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重生之一品贵女》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重生之一品贵女》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11-19 13:46:00分类:古代言情

媒婆忙道:“自然自然。”那媒婆分明已有了四十岁上下,却浓妆艳抹,穿得花里胡哨,看着沈念眼睛都在闪光。沈念一下子想起了前世那被李天磊带到自己家中的老鸨。一样的垂涎目光,一样的待价而沽,仿佛将她当做货物,转手便能卖个好价钱。她不自觉皱起了眉。但此刻沈威还未发话,她自然不好说些什么,只疑惑道:“这位妈妈是?”那媒婆立刻亲亲热热地上前拉住她的手道:“沈家小姐,我呀,是这上京城里最好的媒婆,小姐唤我刘妈妈就是了。早就听说沈家小姐有倾城之姿,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放心,小姐这般相貌,这般品行,不枉妈妈我细心替你物色的好人家呀!”

最近看到很多小伙伴留言说未完结的小说不想看,字数低于百万字的也不想看。为了满足大家的需求,我特地找了这本《重生之一品贵女》小说,字数也多的优质古代言情小说,沈念 白容渊推荐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

重生之一品贵女挑拨免费试读

才回到家中,就被管家告知爷爷在书房等她。

沿着回廊一路走到书房,沈念抬手叩门,里面传来沈老爷子低沉的一声:“进来。”

他的声音听着不像是有什么严重的事。

沈念推了门进去,沈老爷子已换下了朝服,正靠坐在太师椅上,见她进来,笑道:“丫头,给爷爷揉揉肩。”

沈念微微一笑,上前走到沈老爷子背后,替他捏起了肩。

沈老爷子舒服得眯起了眼,问道:“这么晚才回来,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听闻珠玉阁出了新品,我便带着小荷去逛了一圈,顺带着采买些物件,不小心错过了饭点,在外面随意吃了点就回来了。”

沈威点头道:“小念是大姑娘咯,知道打扮咯!”

沈念嗔怪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爷爷净知道取笑我。”

两人有说有笑地说了一会话,沈威忽然叹了口气。

沈念立刻将心提了起来。

便听沈威有些疲惫地道:“昨日啊,你姑姑来求我,为你姑父举荐。”

沈念只继续手上的动作,没有做声。

“这事你姑姑求过我很多回,小念啊,你怎么看待此事?”

沈念沉吟片刻,问道:“爷爷是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沈老爷子乐了,“你这孩子,什么时候也学会了玩这些虚的?跟爷爷还需要说好听的吗?自然是真话!”

沈念道:“小念想先问一句,爷爷这么多年来,为何从未想过向圣上举荐姑父?”

沈威沉默了一会,又叹了口气,“你姑父看似上进,实则往往只做些表面功夫。这些年来他为一方父母官,却并无拿得出手的政绩啊。”

沈念“嗯”了一声,问道:“那爷爷此番觉得困扰,是否因为怜悯姑姑一家,觉得自己太过秉公无私?”

沈威一愣,转过头看向她,眼中有探究,半晌却欣慰地笑出了声,“小念,你果真长大了。”

沈念索性也停了手上的动作,迈了两步,斟酌了一番词句,道:“爷爷是大夏出了名的铁面无私,这也是圣上为何如此仰仗爷爷的原因。小念年纪虽小,但与姑父的相处来看,姑父实在不是个可成大事之人。”

她这话,却是说得重了些。她回过头去看沈威的面色,见他盯着自己若有所思,但并无不悦之色,接着说道:“爷爷方才也说了,姑父看似上进,实则只会做些表面功夫。在小念看来,无论身处什么位置,当尽自己所能,做好那个位置该做的才是正经。姑父乃是爷爷唯一的女婿,官场之上,自然无人敢给他使绊子。但即便是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之下,姑父也没有什么政绩,甚至没有让圣上主动想起他过,可见——”她顿了一顿,眼中亮若晨星,“可见,姑父根本不是做官的料。他的才能,甚至达不到如今这个职位的要求。”

见沈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她接着道:“若是论及骨肉亲情,爷爷自然是该多给一些方便。在小念看来,现下姑父一家家底殷实,又有名望,自然,他们或许会不满足于此。只是若是贸然将本不够格的人举荐上去,将来若是出了什么岔子,且不说会不会连累到我们家,姑妈一家怕是连如今的安稳生活都保不住。此话虽听着刻薄,但小念觉得,与其奢望自己本不该有的,不如学会珍惜现下。”

她这一番话说得流利,倒当真是让沈威刮目相看。

沈念就站在原地,任由沈威审视地看着她,目光无所畏惧,心中却是有些忐忑。

毕竟以往与前一世,她总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即便是念书学理,也是被爷爷逼着的。实在很难想象她这样一个闺阁中的女子,能有如此见底。

