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前妻再嫁我一次》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前妻再嫁我一次》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11-18 10:25:43分类:婚恋生活

生活阅读网提供了流光飞舞创作的小说《前妻再嫁我一次》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14章 暧昧的电话》在线阅读。

前妻再嫁我一次属于婚恋生活文,很有代入感。男女主的刻画以及对场景的描写都比较生动有趣,流光飞舞后期处理也十分温暖,各个人物的形象也非常鲜明,情节性也比较强,可以看一看哦!

前妻再嫁我一次暧昧的电话免费试读

倒地不起的魏学文被人拖到大床上,那人不慌不忙的脱光他的衣服,又回到窗边,用窗帘蒙住贺兰雪的脑袋,用同样敲后颈的方法,把她也弄晕,之后也是拖到床上,脱光了衣服,放在魏学文的臂弯里,掀起薄被堪堪的盖在两人身上,最后拿出一张纸放在床头柜上。

做好了这一切,来人对着大床邪肆的挑起半边唇角,拿出准备好的相机,拍下大床上两人相拥的画面,又拿出随身携带的掌中电脑,与贺兰雪的手机连接在一起,拨通了赫连爵的号码……

等了良久才被接起,对方没有吭声,来人邪恶的勾起唇角,眸中闪过一抹阴历,按下enter键,暧昧的声音随即响起,传进电话对面的赫连爵耳朵里。

“那你为什么不跟赫连爵离婚?我厌倦了这样偷偷摸摸的生活。”

“亲爱的,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再耐心些,我连第一次都给了你,现在还怀了你的孩子,难道还不足以令你相信吗?”

“不是不相信你,我是对我自己没信心,不得不承认,赫连爵各方面都很优秀,我怕你……”

“不许妄自菲薄,你在我心中是最好的。赫连爵就算是很优秀,我也不会爱上他,两年了,我对他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嘘……雪儿,惨了,你不小心按到了手机,电话打到了赫连爵的手机上……”

“啊……快点挂断,关机!嘟嘟嘟……”

听着手机里的忙音,赫连爵的脸色不能单单的用难看来形容,无法用文字或语言表达,整个人被一团阴沉的低气压环绕,周围的温度也像是寒风国境般,瞬间骤降。

紧攥的拳手,指关节被握的嘎吱响,启动了手机CPRS定位功能,找到贺兰雪所在的位置之后,怒意不可抑止的掀翻了书桌,震撼般的响动,吓的楼下正在聊天的秦羽凝与赫连秋惜皆是一怔,不明所以的望了望楼上书房的方向,刚好看到脸色铁青的赫连爵风风火火的下楼来。

“爵,发生了什么事吗?”秦羽凝忙迎上前询问。

“滚……”赫连爵一改和她在床上缠绵时的温柔,毫不留情的推开她。

秦羽凝被推的一个踉跄,后退了两步,后背抵上大理石柱子,疼的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而赫连爵却只是阴冷的瞥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

坐在沙发上的赫连秋惜,端起面前的咖啡浅抿着,对于眼前的这一切选择视而不见,眼角余光却幸灾乐祸的瞥着双眼微红的秦羽凝。

宽阔的柏油马路上,一辆黑色的帕加尼,如疾风般疾驶着,速度之快,让人都来不及看真切,吓的路上的行人忍不住膛大眼,有的甚至还谩骂出声,“靠,这是把汽车当成飞机开了。”

街对面一个环境优美的咖啡馆靠窗的位置上和一个穿着清凉身材性感的美女调笑的上官泓,一转眼正好看到一闪而过的车影,顿时剑眉一蹙,邪气的桃花眸中闪过一丝担忧。老大,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着急?

不行,他得跟去看看。

上官泓推开坐在她腿上的小美女,扔下一张信用卡一句话也没说,就匆匆忙忙的离开。

二十分钟后,帕加尼停在华康酒店门前,赫连爵面色沉寂的下车,用了很大的力气甩上车门,浑身笼罩着一团无形的森冷气息,阴沉的脸色,吓的前台小姐不由的往后缩,心道: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碰到一些外表长的帅的如妖孽似得,脾气却如撒旦一样的男人。

“贺兰雪住几号房?”赫连爵开口,低沉沙哑的声音让人瑟瑟发抖。

“5……520……”前台小姐很没出息的口吃了。心中忍不住骂了一声贺兰雪,就因为她,今天她都被吓了两次了。

前台小姐一改先前对贺兰雪的同情,暗暗的咬着唇,真是扫把星。

520?好,很好!

