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奇门相师》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奇门相师陈风 贾淑窈小说全文

时间:2020-11-19 18:45:29分类:都市情感

生活阅读网提供了《奇门相师》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12章 失败乃成功之母》在线阅读。

奇门相师

推荐指数:8分

《奇门相师》在线看

本文作者文笔流畅,小说情节紧凑,形象的描绘了陈风 贾淑窈‘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的故事,而且冷静理智毒舌主角陈风 贾淑窈的诙谐幽默对话也是一大看点,穿插全文使奇门相师原本沉重的狗血虐恋梗看起来欢乐轻松:

奇门相师失败乃成功之母免费试读

什么是符篆?八卦经中自有详细的描述,总结来说,就是以笔,以墨--可以是墨,也可以是其他有气的液体,再以某种承接物,也称为媒介,来画出某种特定的图案,以达到某种功能目的,这是符篆最为简单的概括,也是最为浅显易懂的描述,再深一些,常人就听不懂了。

在八卦经中,亦是有用朱砂黄符来临摹符篆的方法描述,这是最低级的临符境界,而到了一定的程度,可以不用什么黄符朱砂,凭空就能画出,自然,那是一种极为高深的境界了,现在的陈风还达不到,但就算最低级的境界,也很少有人能达到,即使达到了,成功率也是太低太低!能达到百分之一,成功率就已经算是高了!而成功率低的,甚至是画上千张,都很可能一张都不成功!

而这符篆,又有品质之分!

风水师亦称相师,相地相天香万物!这一行,如那小说中的修炼一般,亦有境界的划分之说!

如陈风,薛大师就认为他是地级三阶相师亦或者是风水师,这一行,在八卦经中分为了三个境界!为地师、天师、仙师!每一境界,又划分出了九个小境界,为一阶到九阶!再往上,自然是要上一个大境界了!如地师九阶往上,就是天师一阶!

符篆同样如此,也分品质!亦有地符、天符、仙符之分!但每一个品质的符中,却只分了三个层次,为上品、中品、下品!

上品,自然是品质最好,中品次之,下品,却是属于最差的一类,但也是极为难得!不少大师人物穷尽一生之力,都画不出一张上品符篆!

在这一行,也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地师三阶到九阶,被称为大师!细分一点,就是大师几阶,而到了天师境界,便被称为天师,细分也可说是天师几阶,到了仙师,同样如此,被称为仙师!称呼,亦代表着在这一道上的造诣,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以陈风如今的造诣,却是可以开始学习临摹符篆,虽陈风也不知自己现在在什么阶段,但想来应该是超过了地师三阶!只要达到了地师三阶,就可开始学习临符!

第一次临符,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好在陈风在大学时期学的就是这一行,有时候也需要画一些东西,这一来二去,对毛笔也就拿捏得倒是有些火候,至少熟练。

但当陈风看着黄纸,沾上朱砂之时,手还是忍不住的抖了抖,因为按照八卦经中所说,这临符,可是难得很,第一次画,就别想着什么成功了,多吸取一些经验才是!

可怜陈风师承无门,无师父指导,只有按照八卦经中所说,照葫芦画瓢了。

陈风微微闭了闭眼,再回忆一下那道符篆的画法之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神色凝重,随即握着沾着朱砂的毛笔,小心翼翼的在黄纸之上轻轻点下。

临符,需要一笔而成,精神也需要高度的集中,稍有打扰,就可能导致笔起迹断,那这张黄纸也就算是废了。

不过还好,客厅之中倒没什么声音,陈风也一口气照着符篆成功画出,在抬笔的刹那,陈风正准备长松口气,想不到竟然第一次就成功了!但,异变突生!

只见得陈风刚刚抬笔,那一口气还未松下之时,画着符的黄纸竟然轰的一声燃了起来!瞬间烧成了灰烬!

火苗串起两尺来高,倒是把李大年三人吓得不轻!这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着火了?也没见陈风拿打火机去点着啊?

当火苗散去,留得一层烟灰在桌子之上,陈风眉头紧皱,明明都成功了,怎么突然之间就着火了?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陈风想破了脑袋都没想到!

“罢了!再来一次!”,陈风摇了摇有些昏沉的脑袋,这临符,还真是费神啊!仅仅画了一次,还是失败的,竟然就觉得脑袋有些昏沉。

不出意外,第二次陈风还是失败了!在成功提笔的刹那,黄纸同样燃烧了起来!让得陈风疑惑不解!

第三次!第四次!

直到第五次之时,黄纸坚持了三秒中的时间,还是着了起来,不过终究还是存在了三秒时间!反而让得陈风有些高兴!

