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王爷来袭,小满快跑》小说章节列表全文阅读 王爷来袭,小满快跑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0-11-19 14:46:45分类:穿越重生

一个长相伶俐的小丫头见她醒了,便笑嘻嘻的走过来,给她递上洗脸水,“容姑娘,妳醒啦?”容小满打量了一眼四周,讷讷道:“我不是被王爷关在牢房里罚跪吗?”那小丫头捂嘴一乐,“妳昨晚儿在牢里撅着睡着了,王爷看不过眼,就把妳抱在这间西厢房暂且休息了。”闻言,容小满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三哥还是疼我的。”说着,蹦蹦跶跶的起身,洗了把脸,又捂着肚子喊饿,和那个名叫冬儿的小丫头要了些吃的。

王爷来袭,小满快跑属于穿越重生文,很有代入感。男女主的刻画以及对场景的描写都比较生动有趣,夏至花开后期处理也十分温暖,各个人物的形象也非常鲜明,情节性也比较强,可以看一看哦!

王爷来袭,小满快跑愤怒章节试看

这一等就是三年。

事后,兄长东方曜终于推翻父皇的暴政,登基为王。他也被兄长从凤凰山接回京城,封为王爷。

可是这三年里,他怎么也无法忘记容小满。

心里想的是,不管她是死是活,只要给他的消息就行。

三年过去了,容小满没再出现过。

如果不是上次在京城西郊的别院里听戏,不是阿宝无缘无故走丢,不是不小心闻出了瞬间软骨散的味道,恐怕到现在,他都还在等着所谓的奇迹出现。

而奇迹终于出现的时候,他又激动又兴奋,当他看到容小满已经从十五岁的小丫头长成大姑娘,而且还长得那么活蹦乱跳时,他愤怒了。

他怒的是,容小满明明还活着,为什么不去凤凰山找自己?

他想知道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无故失踪,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拉回思绪,东方珞看着角落里趴在软垫子上睡得正香的阿宝,这白狮就是当年容小满救下的那只母狮的孩子。

虽然那母狮成功的产下一个幼崽,最后到底还是丧了一命性命。

东方珞很细心的将小白狮当成是自己的儿子精心饲养,三年过去了,那个小幼崽已经变成了今天的雄狮。

只是……那两只被染成熊猫的眼眶,还是让他恨得咬牙切齿了一番。

外面的天色已经大黑了,半个时辰前,薛管家来回报,大牢里的容小满自打他走了之后没敢动地方,一直乖乖在那跪着领罚呢。

东方珞叹了口气,晚饭也没吃,直奔大牢,两牢头见王爷来了,都想跪下请安,他打了个免了的手势急冲冲往里面走。

就见关着容小满的那间牢房里非常安静。

再一瞧,他差点又气背过去。

半个时辰前薛管家还说她乖巧跪着呢,这才一眨眼的工夫,小东西居然就屁股朝天,撅在那睡着了。

他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很想一脚把她踹醒,可瞧着她小脸睡得红扑扑,鼻间还打着轻鼾,心头不禁一软。

着人轻手轻脚的打开牢房,小心走进去,一把将那团软软小小的小人儿抱进怀里。

容小满换了个姿态,似乎有些不舒服,在他怀里拱了拱,哼唧了两声,紧接着,又没心没肺的睡了过去。

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容小满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床铺上。

一个长相伶俐的小丫头见她醒了,便笑嘻嘻的走过来,给她递上洗脸水,“容姑娘,妳醒啦?”

容小满打量了一眼四周,讷讷道:“我不是被王爷关在牢房里罚跪吗?”

那小丫头捂嘴一乐,“妳昨晚儿在牢里撅着睡着了,王爷看不过眼,就把妳抱在这间西厢房暂且休息了。”

闻言,容小满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三哥还是疼我的。”

说着,蹦蹦跶跶的起身,洗了把脸,又捂着肚子喊饿,和那个名叫冬儿的小丫头要了些吃的。

没过半个时辰,府里就有人来传话,说让容小满醒了之后就去王爷房里见驾。

嘴里还塞着半颗馒头的容小满得了令,就被家丁给带到东方珞的房里去了。

东方珞一向习惯早起,在院子里武了会儿长剑,出了一身汗又泡了个热水澡,用完早膳后就派人去打听那死丫头醒没醒。

当下人回报说容小满已经醒了正在房里喝粥的时候,他又郁闷了,这死丫头还真是没心没肺到了极点,就着人把容小满给叫到跟前。

已经十八岁的容小满,与三年前相比,更是娇美漂亮了许多,这丫头容貌实在很不错,即使穿着普通的衣裳,打扮得极其随意,往那一站,也是个惹人视线的主儿。

见她乖乖巧巧的走进来给自己请安,东方珞假装绷着脸,高高坐在紫檀大椅上,哼了她一声,“妳还有脸来见我?”

