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刁蛮王爷独宠妻》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刁蛮王爷独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11-17 20:02:25分类:穿越重生

生活阅读网提供了夏至花开创作的小说《刁蛮王爷独宠妻》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5章 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在线阅读。

对于主角的心里描写的非常细腻,看完刁蛮王爷独宠妻之后真的会感叹世上怎么会有作者(夏至花开)写出如此惊世骇俗好的好作品来。

刁蛮王爷独宠妻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免费试读

“妳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妳这是想赶哥几个滚蛋了?”

苗雪兰被对方凶巴巴的语气吓了一跳,心中有怒,却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泄出来。

凤阳本来就是一个贪官恶霸横行的地方,就算明知道自己没有错,可无权无势之人,想要在这里给自己讨个公道,最终的结果只能以失败告终。

想到这里,她再次忍气吞声道:“真是抱歉,如果刚刚我有哪句说不对的地方,还望各位见谅,别和我一个丫头片子一般见识才是。”

“行啊,既然妳不想给咱哥几个找不痛快,那就赔钱吧!”

说着,那人居然厚颜无耻的伸出手,直接递到苗雪兰的面前,“五十两银子,只要妳乖乖奉上,哥几个从今以后自然不会再来找妳的麻烦。”

苗雪兰傻了眼。

五十两银子?

就算是便卖了她的全部身家,她也拿不出这么一大笔钱财出来啊。

“怎么?拿不出来?”

挂在脸上的笑容终于僵了下去。

没等她答话,就听那人突然喊了一声:“哥几个,既然这丫头交不出来银子,还愣着干什么,给我砸!”

说罢,几个男子就像是疯了一般,砸的砸,踹的踹,很快,苗雪兰那个并不大的小菜摊子,就被这群来历不明的人给砸得面目全非。

她怔怔的站在原地,冷冷看着这群为非作歹的人,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欺负一个姑娘家。

直到那些人砸光了她所有的青菜,这才当着她的面啐了一口,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旁边做生意的几个小贩全都被这突来的一幕给吓到了。

但凡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刚刚那几个人分明就是故意来这找茬的。

有几个胆子大的,小心翼翼的走过来,轻声道:“姑娘,妳这是不是不小心得罪了谁,刚刚那几个人似乎就是冲着妳这小菜摊子来的吧。”

苗雪兰拧着眉头,并未作声。

眼看着自己和弟弟辛苦了整整一个早上摘出来的新鲜青菜,全都被踩扁踩坏,她即心痛又愤恨。

弯下腰,无可奈何的将几个幸免于难的黄瓜青椒一一捡好,放到筐子里。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略带嘲弄的笑声。

“真是世态炎凉啊,都已经被人欺负到了头上居然还不敢做声,丫头,看来妳这日子过得也不怎么样嘛。”

循着那道极年轻的声音抬起头,她很诧异的看到不远处一顶华丽的轿子里,竟探出一张被上天所眷顾着的俊脸。

仔细一瞧,她心头猛地一颤。

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头皮蓦地炸开,心头咚咚直跳。

这个原本不该出现在这种地方的尊贵人物,居然会在几天不见之后,堂而皇之的,用这种方式出现在她的面前。

对方微微一笑,用一种高不可攀的语气对她道:“想要在这个世道安安稳稳的活下去,有本事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要识实务。”

“丫头,瞧妳年纪不大,怕是人生阅历学得还不够火候。这样吧,虽然上次妳在客再来当着众人的面,令本少爷大感难堪,但念及妳还算是有些本事的份上,本少爷曾经对妳提议过的那件事,只要妳肯点头,目前仍旧奏效。”

见她眉头一拧,他复又追了一句:“只要妳肯乖乖来本少爷的府上,给本少爷做一个煮饭的奴才,从今往后,本少爷保证,绝对不会有人再欺负到妳的头上。”

“奴才”这两个字,很显然触犯到了苗雪兰的逆鳞。

她愤恨的瞪了他一眼,怒道:“虽然你的提议很有诱惑力,可是抱歉得很,我对给别人当奴才,一点兴趣都没有!”

