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锦绣江山庶女谋》殷荃 夏侯婴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0-11-20 13:15:55分类:穿越重生

锦绣江山庶女谋由网络作家所著的穿越重生小说,您可以在生活阅读网免费试读第5章 瞒天过海。

新书推荐,《锦绣江山庶女谋》由网络作家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殷荃, 夏侯婴,内容主要讲述:

锦绣江山庶女谋瞒天过海免费试读

将军府内,自殷荃成功从将军府逃出生天的那一日起,将军府上下就没一日安宁过。

找人吧,又不好大张旗鼓的找;不找吧,端王那边又交不了差。

柳如月这一腔的怨愤,通通撒在了丫鬟婆子身上。

日子接连过去了三天,她这心中的不安是越发的强烈,所有的恐惧,都在午时一刻卫钧送来聘礼的那一刻彻底爆发了。

瞧着站在前厅大堂内油盐不进的白衣男子,柳如月心跳如擂鼓,咚咚的撞的她五脏六腑跟着一起痛。

端王是谁?那可是连当今圣上都要给几分薄面的人,哪是区区一个将军府能惹得起的?

现如今殷荃那小蹄子早就不知去向,眼下,要如何向端王府交差才是当务之急!  

嫩葱般白皙纤细的手指不住的绞着丝帕,柳如月越想心中越凉,蓦地,她忽然远远的瞧见了原本伺候在殷荃房内的丫鬟翠玉,一个大胆的想法当即在脑中成形。    

“承蒙端王厚爱,老夫代犬女谢过王爷,只是……”未曾察觉柳如月眼中一闪即逝的凌厉,殷正廷正欲将殷荃逃家的事实全盘托出,不料却被身边环佩叮当的美妇打断。

“老爷,这端王可真是大方,光聘礼就拉了十车,咱们荃儿嫁过去可比在这将军府内享福多了,您说是不是?”

说着,柳如月朝殷正廷瞥去一眼。仅是极为短暂的目光相接,后者便对她的心中所想了然于心。

原本微微张着的嘴唇动了动,殷正廷终究还是没有去阻止柳如月。

端王从未见过殷荃,根本不会知道她是如何相貌。

如今这小女儿拒嫁逃家,他命人在外寻了整整三日也不得其踪,一个刚刚及笄的女子孤身一人在外游荡,怕是早已落入野兽之腹,化作一摊白骨。

如此想来,柳如月所谋划的,未必不是个办法。

思及此,殷正廷心下定了定,原本稍稍有些紧绷的老脸也跟着一并松弛了开来。

荃儿,你泉下有知休要怪爹无情,要怪,就怪你没那个命……

端王府内,尽管夏侯婴走出了殷荃的视线,却始终负手站在门口并未真正离开。

对于殷荃,他始终保留着一分好奇。

站在门口朝里望,他漠然清冽的面庞上生出了一丝松动。一言不发的看向面沉如水磨牙霍霍的殷荃,他的心绪有些微妙。

她的表情似乎总是很丰富,尤其在诅咒自己的时候更丰富。

明明只是个不被喜爱的庶女罢了……

将军府内,送走了卫钧后,殷正廷屏退了左右,转向柳如月,目光里带着一丝犹疑:“你打算‘瞒天过海’?”

“不愧是老爷,妾身什么都瞒不过老爷的眼睛。”略一俯身,柳如月笑的娇羞,眼中的光芒却不掩其中阴毒。

“端王从未见过九姑娘,即便在大婚当日我们送去的人不是她,他也不会知道。再者,端王是何人,嫁去端王府的人莫不是享受一辈子荣华富贵……只要,她有那个命……”柳如月说着,唇边浮着一丝笑意,那笑意勾在她嫣红如血的唇角上,看上去像一把刀,染着艳丽剧毒的刀。

