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妃常霸道:王爷快接驾最新篇章王府新规则,妃常霸道:王爷快接驾完整版在线阅读(清茶)

时间:2020-11-18 17:43:26分类:穿越重生

妃常霸道:王爷快接驾,妃常霸道:王爷快接驾小说阅读,穿越重生小说妃常霸道:王爷快接驾由网络作家清茶创作,生活阅读网提供妃常霸道:王爷快接驾最新章节及txt阅读,妃常霸道:王爷快接驾最新更新章节,更多精彩尽在生活阅读网。

妃常霸道:王爷快接驾从头甜到尾啊!会套路的小姐姐,情商低的小哥哥,彼此之间的相处与摩擦,很爱!

妃常霸道:王爷快接驾王府新规则免费试读

隔日,天还蒙蒙亮,宋渺渺便被夏月喊醒了。宋渺渺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满脸不满,她还没睡够。

若是以往,夏月自然不敢喊王妃起床。不仅仅因为宋渺渺是王妃,身份高贵,若没事,不能随意吵醒主子;更是因为宋渺渺有严重的起床气,若无事,还是不要往她跟前凑为好。

不是她故意说得这般严重,而是夏月对于昨天早上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侧妃一大早便到宁安苑请安,虽说王爷不待见侧妃,但怎么说,她一个做奴婢的,除了王爷下发的任务,其他时候,都不能越过主子,擅自做主。很明显她现在的主子是王妃,那侧妃来请安,那自然要先请示王妃的。

可王妃还未醒,夏月知道宋渺渺都是睡到想什么时候起就什么时候起的,没个章程。可侧妃来都来了,那王妃还没醒,自然要把王妃喊醒的。

夏月确实喊了,可是王妃没醒,才会让侧妃等那么久。为什么没醒,夏月就觉得自己心痛。

她不就是尽责喊王妃起床吗?哪知道王妃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抓着她的手,一折一松,好了直接骨头错位。

她最后只能无奈的忍着痛,静悄悄的退了出来,把骨头接回原位,回头默默的等着王妃睡到自然醒。

现在她可以把王妃喊醒,她真的突然之间,觉得她真的好了不起。不过没想到的是,王妃既然怕王爷,一听到王爷过来看看,惊得立马坐了起来。

昨天张总管从这里离开后,就直接去找慕容淮禀告情况,顺带提了一句,王妃可能会有新的章程,或许是好事。

慕容淮对于这件事,也很好奇,心想:宋庄的情况他是了解的,按理宋渺渺应该没学过管家一道才对,宋夫人恐怕也不愿意教她,怎么突然间就有了主意。

好奇心总会驱使人做一些不曾做过的事情。慕容淮昨天听到后,便吩咐张总管,他明天要去宁安苑一趟,让张总管明天早上来喊他一起去。

基本上,除了新婚那日,慕容淮晚上都宿在前院书房,从来不曾主动踏进后院半步,如今既然提出要去宁安苑,可不把张总管给吓到了。

旋即,想到是宁安苑那一位,便不惊奇了,毕恭毕敬的应道,就退了下去。

宋渺渺认真的听着夏月的碎碎念,翻了一个又一个的白眼。不过在听闻下人差不多都到齐了,赶忙爬了起来,让夏月等人匆匆侍候完毕,急步的走了出去。

宋渺渺从寝室出来,就看到坐在榻上的王爷,拿着她闲来无事让人带进府的小话本,看得津津有味。

不过,宋渺渺眸中难掩一丝惊艳。病弱的王爷,捧着一本书,安安静静的斜躺在美人榻上,慵懒随意,不得不让人侧目,不得不让人惊艳。

宋渺渺心里嘀咕一句:王爷真不是人!是一副绝画,画上是神仙!

