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报告将军:王爷来提亲了小说免费试读 报告将军:王爷来提亲了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时间:2020-11-18 18:46:49分类:古代言情

报告将军:王爷来提亲了,报告将军:王爷来提亲了小说阅读,古代言情小说报告将军:王爷来提亲了由网络作家青苔 创作,生活阅读网提供报告将军:王爷来提亲了最新章节及txt阅读,报告将军:王爷来提亲了最新更新章节,更多精彩尽在生活阅读网。

报告将军:王爷来提亲了文里主角很可爱也很傻(真傻),报告将军:王爷来提亲了整篇文都很甜,甜到发腻的那种。没有大阴谋没有大反派,青苔 从头到尾都是甜甜甜:

报告将军:王爷来提亲了独身抗敌免费试读

云国五年初,皇帝秦志奇迎娶大将军袭潇潇为后。

不料大婚之日,敌国——景之皇帝六子封驰深率领景国大军一路攻进云国都城。

城墙之上,袭潇潇身披血色嫁衣,面如寒霜,眸若冷月,一张原本霸气凌人的脸蛋因为精致华丽的新娘妆而多了几分女子娇柔之气。

偏偏,她手执长剑,寒光四溢,眸色染赤,嫁衣染血,娇柔面上却掩饰不了凌厉的杀气。

“禀将军,敌强我弱,兄弟们死伤惨重,皇城……怕是要破了!”

袭潇潇看着底下杀气肆意的景国大军,凌厉的目光落在为首的战袍男子身上,恨意和杀意交替缠绕。

封驰深似有所觉,斩杀一名将领之后,匆忙抬头间,对上城墙上一抹傲然独立的红衣女子。

封驰深微微眯起眼睛,忽然手中长剑朝着袭潇潇的方向笔直地指了过去扬声厉喝,“攻城!”

袭潇潇陡然握拳,转身低喝一声,“皇上呢?”

副将犹豫片刻道:“将军,皇上早早带人撤离京城,只留下将军和数千弟兄再次抗敌!”

他走了?

这样……也好!袭潇潇红衣披身,还来不及感受心中是悲凉还是绝望,脚下轰隆一声震动。

副将连忙站起,走到袭潇潇身旁,看着城下蜂拥而至的景国大军,还有节节败退的云国士兵,一片血路蔓延至城里……

云国都城,城破!

“将军……”副将见袭潇潇忽然目光决绝,脸色凄寒,似有悲壮之意,脚步往前,倾身向城下探过去,单薄的身躯仿佛下一刻就会如蹁跹的蝴蝶悠然坠落……

他拦住袭潇潇,焦急道:“将军,带人撤吧!来不及了……”

袭潇潇斜睨他一眼,凄然一笑,“我对不起皇上的重用和信任,更对不起云国百姓,今日,唯有城墙下万千云国将士的鲜血才是我的宿命!”

顿了顿,她转身,威严道:““你带剩下的人立马撤离!””

副将皱眉,大吼,“将军!”

“这是军令!”袭潇潇眉眼一沉,周身寒光四溢,满面威严,她虽为女子,却是巾帼不让须眉,让人不敢不遵从!

“是!”

副将艰难转身,服从军令,便要带着剩余的兄弟撤离京城,可是他却不敢回头再看一眼袭潇潇!

他忍不住转身,眼角余光只看到一袭红色染血的嫁衣落下了城墙,“将军!”

袭潇潇毅然决然的跳下城墙,如同绝望的蝶,红衣翻飞!

心上人已逃走,她不能再逃,否则,怎么对得起城下的鲜血?

唯有,以身殉国!

……

“袭潇潇……”

袭潇潇蹙眉,忍着怒意睁开眼睛,纤长的睫毛打开,黝黑的瞳孔中印出一张精才绝艳的脸庞,尤其是那一双仿若盛下寒冬深潭的眸子,漆黑的瞳孔中倒映着她身穿嫁衣的狼狈模样,却再也看不到底,眸中氤氲着高深莫测的光芒……

“是你!”袭潇潇一见到封驰深,顿知其身份,破她城池染血,辱她国民无归,迫她君王远逃,此人,乃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袭潇潇二话不说,便要取封驰深性命,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腾’地一下子坐起来,双手成利爪形状,如同被惹怒的野兽,染着凶猛的杀意,朝着床边的封驰深狠狠抓了过来,目标正中男人性感滚动的喉结处,杀招,必然要一击毙命!

