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无上王主》秦离 虞欣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时间:2020-11-18 11:00:45分类:都市情感

无上王主,无上王主小说阅读,都市情感小说无上王主由网络作家创作,生活阅读网提供无上王主最新章节及txt阅读,无上王主最新更新章节,更多精彩尽在生活阅读网。

无上王主

推荐指数:8分

《无上王主》在线看

无上王主这本书写的很细腻,最后几章最精彩。我个人觉得这本都市情感书在语言功底上真的很赞。可能作者对哲理有一定研究,所以写的东西让人感觉风格很独特,很新鲜。

无上王主分外眼红免费试读

“嘟嘟嘟……”

电话响了好一阵子,才被人接了。

“喂?”

那边传过来一个半死不活的声音。

“大舅子,是我,虞天杰!”

虞天杰睁大眼珠子盯着手机一脸兴奋地说。

“哦,有事吗?”

“你不是在胡枫贵金属集团当经理吗?你在公司说话很管用是不是?”

“……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们虞氏家族想跟胡枫贵金属集团合作,想让你……”

“别几把找我了!我不干了!”

“啊?不干了?”虞天杰大惊失色,忙问:“为什么不干了?那么好的公司,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进都进不去!”

“……妈.的!我被开除了行不行!”

“为什么被开除?”

“是我有眼无珠,惹上了一位天爷!”

“天爷?是什么?是什么爷?”

“一个很牛逼的人物。牛逼到我没法形容!胡枫见了他跟磕头虫一样磕头!

总之,从现在开始,碰见一个你人生中觉得最帅最有气势的二十八岁左右的男子,你可以暗中忌妒他,但千万不要惹他!就这吧!挂了!”

剩下虞天杰大张着嘴巴,干瞪着眼,脸上的表情犹如吞了一颗囫囵鸡蛋。

其他人均不出声。俱都严肃着一张脸在看着虞老爷子。其实心里在暗爽不已:让你这个装.逼犯再装,装漏了吧这回!

虞老爷子仰起苍老如树皮一样的脸,闭上双目,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一副感到非常失望的样子。

“还是让虞欣跟那个废物离婚,跟林家的林一宸结婚才是正确的方案!就这么定了!家会结束后,我就亲自联络林家之主,说说联姻的事情!”

虞老爷子睁开一双混浊如泥的眼,当即拍板决定,丝毫不考虑虞欣要不要答应。

“真是好笑!人家的丈夫还没有死呢!你们就逼着人家改嫁,你说,你们这干的叫人事?”

伴随着一道冷漠无比的声音,秦离昂首阔步的走进了这座梨桃春风的院子,一张如雕刻的脸上布着一层寒霜。

在一众虞家嫡系的吃惊和注视下,秦离径直走过去,在虞欣的旁边坐了下来,看着她时,冰冷的脸上才有了一丝柔和:“以后有我在,任何人都不得欺负你!”

虞欣一脸的呆滞,前天秦离走了,女儿哭闹了一个晚上,要找爸爸。两天了,小希希布满忧伤的小脸蛋上没有露出过一丝笑容。

她本有些后悔,不该那样对待秦离的。生怕女儿好不容易等到的父亲又走了,再也不回来。没想到,在她将独自面对这一切糟糕的情况时,秦离竟然来了。而且显得说不出的霸道冷酷。像是触动了她心中某.处的柔软,内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子。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捣乱我虞家的家会!保安呢?给我把他轰出去!”

此时,虞家老爷子并没有认出来这个气势逼人的人就是秦离。

也难怪,当年秦离和虞家的人本就没见过几面,一晃五六载过去,秦离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他们能如何能一眼认出。

“爷爷!他就是那个废物秦离!虞欣还舍不得扔掉的老公!保安!”

倒是虞天旺之前就听说了秦离回来之事,立马认出了秦离,一脸玩味的看着秦、虞两口子,嗓门响亮如喇叭的说。

“原来是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地位下贱的丧门星!”