容小满心说这不是你招我来见驾的吗,你不招我,我还不来呢。

不过表面上可不敢和眼前这主子呛声,三年前她就知道东方珞的脾气非常不好,看来这三年的时间里,这主子的脾气比起从前,只能说是更加糟糕。

她嘿嘿乐了两声,嘻皮笑脸道:“我知道三哥您疼我,肯定舍不得真的把我往那大牢里关,您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哪能真生我气呢?”

东方珞很想问她,她这种自信究竟是哪来的?

他是真的很生她气,绝非虚假。

可话到唇边,到底被他生生咽下,这丫头以前就是个气死人不偿命的主儿,他犯不着跟这死丫头制气。

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手指放在唇边,吹了一记口哨,片刻工夫,就见那只个头庞大的白狮,踩着肥肥大大的四只大爪子,轰隆轰隆就跑了进来。

在经过容小满身边的时候,还用非常不友善的眼神瞅了她一眼。

原本牠那一眼应该极具威胁性,可当容小满看到牠那两颗搞笑的黑眼圈时,还是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扑哧一声就给乐了出来。

她这一乐不要紧,不但白狮怒了,就连白狮的主人也怒了。

东方珞用力拍了一记桌子,吓得容小满一屁股坐在地毯上,她拍拍小心脏,忍不住抱怨,“三哥呀,您下次拍桌子的时候能提前告诉我一声吗,这把我给吓的。”

东方珞不怒反笑,起身走到她面前,用鞋尖轻轻踹了她的屁股一脚,“瞧见没,阿宝让妳弄成了大熊猫,这模样搞笑不?”

容小满点了点头,而后又拼命摇头,然后乖乖跪好,做出一副小媳妇状,“三哥,我错了,您罚我吧。”

“嗯,本王也正有此意,本王也不多罚妳,妳自己去院子里领三十个板子吧。”

容小满一听,吓得急忙抱住他大腿,“别别别,我屁股上的肉少,禁不起那顿竹板炒肉丝,我知道三哥您最疼我了,这样吧,为了赎罪,我把您爱宠的眼睛给弄回本色还不行吗?”

东方珞哪舍得真的打她,就算气她当年的不辞而别,这丫头终归还是他的那颗心头肉。

王爷来袭,小满快跑愤怒章节试看

只不过心底那口恶气实在难消,打她一顿舍不得,骂她一顿没意思,便千方百计的想找些什么方式把她给欺负回,可想了几十种招式,都达不到预期中的效果,目前也只能作罢。

他蹲下身,和她对视,“妳知道阿宝的来历吗?”

容小满见他没再坚持要打自己板子,胆子也放大了些,“这白狮的品种世间少有,想必牠的身份定然尊贵。”

“可还记得三年前妳在凤凰山救下的那只母狮?”

容小满惊讶,“三哥,你该不是想要告诉我,牠就是那只母狮的生下的崽儿吧?”

东方珞点头,“妳猜得没错。”

“可是我记得当年那母狮是黄色的呀,怎么可能会生下一头这么洁白的白狮?”

“这个问题妳就要去问那头母狮了。”

“那头母狮在哪里?”

“死了。”

“死了?”

“怎么?妳有意见?”

东方珞眼一眯,“如果当年不是妳不告而别,相信那头母狮也不会死这么快。”

容小满尴尬的笑了笑,“唉,这事咱就先别提了,其实吧,我当时还真没想过牠就是那只母狮的孩子,因为牠踩扁了我的黑香大蜘蛛,我一时气不过,所以才……”

“黑香大蜘昧?”

容小满赶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了,末了,还指天对地的发誓,她真不知道这狮子是东方珞的,要是知道,打死她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东方珞阴恻恻的笑了笑,“妳真行啊,当年跑的时候,从我身边偷了那么贵重的东西走,现在还能活得这么潇洒恣意,容小满,本王还真没看出来妳竟这般厉害。”

一提这个,容小满就满头雾水,“三哥,我到底偷您什么了?您倒是告诉我呀,我不记得我把您身边什么贵重的东西给偷了。”

“很好,还敢矢口否认。”

她冤枉。

“三哥,您什么东西不见了?要不您给我提个醒,我也仔细想想。”

东方珞眯着眼,阴森森的看着她。

“要不,您告诉我那东西值多少钱,我……我给您赔银子还不成吗?”