“妾身见过王爷。”宋渺渺敷衍的行了一礼,不待慕容淮喊起,便随意找了一张凳子坐下。

慕容淮不语,低头冷漠的看着小话本,对宋渺渺不理不睬。

张总管安排完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幕。王爷静静的看书,王妃歪着头看着王爷,两人相顾无言。

“老奴见过王爷王妃。”张总管弯腰行礼,又道:“一切安排完了,下人们都已到齐,请王爷王妃移步。”

慕容淮合上小话本,缓慢的下榻,站起身来。他站起来的同时,无形中带着一股压迫感,让宋渺渺不得不跟着也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

“请!”张总管直起身,恭敬的鞠腰的等着慕容淮带着宋渺渺走了出去,也跟着走了出去。

宋渺渺刚站好,便看到一群人,齐刷刷的跪在地上,道:“奴才(奴婢)拜见王爷王妃。”

“免礼。”慕容淮习以为然的道,很显然这种场景他见多了,已经成为理所应当的事情。

“谢王爷!”

“王妃请!”张总管看了看王爷,见王爷颔首,当即站了出来,对着王妃道。

宋渺渺一派优雅的站了出来,冷冽的目光寻视一圈,方道:“多谢王爷厚爱,交由本王妃掌管王府。”

顿了顿,又道:“既然王爷抬举,本王妃接管王府,就必须对王府,对王爷有一个交待。对于王府的事情,本王妃了解得不多,不过本王妃相信,待会由本王妃身边的大丫头夏月宣读新规则之后,大家一定会感谢王爷给本王妃的这次机会的。”

言罢,宋渺渺示意夏月赶快把她昨天下午匆匆忙忙特地准备的新规章念出来。

“王府家人子众多,为了公平,自然当赏罚分明,不偏不倚。”夏月轻咳一声,接着往下念:“其一,月钱照旧。增加赏银一项,凡是本责工作认真做好,另外有付出的,可按工作程度赏银一两,二两,三两均不等。”

“自然,有赏必有罚。若是有人滥竽充数,好吃懒做,王府养不起闲人,轻者罚俸,重者赶出王府。”

“其二,若银两足够,在适婚年龄可为自己赎身,不必一直老死待在府中。若银两不够,可请王爷王妃赐婚,不必蹉跎一生。”

“其三,为减少王府开支,期间会减少人数,若是王府闲人米虫,必定扔出王府,减少不必要的开支。”

“其四,若是表现不错,可调岗;不必有功却没地方施展。”

夏月一口气念完,抬头便看到王妃一脸欣喜;王爷若有所思;一众奴才们感恩戴德。

“奴才(奴婢)多谢王爷,多谢王妃。”众人齐刷刷的又跪下谢恩,比起刚刚的更显诚意。

慕容淮深深的望了宋渺渺一眼,很显然宋渺渺的新规章,很出乎他的意料,却也正中他意。

没想到这个女人,收买人心的手段这般强,而且对于御下,既然也有几分心得,既然知道给一巴掌,赏个甜头。

慕容淮默默想着,抬头再看宋渺渺的目光里,只剩下惊喜。

宋渺渺自然感觉得到一道目光,在她的身上久久不去。不过她也浑然不在意,毕竟今天的这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慕容淮挥了挥袖子,转身离去。宋渺渺见状,赶忙跟了上去。

张总管立马上前赶人:“王妃对大家可算是恩重如山,大家只要记住王爷王妃对你们的好。”

“是。”

“散了吧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张总管说完,也转身离去,对于新规章,他还有事情要去安排的。

对于这次王府新规则,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的,不过主要大多数还是喜的多。这可是代表着大家伙除了领月钱之外,还有其他的好处,当就这几项,就足够大多数人感恩戴德的。

慕容淮进屋后,也不急着说话,就只是一直拿着眼睛瞄着宋渺渺。她这个王妃,总是让他有惊喜,不愧是一颗好棋子!

宋渺渺本来还能坦然自若,可惜那目光太赤果,宋渺渺坚持没一会便开始坐立难安起来,不明白她事情都办好了,王爷还留在这里干嘛?