她就知道,凤阳城中的权贵全都是得罪不起的活阎王。

之前她一直以为,只要她不主动去招惹别人,别人自然也不会主动再来招惹她。

万万没想到,才几天功夫,这个除了脸长得好,其它地方没有一项可取之处的男人,居然契而不舍的找到了她的头上。

如果她没猜错,刚刚那几个故意滋事捣乱的家伙,肯定就是在这个男人的授意下砸烂了她的菜摊子。

想到这里,新仇旧恨一齐来。

如果不是碍于自己势单力薄根本没有能力与这种恶霸对抗,她一定会将手中的菜筐,狠狠砸到他的头上,让这种仗势欺人且又有几个臭钱的混蛋知道知道,她苗雪兰绝对不是好惹的。

可惜,她有狠心,却没狠胆。

对方人多势重,从穿着打扮上又不难看出肯定来头不小。

如果真的不小心把人给得罪狠了,自己吃亏倒楣是小,若真连累了她那只有七岁的弟弟,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所有的悲愤,最后只化为一声无声的叹息。

用充满倔强又不肯服输的目光瞪了轿子里的那人一眼,便背起菜筐,将对方视为隐形人,最终选择了无视和排斥。

“啪”地一声脆响,精致奢华的珐琅碗被摔落到地。

里面盛放着的山珍海味,也在珐琅碗摔碎的瞬间被喷洒得一片狼藉。

凤阳王府内当差的丫环仆从,皆被主子没来由的怒气吓得浑身一抖。

当阴郁的神色自主子脸上蔓延开来的时候,近前侍候的奴才全都屈膝跪地,齐声劝着王爷息怒。

坐在太师椅中的华服男子,年约二十四、五。

五官精致,俊容生辉,满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不敢小觑的尊贵之姿。

他身穿一袭湛青色丝质长袍,袍摆和袖口用名贵的金丝线绣着五爪飞龙。

厚密的黑色长发被整整齐齐的束在脑后,珠冠当头,真有说不出来的潇洒俊逸,仙风道骨之感。

只是那脸上的神色却透露出他此时的不耐与烦躁。

跪在最前面的不是别人,正是凤阳王府的首席大厨李德海。

而凤阳王府的主子白逍寒之所以会当着众人的面大发雷霆,原因很简单——

李德海率王府后厨的一众厨子,在费尽心机,使尽浑身解数,按照王爷的吩咐,做了十几种口味各异的西红柿炒蛋、麻辣豆腐、辣椒炒白薯、醋溜大白菜之后,居然没有一道菜能入得了主子的口。

虽然平日里这位凤阳王在吃食上就有诸多挑剔,但挑剔到今天这种程度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旁人或许不知道凤阳王是何样人物,在凤阳王府当差的这些个下人,却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位爷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

刁蛮王爷独宠妻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免费试读

品性恶劣、性格暴戾、脾气刁钻外加喜怒无常,这就是属于凤阳王白逍寒的代名词。

所以这些下人们,眼看着王爷沉下俊脸,并怒不可遏的将桌上的食物一扫而空时,无不吓得胆颤心惊瑟瑟发抖。

李德海颤着声音道:“王爷快快息怒,如若这几道菜实在不入王爷的口,奴才马上回后厨,让那些小子们按照王爷的吩咐,给您重新再做一份送过来……”

没等他把话说完,坐在太师椅内的俊美男人,便面带愠色的用力拍了一记桌子。

“你们这些个没用的蠢蛋,连这么简单的几道家常菜都做得如此丢人现眼,简直就是一群饭桶!”

他气不顺的踢了旁边的椅子一脚,指着门外吼道:“都给本王滚出去!”

李德海以及旁边几个侍候的婢女奴才,见了这个架式,都不敢再继续留在这里讨主子不痛快。

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低头耷肩,灰溜溜的在主子的怒斥下出了房门。

“王爷又何苦发这么大的脾气呢?”

候在凤阳王身后的男子见众人都逐一退去,这才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来到他面前。

“既然王爷已经知道那个姓苗的丫头姓甚名谁,身居何处,如果您真想将她请进王府做厨娘,只要手段使得够毒够辣,还怕那丫头最后不乖乖就犯么。”

说着,嘴边勾起一个不太正经的笑容,但凡长眼睛的人这么一瞧,即刻便可以从他脸上看出几分卑鄙下流之意。

这人姓庞名岳,是凤阳王身边的贴身仆从,同时,也是凤阳城中有名的阴狠毒辣的一号人物。

坊间流传,如果凤阳王是这天底下吃人不剩骨头的猛虎,那么这庞岳就是一只专干下流勾当的豺狼。

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中的白逍寒,被对方的那副小人嘴脸勾得眼神一转,哼笑道:“你口中所谓的毒辣手段,究竟有多毒?有多辣?”

庞岳露出一抹阴笑,故意压着声音,凑到他耳边轻声道:“但凡姑娘家最重视的,无非就是自己的清白和名声,只要找几个混子去她住的地方滋个事,捣个乱,王爷还怕那个倍受惊吓的丫头,有朝一日不乖乖屈服在您的脚下吗?”

