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穿越之冷血兽妃》叶云妶 淩暮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阅读

时间:2020-11-17 13:51:16分类:穿越重生

穿越之冷血兽妃,穿越之冷血兽妃小说阅读,穿越重生小说穿越之冷血兽妃由网络作家创作,生活阅读网提供穿越之冷血兽妃最新章节及txt阅读,穿越之冷血兽妃最新更新章节,更多精彩尽在生活阅读网。

穿越之冷血兽妃意识流主引,叶云妶 淩暮感情线索强烈,但是弱化了其他描写。文章根据前后人物心理变化,采用了不同的文风与表达风格哟!

穿越之冷血兽妃上门挑衅章节试看

多年来,占东方的凤临国是富裕的强国,故此引得其余三国的惦记,一直想要霸占凤临国,自此常年征战。

而原主则是凤临国将军府的七小姐叶云妶,天生废材,相貌丑陋,被世人所唾弃的废物,丑八怪。

在这异世中,是人出生便要进行天赋测试,当年的测试大殿中,原主测出是个毫无修炼天赋的废材一个,就因如此她自小便性子软弱可欺。

而如今刚年满十五的她,因一道赐婚圣旨将她打入地狱,半年前宫里传来圣旨将她许配给了凌王凌璟尘。

世人皆知,凌王嗜血冷酷,不近人情,不近女色,不得圣上宠爱,但凤临皇却又放纵他这般放肆,手中无权胜有权,使人不解。

自赐婚之后,便有不少世家小姐以王妃名义将她请出府去参加宴席,各种羞辱践踏。

而未婚夫凌王则是不闻不问,不管她的死活,不退婚,不插手。

两日前,凌王府传话,让她参加猎兽宴,身为准王妃的她不得借口推脱前去赴宴,谁知竟是圈套,刚一出府便被打晕丢到了迷雾森林,活生生被妖兽折磨死。

叶云妶此时终于明白,为何她初次醒来便那般凄惨,险些死在那黑兽的爪下,若不是那神秘人,如今恐早已身在地狱了吧。

“凌璟尘!”

叶云妶将脑中的记忆理顺,微眯着双眸,眼中迸射出一抹杀气。“既然你我同名,又占了你的身体,日后定要那欺你辱你害你之人付出代价!”

“砰……”

房门被人从外踢开,撞击在墙面上,发出了剧烈的声音,一听这动静,叶云妶便猜出那来者是何人,唇角微勾,露出一抹冷笑,抬眸向房门处看去。

那是一个长相极美的女子,约十六七岁的模样,五官精致得无可挑剔,一袭绿色衣裙着身,齐腰的长发用发簪步摇绾起,但眼中的恶毒将她的美给完全破坏。

叶云紫,将军府五小姐,三系魔法师,年仅十六岁便已经达到大玄师一级,是世间少有的天才。

她仗着自己过人的天赋与容貌居高自傲,以欺辱不能修炼玄气的叶云妶为乐。

叶云妶也曾告知过自家父亲此事,谁知父亲前脚刚远赴战场,她便变本加厉欺辱,久而久之叶云妶的性子便越发软弱,即便被欺辱也不敢吱声。

而,猎兽宴之事叶云紫也有参合其中,叶云妶自小被她欺辱惯了,向来对这五姐百依百顺,她本不愿前去赴宴,但被叶云紫以违抗凌王命令全府抄斩恐吓,不得不硬着头皮前往赴宴。

“五小姐,请您出去,我家小姐大伤未愈容不得外人打扰。”浅儿大步去到叶云紫身前,身子挡在她的跟前,语气中充满了怒意,指着院子对她说道。

“啪!”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只见叶云紫身旁的丫鬟夏儿扬起巴掌狠狠打在了浅儿的脸上。

浅儿的脸颊顿时红肿起来,可见那丫鬟打得有多用力,即便如此浅儿也不曾吭过一声,身子依旧挡在叶云紫的身前。

她深知叶云紫在将军府的地位,不仅是三系法师,且又是主子,不敢还手,只能受着,但她却又最受不得自家主子受辱,每每都与这主仆二人言语杠上。

“贱婢,还不滚开!”

