的茶叶随碧波旋转不停,何曾不是那名箫楠的少年,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

  他,太不知进退了,最后要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箫无艳甜媚的笑了,这颗神魂丹真是太值了,让四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也不枉自己花了那么大功夫侍侯家主,腰间现在可都隐隐作疼呢…

  楠儿!

  箫无悔牙关紧咬,赴黄泉,总要一个先,一个后,可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仍是那么的摧心之痛。

  箫痕皱眉:“箫楠,仅仅于此么?”

  韩璇儿等人紧张万分,箫楠能挡住么?

  “一击?你可知道,在我箫楠眼里,你也只配承受一击之力。”箫楠看着惊天动地的一掌,仿佛化身天地尘埃,竟然于世人眼里举起拳头。

  一挡,犹如一只蚍蜉仰望九天,竟不自量力的去撼动!

  箫霸霜眼里浮现讽刺:“天真!”

  可紧接其后,他竟碰上神之古岳一般,乾坤拳根本撼之不动,自己反而被轰然弹飞。

  那斗级六品的厚岩盾神魂,散为漫天黑光,为一拳击碎,箫霸霜的身躯横空飞去,如一叶浮萍。

  箫楠漠然的声音,响彻武技阁:“你可知道这一天,我等待了很久,仿佛渡过漫长的冬夏,轮回了十万年。”

  元气真龙,吼动武技阁!

  斗级六品双系神魂,帝武挥斥方遒,和箫楠相合。

  “元灵六重?斗级六品神魂?箫家天才?后起之秀,武王之姿,一击败我?你配么?”箫楠一手扣住坠落的箫霸霜脖颈。

  天地死寂,万物失声。

  “谁是废物?”他冷冷俯视着神色愕然的箫家人,仿佛一尊绝世武王,手指蕴含无匹力量,任由箫霸霜挣扎着,都撼动不了。

  他像捏着一只飞蛾,可以轻易夺走它余生。

  “这……是!”世人瞪目结舌。

  箫楠竟然也是元灵六重境,斗级六品双系神魂,实力比箫霸霜更强,只是一击,就战败箫霸霜!

  谁是废物,谁才是强者?

  昨夜,他们看到的元气真龙,其实就是箫楠在突破啊,他比箫霸霜突破的更快,可笑他们竟然认为他不如箫霸霜,需求饶乞命?

  他们为先前的想法无地自容!

  可是最痛苦还是箫霸霜,自己竟然那么狂妄,那么嚣张,自认为必胜,结果就是这样的结局?老天爷玩我?

  整个箫家无法平静,包括那武技阁中的阳老都捏碎了茶盏,猛然起身。

  他,再一次看走眼了!

  箫无悔摞剑的手腕在颤抖,脸上又惊又喜,这是他的楠儿么?他不是在做梦?楠儿他娘,可是你在庇护者他吗?

  韩璇儿,慕浅浅,他们也无法平静,虽然知道箫楠的强大,可是再一次见到,仍是不由心惊肉跳。

  箫楠,比在南屏山中还要强大!

  “箫楠,给我放了霸霜,我们的事既往不咎.”箫平山神色阴晴莫测,死死的瞪着箫楠,心里生起一抹恐惧。

  他身后箫无艳,箫霸意全都神色惊变,才醒转过来一样,箫楠竟然挡住了箫霸霜,而且,修行出这等力量!

  箫平山剥夺了箫楠的神魂,又遭温家退婚,天剑宗劝退,重重打击下,竟然还能在半个月内,从一介废身重新站回到元灵六重,斗级六品双系神魂!

  他的报复,会是何等的可怕。

  “箫大长老,不如你来说说,生死决的规矩。”箫楠目光冷冷的落在尚未完全醒转的箫星洗等长老身上。

  武技阁前,箫霸霜和他击掌为誓,就注定了今日结局,箫霸霜还出言羞辱他的父母,现在箫平山要自己放过箫霸霜,他倒要问一问,箫家会怎样做?