封驰深岿然不动如山,眼睁睁看着袭潇潇攻击过来,面色如常,只在她娇蛮的身段近在咫尺之际,他才猛然出手,一手扣住她将将触及他喉咙肌肤的玉手,一手扣着她的腰身压到自己身上,低头,眸色似笑非笑,让人看不懂其中深意,“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袭将军,这是你们云国的礼仪吗?”

他眸色似乎在笑着,可又让人感觉不到他的笑意。

袭潇潇只觉得自己的腰肢如同燃起了大火一般又疼又羞恼,她反手就用另外一只手朝着他面门砸过去,这般近的距离,原本封驰深根本无路可逃。

可千钧一发之际,他似乎微微勾了唇,一把揽着袭潇潇的身子,倾身倒入绵软的床榻之间,翻身就将袭潇潇压在身下,一手绞着她奋力挣扎的双手举过头顶,身下是她愤怒不堪的小脸,眸子瞪得如同圆溜溜的铜锣一般,满满的都是恨意。

“真是野蛮人!”封驰深垂眸盯着她,宽阔坚硬的胸膛紧紧压着她,修长笔直的双腿紧紧桎梏着袭潇潇奋力挣扎的双腿,整个人如同一座千斤重的大山,死死地压着袭潇潇单薄的身躯,一红一白,颜色极具冲击力,两人一冷一热,气息交缠,仿佛电光火石的摩擦,带出了凌厉的火花……

感受两人如此暧昧姿势,她只要动一动,便能感受男人精壮有力的身躯……

“混蛋!”

袭潇潇觉得士可杀不可辱,顿时一咬牙,眸色屈辱,面上却十分倔强,即使敌强我弱,被人紧紧压制,她仍旧是不屈服地瞪着封驰深,低吼一声,“封驰深,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大老爷们玩这种腻腻歪歪的把戏,跟女人似的!呵!你们景国的豪爽男儿都死光了吗?”

感受两人如此暧昧姿势,她只要动一动,便能感受男人精壮有力的身躯……

“混蛋!”

袭潇潇觉得士可杀不可辱,顿时一咬牙,眸色屈辱,面上却十分倔强,即使敌强我弱,被人紧紧压制,她仍旧是不屈服地瞪着封驰深,低吼一声,“封驰深,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大老爷们玩这种腻腻歪歪的把戏,跟女人似的!呵!你们景国的豪爽男儿都死光了吗?”

封驰深的眼眸微深,看着她一心求死的模样,忽然轻轻笑了起来,丝毫没有生气的模样。

“激将法对我不管用!”

他满头发丝用上好的无暇玉冠整理起来,干净利索,因为垂眸桎梏袭潇潇的姿势,几缕墨发调皮地落下,撩拨着袭潇潇白皙的脸颊。

袭潇潇狼狈地别过眼睛,语气却讽刺,面容倔强十足,“封驰深,你就是没种!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

“这么恨我?”

封驰深攫住袭潇潇决绝的眼神,他的眼睛如同深邃幽蓝的深潭,闪着兴味的光芒,“你这么急着求死,是为了云国皇帝秦志奇——你今日的新婚夫君吧!”

袭潇潇陡然凌厉地看了过来,“你想干什么?”

“放心,你的夫君秦志奇已经带着他心爱的女人跑得远远的了。他喜欢的人并不是你,而是韩碧!”封驰深凑近了一些,看着袭潇潇愤恨和不信的眼神,轻笑道:“你还挺可怜的,沙场上金戈铁马的女将军,就这么被一个男人骗得团团转,竟然还想为了他去死!”

袭潇潇压根不信,“你的计谋太低劣了!”