此时,薛成已将两道门的八卦图案画好,见得桌子上的灰烬,有些震惊。

薛成不敢打扰,因为此时陈风已经又开始了下一张的临摹,薛成知道,临符之人不可轻易打扰,也不可轻易大声喧哗!若是因此而打断,很可能要负上不小的责任!

陈风屏气凝神,再次沾了些朱砂开始临摹起来!

同样是一气呵成!

在完成的刹那,陈风缓缓的抬起毛笔,眼光死死的盯着黄纸!

一秒,两秒,三秒!

三秒过后,黄纸还未燃烧!

“成了!”,张宣惊叫一声,第六次,终于是成功了!

陈风脸上露出微笑,正准备说话,但表情瞬间就凝固了!

黄符上的朱砂,在陈风的注视之下,竟然缓缓消失了!不见了!黄纸,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这一次,黄纸没有燃烧,但黄纸上的图符,却是不见了!

薛成见此,眉头轻轻皱起。

“陈大师,往常我曾听闻,有的大师到了一定境界,不再用黄纸画符,功力到了一定的程度,黄纸已经承受不住了,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薛成说到。

陈风突然惊醒!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不用黄纸,又用什么?现在这里可没有什么东西可用,而距离那正子时,也仅仅只差了两个时辰而已!再去弄其他材料已经来不及了。

“再试一次!”,陈风说完,再度铺开黄纸,再次画了起来。

同样一气呵成!但,陈风提笔三秒中后,黄纸同样还是燃了起来!

“应该是了!我曾听GZ风水协会的一位大师说过,这承接之物承受不住,就会燃烧!”,见得这等现象,薛成连连点头,这与当时那位大师所说的一幕一样!

陈风眉头微皱,想不到竟然真是因为这个原因!难道自己在符篆上的造诣太高,高到黄纸都承受不住了?

但随即陈风眉头又舒展开来,想到了一个办法!

“陈大师有办法了?”,薛大师连忙问到。

陈风点了点头,再度拿起一张黄纸铺开,这一次,陈风随意的拿起了毛笔,随意的沾了沾朱砂,随意的在黄纸之上画出图案,也是一笔完成,不过却没有先前那般小心翼翼,没有先前那般专注!

在薛大师看来,此时陈风画符可用八个字概括,那就是轻松写意、信手捏来!

陈风提笔的刹那,目光盯着黄符!心跳竟然也加快了几分,说不担心那是假的,若再不成功的话,恐怕是要想其他办法了!

五人同时盯着黄纸。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来到第四秒,第五秒,黄纸没有燃烧起来!

同时,只有陈风和薛大师看到,在那朱砂的痕迹之上,有一道流光闪过,突然显得朱砂极为耀眼!李大年三人并看不出来!

“天呐!”,薛成震惊!张大了一张嘴巴!朱砂,竟然发亮了!

同时,陈风也是呆了!这随手而画,竟然成了?且看那道光,竟然还有些晃眼!

符篆品质区分,正是从这光的强弱来看!地级三阶大师出手,符纸若是不燃,朱砂若是不消,便可成为成功!但,这仅仅只是下品符篆!而中品符篆,可以见得那朱砂痕迹犹如会流动一般,栩栩如生,仿佛是有了生命!而上品符篆,却是在符成之时会有一道光亮出现!亮度越高,品质越高!

甚有传言,在某个时期出现的某位大师级人物,那道流光久久不散,乃是上品中的上品!被称为超品!只是这等品质的符篆几乎不会出现,并没有被记录下来!

陈风的这张符篆,虽未达到那超品品质,但却也能算得上是上品,已经足够惊人!

“大师出手,果然不同凡响啊!精彩!精彩!没想到我薛成有生之年,竟然亲眼见到了一张符篆的诞生!”,薛成连连拍掌,亦是惊叹连连!心中更是澎湃无比!

这个境界,薛成自然向往,但因为自身天赋的关系,或许这一辈子都达不到了,而那大师级人物,却又高高在上,难以接近,更别说亲眼看着大师临符了,薛成本想此生若是能见一大师临符成功,也就死而无憾了,但没想到,竟然在这个小小的偏远县城之中,亲眼见到了!

这仿佛是一个天大的梦想突然实现了一般,让人激动,让人振奋!薛成,正是如此!

同时,让得薛成更加震惊的是,陈风临符实在是太过轻松了,也太过随意了,但即使这样,竟然还是成功了,而且品质极高!陈风的动作,像是经过了成千上万次的练习一般!更像是沉淫此道数十年一般!在薛大师现在看来,陈风的境界,很可能超过了地级三阶!就算是达到了五阶六阶,薛大师也是相信的!