不着痕迹间朝那始终侯在一旁的丫鬟翠玉望去,柳如月姣好面容上笑意渐深。

翠玉虽一早便伺候在殷荃身边,却是她安排的人。尽管起初并非出于如此目的,可如今形势到了,便也没有犹豫之理。

察觉到身边之人幽然中染了几分晦色的眸光,殷正廷虎目微闪,已然看出几分端倪。

端王府内,负手站在殷荃房外的夏侯婴唇线微抿,心中那一抹微妙的情绪始终未曾消散,只是一双幽深黑眸清冽如水,未有半分波澜。直至身后生出一抹微不可查的清风,他才收摄心神。

“将军府的人还在搜寻殷荃的下落?”漠然开口,夏侯婴边说边负手转身,视线却并未落在那宛如一缕浓黑雾霭般的清瘦身影上。

闻声颔首,龙珏从腰间摸出一块通体漆黑的木质令牌,牌子上赫然刻着一个醒目且猩红的“柳”字。

见状,夏侯婴本就清冷的眉宇间径自生出一丝褶皱。

除去殷正廷派出的人之外,竟还有其他人也在搜寻殷荃的下落……

视线始终停留在那阳光下浓得发黑的“柳”字上,夏侯婴薄唇微抿,遂将那腰牌递回到龙珏手中。

“守在此处,若有异动,杀无赦。”

尽管他声线淡淡,却是冰冷至极,只是听在耳中,便足以教人不寒而栗。

将视线垂的更低,龙珏略施一礼后,紧接着便消失在夏侯婴面前,如一缕薄烟,徐徐飘散。

听见门外悉悉索索的声音,仍旧匍匐在地的殷荃眉心拧成了一个死结,与此同时,心中生出一丝困惑。

那个洁癖狂魔没走?

不科学啊……

正猜测间,忽就见一道莹白若雪的身影缓缓走进。只觉喉管猛地噎了一下,她用力挪了挪身子,用背对着他,以示愤怒。

“在生气。”盯住她细瘦的身子,他动唇。

明知故问!她喘了口粗气,坚定不出声、不理睬、不回应的三不政策。

“咎由自取。”

“夏侯婴!”三不政策瞬间瓦解。

“本王救你性命,你非但不感激反而处处忤逆本王,甚至妄图谋害本王的性命……这些,本王都可不予追究……”

你明明说过是你家的马救的我……什么时候变成你了!

扫过殷荃霍然瞪大又忽而眯起的双眼,夏侯婴偏开视线,继续说了下去:“你目无礼数,视规矩如无物,落得这步田地,实为自找苦吃,与他人无干。”

狠狠咬着嘴唇,殷荃想反驳,却无从下嘴。

她不得不承认,夏侯婴漠然的语气虽然令人火大,可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有理有据的无懈可击,而这才是最让她感到胸闷气短的地方。

正郁结着,却见神祗般高贵冷艳的夏侯婴突然朝她看过来。黝黑的眸子里像是蓄着一片幽深的海,在淡金的阳光下泛出粼粼海波,摄人心魄,却也冷冽刺骨。

“龙珏,带她去换衣裳。”

说完,他转身走出,那抹笔直淡漠的背影晃的殷荃眼疼。眼疼之余,心中困惑越发升级。

换衣服?!换什么衣服?!

他要带她出门?!

正困惑间,她便瞧见龙珏那仿佛黑色烟幕般的身影从他身边飘过,双脚踩在黑色的水磨石地面上,仿佛与之融为一体般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只觉那黑衣女子一瞬便移至自己眼前,紧接着将一枚龙眼大小的白色药丸塞入她口中,继而毫无温柔可言的点住她锁骨正中凹陷的那一块,双手抓起她双臂,从肩部向下直捋过手指。

锦绣江山庶女谋瞒天过海免费试读

只听“咔咔”两声闷响,就在殷荃几乎要痛嚎出声的时候,突然瞪圆了双眸,方才因夏侯婴而无比怨念的情绪顷刻间荡然无存,她有些犯傻的张着嘴,直至半晌后才惊喜出声:“我能站起来了!谢谢你啊!阿珏!”激动的抓住龙珏的双手,殷荃用力拥抱了她一下,登时令黑衣女子有些怔愣有些僵硬。