难不成是她今天做的一切,不合他意。这念头一起,宋渺渺不禁汗流浃背。她现在毫无自保能力,在偌大的王府,一堆戒备森严的侍卫,分分钟就能拿下她。

再者,娘家不重视,一个王爷就是想要捏死她就仿佛捏死一只蚂蚁似的。况且,让人死的方法有千万种,就算她有皇帝一纸圣旨,能保她一时不死,却也抵不过暗地里有什么小动作,例如把她给毒死了,然后对外宣传的暴毙身亡。

“王爷?”宋渺渺招了招手,晃了晃脑袋,讨好的道。左思右想,宋渺渺只能屈服在慕容淮的势力下,为了自己的小命,主动靠近慕容淮的身边。

“嗯。”慕容淮收回目光,冷淡的道。他自然能感觉得到,宋渺渺前后态度的变化,不过他不知道到底为何,便不欲多问。对他来说,宋渺渺左右不过是一颗棋子,对于她的态度,他不想知道,也不必知道。

“王爷!”宋渺渺又道,又想不起到底要跟慕容淮聊什么,一时之间无话可说,宋渺渺都不禁一些微囧,叫人却不说话,委实不是她的作风。

“你的伤,可好些了?”慕容淮看着宋渺渺,无奈的问道。

一时之间,又觉得她这样子很好笑,故意逗她,遂道:“到底叫本王有什么事?”

这个问题,宋渺渺不太好回答,只能尴尬的就着第一个问题道:“伤口好得七七八八了,都是差不多快好了。”

一时之间两个问题转不过来,话都说得有些颠三倒四。

慕容淮也不恼,扯了扯嘴唇,笑了笑,道:“那便好。”

宋渺渺还是第一次看到慕容淮笑,不禁表情呆愣。一直以来,她见到最多的,就是慕容淮冷漠的脸,无论做什么事,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甚是冷淡。

可现在,他笑起来,一室生辉,恰如星光闪耀,让人迷了眼,乱了心。

妃常霸道:王爷快接驾王府新规则免费试读

慕容淮面露疑惑,手指轻敲桌面,一下又一下,敲得宋渺渺心里一跳。

“王妃怎么了?”慕容淮有点好奇的问道。

“没……我绝对不是有意对着你风华绝代的笑靥发呆的。”宋渺渺摆了摆手,胡乱的解释一通。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慕容淮闻言,不禁抿了抿唇,面无表情的看着宋渺渺。

宋渺渺都后悔死了,怎么就把心里想的给说出来,若不是地点不对,她都想打自己几巴掌了。没事说什么大实话,这不,王爷听到立马就不笑了。

“王爷,你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不笑简直对不起你这么高的颜值。你想想,若是一个人每天都带着一张笑脸,大家是不是会更喜欢他,更崇敬他。”为了以后可以更好的欣赏到这么美好的风景,宋渺渺一改常态,亲自凑上去,主动跟慕容淮说话。

“是吗?”慕容淮笑意不达眼底的,冷冷的问道。

宋渺渺拼命点了点头,对视着慕容淮冰冷的眼神,又摇了摇头。

慕容淮看着宋渺渺这般模样,不禁笑出声来。他自认他绝非天生冷淡之人,不过是形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

他的容颜他是知道的。不过慕容淮还是第一次从一个人的眼神里,看到的只是赤果果的欣赏。

没错!一直以来,羡慕,倾慕,爱慕,嫉妒,却唯独没有单纯的欣赏。

以前他很讨厌笑,因为一笑倾城,便会被缠上,多了很多不必要的事情。可如今他第一次感受到单纯的欣赏,不夹杂其他情绪,就只是因为他笑起来好看,真心希望他可以多笑笑。

不是那种带有目的性的,巴结于他的。慕容淮觉得自己的内心很奇妙,明明只是利用眼前的这个女人,却不知道为什么会不自觉的在意她。

“王妃,早膳准备好了。”宋渺渺贴身丫鬟春草走进来道。

“王爷,本王妃要用早膳了。”宋渺渺开口道,潜台词就是王爷我要吃饭了,你该干嘛干嘛去。

“嗯!”慕容淮清冽的嗓音响起,轻不可闻的道。

宋渺渺看些慕容淮浑然不动的坐在那里,幽幽的看着她,不禁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王爷吃过早膳了没,要不留下来一起用?”宋渺渺意思意思的问一下,不过为了更显得她这话有诚意,还特地眼巴巴的看着慕容淮。