封驰深闻言,也不反驳,他命人带来云国宫女,然后一手点了袭潇潇的穴道,让她只能瞪大眼睛,‘乖巧’地坐在身侧。

袭潇潇这会儿顾不上封驰深,身子不能动,她焦急地朝着地上的宫女问道,“珠儿,皇上呢?”

珠儿同韩碧都是皇帝贴身伺候的大宫女,此时只见她一人,袭潇潇心中顿感不安,却又极力说服自己冷静。

珠儿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袭潇潇脚下,声泪俱下,“将军,皇上一直心悦韩碧,这是宫中上下都知晓的事情。皇上已经带着韩碧逃走,我们……被留了下来!将军,您不能求死啊……您没有对不起皇上,皇上他本来就是为了兵权才决心娶您……”

袭潇潇眼眸一眨,热泪含在眸中却迟迟不肯落下,她眨了眨眼睛,仓惶地看着珠儿,“秦志奇,对我……就只有利用吗?”

秦志奇早和韩碧有情,而她却还傻乎乎地拼死为他守城,只为替他争取逃跑时间,而他却揽着另外一个女子,对她不屑一顾。

袭潇潇忽然就笑了,可面色分明就是痛苦万分,她常年征战沙场,又信任秦志奇,根本没想到秦志奇一直对她只是利用。

“这不可能啊……”

封驰深深深看她一眼,微微蹙眉,挥手让珠儿下去,一手解开她的穴道,见袭潇潇竟然还是分毫不动弹,眉心微拢,“袭潇潇,既然你自诩男子豪情,那便不要在这里伤春悲秋、同女人似的落眼泪……”

他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袭潇潇,“随我回景国吧!”

袭潇潇这才动了动脑袋,僵硬地抬头看他,含在眸中的泪意始终不曾落下,那是她独有的倔强和骄傲,男儿流血不流泪,她是女将军,也不轻易落泪。

袭潇潇哑声问封驰深,“你……为什么不杀我?”

封驰深眸色一寒,学着她疑惑的口气,反问袭潇潇,“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袭潇潇愕然,脑海中转过一圈这个问题,不明所以,脸上多了一抹追问的执着,“记得什么?”

封驰深只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告知,只淡淡地说,“来日方长,袭潇潇,以后……你就会知道的。”

袭潇潇:“……呵!”

报告将军:王爷来提亲了独身抗敌免费试读

景国大军留下一部分收整云国都城,封驰深带着先行部队、强行压着袭潇潇登上了回景国的马车。

袭潇潇表面上顺服依从,路途中却趁着大家扎营休息的时候,打算悄悄逃走。

“你在想什么?”

马车边,封驰深忽然驾着马过来,低头看着袭潇潇左顾右盼的眼神,语气淡然。

袭潇潇看也不看他一眼,反手落下轿帘,想着他凌厉的眼神,只觉得心跳如雷。

封驰深眸色微深,原本要下马进来,却被属下叫走,“六殿下,帝都有情报!”

封驰深看了一眼深蓝色的轿帘,似乎看到了袭潇潇灵动狡黠的眸子,他微微勾唇,转身走了。

士兵们各自忙活,谁也没有注意到轿子忽然轻轻颤动,不过一瞬间又静止不动,窗帘后的女子仍旧斜倚着,一动不动,落下了好看的剪影。

片刻后,袭潇潇喘着气、猫着腰儿终于借着密林掩映,匆匆离开景军的兵力范围。

她行军多年,对于这样的逃跑方式得心应手,自然不会给别人留下把柄,此时,众人眼中的袭潇潇应该还在马车里休息。

看着头顶的蓝天白云,袭潇潇多日拢紧的眉心终于松了几分,她看着身上的白色寝衣,眉心又蹙起来,闪身就要离开。

“想去哪儿?”封驰深忽然从天而降,袭潇潇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接近的,不由地对封驰深的实力感到骇人,得是多么厉害的身手,才能让她毫无察觉。

袭潇潇果断转身,手中树枝含了内力,便如同刀刃一样朝着封驰深刺过去,与此同时,她毫不犹豫地就要跳下陡坡,谋得一线生机。

封驰深一手挥落树枝,衣服被微微勾破,他眼神一寒,见袭潇潇倾身跳下,纵身将人抓住,旋身而上,将人一把捞了回来,狠狠压在身下,霸道非凡地桎梏着她的身体,“还想死吗?”