奇门相师失败乃成功之母免费试读

李大年三人满脸的疑惑,虽知这道符难画,但薛成作为公认的大师,画道符应该不难吧?也不至于见得陈风失败了数次之后画出的符,会有这般态色。

常言道:隔行如隔山,李大年张宣三人也不是没见过符篆,不过却不知道,那些不过都是糊弄人而已,其最主要的目的,也仅仅是一个心理安慰而已,而进门处那镜子下的黄符,确实有些门道,不过和陈风现在画出的这张,却还是有些差距!

陈风初入这一行,自然不知这些东西的珍贵之处,常人分辨不出,也就都一样了,但落在薛大师这等人的眼中,那却是有着天大的不同!

一个是出手之人的功力不同,造成了品质不同,第二,那就是作用上的差距!

如那镜子下的黄符,在薛大师看来,起码是花了好几万块钱才弄来的,最为主要的是,这种东西还得等!因为产量实在是太低太低了!一位大师级风水师,一年能临出个二三十张符篆,就已经算是高产了!

在薛大师看来,陈风的这张符篆若是出手的话,价格恐怕更贵!虽然贵,但若是有风水师知晓的话,恐怕是加到天价,都会抢着来买!实在是这张符篆的品质太高太高!薛大师,也仅仅在GZ风水协会见过一次而已,而且还被当成了重宝!

寻常风水师若是能得,静静观之,或许会有一定的体会,那可是钱都买不到的!

一时之间,薛大师竟然有一种暴殄天物的感觉!这么一张如此难得的符篆,竟然要用在这儿!

“多问一句,不知陈大师要怎么解决这个局?”,薛大师抱拳问到,心中也是好奇得紧,这个局,一般风水师可不敢轻易接手,而陈风既然能够画出这等品质的符篆,必然是有着惊人的本事!

李大年三人竖耳聆听,也是无比的好奇!

陈风笑了笑,说到:“薛大师,可曾听闻过黑白无常?”

薛大师闻言,眼中一惊!说到:“黑白无常?”

陈风笑着点了点头。

薛大师震撼连连,陈风此话太过明白了,在神话小说之中,黑白无常乃是阴间的鬼差,专做那勾人魂魄,终结人命之事!

自古以来,就有阴间阳间之分,而这黑白无常,就是为了维护两间秩序,而生老病死又是生命常态,有的人在死了之后,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魂魄回留在阳间,短时间倒是没有什么,但长时间后,受到阳间污秽气息的影响,会变得越来越凶恶,成为人们口中说的恶鬼,扰乱阳间!

此时,黑白无常就开始工作了!但,阳间何其之大?一天死去的生物无尽无数,这一来二去,又有不少魂魄留在了阳间,成为了后患,黑白无常也是忙得不可开交,是以常常听闻这里闹鬼,那里闹鬼,虽说几乎都是以讹传讹,但却不排除真的有恶鬼做乱。

“这张符篆,名为阴阳符,作用就是沟通黑白无常,只要黑白无常到此,那什么鬼不鬼魂不魂的,自然都可以解决了。”,陈风笑着说到。

“陈大师功力高深,可不直接将那鬼魂打他个魂飞魄散,防止日后作乱?”,薛大师说到,以往见高人出手之时,都是雷霆之势,对那鬼魂险物,从来都是赶尽杀绝。

“薛大师这就不对了,按理来说,就算是鬼魂,也可以说是一种生命的形态,随意杀死鬼魂,说难听点,乃是犯了天谴大忌!鬼魂,自该是有他的去处,若是随意消灭,未免有些影响阴阳平衡。”,陈风笑着说到。

“啊?还有这种说法啊!”,薛大师惊叹一声,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理论,不过听来,却是条条在理,似乎就是这个道理!

听得两人的谈话,李大年和中年男子倒是没有什么,而那张宣,脸色却是有些煞白,这些鬼怪之事虽然常有听说,但却都是一笑而过,当成了生活中的调味品而已,但此时听的两人说得头头是道,好像真的有鬼怪存在一般!

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张宣哪里会相信这些?但两位大师都这么说了,又不得不信。

“陈......陈大师,真有鬼怪啊?”,张宣脸露惊恐之色,陈风小露两手,就让得张宣相信陈风就是那种不世出的高人!

“信则有,不信则无。”,陈风笑着说到。

此话,在张宣听来却是模棱两可,满脸的疑惑之色。

“唯物主义论完全正确,这点不用怀疑,但有的事情,却是无法做出解释,不能解释,并不代表就不存在,世界万物,皆有灵性,不止是只有人类而已。”,陈风笑着说到,当年上大学之时,也是不相信这些的,但自从从陈家村祖祠出来之后,一切都变了!陈风的世界观,也在发生着惊人的转变!

