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伊人浅笑醉云州全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尹雪苼兰峭小说完结版

时间:2020-11-19 11:57:57分类:现代言情

《伊人浅笑醉云州》是高人气网络作家兰峭创作的经典现代言情类作品,伊人浅笑醉云州讲述了:尹锦瑟转而面对雪苼,“姐姐,我和逸枫已经成亲,你何苦还要来纠缠?” 他们的三角恋纠葛吸引了太多人,本来没认出雪苼,可是刚才被尹锦瑟一推帽子落地,她一头乌黑秀发垂落,瞬间让好事八卦的人给认了出来,而楼下的骚动也惊动了楼上的军官,他往楼下一张望,顿时勾起了嘴角。 雪苼急着找莫凭澜,没工夫跟这对狗男女纠缠,可是却有人替陈逸枫抱不平。..

伊人浅笑醉云州文笔挺流畅的,剧情方面也没有什么毒点,伊人浅笑醉云州看着还是让人期待感挺高的!喜欢尹雪苼兰峭的小伙伴们可以看一下,兰峭应该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字数也多,强烈推荐!

伊人浅笑醉云州她就值一千块?章节试看

  西皇大饭店是云州城最高档的娱乐场所,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办的酒会,红地毯铺出去老远,穿黑衣服的警察和治保队的到处都是。

  雪苼一身定做的法兰绒西装倒是个帅气的少爷模样,虽然没有请帖,她跟在几个女宾后面竟然也蒙混进去,但是小马却只好等在外面。

  今天宴会的规模很大,乐队在舞台上演奏着华尔兹舞曲,耀眼的水晶灯把衣香鬓影的绅士小姐们照的更加明艳动人。

  雪苼穿梭在人群中找莫凭澜,一双眼睛根本就不够用,好容易发现那个总是一身长袍的人在角落的沙发里坐着,她刚要过去却给一双男人的手抓住了胳膊。

  雪苼一抬眼睛,竟然是陈逸枫。

  她眼神冷然,声音更冷,“放手。”

  陈逸枫却不放,把她拉到角落里,压低声音说:“尹雪苼,你怎么阴魂不散?这是什么场合也是你来闹得吗?”

  雪苼知道他是误会了,“陈逸枫,你别自作多情,我不是来找你的。”

  陈逸枫追着她的视线,冷笑,“我知道你不是来找我的,你是来找锦瑟麻烦。尹雪苼,说好的好聚好散,你怎么现在变得如此恶毒?”

  尹雪苼气极,“我做了什么就恶毒了?陈逸枫,我现在没工夫跟你算账,你最好也不要自讨没趣。”

  陈逸枫脸色难看,“你别含血喷人,尹雪苼,这里有一千块的银票,你拿了去,莫要出现在我面前。”

  尹雪苼看着他夹在指尖的银票,从来没觉得受这么大侮辱。

  他陈逸枫当年只是个落魄到吃饭都有问题的穷书生,是自己的爹供他吃穿给他本钱重整家业,甚至连最宝贝的女儿都许给他,可万万没想到最后竟然用一千块钱打发了。

  雪苼银牙咬的咯咯响,她接过陈逸枫手里的银票想扔在他脸上。

  可是没等扔出去,却给尹锦瑟一把抓住,她一身俗艳的红旗袍绷在身上,小腹已经很明显,握着手里的银票她声泪俱下,“逸枫,你是怎么答应我的?这样声名狼藉的女人你还要跟她有来往?”

  陈逸枫吓坏了,忙给她擦眼泪,“宝贝别气,不是你想的那样。”

  尹锦瑟转而面对雪苼,“姐姐,我和逸枫已经成亲,你何苦还要来纠缠?”

  他们的三角恋纠葛吸引了太多人,本来没认出雪苼,可是刚才被尹锦瑟一推帽子落地,她一头乌黑秀发垂落,瞬间让好事八卦的人给认了出来,而楼下的骚动也惊动了楼上的军官,他往楼下一张望,顿时勾起了嘴角。

  雪苼急着找莫凭澜,没工夫跟这对狗男女纠缠,可是却有人替陈逸枫抱不平。

  那些风流绅士们看雪苼的眼光也不是看尹家的大小姐,而是用看窑姐儿的眼光,顿时生出了不少龌蹉的想法,表面上却更同情陈逸枫给这样下贱女人拖累了名声。

  雪苼只假装自己聋了哑了,别说她现在无力反击,也没有那磨牙的闲工夫,找到莫病秧子救出老爹才是正经,到时候再让爹主持公道,就凭尹锦瑟那肚子,她老爹也不会让她受这样的委屈。

  透过人群,她已经看到莫凭澜站了起来,怕他走了,她推开身边的人就要去追。

  却没想到,身边的女人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就有什么扑倒在她脚面上。

伊人浅笑醉云州她就值一千块?章节试看

  雪苼低头,恰恰看到了尹锦瑟那抹得逞的笑容。

  这个女人,永远就来这一招,可是还真管用!