“善!”慕容淮面上一松,他前一秒真的差点以为王妃是在赶他走。

“王妃,李侧妃带着一群侍妾来请安。”夏月匆匆的从外面进来,在看到王爷的时候,立马稳住身形,稳重的道。

“哦?”宋渺渺扬长声调,阴阳怪气的道:“还真的是巧。”

可不是巧吗?王爷人还身在宁安苑,这一个个的就来请安,前段时间哪里去了。这很明显可就是冲着王爷来的,请安恐怕只是一个接近王爷的借口罢了。

宋渺渺向来是知道,像宫斗剧宅斗剧,她就没少看,这王爷只有一个,可不一个个都恨不得挂王爷身上去了。

慕容淮也不禁眉头一皱,担忧的望了宋渺渺一眼。不过他从来不掺和后宅之事,遂不做表态,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况且,他想看戏。

对于昨天宋渺渺打刘侧妃一事,让他觉得这个女人并不是如表面上那般柔弱,实际上她很不好惹。至于表面那套功夫,一看就是在演戏,而且还是特别专业的那种。

宋渺渺本来打算像昨天那样用完膳再说,结果瞄了一眼,如泰山般稳坐不动的慕容淮,只能压下不满,言不由衷的道:“让她们进来。”

李侧妃等人一进来,忙不迭的瞄了慕容淮一眼,然后老老实实的行礼:“妾身参见王爷王妃,给王爷王妃请安。”

“起来吧!”宋渺渺面不改色的道,若非王爷在这里,她都有意让一群人跪一会再说了,简直是影响食欲。

慕容淮不欲多言,他留下不过是为了陪着王妃用早膳,另外有些好奇这群女人到底齐刷刷的来宁安苑做什么。

“谢王妃!”

“如今王府交由姐姐接管,妾身真是替王妃开心。可惜妹妹是个懒人,不喜打理事情,嫌麻烦,不然的话,妹妹打理王府有段时间,可帮着王妃姐姐呢。”一穿白衣女主走上前道,一身白衣,一尘不染,让她气质更显纯洁。

不过此时,宋渺渺心里狠狠啐了一口:白莲花,小婊砸,就会搞阴的。不过面上不显,只是淡淡一笑,道:“你是谁?”

虞侍妾很显然没料到王妃既然会这般问,顿时一愣,暗道王妃故意给她没脸,不过也不得不把不稳定情绪压下,柔声细语道:“回王妃,妾身姓虞名凤华,是王爷的侍妾,是殿下母家那边的。”

在王妃还未嫁入王府,府里的内务都交给她掌控。至于会让她小小的一个侍妾接管王府,还不是因为侧妃二心,便只能由她代理。

“哦?夏月,给我掌嘴!”宋渺渺嘴角一勾,狠辣的道,她还怕别人不搞事,现在这人站出来也好,谁让人家甘愿当出头鸟。

夏月略微迟疑,看了王爷阴晴不定的脸,踌躇半响。

慕容淮面上一黑,心里哼道:“这么快就想欺压他母家的人,真的人人不可貌相,好歹也是他母家的人,多多少少也应该也他面子吧!”

“没听到本王妃说的话吗?掌嘴!”宋渺渺不满的看着夏月,不知道怎么好好的竟然在发呆。

“王妃恕罪,奴婢这就掌嘴。”夏月狠了狠心,眼睛一闭复又睁开,深吸一口气,完全无视王爷的脸,走到虞侍妾的身边,扬起手来。

虞凤华哪能就这么让她打,赶忙躲到一边去,泪眼婆娑,楚楚可怜的看着慕容淮,转头看向宋渺渺,道:“王妃,妾身何错之有?”