闻言,白逍寒并未作声,只是用一种莫测高深的目光直钩钩的盯着庞岳良久。

直到对方被那抹阴森不测的眼神看得浑身发毛呼吸不畅,才听他幽幽笑道:“庞岳,你跟在本王身边多久了?”

对方似乎没想到主子竟会这么一个问题,先是怔了一下,随即答道:“打从王爷被陛下赐府封王,搬迁至凤阳的那天起,属下就已经跟在王爷身边侍候了。算起来,直至今日,也有七、八年了吧。”

“都已经跟在本王身边这么久,难道还摸不清本王的脾气秉性么?”

说话间,白逍寒目光阴郁的瞪了他一眼。

“本王只想让那姓苗的丫头进府给本王当厨娘,至于她那条小命,本王暂时还真没把她看在眼里。”

庞岳闻言,一时间竟有些摸不着头脑。

白逍寒道:“假若真如你所说,找几个混子去她住的地方对她做些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你觉得,好端端一个妙龄丫头,在受了侮辱之后还能有活下去的信念么?”

“一旦她不小心被你给折腾死了,本王去哪里再找这么一个能令本王满意的厨子,来侍候本王这尊贵的胃?”

这下,庞岳总算是把来龙去脉给听明白了。

他急忙做小伏低道:“王爷恕罪,这件事,的确是属下考虑得不周道了。”

对方冷哼一声,不耐烦的冲他摆了摆手,骂道:“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都是一群没脑子的废物。还站在这里碍什么眼?滚!”

怒不可遏的训斥一出口,被下了驱逐令的庞岳也不敢再久留于此。

待他的身影在正厅消失之后,白逍寒才慢慢敛去脸上的暴戾,若有所思的盯着那早已消失得不见人影的门口,扯出一记意味深长的冷笑。

几个近前侍候的小丫头,这时被主子叫过来打扫满地狼藉的房间。

不多时,管家来报,萧家公子萧祁玉入府求见。

“告诉他,本王没空!”

没等管家转身出门回复,就见一个身材颀长,面若冠玉和青衣男子,一边打着羽扇,一边迈着优雅华丽的步子,如入无人之境般直接踏进了房门。

只见对方嘴边噙笑,眼带桃花,那一身绣着大朵牡丹的青色衣衫穿在他身上,更衬得此人风流潇洒,狂妄不羁。

“几日不见,王爷这架子端得可着实不小。好歹你我也有几年同窗之谊,如今在下主动登门造访,想与王爷聊些知心体已之言,莫非王爷还要将在下赶出府王置之不理么?”

白逍寒皱起眉头轻轻一哼,冲一脸为难的管家使了个眼色,对方顿时领悟,提着袍摆,转身出门给客人奉茶倒水去了。

“哟,这房间里是怎么了?莫非咱们凤阳城有名的恶霸王爷,又因为哪个不懂事的奴才犯了错事,所以大发雷霆,在这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他这边调侃的工夫,几个手脚伶俐的丫头已经将被摔碎的杯子碗整理妥当,并悄无声息的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

“萧祁玉,你今日来本王府上,究竟是干嘛来的?”

被明显敌视了的萧祁玉仿若没听出对方口吻的烦感,笑嘻嘻坐到了他旁边的椅子上,摇着扇子道:“听说不久之前,咱凤阳城出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据说,某权贵家的少爷,突然跑到那素有贫民街之称的长顺大街,只为吃一间名为“客再来”酒楼厨子做的饭菜,结果就闹了一出人间悲喜剧。”

“本来,像凤阳城这种已经被朝庭彻底放弃的三不管地带,偶尔闹出几个不公不平事件也不算什么稀奇事,可有趣就有趣在……”

当萧祁玉说到这里的时候,还不忘冲白逍寒扯出一个暧昧的笑容。

“那权贵家的少爷,从那以后,竟不依不饶的杠上了一个卖菜的姑娘,还在威逼利诱遭到拒绝的时候,非要把人家好端端的姑娘往死路上逼。”

“几日不见,堂堂萧家公子怎么变得比那些喜欢嚼舌根的长舌妇还要八卦多事了?”

阅读全文
刁蛮王爷独宠妻

刁蛮王爷独宠妻

看着桌子上摆放着的这几道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菜色,白衣公子脸色不禁阴沉了一下。“这是猪食么?”面对他的讽刺,苗雪兰也不恼怒,笑着回道:“莫非公子其实是只猪?”

穿越重生|夏至花开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