赫连爵直上520房间,一脚踹开房门,站在打床边,看着紧紧的相拥在一起的贺兰雪与魏学文,怒极反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眸子仿似在慢慢变绿,诡异的颜色,让人毛骨悚然。

大床上的两人‘睡’的很死,一点也没察觉到危险正在向他们一步步逼近,而床头柜上一张印着B超化验单的纸张,措不及防的映入眼帘,大手拿起来,诡异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上面的黑色图片……一些特殊字眼,把他最后一丝理智燃烬。

而这时原本‘睡’的很死的魏学文,低喃一声,悠悠转醒。

“嘶……”头怎么这么疼?

转眸观看着陌生的房间,断层的记忆一点点回笼,贺兰雪?

连忙坐起身,正好对上赫连爵要杀人的眸子,还有抱着他腰部的白花花手臂,移动视线,他看到贺兰雪恬静的睡颜之后,吓的直接从床上跳起来。

他们……他们怎么会不着寸缕的躺在一起?他的记忆在后颈一阵闷疼之后就缺失了,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时候时候发生的,而赫连爵为什么一副想要活剐了他的样子?

“总总裁……”魏学文低垂着头不敢直视赫连爵的眼。

而他这个样子,在赫连爵的眼中无疑就是心虚,从牙缝里挤出六个字,“魏学文,你该死!”

“……”魏学文不明白他为何会这么生气,就在这时火急火燎跑进来的上官泓,惊诧的大叫声,解了他的疑惑,也把他吓的连话也说不出了。

“魏学文,你竟然上了爵的老婆?”

看着眼前这一幕,一向自诩自己是2.0视力的上官泓,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双眼,又眨了无数次,可是眼前的那一幕仍旧赤果果的呈现在他眼前。

偷偷的看了眼赫连爵的表情,尼玛,简直比鬼还可怕,他表示这两个人真的要惨了。

“不不不是这样的……总裁,你听我解释,我和贺兰雪是清白的。她今天情绪不好,我来看她,不知道是谁把我们敲晕了……”

“闭嘴吧你。都这样了还说你们是清白的,真当我们瞎了啊!”上官泓怒喝,“魏学文,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忘了当初爵是怎么帮你的了?好了,现在你有本事了,居然撬爵的墙角,泥煤的,你真的是活腻了。”

强忍住直接把他们两个撕碎的冲动,赫连爵转身向外走,“给我把他们关起来,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前妻再嫁我一次暧昧的电话免费试读

疼……

头疼的好像不是自己的,像似要爆开了似的。

贺兰雪睁开眼,想要用手揉一揉额角。

呃?是谁把她的手反剪在背后绑在一起的?

这时的贺兰雪方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抬眸四处察看着……

昏黄的灯光,潮湿的空气,密不透风的环境……这是什么地方?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记忆有点断层,她记得从赫连家跑出来之后,她就去了一个中等酒店,之后好像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难道她被人绑架了?

除了这个可能,她不知道还有什么情况可以解释她现在的状况,双手双脚都被捆着,嘴上还被贴了胶带……

贺兰雪慢慢的贴着墙壁站起身,就在这时,咔嚓……铁门被人从外边打开,刺眼的光亮投射进来,刺的她一时有点不适应的闭上了双眼。

哒哒……脚步声渐近,略微熟悉的男性香水味窜入鼻息,闭着双眼的贺兰雪不由的浑身一僵,心向下沉了沉,是他?

来不及等适应光亮,贺兰雪心慌的睁开双眼,见到了站在自己正前方距离自己只有两步之遥,俊脸上神情喜怒难辨的上官泓。

在贺兰雪莫名不解的视线中,上官泓走近她身边,眸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接着打了一个响指,走进来两个黑衣人。

“泓少!”两人毕恭毕敬的等着上官泓的吩咐。

上官泓指了指正看着他的贺兰雪,沉声吩咐,“把她带出去。”

“是。”

两人领命,上前架着贺兰雪就二话不说的向外走。

“唔唔唔……”你们干什么?贺兰雪奋力挣扎。

“泓少,你看?”贺兰雪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两个黑衣人差点都抓不住她,无奈只好向上官泓求救。

上官泓恶狠狠的瞪着她,“哼……贺兰雪,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你给大哥带了那么大一定绿油油的帽子,就要有胆承受后果。该死的,你们是向谁借的够胆,真是活腻歪了。”

真是操蛋的,枉他以前还替她在赫连爵面前说好话,说什么她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次奥,现在想想,真是要笑掉自己的大牙了。

“唔唔唔……”放开我。贺兰雪膛大眼,“唔唔唔……”你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

仿佛是看出了她眼神所要表达的含义,上官泓冷笑一声,上前来死死的卡住她的脖子,额头青筋毕露,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彻骨森寒,“怎么,有胆做,就没胆承认。贺兰雪,我以前还真是看错你了,你丫就是一个臭不要脸的荡妇。还想侵占DK集团,好和你的奸夫双宿双飞,你丫就不怕把自己撑死?”

