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11-18 10:08:52分类:总裁豪门

《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最新章节出院和咖啡由网友提供,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生活阅读网免费提供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慢热型的总裁豪门小说,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个觉得很甜!特别喜欢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这种纯真有爱的甜文,没有恶毒女二和痴情男三,超级喜欢:

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出院免费试读

  柯少。

  亏她还在梦幻呆了三年,居然连这个地下老板都不知道,人,还是年轻还是太嫩了些,竟然还在酒吧里向他推销酒来着。

  而他,戏演得还真是逼真,不动声色的配合着她,隐藏的也太过神秘了吧,倒是她那一巴掌,让他亮了相。

  “美蓉。收拾一下,我们走吧。”今天星期六,她必须要马上出院。

  “不过出去走走,怎么还要收拾东西?”才醒来而已,茵茵的体力恢复的还真快。

  “也没什么病,晕血而已,很久就有的病了,也不是一年两年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出院吧。”茵茵蹙着眉,仿佛这事情触到了她的伤心处一样。

  “怎么也要再住上一天吧,住院费都交了。”说实话,出了院,她就再也见不到那个柯少了,好喜欢他酷酷的模样啊。

  晕倒,这鬼地方还有人喜欢住吗?“那你留下来住吧。”

  “茵茵,你怎么能这样,起码要跟柯少打个招呼吧。”

  “不要。”头也不回的进了换衣间,换了衣服立码走人,本来她这晕血的病症也不是什么大病,是他们太大惊小怪了。

  “美蓉,我的衣服呢。”托柯少的福,她居然是单独住在贵宾房,卫生间、换衣间、甚至还有一个小小的客厅。

  “都在柜子里挂着呢。”

  不对呀,她看了半天了,柜子里挂了七八套的新衣服,可没一套是她的,眼生的很,别人的衣服,她怎么穿。她那件紫色的裙子呢?

  “我来时穿得那件紫色裙子呢?”再不好也是自己的,穿着自然合身且舒服。

  “拿去洗了吧,一直没有送回来。昨儿个柯少叫人送了七八套衣服过来,还不够你穿吗,一年也穿不完呢。”

   低头看向自己,她总不能穿着病服出去,那还不被警察当成精神病患者给遣送回医院啊。

  呃,就算关心手下的员工也没这么大的手笔吧,她望着那些衣服,清一色的‘白领丽人’系列,裙装、小西装、T恤、裤装,全部价值不菲。

  有些受不起,随意套了一件T恤牛仔裤,望着超大镜子中的自己,淡蓝色的T恤,黑色的牛仔裤,长长的发随手束一个马尾,拉开门,“美蓉,走喽。”

  “咳……咳……你还真利落,桌子上那束玫瑰花你还要吗?”

  “不要。”红色的玫瑰,忒俗,只想着那花的含义,她就要不得,有钱人的把戏,哪来得真心真意。

  “那……好可惜啊,早上花店才送过来的。还有那些衣服呢,你也都不要了?”可都是名牌呢。

  “谁买的谁自己收去。我们走吧。”没什么可留恋的,柯少的花柯少的衣服她都受不起。

  门一开,正好做卫生的阿姨进了来,“小姐,要出院了吗?”

  “是的,阿姨,桌子上那花送您了。”

  “真的?”好漂亮的一束花啊,足有上百支呢。

  “真的,谢谢阿姨了。”帮她收拾残局,真好。她要道声谢。

  才一出门,眼前一道黑影挡住了去路,“胡小姐,请问你要去哪里?”

  “回家。”懒得罗索,他们管得着吗。

  “胡小姐还没有办理出院的手续,况且没有我们总裁的允许胡小姐也不能随便出院。”

  吓,她又没卖给他,他有权利管着她吗?

  “对不起,现在非上班时间,我有自己的人身自由。”言外之意听者自去体会。

  “胡小姐,你这样走了,会害了兄弟丢了饭碗的。”谁都知道这女人打了总裁一个巴掌,总裁不但没发火,还极为关照,所以来硬的绝对不行,那他就来软的吧。

  “不关我事,换份工作更好。”看穿了守门人的把戏,酒吧里摸爬滚打也有三年了,什么人物没见过,见风使舵的多了。

  不理那人的哄劝,大步向门外走去,住院费是他付的,他来结了就好,欠他的钱将来她一定想办法还清。

  美蓉紧紧的随在后面,生怕她跑了一般。

  出了大门,拐弯,向公车站走去。

  忽然,一辆黑色的宝马车缓缓的行在她的身旁。

  是谁的车这样跟着她,还引来公车站上所有人的侧目。

  不理他,茵茵继续向公车站走去。

  身旁的车窗缓缓地摇下来,“胡茵茵,上车吧。”

  熟悉且又陌生的声音,一面之缘而已,她真的没有必要再理他。

  “很报歉,我赶时间。”委婉的拒绝是因为他是她的老板。

  “那你可不要后悔哟。”

  ……

  “薇薇,坐稳了,叔叔要开车啦。”

