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早安,我的总裁》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早安,我的总裁小说全文

时间:2020-11-19 17:50:04分类:总裁豪门

生活阅读网提供早安,我的总裁全文阅读,提供酒酿圆子早安,我的总裁最新章节阅读,提供早安,我的总裁免费下载!

早安,我的总裁开篇有股浓浓网文的气味,加上各种虐(作者酒酿圆子真的虐太多,还不修),但其实早安,我的总裁是一篇还不错的金手指爽文,到底有什么样的表现呢?快来看看吧:

早安,我的总裁命悬一线章节试看

  好在,一双有力的手掌握住她的手腕。

  此刻,她的双脚已经完全脱离了水泥间隙,现在整个人都悬空在半空当中。

  一只宽大的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腕,唐亦洲铁青着一张脸,宛若山雨欲来:“你有没有脑子,每次都这样逃,你以为你是蜘蛛侠?”

  钱米此刻已经快要吓尿了。

  “呜呜,先别说这么多了,快拉我上去。”

  钱米跟一只蚂蚱一样悬在半空中,底下是呼呼灌上来的风,她的耳边都是鼓鼓的风声,底下汽车的喇叭声也显得朦胧不已。

  唐亦洲一只手紧紧的抓着她,阴沉的着脸道:“我也想拉你上去。”

  他真的没想到这女人胆子居然大上天,为了逃开居然选择如此愚蠢的方式。

  “那快些拉我上去啊。”

  钱米觉得自己的手快要脱臼了,火辣辣的疼,

  “我也想,但不知道是那个蠢货在阳台上抹上油……”

  看到那张小脸一僵,唐亦洲的脸色更是黑的能滴出水:“别告诉我是你。”

  某女心虚的别开眼睛:“呃,就是我。”

  “你这女人!”唐亦洲恨不得用眼神瞪死她。

  因为地板被抹了油的关系,自己的情况也十分危急,稍加不注意他们两个人都会摔成肉酱。

  他现在真的很想掐死这家伙。

  “那现在怎么办啊?”

  两眼被风吹的干涩而又通红,钱米觉得自己的手臂越来越疼。

  快要坚持不住了。

  眼见这女人的手又往下滑了几分,唐亦洲眼神一禀,握住她手腕的力道又加了几分。

  迅速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看到一条横亘在她旁边不远处的小铁架,男人眼神一亮。

  “你试着把脚勾住在你左脚边的铁丝架。”唐亦洲命令道。

  钱米听话的照做。

  还好她从小身体就很灵活,当一只脚堪堪勾住铁丝架的时候,钱米高兴的几乎都快要飚出泪水了:“我,我勾住了……啊!”

  还没激动几秒,就发现握着自己的那双大手蓦然往下一沉。

  “喂,都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再拿我开玩笑了,真的会死人的。”

  唐亦洲额头青筋暴跳,再次命令道:“谁跟你开玩笑了,你现在试着把另一只手攀上旁边的水泥板。”

  刚刚不小心脚下一滑,他差点整个人往下栽去,还好最终眼疾手快稳住了。

  自己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救这个女人,结果她还不识好歹的以为自己拿她开玩笑。

  “好,很好!”

  钱米知道现在必须争分夺秒,否则他们两个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慢慢的将没被握住的那只手小心翼翼的攀住水泥板,她整个人不再孤零零的悬空在半空中,有了支持唐亦洲明显轻松许多。

  “准备好,我马上拉你上来。”

  钱米点了点头。

  “我数一二三的时候,你就一起用力。”唐亦洲一字一句道。

  当唐亦洲揽着她的腰倒在满是油渍的地板上的时候,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慢慢的落回肚子里头。

  她刚刚真的以为自己活不成了。

  活着真好!

  “谢,谢谢。”虽然是被他吓了一跳才失足,但如果不是他出手相救,自己现在已经嗝屁了。

  “不客气。”唐亦洲看着她,这三个字宛如从齿缝之中逼出来的。

  “接下来,该是我们算账的时候了。”

  算账,算什么帐!

  她可不会给这男人这个机会。

  脚一触到地板,某个刚刚经历生死的女人马上跟一只泥鳅一样躲的远远的。

  她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逃出这个房间。

  眼看男人一步步的逼近她,钱米手忙脚乱的去掰把手。

  身后的低沉的声音慢慢响起:“那是密码锁,没有密码,你就只能用斧头劈开了。”

  靠,她哪里来的斧头!

  更何况,这个门一看就是高级货好不,她是要用金斧头砍啊还是银斧头砍啊。

  “呵呵,我不介意你把密码告诉我。”钱米扯着嘴角,一脸讨好的笑着。

  “给你密码?”