“不过……你未经那个洁癖小白脸的同意就帮我恢复行走能力,万一被那个虐待狂发现岂不是要受罚?”惊喜之余,她并没有为此被冲昏头脑,抱起手臂,殷荃看向龙珏的视线里有几分担忧。

被她这样看着,龙珏双唇蠕动了一下,黑眸内生出一丝微光,似乎,是想要开口说话。

“管他的,要打要骂随他来好了!我替你扛着!”说着,殷荃笑着拍了拍龙珏的肩头,迈开大步向前走去。

原地站着,龙珏一瞬不瞬的望住殷荃的背影,心中生出一丝怪异的情绪,那情绪来势凶猛,竟让她有些怀念。

“不错,这身打扮才比较合适你。庞班,带她去马厩。”轻描淡写的抬头在换了衣裳的殷荃身上扫了一眼,夏侯婴的语气很淡,却仿佛染上了一抹似笑非笑的讥诮。

“你大爷的夏侯婴!老娘招你惹你了!你凭什么不让我走!你这是非法囚禁!非法囚禁!!”在端王府住了三天,殷荃所有的理智都被高贵冷艳的夏侯美人消磨完了。

“本王的马救了你,你难道不应该好好表达一下你的感激么?”指尖在帛书边缘的锦缎上摩挲了一下,夏侯婴的语气淡漠依旧。

“你这是道德绑架!”

“庞班。”淡漠语气里掺入了一丝不耐烦。

“放我下来!!”

看着健硕如牛的庞班将火气冲天的殷荃从眼前扛走,夏侯婴挑挑眉,视线落回到从刚才到现在只翻过一页的帛书上。

真吵……

下次还是点她的哑穴好了。

“主子,聘礼已送到。”

正思忖间,卫钧走进。

面无表情的抬眼朝门口的白衣卫士瞥去一眼,夏侯婴抿抿唇。

一把将殷荃丢进稻草垛,庞班对正侍奉在马厩的马倌们简洁明了的交代了一句后,遂大步流星的离去。

他走后,马倌们小心翼翼的看了眼仍身陷在草垛内的殷荃,随即摇头的摇头,低叹的低叹,各做各事去了。

开罪了端王,那真是只能自求多福了……

吐出一口沾着土腥味儿的茅草,殷荃黑沉着脸从草垛里爬出,大吼:“夏侯婴!你去死!!”

不让她走还让她睡马厩!!

啊呸!算你狠!!

拍掉身上的草叶,殷荃刚一转身就听到了自己下巴掉地的声音。

清一色的白马……

偌大的马厩竟然只养白马!还是匹匹都有冠军相的那种!

殷荃突然很悲愤。

上帝啊,派个人来收了夏侯婴这只妖孽吧……

被夏侯婴丢进马厩后,殷荃发现,她终于再也不用三天两头的撞见那张高贵冷艳的绝色美人脸了。

原因很简单:夏侯婴是个洁癖很严重的人。

洁癖如他,怎么可能来马厩这种充斥着动物体味和稻草潮气的地方?NO WAY!

“小白,你知道么?按照心理学的说法,通常像你家主子这种洁癖程度的人要么童年很悲剧要么恋爱受过伤,只有通过这种极度偏执的洁癖才能让自己有安全感。”咬下一口胡萝卜,殷荃一边说一边把被她咬过一口的胡萝卜往“小白”口中送。

“小白,你是怎么忍受那个洁癖佬的?像他那种天怒人怨程度的洁癖,一天不得给你洗个十次八次的?”摸摸白马的头,殷荃咬着刚才被马啃过的胡萝卜。

白马发出一声低鸣,马蹄刨了刨地面,抗议某人啃了本应属于它的胡萝卜。 

“小白,你果然被那他压迫的很惨啊……”误解了白马嘶鸣的真正含义,殷荃很是同情的抚了抚它雪白直挺的鬃毛。

站在御马监门口,夏侯婴视线始终瞧着马厩里殷荃的背影,嫣红的薄唇微微掀开,神色微妙的令人心悸。

小白……

她管他的爱马玉麒麟叫小白……

有点意思。

心念微动,夏侯婴唇角松动了几分,几乎与此同时,他看见殷荃将一个用稻草扎成的人偶递到玉麒麟的马嘴边,两眼放光。

“小白,饿了吧?来咬两口夏侯婴的头!哦,原来你更喜欢吃他的腿……”

见状,站在他身后的卫钧和庞班突然感到整个人都不好了。

两人齐齐看向自家主子依旧风华笔挺的背影,却始终觉得,主子周身的气压似乎越来越低了。即便如此,马厩那边殷荃的声音还在不断传来:“小白你慢点吃,我还做了很多夏侯婴!你想吃头就吃头,想吃胳膊吃胳膊!管够!”