“唔唔唔……”你说什么?

被掐的呼吸困难的贺兰雪一脸茫然的看着盛怒的上官泓,他说什么侵占DK集团,什么奸夫?

两年来,虽然她和上官泓接触不多,对他的脾性还算了解,平时的他吊儿郎当的,但是对自己他从来就没有恶意,然而今天的他,看起来恨不得吃了她。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这样做是赫连爵授意的吗?

“给我闭嘴,别呜呜啦啦的,识相的等下就给我安静点,带走。”上官泓大手一挥,“她再反抗,就抽她丫的。”

得到命令,两个黑衣人再无顾忌,强用蛮力托着贺兰雪向外走。

贺兰雪被他们带出了暗室,兜兜转转的不知道转了多久,来到了一间宽敞明亮的偌大房间。

看着房间的装潢,贺兰雪更加不解,四处的白,还有许多医疗器材,两张病床,这是医院?她刚才是在医院的地下室里?

来不及多想,两名黑衣人在上官泓的指示下,几乎是扔的把她扔到了里侧靠墙的一张病床上,之后功成身退,就在同一时间,进来一个穿着手术服,带着口罩的女医生。

那个医生也是毕恭毕敬的站在上官泓身边,在看到上官泓一摆手之后,朝着贺兰雪的方向靠近。

贺兰雪看着她不断的向自己靠近,下意思的缩着身子,退到病床最里边的角落,一向冷清的眸子,不满惊恐。

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那名医生对于贺兰雪对自己的恐惧,视而不见,如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一样,不断的向她逼近,在两人面对面的时候,突然拿出一把金光闪闪的手术刀,眸色冷凝的向贺兰雪刺去……

啊……

贺兰雪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惊恐的瑟缩成一团,没有任何还击余地的等待着那痛降临。

等了半晌,却感觉到被束缚的手脚能活动自如。贺兰雪小心翼翼的睁开紧闭的双眼,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名冷情的女医生给按在了病床上,接着就要把她的四肢再次绑在床上……

贺兰雪趁乱,快速的揭开嘴上的胶带,大声惊呼,“上官泓,你到底要做什么?”

“做什么?”上官泓邪恶的笑开,“贺兰雪,你应该感到庆幸,老大只是要打掉那个孽种,如果不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你现在早已经去见阎王了。”

孽种?“他都知道了?”心间漫延着苦涩,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只是事实还是这么让人难以接受。

“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上官泓冷嗤。

“他呢?我要见他。”她要亲自问清楚,这不但但是他的孩子,更是她的,他没权利决定孩子的未来。

“你省省吧,大哥是不会见你这个贱女人的。”让赫连爵来见她,恐怕她会尸骨无存。

“我要见他。”贺兰雪加重了语调,不容置喙。

“少他娘的废话,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动手。”上官泓心情很差,不耐烦的朝那个愣在一旁的医生咆哮着。

贺兰雪向前一扑,快速的抢过床头柜上刚才那个医生放下的手术刀,毫不留情的抵在自己的脖子上,“我要见他。”

“你竟敢威胁我?”雪白的颈项上,猩红的颜色刺红了上官泓的眼,这贱女人还真狠。

“上官泓这是我跟他的事情,我不想为难你,但请你也别为难我。”贺兰雪的态度很坚决,手下的力道又加了几分,却还能面不改色的与他对峙。

“你不就是仗着老爷子的势,才敢这样有恃无恐,贺兰雪你都不嫌脸红吗?欺骗一个善良老人的感情,怎能如此心安理得?”上官泓真的挺为老爷子抱屈的,亏的老爷子把她当成亲孙女般疼爱,而她呢,竟然伙同外人,一起算计赫连家的钱财,是可忍俗不可忍。

“我最后再说一次,我要见他。”贺兰雪仿佛一个复读机般,一遍遍的重复着一句话,语气坚定无比,搞的上官泓很火大。

咔嚓……

贺兰雪话音刚落,房门突然被开启……

阅读全文
前妻再嫁我一次

前妻再嫁我一次

本以为逃过一次是幸运,没想到再次被抓住,却把我宠上天!前夫,我该拿什么爱你!

婚恋生活|流光飞舞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