  唐亦洲修长的五指摊开又收起,黑眸懒洋洋的抬起,暗藏其中的汹涌似乎要将眼前的女人吞灭:“我救了你,你就这样迫不及待的逃跑?”

  “没有,没有啊。”钱米背部紧紧的贴着房门,紧张的吞了吞口水,大眼四处搜寻,企图能找出可以跑出去的地方。

  “第一次救你,你恩将仇报的踹了我,这一次救你,你又迫不及待的逃跑。”

  男人一字一句道:“你觉得我会让你这么轻而易举的离开吗。”

  看到对方一步步如狼一般逼近自己,钱米目光一转,从旁观的柜子上拿起一个花瓶挡在面前:“那个,你冷静一点。”

  唐亦洲抽了抽嘴角:“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

  “我说真的,俗话说的好,退一步海阔天空,咱们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啊!”

  话还没说完眼前一晃,腰肢就被一双大掌给扣住。

  她心里一惊,杏眼一转,伸脚想要绊倒对方,但没想到伤敌一百自损一千,这一绊,两个人双双倒地。

  呜,今天真的倒霉透了。

  这下她是真逃不开了!

  以前她觉得自己身手还不错,可是这个叫唐亦洲的男人似乎比自己强的多的多,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压制住她。

  “你放开我。”两个人双双倒地,她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

  也许是对方刚刚沐浴完的缘故,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整个人散发一种清然而又属于男人特有的气息。

  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他那双手臂紧紧的揽着自己的腰,就像占着火的铁钳一样,火烧火燎的。

  只要自己一挣扎,那双铁臂就越收越紧,好像蟒蛇缠住猎物一般。

  “放开你?”唐亦洲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而钱米还在想他这一眼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而后他们的位置就彻底颠倒过来。

  男人单手握住她的两只手腕放在头顶,另一只手握住她圆润娇俏的下巴微微抬起,黑眸漾着光芒:“驰小姐,我想你应该要先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解,解释什么?”被迫被抬起下巴,钱米整个人被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这个情形跟那天简直一模一样。

  “解释为什么堂堂的驰家大小姐会三更半夜出现在我家,解释刚刚为什么又逃跑?”

  他顿了顿,更加靠近一点:“亦或者,这是你欲擒故纵的把戏?”

  欲擒故纵你个头啊!

  被他跟螃蟹一样压着,某女只能用圆溜溜的大眼瞪着他。

  她干嘛要对他欲擒故纵?

  似乎看出她心中的疑虑,唐亦洲沉沉一笑,好心解惑。

  “你爷爷千方百计的想把你送到我身边,而你对我三番两次的邀请却又置之不理,吊足了我的胃口。

  眸子一眯继续:“那天晚上三更半夜出现在我房间,现如今你又闹出这一出,亲爱的未婚妻,请问这是你为我准备的惊喜吗?”

  “未,未婚妻?”钱米惊恐的睁大眼睛,一脸受到惊吓。

  “还在装傻?”

  “等等,你说我,我是你的未婚妻?”钱米心中警铃大响。

  “呵呵。”

  唐亦洲俯下俊脸,嘴唇堪堪离她就几厘米,眸子像是黑沉的幽潭:“难不成做我的未婚妻还委屈了你不成。”

  “其实,其实我,我不是……唔”

  话还未出口,就被堵了回去。

  柔软而又清凉的薄唇覆上她,不容置疑的堵住她所有未出口的话。

  “呜呜呜。”钱米手脚拼命挣扎,脑袋左右摇晃,想要挣开。

  但男人跟女人的力量在本质上就有区别。

  何况对方身高腿长,力气又大,他就单单一只手就可以轻轻松松钳制住她。

  狂风暴雨逐渐减小,结果下一秒一道尖利的疼痛传来。

  唐亦洲闷哼一声,却也并没有离开她的嘴唇。

  血腥味渐渐的在口中弥漫开来。

  钱米不知道那是自己的血还是他的血,只知道现在的自己好像被一只野兽压在地上,下一秒就要被吞吃入腹。

  男人温热的呼吸拂在她的耳畔处。

  明明是很温热的呼吸,但钱米却觉得好像冷冰冰的毒蛇爬在自己脖子上,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心中警铃大响,心下不可能让他为所欲,为,想也没想她用力屈膝撞上。

  “你还想一招鲜,吃遍天?”

  男人微带愠怒的声音传来:“你以为我还会被你袭击第二次?”