老爷子微眯着双眼,从头到脚好好的打量了一番秦离,觉得他气质变化已很大,而且身上所穿的衣服好像价值不菲但又叫不出牌子。

可一开始秦离就在他心中定位了:低贱。这是很难动摇的。

所以,现在,他还是打心底里很瞧不起秦离。

“老东西!我劝你跟我讲话客气点!”

秦离怒气顿生,蹭一下子站起来,手指着不远处的虞家老爷子厉声叱道。

全场哗然,骚动。

“狗东西!怎么跟老爷子说话的?想死了不是!”

“出去混了五年,回来不是你了!你还能混成个什么鸟样!”

“买了一身不错的衣服穿上不是你了!”

虞家的人纷纷朝秦离指责,满脸怒容。均作出一副要动手打他的样子。

“啪!”

虞欣突然当众狠狠扇了秦离一个响亮的耳光。现场才立马安静下来。

在她抬手的一刹那,秦离的眼角余光已察觉。

在他眼中,虞欣看似很突然的动作,却如同放慢了二十倍,他本来可轻易躲过去她的巴掌,可他没有躲。

他太爱这个女人了,五年来日思夜想,很想跟她有所接触,哪怕她将手掌狠狠拍在自己的脸上,也可以在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用脸感受一下她掌心的温度。

可是,他的心同时狠狠的痛了一下。

只不过他没表现出来,反而捂着脸,无所谓的笑了笑。

“你向我爷爷道歉!”

虞欣满脸怒意,望着秦离亮如星辰,里面却好像多了一丝忧伤的双眸,命令道。

“好!”秦离点了点头,又笑了。

他伟岸的身躯走过去,冲虞家老爷子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说了一句:“对不起!”

老爷子的怒意这才平息了一些,转首看着虞欣说:“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跟废物离婚,嫁给林一宸,助我们虞家拿下跟赫连的合作!

二,自己想办法拿下跟胡枫贵金属集团的合作!

你必须要办成其中一件!否则的话,我就将你逐出家族!”

听到老爷子的话,虞欣一脸煞白。

这是放眼整个崎原市的两个老大难题!

除了跟秦离离婚而嫁给林一宸尚有可能拿下跟赫连的合作。以自己目前的状况,要拿下跟胡枫贵金属集团的合作,无疑比登天还难!

气得秦离心中暗骂无耻,但他嘴上没有说出来。只是看着虞欣。见她心慌意乱,一脸苍白的样子,很是心疼。

“爷爷,我……”

当虞欣张开口要拒绝的时候,在她身边的秦离忽然抢道:“好!跟胡枫贵金属集团合作的任务,我们接了!”

“好!”

虞天旺顿时大喜,拍了一下大腿,一脸戏谑:“欣欣!别说家族欺负你,这可是你老公亲自接受的这个任务!就算你现在要反悔,也迟了!”

“这明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竟然还敢答应!还真跟传闻中一样,是个不带脑子的废物!”有些家族嫡系,小声嘀咕道。

在胡枫贵金属集团没有被收购之前,有多少实力很不错的公司想要和它达成合作,可挤破了脑袋也不一定能抢得到一份合作合同。

可以说,作为崎原市第二大产业的胡枫贵金属集团要找合作伙伴,属于万中挑一的性质。

更别说胡枫贵金属集团现在被一个神秘人收购了,更加显得它高深莫测,卓诡变幻。想要随随便便拿下跟它的合作,等同痴人说梦。

“三天,我只给你们三天时间!如果你们不能完成任务,那你们就主动离开虞家!”虞老爷子说。

所有人都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看着虞欣。

虞欣气得浑身发抖不已,忽然抡臂。

“啪”的一声,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秦离的脸上。

她红着双目,咬牙悲声:“秦离,我到底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竟然这样害我!这明明是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任务,你却替我接下来!”