  他巅峰时,为元灵七重,斗级九品神魂羿日剑,如今,为斗级六品双系神魂,元灵六重。

  明眼人都知道,他重返巅峰,根本不是问题。

  箫平山心头猛然一紧,生出焦虑和屈辱。

  这该死的孽种,竟然要用这种方式羞辱他们,他也不顾念下同出一源的血脉,良心都没了啊!

  盛怒之下,竟然没想过自己造下的孽,得自己偿还。

  箫无悔嘴角浮现笑意,看来今日他们父子不必共赴黄泉了,楠儿也真是的,有如此实力,却隐瞒他这个做父亲的,不过有子如此,此生无憾了!

  “不要……杀我,箫楠,我的好堂弟,你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我认输,我忏悔,我愿意做你的狗啊!”箫霸霜从震撼中缓过一丝神,发出凄厉的哀求。

  他多想扇自己几巴掌啊,做人那么没眼力劲,说怎么大话?自己相比箫楠,两人的实力根本不在同一个层次。

  武技阁前,很多人神色古怪,没想到箫霸霜一点儿骨气都没有,竟然选择求饶,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可是,世间又有几个人,能在死亡面前,守住尊严?

  只不过,箫平山父子大费周章,就是让他们看一场自取其辱的好戏么?

  这也真是可怜啊

十九重帝狱第18章免费试读

  箫平山闻言不由得一呆,紧接着胸口一痛,快要气晕过去,没想到自己强势一生,箫霸霜竟然将他的脸丢尽,朝箫楠乞命,卑微的像条狗。

  这也配是自己的种?

  “大丈夫生死则死矣,生当做人杰,死为鬼雄,四弟,你太没有气概了。”箫霸意看到父亲的脸色,不由得哼道。

  箫平山脸色顿时更糟糕,他不想箫霸霜求饶,可没让箫霸霜去死!

  “做你麻痹的鬼雄,哇啊……,有种你代我来死!”箫霸霜险些气吐血,急的大叫。

  箫霸意脸色一僵,扯了下嘴角,让他代死,想多了吧。

  武技阁,众人连连摇头,简直是闹剧,生离死别前,骨肉至亲还要互相奚落,箫平山一脉的为人真是卑劣?

  要不是箫无艳做了高家的侍妾,箫平山连箫家大权都难以掌握吧。

  “生死决,胜,荣耀万分,败,付出性命,这是东荒大陆的规矩,无人可以违背,箫家自当秉公遵守。”箫星洗凝视着箫楠,目中透着一丝复杂。

  他自然知道这句话一落下,将遭到箫平山的敌视,可是箫楠的天分折服了他们,隐有重新崛起九天之势,栽培一下,或许又是一个箫远仙。

  身为家族的老人,最大的梦想就是看到家族的强大,个人荣辱都可以忽略不计,只要安抚好箫楠,牺牲一下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

  光复昔日天南王,箫家的荣光才最为重要。

  “老匹夫们,你们城头变幻大王旗,改头换面很快啊,不过小孽畜心狠手辣,会放过你们?”箫平山恨的咬牙。

  一群不要脸的老杂种,分明是看到箫楠的价值,比箫霸霜更大,就转变心思。

  这是背叛,正中箫楠孽畜的心意。

  箫楠孽畜分明是要在天南镇大大小小的世家面前,让世人知道,他连自己的孩子都庇护不住,只是个徒有虚名的箫家之主。

  他恨透了箫楠,更恨眼前这群老不死,都是这群畜生,害他丢人现眼。

  可是,他忘记是自己召集天南大小世家,为了羞辱箫无悔父子,齐聚武技阁,现在箫楠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看清楚了么,箫家在意的只有实力,没有实力,那怕家主是你爹,你都不如一条狗,来世记得心怀慈悲。”箫楠冷戾的笑了。

  箫霸霜,今日得死!