可是她不愿意忍了。

沈秋蓉一家已经将她欺负至此,她断然没有在此关键时刻助他们一臂之力的道理。

书房内安静又紧张,沈念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扑通、扑通。

她在赌,赌爷爷其实还是那个铁面无私的爷爷,赌爷爷还因当年的事,觉得亏欠于她。

半晌之后,沈威忽然笑了起来。

他一手捋着自己花白的胡须,看着沈念的目光温暖而充满慈爱,“小念,爷爷很欣慰,你遗传了你母亲的好品性。”

沈念愣住了。

柳氏走得早,只给她留下了一个慈爱的印象。但沈威这么说,立即让她想起了李嬷嬷的话。她做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磕磕巴巴地问道:“我母亲……她是什么样的?”

她说这话时背对着光,个子小小,背脊却挺拔。脸上尤带着些这个年纪小姑娘的稚气,明明是真心的疑惑,却包裹了坚强的外壳。

她原本,也该是承欢父母膝下的寻常女儿家。

沈威眼中一时莫名酸楚,对沈念招了招手,沈念乖巧地走到他面前蹲下来,将头靠在沈威的膝盖。

午后温暖的日光下,祖孙俩絮絮叨叨说着话,那是沈念从未听到过的过去,有关自己的娘亲,那个虽非出身富贵之家,却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的才女。

最最难得,是她有世间许多男子尚不具备的见解与容人之量。

沈念听得入迷,这是她自重生以来第一次心境如此平和。沈威一下一下梳理着她的长发,一边难得慈祥地道:“小念,你父母生前都是出了名的好脾气,爷爷希望你日后能与你父母一般,莫要执着,凡事看得通透些。”

沈念点着头,目光却似裹着寒气。

她自然懂得,爷爷想要这个家和睦。若非重活了一世,她怕是即便得知了真相,也会选择原谅。

可爷爷不懂的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女儿,究竟是如何的蛇蝎心肠,又是嫁给了一个什么样的人,教出了一个什么样的女儿。

爷爷不懂,可是她懂。

她已受了一世累,就断不会再跌倒第二次。

好在,今日她是彻底断了爷爷的心软。

沈秋蓉一家妄想利用爷爷来得到权势,怕是行不通了。

重生之一品贵女挑拨免费试读

孔府。

孔绵绵躲在门后,听着沈秋蓉与那嘴角长了颗痔,一脸谄媚笑着的女人说得兴起,扁了扁嘴。

待那人终于走了,沈秋蓉收起了面上的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润润喉,对门口道:“堂堂一个大小姐,躲在门后做什么!成何体统!”

孔绵绵吐吐舌头,从门后走出来,一屁股坐在沈秋蓉身旁,嘟着嘴满脸不开心,“娘亲,你为何要为那贱蹄子寻亲事!”

沈秋蓉横了她一眼,却没有呵斥她的意思。她唇角含笑,对孔绵绵道:“傻孩子,如今沈府只有沈念一个女孩,女子毕竟是要嫁出去的,一旦她离开了沈府,即便是你外公给她置办了多丰厚的嫁妆,还能将整个沈府送给她不成?”

孔绵绵似懂非懂,“娘亲是想让她早些出嫁,好让她与沈府早些撇清关系?”

沈秋蓉赞赏地看了孔绵绵一眼,毕竟是自己教出来的女儿,果然一点就通。

“可是娘亲不也是嫁出去的女儿么?沈念嫁了人,沈家也轮不到我们家来继承啊。”

沈秋蓉摇摇头,“那可不一样,我是你外公的亲生女儿,孙女与爷爷之间,血缘关系可是隔了一代,哪有我这个女儿来得亲厚?更何况,沈念她再懂事,出嫁从夫,嫁了人,可就没有她做主的余地了。”

孔绵绵毕竟年纪还小,看不懂她母亲脸上意有所指的笑。可是娘亲说的话自然不会有错,她既然不是要为沈念好,她便放心了。只是她敏感地抓到了沈秋蓉话中的重点,疑惑道:“娘亲说外公与娘亲更为亲厚,可是那日我们去求外公,外公并未答应为爹爹举荐啊。”

沈秋蓉面色一僵,眼中闪过一抹恨色,愤愤道:“你外公如今是老糊涂了,阖府上下,除了你爹爹,哪里还有人可以让他仰仗,真以为自己能当一辈子的官么!哼,我定要好好为沈念物色夫婿,你外公迟早会知道,究竟该偏向哪里!”