听到这句话,东方珞彻底生气了。

他怒冲冲哼了她一声,粗声粗气道:“那东西价值连城,妳这个小穷鬼赔不起。”

说完,也不管容小满委不委屈,猛然起身,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了。

容小满这个冤哪!

她真的没偷嘛。

看着满桌子丰盛的菜肴,容小满的脸色也逐渐由粉红转为惨白,直到再由惨白变成了铁青。

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坐在她对面的东方珞,小心翼翼道:“三……三哥,我这人一向很好养活,给我两馒头一碟子咸菜,再倒碗凉水就行了,所以今天的晚膳,我能不能不吃这个?”

身穿一袭月白锦袍的东方珞,手里端着一只白玉酒杯,啜着里面香味四射的女儿红,双眼微眯,唇边扯出一个冷冷的笑容。

“妳我三年未见,如今本王为了庆祝妳还活着,专门让王府的厨子给妳做了这整整一桌子的全鱼宴,妳不知感恩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同本王说妳不想吃?”

容小满哭丧着小脸,拼命摇头,“我真不是故意推拒三哥的好意的,只是……”

她一脸畏惧的指着满桌子各种做法的全鱼宴,清蒸的、水煮的、烧的、炖的各种做法一应俱全。

可是她容小满从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吃鱼。

之所以怕吃鱼,也是和小时候的一场经历有关。

记得那年她才只有三岁,调皮捣蛋无恶不作的容小恶魔,自从被她师父带到身边学习医术之后,便对师父家院子后面的那条小溪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因为那小溪的溪水非常清澈,里面时常有小鱼小虾在里面游来游去。

年纪小小的容小满觉得那些游来游去的小东西特别可爱,便想方设法要把鱼虾抓到自己手里把玩。

她师父怕她顽皮,不小心掉水里淹死,便一本正经的对她说,小溪里的鱼和虾都是神仙派到凡间的兵将,专门保护老百姓平安和乐的。

如果她把小虾小鱼给抓走,那么神仙就会生气,老百姓就会遭怏。

那个时候容小满才只有三岁,四六不懂的年纪,听她师父这么一说,便牢牢记在心里。

当天晚上她睡觉的时候还做了一个梦,梦到师父家后院那个小溪里的鱼虾就变成了活人,一个个手提长矛气势汹汹的跑到她面前要找她算帐。

容小满在睡梦中被吓得大哭,醒来后抽抽咽咽的对她师父说,以后再也不欺负小鱼小虾了。

虽然长大之后得知师父当年对她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可多年以来,却让她养成了不吃水产品的习惯。

所以当她看到这满桌子丰盛的全鱼宴之后,不由得露出哭丧的表情,委委屈屈道:“三哥明知道我从来不吃鱼的。”

东方珞慢慢将手中的酒杯放下,阴恻恻的瞪了她一眼,“如此说来,妳是执意想要违抗本王的命令了?”

她立刻摇头,“当然不是。”

“既然不是,还傻坐在那里做什么?王府的赵大厨可是做鱼高手,不管是蒸的煮的烧的炖的都是京城一绝,妳要是不把桌子上的菜都吃光,就是瞧不起赵大厨的手艺。”

听到这里,容小满更想哭了。

别说把桌子上的菜都吃光,就是只吃十分之一,她也是吃不了的呀。

她可怜兮兮的看着东方珞。

东方珞则狠狠回瞪了她一眼,“妳看我做什么?吃呀!”

“不吃行不行?”

东方珞哼笑一声,“行啊,反正王府的大牢目前还空着,如果妳不吃,本王不介意让妳再滚回那里去坐牢。”

三年前她怎么就没看出来他这么恶毒呢?

容小满心底腹诽,将对方骂得狗血喷头,可脸上却不敢表现出半点不情愿。

在对方虎视眈眈的注视下,她只能不情不愿的抬起筷子,放眼一扫,整个桌子摆着的全是鱼,五颜六色做法不同。

唯一一样与鱼无关的,就是放在她面前的这碗白米饭。

阅读全文
王爷来袭,小满快跑

王爷来袭,小满快跑

容小满得意的拍了拍手,起身,在白狮跟前晃了几圈,哼哼笑道:“你个浑蛋臭家伙,看你这次还有什么本事耀武扬威?”她一脸坏笑的蹲在白狮面前,小手捧起白狮硕大无比、毛茸茸的脑袋,冲牠龇牙咧嘴一笑。

穿越重生|夏至花开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