  薇薇……

  茵茵急急回首,难道……

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出院免费试读

  “薇薇……”怎么薇薇会在柯少的车上。

  按下开关,全自动的车门向她敞开,向车内轻瞄,却哪里有薇薇的影子。

  这男人,他诳她了。

  迟疑间,身后的汽车喇叭一声接一声的响着,似在催促着她要马上上车……

  来不及思考,想到薇薇,她已踏上了那辆黑色的宝马车,也仿佛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车门自动合上,转眼已驶离了公车站,倒车镜里,美蓉正在不远处挥手追赶着她,而车却渐行渐远,转个弯,再也没了她的踪迹……

  “薇薇在哪?”迫不及待的追问,他,真是她的撒旦。

  看着她清雅而又急切的小脸,些许的不忍浮上心头,“别急,孩子在温馨公园。”

  奇怪,调查的资料显示,她对薇薇没什么感情的,除了星期六和星期天,其它时间都是将薇薇寄在幼稚园里长托的。怎么看起来这会儿她倒是很着急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接走她?”绑架吗?她可是身无分文。

  “没什么。那孩子需要亲情,所以我找人陪陪她而已。”

  “你想怎么样?”身子一阵昏眩,从苏醒到现在短短的时间里她没有一刻的空闲过。

  ……

  撒旦选择了沉默。

  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一张脸面无表情的望着前方,车速慢减,缓缓的停在了一间咖啡屋前,无声地窒息充斥在车内,两个人似乎谁都不想打破沉寂。

  终于,他轻叹了一口气,优雅的走下驾驶座,绅士般的走到对面,打开车门,礼貌的邀请着她:“一起喝杯咖啡吧。”

  望着他棱角分明的俊脸,布满邪肆柔和的笑容,一刹那间,有些恍惚,仿佛他是前来拯救她的主耶稣,累了,心的千疮百孔让她好想找寻一份依靠。

  机械麻木的将雪白柔荑放到他的手上。

  触电。

  触电般的感觉让她的心狂跳飞舞,第一次她没有抗拒与男人的肌肤接触。

  走在他的身侧,身后投下了两条影子,随着他们的脚步移动着,仿佛是卡通世界里的玩偶。

  自动门在他们迎前的那一刻开阖而开,象是在欢迎王子与公主的降临,咖啡屋内,十几双美丽的眼睛‘刷’的直视过来。

  厅前一面六七米宽的玻璃镜子中,他与她正在缓步而行,淡蓝的T恤镶着白色的边,黑色的牛仔裤。此刻,茵茵才发现,柯少的衣装与她的竟是相同的款式。

  情侣装。

  汗。

  她只是不经意的,随意在柜子里选中的一套衣服,只为了出行方便而已,怎么会与他的如此的契合。

  “你……”不会是为她选的衣服他也全部配好了情侣装吧。

  有些得意的微笑,那个迷糊的眼镜秘书明天一定要涨些工资给她了。

  他也是随意的抓了一套眼镜秘书预订好的衣服就套在身上了,却怎么也想不到会选了与她相同的一款。

  “心有灵犀吧。”他故意这样解释。

  心有些慌乱,这契合好象预示着什么让她有些无措。

  选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定,两相相对,咖啡与各色的糖摆在各自的桌前。

  低着头用勺子不停的搅拌着杯中的咖啡,让咖啡漾起圈圈的涟漪,凝望出神,她甚至忘记了品尝。

  “要加糖吗?”他端起杯子,轻轻的啜饮了一口,低沉的嗓音仿佛文雅的诗朗诵扰醒了她的梦幻。

  “不加。”她空洞的拒绝,神思依旧在飘忽,她不懂为什么,在他面前,她的心神总会不定。

  暗暗的笑,喜欢咖啡,就是因为它的苦,而她,又一次与他不谋而合。

  看来,他与她竟有着太多的相似了。

  “什么时候把薇薇还给我。”抿了一小口咖啡,她惦记着她的薇薇。必竟与孩子之间还有一份永远也割舍不掉的亲情。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放下杯子,双臂环在胸前,他玩味的望着她。

  “把孩子还给我。”眼神里多了愤怒,这个男人,他的外表是救世主,他的心里是她的魔咒。

  摊开了两手,一本正经道:“孩子根本没有在我手上。”此时,孩子确实没有在他身边。

  沉默。

  无声。

  良久,她吼道:“你到底要怎样?”

  报警?脑海中闪过无数次的念头,又无数次的被她否决。

  她是老鼠。

  而那里,猫很多。

  “你的表现。”再次重申,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

  表现?这是什么意思,看了看对面的他,空有一副好皮囊,却原来只是金玉其外。不屑的撇撇嘴,玩笑道:“好。是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

  尾音在空气里涣散,他仿佛未听见般的又选择了无声与沉默。

  手指伸向裤子兜里,摸出了火柴与雪茄,点燃、吸进、吐出……

  眼前迷朦一片,看不出他的表情,半响随着烟圈吐出了两个字:一年。

阅读全文
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

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

被他吃干抹净连渣都不剩的时候她才知道那距离有多远。永远到底有多远?先生,是我甩了你。经年之后,她带着小包子重回A市,美酒红唇,衣香鬓影,故事,重新拉开了帷幕,他压她玩她弄她的游戏也重新再度开启……

总裁豪门|雪未央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