秦离面带微笑的轻抚着自己被扇过的脸庞。

就在此时,一道刹车声在门外响起。一辆漆亮的黑色奔驰S450在外面停下来。有一对打扮得珠光宝气的中年夫妇从车上走下来。女的挽着男的胳膊,俩人一同迈进了院子。

“是虞思敏和陆华俊姐夫来了!”

众人眼前一亮,高兴大呼,纷纷起身迎接。

唯有虞欣一下子将脸阴沉到了极点,贝齿紧紧咬住红唇,一双丹凤眼里露出仇恨血怒的光芒。

“欣欣,你怎么了?”

秦离看着身躯在忍不住发抖,双拳紧攥得关节发白的虞欣。她洁白的牙齿已陷入嘴唇很深,直咬得个嘴唇苍白无色,十分担心她将嘴唇咬破了。

可她终于将嘴唇咬破了,鲜血缓缓的流出来。

秦离见状心疼得要死。忍不住将她拥入怀中,她没有反抗,好像已不知道反抗,但她的身体却格外的僵硬,如一尊石雕。眼珠上的巩膜已布满血丝,是一直死死的盯着那对刚进来的华丽夫妇。

“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难解的瓜葛?”秦离想。

“能让欣欣恨到如此地步,必定是做了很对不起她的事!”秦离望向那对夫妇的星眸中闪过一抹强烈的杀意。虽然还不知道什么原因,但让虞欣受到了让她不可原谅的伤害,可以马上是死人!

“唷!原来虞欣也在这儿!这是谁在搂着你呢?听说你废物丈夫回来了!这是他吗?”虞思敏朝虞欣款款走过来,发出银铃般的娇笑声。

“陆华俊!”

虞欣却突然冲那个男的大吼,浑身战栗如筛糠,“你.妹妹呢?我当初那么信任你.妹妹,让她在我公司当采购经理,她却害我好惨!”

“我妹妹现在在卫州发展呢!发展极好极好的!已经进入了申屠集团做了一名高层!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无上王主分外眼红免费试读

“原来是这样,这个看起来颇有官架子的中年男子叫陆华俊。

而陆华俊的妹妹就是当年害得虞美人破产的两大元凶之一:采购经理。

另外一个元凶就是买通采购经理,暗中指使她干坏事的常磊!”秦离心中如此想着,胸中怒气愈积愈盛,一双幽谷深邃的双眸凌厉如剑似的盯住陆华俊。

他希望从陆华俊的脸上看出对虞欣的一丝歉意。哪怕一丝。可惜没有。他从他笑眯眯的脸上看到的是骄傲飞扬的神色,不以为耻,反而为他妹妹所做的不耻之事感到得意,为荣。

而作为被伤害得极深的受害者虞欣,沉鱼落雁之容布满了愤恨,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流个不停,哽咽着说:“思敏是我的亲堂姐,你是我的堂姐夫。有这么一层亲戚关系。

所以,当你们将刚刚大学毕业的陆鸣雪推.荐给我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录用了她。并将她当作亲妹妹一样对待,当成心腹重臣培养。工资开得很高。

没想到最后,是她从我背后狠狠插了一刀,令我陷入四面楚歌,债台高垒之地!

这几年,我是怎么过来的知道吗?

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如果不是我女儿当成我活下去的动力,我早他.妈自杀了!

那个贱.人,她的良心不会痛吗?

为什么她还能过得好好的?

这究竟是什么世道!”

说到最后,虞欣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十分的激动。美丽的丹凤眼里已充斥着一片血红。

秦离始终将她搂在自己的怀中。看到她这种样子,心境绝对不比她好过。他一双虎目上本洁白如雪的巩膜上已布上血丝。起了杀意。

陆鸣雪是吧!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你,追究你的责任!

“虞欣,你自己犯下的错,怎么可以推诿到别人的头上!你这也太不要脸了吧!”虞思敏声色俱厉道。

“什么叫我推诿到她的头上!明明是她做了!她做了!”虞欣一再的怒吼。

“欣欣你够了!”虞家老爷子突然大喝,一张老脸已阴沉到极点,看着虞欣说,“是你自己失败了,就不要怪别人!