“当然错了!身为正室,前几天你为何不来请安,你是不是不把本王妃放在眼里。”宋渺渺翘起兰花指,漫不经心的道。

抬头看了一眼虞侍妾,嘴唇一勾,面带讥讽的道:“本王妃让人掌嘴,虞侍妾却躲开了来,是不是瞧不起正室!”

慕容淮本来心里便倾向虞侍妾,虽然他对这个女人不感兴趣,但那毕竟是他娘亲塞进来的,在府里都服侍多年了。

刚刚有多不满宋渺渺,慕容淮现在就有多不满虞侍妾,不敬正室,那不是自作孽,不可活吗?

还有是他在这里,所以这些人才来请安的?果然一个个的,心机太重了。这种有目的性的,慕容淮委实看不上。

“王妃,妾身怎么会不敬正室,妾……”虞侍妾看形势不对,立马跪了下去,凄凉的道。

可宋渺渺才不会让她把话说完,直接打断道:“好了,本王妃知道你会敬重本王妃的;虽本王妃有心袒护于你,奈何怕妹妹下次还这般没规矩,是本王妃还好,若是王爷皇帝,那妹妹的命可就没了。所以,给我掌嘴!”

白莲花,若是她不让人好好打,岂不是对不起白莲花。况且,杀鸡儆猴,她还是知道的,若今天就这么让虞侍妾过去,那岂不是以后人人都可以不把她放在眼里,不是不计较,而是时机未到。现在既然时机成熟,自然要狠狠的教训一顿。

再者说,这些人的心思她哪里会不明白。请安只是幌子,不过是冲着王爷去的,

“啪”此起彼伏的“啪啪”声响了起来,看着虞侍妾犹带不甘的眼神,宋渺渺不爽,便丝毫不喊停。

抬眸看着屋子里的人,一个个面带担忧,惊魂未定的样子,宋渺渺满意的勾起嘴角。

直打到虞侍妾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狼狈不堪模样,宋渺渺方道:“这次就这么算了,这还是打轻的了,还望妹妹要多多理解本王妃的一片苦心才好。”

“谢王妃指点,妾身知道了。”虞侍妾略带不甘的道。柔弱的看了王爷一眼,可她现在脸都差不多肿成猪头了,这般作态,不似从前那样赏心悦目,反而不忍目睹。

慕容淮看到她这样子,终究还是转开头,目光落在宋渺渺身上。他已经不止一次,觉得宋渺渺身态曼妙了,总觉得即使她就那样懒懒散散的坐在那里,也是与众不同的。

李侧妃看着慕容淮目光整个都粘在宋渺渺身上,不禁心里暗恨,面上却不动声色,端庄的道:“王爷,刘侧妃……”

话还未待说完,便“扑通”一声,华丽的摔了一跤。

慕容淮自然眼尖的目睹了一切,抬头看了看宋渺渺,复又转开了头,当一切都没有发生,况且摔的还是李侧妃,慕容淮表示大度的不予计较。

宋渺渺自然察觉到慕容淮的目光,可是她坚决不认,只是抄起桌上那摆着的一碟瓜子,悠哉悠哉的啃起来。

“王爷……”李侧妃只是感觉小腿一痛,便站立不稳,整个人一下就向前扑倒。她知道是屋子里有人搞鬼,可惜的是没证据。

阅读全文
妃常霸道:王爷快接驾

妃常霸道:王爷快接驾

她,是中医界大佬,医术针灸妙手回春;却因一场意外穿越成了一个废柴丑女?大婚前夜被人毒死,大婚当日被人连棺带尸抬进了昭阳王府。再次睁眼,强势归来,山鸣谷应,风起水涌。废柴?手握圣医宝典,炼就绝品丹药,天地间尽在掌握之中。丑女?涅槃归来,她要让天下人知道:什么是丑?什么是美!面对渣皇的投怀送抱,她淡然一笑,“本姑娘从不吃回头草,更何况我已经找到更优渥的草原!”某人听后,勾魂一笑,“本王就怕爱

穿越重生|清茶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