  他之所以等待现在,就是让箫平山慢慢体会痛苦,世间,有些人不配那么快意的活着。

  “立即住手,否则,除箫平山一脉,箫家所有人都得死!”沈玉堂终于站不住,冷冷的出声道。

  无形的气息降落箫楠,透着绝世的骄傲和不容置疑。

  他奉高家圣意,主持生死决,是要箫楠死,可不是让箫霸霜死。

  箫星洗等人神色倏变,好狠毒,沈玉堂丝毫不将他们的性命当做一回事,这就是来自高家的威势么?

  场中人目光微凝,看来局势又要发生扭转了,高家的人出声,箫楠必须要罢手,不然得搭上箫家上百口人的性命。

  箫平山脸上重新绽放笑意,哈哈哈,这就是天意…

  嗯?

  可是紧接其后,只听一声凄厉绝望的惨嚎响彻四方,箫霸霜彻底寂灭,厚岩盾神魂为帝武直接吞噬。

  箫楠竟是毫无迟疑和留情!

  “沈长老,你说的对,人分三六九等,有些人生来尊贵,有些人生来下等,箫霸霜实力不如我,就是下等人。”

  “所以,他该死。”

  箫楠轻蔑的扫过沈玉堂,甩了甩手道

  沈玉堂,在生死决前说人分三六九等,他箫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得死。

  现在,他原话奉还。

  箫平山怔怔的看着箫楠,一脸不可置信,他怎么就敢不听沈玉堂的话?霸霜,他的孩儿,就这样死了?

  箫痕此刻不着痕迹的笑了,老贼,你也有今天,不是说我杀了箫霸虎么?等你知道箫霸虎也是箫楠所杀时,怕是连吐血的心都有吧?

  “孽畜,你…好胆量,真不怕老夫杀光箫家?”沈玉堂怒极反笑,白发猎猎作响,身躯涌现出杀伐之气,

  他真是被箫楠气的肝疼,多少年了,成为高家的供奉开始,青城这个地方就没人敢如此藐视他,今天竟被乳臭未乾的一个后生践踏尊严。

  他要是不做什么,整个青城还以为他沈玉堂快老的要死了。

  他直步踏前,强横至极的杀意将箫家的苍穹压成一片漆黑,隐约有一头绝世黑雕浮现,身躯缠绕着雷霆,翻江倒海,吞噬九天。

  斗级六品,兽神魂。

  兽神魂有万千种类,大雕为天空霸主,代表天空飞行力量,又有雷霆增幅,沈玉堂的修为,都不知有多么可怕。

  天南这地方,谁人可挡?

  “沈玉堂,怒了,箫楠,死定了!”场中人从震撼中醒转,看向箫楠的眼神很不幸,真是天真啊,竟然得罪高家!

  高家的权柄,如何是箫家可及的,青城四大豪门,温家,高家,慕家,王家,高家是以武力位居其中。

  箫家人对箫楠生出极大的怨意。

  箫楠真是糊涂,同出一族,饶过箫霸霜不好么?现在杀了箫霸霜,还招惹沈玉堂,不仅得搭上自己的性命,还要牵累他们,

  “滚,高家的走狗,开脉六重也敢狂妄,踏前一步,死。”就在世人心思不一时,一道剑光破空而起。

  一斩,只听凄厉一声,一道雕翅斜斜破灭。

  那只搅动风云的兽元魂,直接缩回沈玉堂的身躯。

  沈玉堂砰然后退,面色苍白,骇然的望着那出剑之人:‘你,你,你,剑荡山河,万古空,东洲剑圣是你谁人?”

  箫家的茫茫黑夜散去,恢复清朗。

  可是,世人的震撼没有丝毫减少,目光聚集箫无悔身上,沈玉堂那么了不起,威势那么可怕,竟然挡不住他一剑!

  箫家的这位病痨鬼也太邪戾了,不愧是修行到开脉九重巅峰的强大武者,剑荡山河,东洲府剑圣和他有关?

  箫家人面有复杂,虽然见识过多次箫无悔的强大,可是每次见到,心里多少有些复杂,这是他们家族的第一高手啊,现在却相视陌路。

  “凭你,也配问授剑恩人的名讳,生死决是东荒圣陆的神圣规矩,无人能破坏,你如果一心要屠戮箫家之人,请,但是楠儿,你不能动。”箫无悔傲然的站在箫楠身前。

  瘦弱的肩膀,随时会像一片枯叶倒下,被风雨压垮的身躯,却透着神山万岳似的伟岸。

  他,可以庇护箫楠,用生命去守护!