袭潇潇抵抗,袖子中的寒刀顷刻间便猛地刺向封驰深面门,面带杀意,封驰深这一次没有再任由她动作,反手抽出腰间软剑,两人叠在一起,刀剑相向,不断在地面上翻滚。

片刻后,袭潇潇终于是不及封驰深身手,再一次被人压在了粗壮的树干上,“还打吗?”

封驰深语气喑哑,眸色含着火热的刺激,温热的气息紧紧纠缠着她的,丝毫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意识,紧紧压着她的胸脯。

袭潇潇恼羞成怒,“松开!”

封驰深却故意压了压,感受她退无可退的羞恼,这才心情好一些,他在袭潇潇耳边吹了一口气,“再跑,我就办了你这个倔强的云国女将军!”

他刻意加重了‘女将军’三个字,语气傲慢又轻浮,恼意上涌的袭潇潇:“……滚开!”

……

袭潇潇被封驰深带回去,这一回他也屈尊降贵地同她挤在马车里,不管袭潇潇怎么冷嘲热讽,他都岿然不动。

途中遇到大雪封山,军队滞留几日。袭潇潇和封驰深时常发生矛盾,袭潇潇无法逃走,又死不成,日日便上赶着挑衅封驰深,偶尔惹恼了他,两人又是大打出手,袭潇潇无一胜出,便激怒他杀了自己。

如同此刻,袭潇潇看着封驰深竟然将她带到自己的营帐里休息,顿时火冒三丈,揪着他的衣领就挑衅道:“封驰深,你到底是不是男人?男子汉大丈夫,做事就要干净利索,我一个敌国将军被俘虏,你要么杀了我,要么放了我,咱们来日再战,这样……这样欺辱,算什么?”

封驰深素手一抬,将她的小手握在手心,让她动弹不得,见她面色恼恨,他反激道:“袭潇潇,没有听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吗?你要想不被人掌控,就要变得强大!如果你能够胜过我,我便放你走!”

他甩开袭潇潇的胳膊,看着她稳稳站立,眼神挑着,“你的身手太差,剑法太弱,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袭潇潇想要反驳,可是却无话可说,因为封驰深说的是事实,倒不是她真的太弱,而是封驰深太强大,他的剑法已经出神入化,简直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地步,她的剑法已经足够高强,可是在他手下还是走不过三十招。

“拿着!”封驰深忽然反手抽出袭潇潇腰间的长剑,扔给她,然后高大的身子转到她身后,大手握着她的手腕,姿态亲昵,“我教你练剑,等你出师了就可以打败我了!”

封驰深要教袭潇潇练剑,无异于黄鼠狼给鸡拜年,定然是不安好心。

袭潇潇本能地要挣脱他的怀抱,浑身都不自在,如同带刺的刺猬一般炸开,“走开!”

封驰深生性霸道,怎么会因为她一声厉喝就放手?闻言,他反而更加用力,握着袭潇潇的手臂就舞动长剑,不着痕迹地化解袭潇潇的攻击,一边儿还教她招式,游刃有余。

袭潇潇奋力反抗,心思压根不在学剑上,脸上燃烧着愤怒,眸色倔强,“封驰深,你放手!”

她的抗拒无处不在,偏偏封驰深当做没有看见!他压着袭潇潇的肩膀,微微偏头,“认真一点,你才能早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呼吸吐纳之间,袭潇潇耳边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咬牙切齿地盯着长剑,恨不得反手刺进他胸口。

一个一意孤行地教,一个倔强恼怒地要逃,却又逃不掉,旁人看来,画面十分诡异。

……

三日后,冰雪终于融化。

袭潇潇不由得庆幸:终于不用被封驰深强迫着、手把手教她练剑了!