你也不看看你姐夫陆华俊是什么身份,你在这儿冲他大吼小叫什么?你有什么资格?”

“我管他什么身份,反正他妹妹把我害惨了!对于他妹妹所做之事,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虞欣气得心口直痛,抬手捂住心口,有些低头喘气。

本想让作为虞家家主的爷爷为自己主持个公道,可他严重袒护陆华俊夫妇,还反过来谴责自己的不是。

而所有虞家嫡系,没有一个帮自己的,还对自己讥讽和贬低,就知道巴结陆华俊夫妇,恭维维护他们。

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

就因为陆华俊的身份不一样。

“欣欣,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当年人家陆鸣雪购买材料的事,可是经过你签字的!”有一个虞家嫡系开始为陆华俊的妹妹开脱了。

“当时我大个肚子躺在床上马上就要生了,肚子疼得厉害,哪里还有心情看纸上面的内容!

就因为我太信任她,所以连看都不看的在那纸上签了字!”虞欣和那人辩解道。

“行啦你!跟个祥林嫂似的,天天唠叨陈谷烂芝麻的事,你没叨叨够,我们的耳朵可都听出茧子来了!

再说,那事也不怪人家陆鸣雪,如果你不在那份文件上签字,人家陆鸣雪也不敢买呀!”又一虞家嫡系不满的冲虞欣嚷道。

虞欣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华俊姐夫身份很大的一个人物,这四年来,每回见了都被你无礼冲.撞,可他不跟你一般见识,已经够给你面子了!

否则,人华俊姐夫跟你计较的话,分分钟钟让你在这个世界上玩完!”

“我……”

“你什么你……”

这根本不用陆华俊动嘴,光虞家嫡系就把虞欣埋汰够了。

虞欣就是长八个嘴也说不过他们。

秦离不在的日子里。她除了一个人生闷气,除了一个人恨,除了一个人哭,还能做什么呢!

可如今不同了,秦离回来了。绝对不会再让她一个人独自面对这是非不分,黑白颠倒,浑浊已成常态的世界。

“姓陆的,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谁也没有看清楚秦离究竟是怎么挪过去的。反正他就到了陆华俊的面前,和他距离不超过一米,高了陆足有一个头,用坚硬如钢錾一样手指头指住了他的眉心。

“你要干什么?”

陆华俊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警惕性十足的望着秦离。只觉得这个人的气场太过于强大,气势极其凌厉,令自己骤然间心跳加速几倍,压力山大。

别的人不由得心里一惊,这家伙怎么挪过去的?刚才他还在搂着虞欣,却一下子出现在了陆华俊的面前。都没个松开虞欣和移过去的过程。跟瞬间转移一样。……都怪自己刚才眨眼了。

“我就问你,你什么身份?竟然能让他们为了你将黑的说成白的!”秦离有些冷笑。

陆华俊没有回答。这种问题,以他这种身份的人,怎么好意思自己回答!

马上就有人替他回答了,而且语气中带着一种自豪,以沾光为荣:“华俊姐夫可是东域战区的微统!”

“原来是一个小小的微统,竟然这么牛气!我还以为多大的官呢!”秦离气得笑了。说实话,陆华俊的官职跟他心中所“期望”的,落差很大。

作为四方王主的他当然知道,此国度一共四个战区,南阙、北境、南基,东域。

而东西南北当然归四方王主管。

每个战区有一个战神坐镇。

在战神的脚下有大统。大统底下有中统,中统脚下有小统。小统底下有微统。

就这微统,别说跟四方王主比了。就是跟小统比起来,也是一只土狼跟蚂蚁的区别。

差一级,可差的大着呢!