听着白马嚼干草发出的吱嘎声,殷荃实在很痛快。

她甚至能想象到真正的夏侯婴被自家马匹嚼在口中的画面,那感觉,倍儿爽!

囚禁她还让她睡马厩!

夏侯婴!这笔账老娘迟早要讨回来!

马匹咬啮干草的嘎吱声自然也传到了夏侯婴及其身后的两人耳中,听的十分真切。

“卫钧,吩咐厨房,今日加菜,马肉火锅。”夏侯婴的声音忽然前所未有的轻快。

“是。”

颔首应声,明明是夏初时节,卫钧却生生出了一身的冷汗。

视线始终低垂在地,直到自家主子走远,他和庞班这才重新直起身子。

玉麒麟可是御赐的西疆贡马……

这种时候吃马肉火锅……莫不会有些重口么……

俩白衣卫士相视一眼,顿觉惋惜又无奈。

看着白马咬住自己手中最后一把稻草,殷荃走出马厩,朝御马监门口看去,那里一个人都没有。

从刚才开始她就感觉到背后有股寒气,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

收敛视线,她扭头看向马厩里的白马,低叹:一定是这段时间被夏侯婴压迫多了,产生幻觉了。

正想着,只觉身后遽然传来一丝凉气,她猛地转身,正正望见夏侯婴那抹能晃瞎她双眼的雪白身影。

“你管这玩意儿叫夏侯婴?”

眯眼,殷荃梗着脖子,拒绝回答。

她刚才感觉到的寒意果然没错!

“做得一点都不像。”

“……”张了张唇,殷荃瞪圆双眼,她觉得她好像听错了什么。

“本王看,应该叫殷荃。”

眼眶张的更大,殷荃几乎要按捺不住内心的火气大吼出声,可后者却好像根本没瞧见她几欲抓狂的神色般,语气依旧漠然:“手粗脚粗脖子粗,身子上下一般宽。”

“夏侯婴!我如此纤瘦,怎么就手粗脚粗脖子粗了!还有!我胸围34D腰围不足一尺八怎么就上下一般宽了?!!”边吼边撸袖子扯领口以示证明,殷荃什么都能忍,就是不能忍人家质疑她的身材。

“皮肤太糙,骨骼不匀。”无视她的暴躁,夏侯美人唇形微动,浓黑眼珠投射出来的嫌恶光芒能戳死殷荃一万次。

“还有……”说着,夏侯婴朝殷荃靠近了些,身影笼罩下来,将她完全遮掩。

他身上有股清新的气息,像松柏像晨露,像冬日里的第一场雪。

抿紧唇线,殷荃有些怔。

她还是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里看他,在她的印象里,夏侯婴是绝对不会主动靠近自己半步的,她几乎可以毫不犹豫的肯定,在他眼里,她就像个病毒,还是最肮脏最龌龊的那种。

蓦地,只见他忽然伸手,捏住她微微敞开的两片衣襟朝内拉了拉,道:“别没事露出这么多肌肤,否则浸猪笼。”

闻言,殷荃当即垮了脸。

阅读全文
锦绣江山庶女谋

锦绣江山庶女谋

一朝穿越,现代金牌律师殷荃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将门庶女,不仅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草包,更是个胸无点墨任人欺凌的赔钱货!什么?叫她嫁给那个连续死了七个老婆的端王冲喜?她连夜出逃,邂逅嫡仙美男,随他到他府中,他浅笑:“本王就是奉旨与你成婚的端王夏侯婴!”

穿越重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