有了这个想法,她上马车的动作都轻盈了许多。

不过,看到封驰深竟然又面不改色地跟着坐进马车的时候,袭潇潇的脸色又沉了下来,别开脸不看他。

一行人原本浩浩荡荡地下山,岂料,在半山腰的时候,忽然从树林间飞落无数黑衣刺客,目标直接朝着马车而来。

“小心!”封驰深内力深厚一些,比袭潇潇更早察觉杀意,一手揽着袭潇潇的腰身,破窗而出,堪堪避过了射向袭潇潇面门的毒箭。

两人遭人刺杀,护卫军队被隔离开来,对方实力不俗,两人势单力薄,封驰深只得带着袭潇潇,一路战,一路退,不知觉间远离了护卫队的范围。

“护好自己!”封驰深见对方虎视眈眈,便将袭潇潇护在身后,把自己的背部毫无保留地交给了袭潇潇,手中软剑如蛇一般蜿蜒而上,跃进刺客群中大开杀戒。

袭潇潇虽然恨不得杀了封驰深,可这个时候不可能乘人之危,她同封驰深背对背杀敌,岂料,草丛中忽然蹿出数名潜伏已久的高手,黑衣蒙面,剑光四溢。

袭潇潇身手不如封驰深强悍,一个不慎,便被敌人的长剑狠狠刺入肩膀,肩胛骨受了伤,险些四溢。

而封驰深也被另外十多名刺客缠上,无暇顾及。袭潇潇咬牙,反手狠狠挡开长剑,额头的汗珠大滴大滴落下,神色/狼狈。

此时背后忽然杀气袭来,袭潇潇反手想要抵挡,可是肩胛骨骤然生痛,她手中一颤,刹那功夫,便错失了自救的良机,眼睁睁看着那人的剑光逼近自己心口。

她踉跄一步,忽然见刺客身后的封驰深眼神一厉,翻身挡着那人的长剑,任由攻击他的人伤到他持剑的胳膊!

“你傻了吗?站着被人砍!”

封驰深翻身踩着刺客的肩膀落下来,闪身护住袭潇潇,反手杀了那人的同时,厉声呵斥一句。

可是大手却揽着她的腰身,这一次将她紧紧护在怀中。

袭潇潇眸光颤动,却还是推了推他,“封驰深,你别管我,自己逃吧!”

高手环绕,封驰深若是带着受伤的她,现在就是一个累赘!

封驰深看都不看她一眼,一手将人紧紧扣在腰间,低喝一声,“不想死的,就别动!”

他抱着一个受重伤的她,竟然还能安然游走于刺客之间,耳边是刺耳的刀剑碰撞声,袭潇潇心头忽然震动起来,头一次,她被人护在怀里,那本来是寻常女子才有的权利,她从不曾享受过!

肩膀的伤口溢出了黑血,袭潇潇头晕目眩,知道毒素已经侵袭而来,她却紧咬着牙关,尽力跟上封驰深的动作,不给他拖后腿!

封驰深护着重伤的袭潇潇,心有余而力不足,到底受了些伤。众人层层围剿过来,封驰深利眸扫过,寻找最佳的逃走路线。

敌人怎会给他活路,长剑染血,飞速袭来。封驰深紧紧揽着袭潇潇,声音低哑,“怕吗?”

袭潇潇气息微弱,却还是极力说了一句,“不怕!”

她此时暂时忘记了恩怨情仇,不再把封驰深当做敌人,而是浴血奋战的战友,同甘共苦,战场男儿,从来都不怕死!

周身萦绕着血气,封驰深目光如狼,紧紧握着长剑……

千钧一发之际,幸好护卫赶来,力量均衡之后,杀手很快被斩杀殆尽。

“殿下,您没事吧?”

封驰深摇头,眸中寒光四溢,“我没事!”他看着翻看杀手的护卫,眉心微拢,“对方什么身份?”

阅读全文
报告将军:王爷来提亲了

报告将军:王爷来提亲了

她是一国将领,巾帼不让须眉,甘愿为爱九死一生,却痴心错付,兵临城下之时,夫君弃她而去,她决定以身殉国。他为爱发兵,拯救爱人,面对权利,不忘初心。且看两人如何再续前缘

古代言情|青苔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