  腿被他修长有力的长腿紧紧的压制住,钱米顿时动弹不得。

  她红着眼睛瞪着悬在上方的男人,一脸倔强:“强迫女人算什么好汉,有种你就让我心甘情愿啊,强扭的瓜不甜你知不知道。”

  她顿了顿继续:“而且,我是驰家千金,你如果强迫我,难道不怕我把你的事情曝光,让众人看到你这道貌岸然的模样。”

  “挺牙尖嘴利。”

  唐亦洲勾唇一笑,却是十分自信:“好啊,那你就去曝光啊,我求之不得,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何乐而不为。”

  “你……”钱米一口气噎在心里头,恨不得吐他一脸血。

  唐亦洲话说完再次俯下身:“上次不小心让你逃了,这次我岂非有放过你的道理,敢拿我开玩笑,就要有承受后果的心理准备。”

  难道自己的清白就要毁在这个男人身上?

  不可能,她一定要想办法自救,绝对不能让他有机可乘。

  “等等。”钱米急中生智喊道。

  

早安,我的总裁命悬一线章节试看

  “恩?”唐亦洲并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而是慢慢道:“我的小老鼠,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那个……”

  钱米舔了舔嘴唇,喉咙干涩:“我大姨妈来了,你应该不会想要浴血奋战吧,听说男人沾了女人那玩意儿会倒霉一辈子的。”

  唐亦洲愣了愣,最后倒是沉沉的笑了,笑声愉悦而又慵懒。

  “驰小姐,你还真是让我每一刻都充满惊喜。”

  “是,是吗。”钱米干干的笑:“这是我的荣幸。”

  “不过,对于你这种出口成谎的小骗子,我必须要亲自验证一下。”

  话锋一转,唐亦洲手掌从她身上滑了下去,眼见就要触到那个地方。

  我靠,这男人要不精虫上脑要么简直有病。

  “我是真来大姨妈了,难道要我抠出来给你看一下。”

  钱米欲哭无泪,情急之下倒是什么话都敢说。

  唐亦洲愣了一下,随后却微微一笑,但不再前行:“原来驰老就是这样教自己孙女的,还真是有话直说。”

  他其实更想说自己言词粗俗吧,某女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

  那也好比你个见到个女的就上的大尾巴狼好吧。

  不过现在最主要的是要安抚他情绪保住自己的清白,其余的是以后再说。

  “那个,反正我是你的未婚妻对吧,这种事也不急在一时你说对不起,我想要把我最宝贵的一次放在结婚洞房花烛夜那天。”

  “没想到你还挺传统。”唐亦洲似乎是被她逗笑了,黑眸沉郁之色也慢慢退去:“看来我是捡到宝了。”

  “呵呵,谢谢夸奖。”

  “所以,我们下个月初订婚。”

  钱米瞪大双眼看着他,嘴巴张的可以吞下一颗鹅蛋,半响之后她颤抖着指尖指着对方,脸色白了又黑:“你,你骗我。”

  “你觉得我有这个必要吗?”唐亦洲挑眉反问着。

  钱米此刻已经心乱如麻了,懒得再跟他争辩什么,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她觉得自己好想跳入了一个大坑,必须去问清楚。

  一个小时后,驰家大宅。

  “你骗我。”钱米气势如虹砰的一声打开大门。

  佣人本来要上前去开门,结果被门大力的拍到了一边,痛的泪流满面。

  钱米气急败坏的大踏步走到驰鸣面前:“为什么交易之前不跟我说清楚,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差点……”

  差点被那只大尾巴狼生吞入腹,清白不再。

  如果不是她机智的话,现在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吗,这姓驰的老头真是太奸诈太狡猾了。

  “我骗你什么了?”驰家的当家家主驰鸣慢悠悠的杵了杵拐杖。

  “你骗我,你骗我,算了算了。”

  钱米挥了挥手:“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反正我也没吃亏,我已经按照你说代替你孙女参加完这个酒会了,你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以前是可以,但现在不行了。”

  正往门口走的钱米闻言,脚步狠狠的一顿。

  驰鸣眼神示意了一下,两个黑衣人跟两座大山一样挡在她面前。

  钱米目眦欲裂的转过头:“你这话什么意思?”

  “刚刚唐亦洲打电话过来,他已经答应跟思晗订婚,婚期就在下个月初。”驰鸣不急不缓说道。

  “那关我什么事?”