  果然,陈逸枫立刻跪下把人抱起来,摸着女人的肚子问:“锦瑟,你没事吧?”

  尹锦瑟痛苦的蹙着秀眉,娇滴滴靠在陈逸枫怀里,“逸枫,我疼。”

  陈逸枫俊脸扭曲,他冲着雪苼大吼:“尹雪苼,要是锦瑟肚子里的孩子有个好歹,我定饶不了你。”

  其实不用他说,雪苼定然也不会跟他算完,不过眼下还不是时候,她瞧着尹锦瑟的肚子凉凉的说:“好像流血了,听说孕妇要是受了跌撞可能会滑胎呀。”

  “尹雪苼,你给我等着。”虽然恼恨尹雪苼,他更担心尹锦瑟的肚子,反正她跑了和尚跑不了庙,陈逸枫先抱着尹锦瑟去医院。

  薄薄的嘘出一口气,雪苼昂起头,看也不看那些所谓的绅士小姐,更不把他们那些嘲讽挖苦的话听到耳朵里。

  “瞧瞧,一出现就来害人,果然是狐狸精。”

  “这样的女人就该浸猪笼,活着就是个祸害。”

  “对对,赶紧看好你家男人,莫给她勾去了。”

  雪苼头颅越发的高昂,就算那些流言像鞭子一样抽在身上,她都忍着。

  可是刚才耽误了这么一会儿,她找不到莫凭澜。

  拉住一个侍者,她问:“请问你看到明安商行的莫少了吗?”

  侍者指了一个方向,“他去那里了。”

  雪苼说了句谢谢忙追过去。

  可是,那是男人的洗手间。

  她只顾着找人也没看,一头就闯了进去。

  一进去她就懵了,这种地方好像不是什么休息室,等等,那个男人在做什么?

  雪苼捂着眼睛就要往后退,“我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

  胳膊被一只有力的大手钳住,男人高大的身躯压过来把她给钉在了墙板上,裹挟着烟草味道的男性呼吸漫卷而来,那低沉暗哑的声音更是让她头皮一麻,“摸都摸了,看一眼又算什么。”

  “赫连曜!”雪苼张开眼睛,忽然又想到刚才看到的,忙用玉手捂住。

  她一点点从手指缝里往外看,在确定他已经穿戴整齐后才把手拿开,然后冷冷的拿起架子,“赫连少帅,请让开。”

  赫连曜觉得自己对她兴趣越来越浓了,就连她穿男装也觉得潇洒,以后也给她弄身儿军装穿着跟自己进出军营,晚上有个暖被窝的,打起仗来也不寂寞。

  看到他幽深凤眸里有自己颤巍巍的倒影,雪苼却猜不到他已经在脑子里翻来覆去的睡她,还把他当成个人客气了几句,“赫连少帅,咳咳,我们出去吧,人来人往的,影响不好。”

  看着她微微掀动的红唇,赫连曜心尖儿发痒,真想在这里办了她。

  他摸着她圆润的肩头,低声问:“好了吗?”

  雪苼不知他问的是被他打针打起的包还是给刺客划伤的脖子,胡乱应着,“好了,少帅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我急着找人。”

  “莫凭澜?”

  雪苼一愕,“你怎么会知道?”

  “他在那边。”他松开她,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雪苼没想到会这么轻易脱身,却来不及细想,转身就跑出去。

  她刚走,张副官就进来,他把雪白的毛巾递给正在洗手的赫连曜,小声说:“少帅,需要我跟上去吗?”

阅读全文
伊人浅笑醉云州

伊人浅笑醉云州

新婚夜,雪苼问她的丈夫赫连曜:“少帅,听说您命硬克妻?”赫连曜俯在她耳边低语:“日后-夫人就知道了。”

现代言情|兰峭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