“陈大师还研究过唯物主义论啊!佩服!”,张宣赞叹着说到。

陈风笑了一笑:“在QH大学,这可是必修的课程!”,陈风小小的装了一下,在这个县城,QH大学毕业后归来的,可以说是几乎没有!要不出国深造,要不继续读研,要不也是进入那等大企业之中,小小的偏远县城,哪里留得住那等人才?

听得QH大学四字,不仅仅是张宣,就连李大年,中年男子,包括薛成,看陈风的目光都不一样了!犹如看一个怪物一般!谁又能看出,陈风竟然是从数一数二的最高学府--QH大学毕业?

“原来还是QH大学的高材生!当真是见识了!”,中年男子轻叹声,长居高位,更加深知那个学府的厉害之处,凡是留在国内的,几乎都是一等一的人才!就算是进入一家公司,数年之后,必然也是那家公司的顶梁之人!进入机关单位,那也是最为重点培养对象!可以说是前途不可限量!若是能够进入编制之中,那起点都比其他人要高了一些,提升之时,自然都要优先考虑!

这,就是一种资本!

但,让得中年男子有些奇怪的是,这等高才生,竟然还是一个比薛大师还要厉害的大师!

前先年那人在这里布下局之后曾说过,因为时间不多,有什么事可直接找薛成,也就是薛大师,他可以解决!但现在,连薛大师都要叫这位QH大学的高材生一声大师!地位之分,自然是不言而喻!

“哎呀!我倒是想起来了,五年前,咱们县城出了唯一一位考上QH大学的学生,没想到就是你啊!”,李大年狠狠的拍了一下脑门,高考之事,有儿女的人家自然是极为关心,当年好像在第一榜上确实有一个成姓的学生被QH大学录取,李大年自然是只有羡慕的份,但没想到,竟然就是陈风!

陈风尴尬的笑了笑,没想到这么小小一装而已,竟然引的几人如此反应。

不过在陈风看来,自己毕业之后混得可是有些不太好啊,虽然同系同学也不少,但大家毕业之后基本上都改行了,谁干这个?只有自己莫名其妙的回到了老家,先是干起了相面算命之事,回家祭祖,这也才发生这后来的事情。

这一番龙门阵摆下来,时间也快到了正子时。

“张宣,你生辰八字是?”,陈风突然问到。

张宣自然是不知自己的生辰八字,说难听点,现在能记得住自己生辰八字的年轻人没有几个,现在流行的可都是什么什么星座,哪里还记得什么生辰八字?

倒是中年男子,作为老一辈人,这些东西自然都是铭记在心,说出了张宣的生辰八字。

“阴时出生,那可要避讳一下了。”,陈风眉头微微皱起,说到。

薛大师倒也是精明得紧,听得陈风这般问,也问了一下李大年和中年男子的生辰八字,都是阳时出生,倒是没有什么可避讳的。

“这样,张宣啊,你出去找个地方住一晚,今天晚上就别回来了,想回来的话,也得等鸡鸣之时,也就是六点以后。”,薛大师对着张宣说到。

张宣点了点头,开门离去。

“不管里面有什么动静,你们两位都别进去,薛大师,你跟我来。”,陈风说完,拿着画好的那张黄符来到了书房前。

薛大师也是拿着家伙紧跟而来,这等事情,薛大师自然是求之不得,一来,是可以长长见识,二来,还是可以学到不少东西,好处无法估量,一般的风水师,可是花大价钱都要请那等大师级人物带上一带,而现在确实免费的!

“感受到了吗?”,陈风回头对着薛大师说到,只见得薛大师连连点头,目光却是盯着门上八卦图案的那阴阳鱼!

此时,只见那阴阳鱼竟然缓缓旋转,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力量的推动一般,本来只是画上去的图案,现在像是活了一般,令人滋滋称奇!

陈风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推开了书房的门!一股令得陈风有些不太舒服的气息,迎面而来!

阅读全文
奇门相师

奇门相师

人不可貌相!陈风QH风水系毕业,回到西南老家的一个边陲小县城,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陈风靠着大学所学的相术风水养家糊口,又因陈风年纪轻轻干这等先生之事,被县城之人称为神棍。本来陈风认为这辈子或许将在这小县城终老此生,但没想到,一次回家祭祖,改变了陈风一生的命运,就此游走于达官贵人之间,潇洒自在。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都市情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