  管他唐亦洲要跟谁订婚,反正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驰家千金是驰思晗,又不是她。

  “你现在就是思晗。”驰鸣一字一句道。

  钱米伸手在驰鸣这老头面前晃了晃:“喂,你还入戏了,驰老爷,我是钱米,不是您的孙女驰思晗,你别自我催眠了。”

  驰鸣不欲与她多说:“你还有把柄在我手上,你如果不想出事,最好听我的话。”

  “我还真不想听你的话。”

  她就不信这老头可以一手遮天。

  也不想跟这老头废话,转身就朝身后的黑衣人一拳打过去,虚晃一招。

  那个黑衣人侧身躲过,钱米心里一喜,从对方旁边溜了过去。

  另一个黑衣人上前要抓住她,钱米直接抓住旁边的一个篮子,把里头的东西全部扔了过去,黑衣人没有防备直接摔做一团。

  钱米拍拍手走到门口。

  啧啧,就这武力值,还想当保镖,连她一个小小的女子都对付不过。

  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一道黑影堵了过来,钱米抬头一看,还没回过神来,对方就单手拎着她大踏步走到驰鸣面前。

  他瞄的,居然有隐藏的高手。

  “把她锁回房间去,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放她出来,给我派人盯着,如果她逃走了,你们知道后果如何。”

  “是,老爷。”

  就这样,钱米如被拎小鸡一般,被丢进二楼驰思晗的房间,毫无疑问的说她被幽禁。

  捂着屁股站起来,钱米气急败坏的捶门:“放我出去,你这个说话不算数的小人,放我出去,我不是你孙女,你别再自欺欺人了。”

  嚎了半天都没有人理她一下,钱米心灰意冷的一屁股坐在软绵绵的床上,当看到床头柜上摆放的相框,大眼闪了闪。

  照片上的女孩柳眉杏眼,鼻梁秀挺,薄唇小小的,衬着她巴掌大的小脸愈发精致漂亮,尤其是那双眼睛,扬着傲气和与身俱来的贵族气息。

  漂亮是漂亮,关键是,这张脸跟她一模一样。

  经过了一天的惊心动魄,钱米也没有经历再去想其他,她现在只想好好养精蓄锐,明天才有可能逃走。

  第二天钱米是被饿醒的,昨天太累又惊心动魄的根本没吃东西,她现在肚子饿得直抽抽。

  “那,那个,小,小姐,老爷请你下去。”佣人战战兢兢的站在房门口看着她。

  揉了揉跟鸡窝一样的头发,钱米无语的朝天翻了一个白眼:“你干嘛叫我小姐,你明知道我不是。”

  佣人抖啊抖的,她也知道这不是真的小姐啊,真的小姐哪有这么暴力的。

  但她们实在长得太像了,不,不是太像,简直是一模一样。

  明以食为天,先喂饱肚子再说。

  懒得跟一个下人争辩,钱米随便洗漱一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下了楼。

  望着,已经坐在饭桌上气定神闲吃饭的驰鸣,好像昨天关自己的人不是他一样。

  撇了撇嘴,钱米摸了摸早已饥肠辘辘的肚子,毫不客气的直接上桌开吃。

  驰鸣抬头看了看她,循循善诱:“钱小姐,如果你继续代替我的孙女思晗,驰家的一切你都可以随便用,我也会当你是亲孙女一样,你要什么都应有尽有。”

  “那我要你把这栋别墅送给我你答应不答应,要你把整个公司送给我你行不行。”钱米抬眼瞥了他一眼,随口回了声,就低头继续慰劳自己的胃。

  驰鸣笑容僵了一下:“钱小姐,我跟你说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

  钱米将汤匙放下,正视他:“驰老爷,说一个谎就要用更多的谎言去圆这个谎,这是恶性循环,最终谎言都会被戳破的,你要我假扮驰思晗去隐瞒唐亦洲,甚至代替她,那你有没有想过哪一天事情暴露了,唐亦洲会对你们怎么样,难道他会任由你这样欺骗他。”

  驰鸣不得不佩服,这个小妮子虽然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偷,但说话还是字字珠玑,而且都很有道理。

  但他现在也是一脚踏在悬崖上,早在选择利用这个女孩去参加酒会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现在木已成舟,唐亦洲已经提出订婚,他还能有什么出路。

  而且,她跟思晗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也只有她,可以以假乱真。

  驰鸣眼珠子转了转,突然灵感一闪计上心来,他慢慢看向钱米,钱米被他盯的发毛,搓了搓突然立起来的鸡皮疙瘩:“你有话就说,别这么盯着我看,怪寒碜的。”

  “钱小姐。”

  “恩?”

  “如果你答应假扮我的孙女,那个青花瓷就送给你。”

  

阅读全文
早安,我的总裁

早安,我的总裁

“那个,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动粗成吗?”看着像狼一样逼近的男人,钱米吓得一张小脸煞白。“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冷厉的男人一步步将她逼到墙边,如同毒蛇盯住了猎物一般。他是腹黑的A城贵公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却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阴差阳错之下做了豪门的替身千金。第一次见面就踢了他最脆弱的地方,接二连三的让他吃瘪,最后却想要拍拍屁股逃走。“惹了我,你还想全身而退?”冷厉的男人捏着她的手腕,似乎要将她望到心底去。

总裁豪门|酒酿圆子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