大统连见上四方王主一面的资格都没有。

且抛开四方王主的身份不说。单拿国士教官这个身份来说,分别坐镇东西南北战区的四大战神可是秦离的弟子。

“你是什么东西?竟敢用这种恶劣的态度跟地位尊崇的微统说话!

你知道微统代表着什么吗?”气得虞家老爷子在两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走过去,将手中的拐杖指住了秦离的脑门。

秦离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只是目光冷冷的盯着陆华俊:“你刚才说你.妹妹现在是申屠集团的高层?”

“是!怎么了!我妹妹在申屠集团混得风生水起,年薪四百万!”陆华俊略一挺胸,颇以妹妹为荣的说。

“申屠集团也真是瞎了眼!竟然用这种人渣!”秦离较为气恼地说。

“你敢这样说申屠集团?

你知道申屠集团意味着什么吗?

那可是世界上第一大集团!

申屠家族,乃世界第一大家族!

你敢这样说申屠,你当自己什么?

皇主?还是四方王主?

年轻人,我劝你还是多看看世界经济方面的书,了解一下申屠集团在世界上是什么格局,在世界经济上,申屠家族是多么的举足轻重!”陆华俊语重心长地说。

秦离冷笑一声,不再说话了,他转过伟岸英挺的身躯,走到了还在潸然落泪的虞欣身边,对她说:“欣欣,我们走!”

“走?去哪里?”虞欣泪眼婆娑的望着秦离。

“去胡枫贵金属集团签署合作合同!”秦离故意大声说,要他们都听得见。

果然,他这句响亮的话引得众人一阵哄然大笑。

“还真会吹牛皮!就他,不知能进去枫厦的大门不!”

“说得我头皮一麻,看他这煞有介事的样子,我还真差点信了,哈哈……”

陆华俊环视了一番众人,决定要当着大家的面扬眉吐气一下,朗声说:“胡枫贵金属集团是吧?只要我不发话,放眼整个崎原市,谁也跟胡枫贵金属集团合作不上!”

他牛气冲天的话一出,围在周围的众多的虞家嫡系热烈的给他鼓掌。

“哈哈!有华俊姐夫在,只有我们虞家能跟胡枫贵金属集团合作,别人都不能!哈哈!”

虞家老爷子捻着白色的山羊胡子,一脸满意的笑容不住的点头,用十分欣赏的目光看着陆华俊。

“既然贵为微统的华俊这么说了,就是一定是真的!早知道我还大费什么周章,直接找华俊不就得了!”

本正面对着虞欣的秦离,回首望着陆华俊,冷笑道:“你怎么那么厉害?”

陆华俊笑道:“因为我知道是谁收购了胡枫贵金属集团!而且我有关系利用他!”

“是吗?是谁?你有什么关系?怎么利用他?”秦离倒是感到非常好奇。

“是申屠离戎收购的胡枫贵金属集团!”陆华俊说。

秦离内心不由得一震。申屠离戎正是自己以前的名字!

“作为申屠集团的高层,我妹妹陆鸣雪跟申屠离戎相交有年!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我让我妹妹从卫州过来崎原市,去找申屠离戎谈谈,指定能将跟胡枫贵金属集团合作的合同拿下来!”陆华俊信心满满的说。

“是吗?我不信!”秦离摇了摇头。

“不信?呵呵!现在我就给我妹妹打电话,让她过来办这件事。证明给你看!

如果我妹妹办成了你待怎么地?”陆华俊有些挑衅的说。

“如果办不成呢?”秦离反问。

“你说怎么着吧!”

“让你.妹妹,陆鸣雪给我妻子虞欣跪下来,磕一百个响头!”秦离说。

“好!如果她办成了!我让你给我跪下来磕一百个响头,怎么样?”陆华俊说。

“好,一言为定!”

“好!”

阅读全文
无上王主

无上王主

五年前,为了能让自己配得上她,不辞而别。五年后,他荣耀回归,只是归来之时,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女儿。然而,女儿已被定为生死局里的一枚棋子,他展示了雷霆之怒……

都市情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