  这就是自己的父亲。

  箫楠淡淡而立,心头涌动着感动,不论他做什么,父亲都是一直默默的支持,不过问,却相信,不反对,却以身作则,教他直面世间的一切。

  人生有很多不公平,有遗憾,有欺压,可是要以坚强的态度活着,可以落寞,可以悲伤,甚至可以有一时的怨恨,放弃,但最终一定要挺起胸膛做人。

  纵然挡在身前的是不世神灵,也得为了活着和尊严去争斗拼搏!

  箫家人,此时纷纷愤怒和惊惧,眼眸中透着不可置信。

  好狠毒的箫无悔啊!

  他竟然说,沈玉堂想要屠戮箫家,随意就是,只要不动箫楠,这个背弃祖宗的东西,难道忘了生他养他的家族了么,难道忘记了相同的血脉么?

  “剑圣,是你授业恩师!”沈玉堂脸色阴晴不定,没有理会箫家人,只是眼眸死死的凝视着箫无悔。

  “剑圣,东洲府的剑圣,箫无悔竟然和他有关系,天啊,这怎么可能,那可是一剑扫东洲,早早就修行到神轮境的绝世剑道强者。”有世家的家主级强者惊呼。

  “他创有剑山十二决,曾经一剑连斩九位神轮境巅峰武者。”

  “天剑宗十九峰的峰主,都不敢说必胜他,威名响彻东洲。”

  “他的弟子有三位,但没有听说有箫无悔啊!”

  人们陷入震撼,连箫平山,箫星洗等箫家人都为之愕然惊讶,这种事从未听说过啊!

  剑圣,那可是一代传奇。

  剑道有人剑合一,观微之境,心照之境,神御之境。

  剑圣可能修行到观微之境的大成,可以将手中剑用到丝毫无差,哪怕不用神元,也能一剑出,同时斩碎九百九十九的毫毛。

  这是窥尽天下万剑万招万式,才能踏足的强大领域。

  这样的领域下,同等修为的人物,剑道不如他的人,所出的每一剑,每一式都会让他找到破绽,哪怕掌握高出他很多层次的武技,也会被克制。

  这就是剑圣的威名,世上剑者千千万,入人剑合一的有,入观微之境的少之又少,箫无悔竟然是师传于他,哪怕只是记名弟子,得他授剑,也万分了不起。

  剑圣,真名剑霸道,就这三个字,就足以将沈玉堂压跨。

  “好,好,好,老夫没有资格过问,但高家总有资格,箫无悔,你莫要猖狂,若你真和剑圣有渊源,我等自然避让,可你要是说谎,剑圣也不会放过你的。”沈玉堂一挥袖,直接冷哼转身。

  他惹不起这个因果,必须请示高家了!

  黑色的巨雕神魂浮现,舒展雕翅,他和箫无艳登上雕背,便见黑雕长唳一声,卷起狂风,呼啸上天。

  箫无艳临走时,万分怨毒的瞪视着箫楠,仿佛在说,这件事没完呢。

  武技阁前,世人一时间没能从震撼中醒转。

  沈玉堂携高家意志而来,主持生死决,要箫楠死,威势无边,可竟然赔上神魂丹,还被狠狠打脸,连支持者箫霸霜都被箫楠灭杀,只能无奈离开。

  这一病一废的父子,竟然如此可怕,搅起如此大的风浪,隐有重新崛起之势!

阅读全文
十九重帝狱

十九重帝狱

帝掌苍穹,主宇世生灭,帝御万灵,众生皆为尘?帝者,霸道,强大,是至尊,是一切法,一切理,一切道,臣者生,逆者死,高高在上,和日月同辉同尘同朽。可这世间,还有十九重帝狱。

玄幻奇幻|陌上青青草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