孔绵绵看着沈秋蓉扭曲的脸,若有所思。

沈念早知,沈秋蓉必定会出幺蛾子,只是她着实没有想到,沈秋蓉想到的办法,竟是这样。

这一日她正在院中为花花草草浇水,小荷慌慌张张地跑进院门,在沈念面前站定,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小姐,不、不好了,姑夫人带着媒婆上门说亲来了。”

沈念一愣。

姑夫人是沈府对沈秋蓉的称呼,自那日听闻沈秋蓉种种,小荷对她颇为忌惮。说起来,她甚至比沈念更紧张沈秋蓉的小动作。

她自然不会是好心要为自己寻个夫家,沈念看着满脸戒备的小荷,不自觉笑出了声,“傻丫头,紧张什么?”

她施施然将水壶放到一旁的空地上,将衣上的褶皱抚平,大大方方地出了院子。

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沈秋蓉虽带着媒人上门来说亲,但沈威既然没有表态,她自然不能说什么。她带着小荷径直往前厅去,老远便听见了一道尖利谄媚的女声。

她面上波澜不惊,走入厅中,先喊了声爷爷,随后转向沈秋蓉,甜甜喊了声姑妈。

“方才本在看书,有些不懂的欲求教爷爷,听下人说姑妈来了家里,数日不见,姑妈身体可好?”

沈秋蓉保养良好的脸笑成了一朵花,“好,好,姑妈什么都好,刘妈妈,你看看我这侄女,相貌品行,试问这上京还有哪家女子比得上我这侄女的?”

媒婆忙道:“自然自然。”

那媒婆分明已有了四十岁上下,却浓妆艳抹,穿得花里胡哨,看着沈念眼睛都在闪光。

沈念一下子想起了前世那被李天磊带到自己家中的老鸨。

一样的垂涎目光,一样的待价而沽,仿佛将她当做货物,转手便能卖个好价钱。

她不自觉皱起了眉。

但此刻沈威还未发话,她自然不好说些什么,只疑惑道:“这位妈妈是?”

那媒婆立刻亲亲热热地上前拉住她的手道:“沈家小姐,我呀,是这上京城里最好的媒婆,小姐唤我刘妈妈就是了。早就听说沈家小姐有倾城之姿,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放心,小姐这般相貌,这般品行,不枉妈妈我细心替你物色的好人家呀!”

这人左一个妈妈,右一个妈妈,直听得沈念心头火起。她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出来,走到沈威身旁,问道:“爷爷?”

沈威面上没有什么神情,沈秋蓉难得上门来不是有所求,倒令他有些不习惯。方才沈秋蓉与这媒婆你一言我一语,两人皆是口才了得,听得沈威也觉得在理。

沈念今年十五岁,已是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

她还未开口,沈秋蓉抢着道:“小念啊,你如今年纪也不小了,你父母不在身边,姑妈便当代替你娘亲好好照顾你。今日啊,姑妈是特意带着刘妈妈来给你说亲的!”她对着媒婆使了个眼色,那媒婆立即拿出了一幅人像,“这是上京富商李家的二公子,这二公子啊,虽出身商人之家,但自小便爱诗书,年纪也合适,只比小念大两岁。”她转向沈威,“爹,您看看,这李家二公子生得一表人才,您保准满意。”

她起身将那人像拿到沈威面前,沈威皱眉看了片刻,此人生得倒是一表人才,只是李家二公子?他思索片刻,道:“李家还有个二公子?我怎么不知?”

沈秋蓉面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但很快被她掩饰过去,“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李家重商,因这个二公子自小便爱钻研诗书,因此不受家中重视。但此子天赋过人,接连得到几位先生的赞赏,说他啊,他日必能在科举中一鸣惊人。李家近些日子才开始大力培养他。李家的大公子不成气候,这个老二啊,今后必成大器。我们小念若是能嫁过去,非但今后生活无忧,他日前途更是不可限量啊!”

见沈老爷子蹙眉考虑,她趁机将那人像递到沈念面前,亲亲热热地道:“小念,你看看,这二公子,是不是一表人才?”

沈念依言看过去,只一眼,便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李家二公子?李天磊?

阅读全文
重生之一品贵女

重生之一品贵女

一步错,步步错。她是皇族之外无人可比的贵女,却为一穷二白的心上人毅然抛弃所有。贫贱催人老,海誓山盟亦成空。深情消散,她心依旧,却被丈夫狠心卖给青楼,只因攀附上了她的妹妹,如今得势的贵女。羞愤而死,不意却得以重生。这一世,她发誓断绝情爱,将前世之仇一一清算。斗堂妹,斗姑妈,斗渣男。她踩着滔天的恨意与快意的鲜血一步步高升,却撞进了一双温柔如初的眼睛里。他谁,与她何干?这一世,她为自己寻到了一条最合适的路,虽与他并肩浴血,她却固执得不肯打开心门。奈何情根已深种,何去何从,且看她一一抉择。

古代言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