说罢,那小丫鬟手掌再次抬了起来,就在快要打下时,一双稚嫩的小手将那丫鬟的手腕捏住,叶云妶从浅儿的身后出现,抬手挡下了这巴掌。

“小姐!”浅儿面上带着惊讶,转头看向叶云妶,心中虽疑惑自家小姐为何跟变了个人似的,但眼中还带着满满的担忧。

叶云妶不曾说话,给了浅儿一个安心的眼神,转眸看向身前的丫鬟,眼中的冷意足以表达她此时的怒气,敢打她的人,简直就是找死。

叶云妶在原主的记忆中得知,浅儿跟在原主的身边受了叶云紫主仆不少的打骂,却无半点怨言,处处维护着她。

她自小性子软弱可欺,在这天才面前,更是抬不起头来,只能任人欺辱。

“叶云妶,你个废物给本小姐放开夏儿!”叶云紫尖锐刺耳的叫骂声,使她不悦的皱了皱眉,手上加重了力道,疼得夏儿哇哇直叫。

“废物,放开我!”夏儿朝叶云妶叫骂着。

先前一直跟着叶云紫欺辱原主,将身为主子的叶云妶当成了比自己还低下的奴才欺辱,完全忘记了自己丫鬟的身份,主仆不分。

“聒噪!”叶云妶不耐烦的抬眸看向在自己手中不停挣扎的夏儿,手上用力,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夏儿的手腕被她生生掰断。

“啊!!!”夏儿杀猪声顿时响彻整个将军府,顿时便疼晕了过去。

她将已经疼晕过去的夏儿丢至院中,抬眸对上叶云紫,眼中寒气凌凌:“五姐姐,你也想这般被本小姐丢出去?”

“小贱蹄子受死!”叶云紫一想到自己丫鬟被叶云妶断了手,心底升起一股耻辱之感,调动起体内的玄气,朝叶云妶胸口处袭来。

“小姐小心……”

一旁的浅儿见此,惊呼了一声,跃身挡在叶云妶的身前,

“噗……”浅儿用自己的身子替叶云妶挡下这一掌,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晕倒在她的怀中。

“浅儿!”叶云妶抱着已经昏迷的浅儿,眸中的冰冷被杀气覆盖,就在叶云紫手中的玄气朝她又一次袭来时,她脚下有所动作,将浅儿抱着移至院外。

玄气打在房中的桌上,只听“砰!”的一声,桌子顿时成了碎渣。

叶云妶将浅儿放在地上,她半跪着身子缓了缓神色,强行将喉咙处的腥甜压下,顶着全身剧烈的疼痛站了起来。

她的眸中带着寒冷的光芒,一道凌冽的冷芒直向叶云紫袭去,周身散发着重重的杀气。

“你该死!”

叶云紫被叶云妶身上那股冷冽之气吓到,心中咯噔一跳,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小步。

但随即一想,眼前这废物不过是死里逃生壮了胆子,到底还是个不会修炼玄气的废物,又何以惧怕。

再次扬起手中的玄气朝叶云妶袭来。

叶云妶见此,眸色沉了沉,脚下有所动作,身形一闪迅速朝叶云紫袭去,院中只留下一道黑影。

她的速度极快,眨眼之间便去到了叶云紫的身后,一把扣住她的手臂,朝她小腿处狠狠踢下。

只听“咚……”“咔嚓……”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叶云紫双膝跪在地上,一只手已经被叶云妶折断,痛得她双眼冒黑。

穿越之冷血兽妃上门挑衅章节试看

叶云紫不似夏儿那般,疼得昏厥过去,再怎么说她也是三系大玄师,这点痛并不算什么,但还是疼得脸色有些苍白。

叶云妶丢开她那只已经断了的手,紧紧抓住她的另一只手臂,毫不犹豫的将这只手也掰断了。

“溅人!”叶云紫双手都被折断,疼得她眼冒金光,抬眸恨恨的盯着自己身前半蹲着的叶云妶,愤怒的朝她谩骂了一声。

叶云妶并不理会叶云紫眼中的愤恨谩骂,眼光落在她腰间的那把短匕上,她拔出短匕,抬手钳住叶云紫的下巴,在她的脸颊上比划着。

叶云妶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漫不经心的说道:“五姐姐,你说要是在你这张如花似玉的脸上留下个印记会如何?”

“你...你想作甚?”脸颊上传来冰冷深深刺触着叶云紫的神经,瞳孔猛然一缩,害怕的直哆嗦。

她一向以自己这张面容引以为傲,若是被毁了,日后可该如何嫁进太子府享受荣华富贵。

“不……不要,妶儿不要,姐姐错了,呜呜……”她带着哭腔不停的向叶云妶求饶,早已将尊严抛之脑后。

“呵!”叶云妶冷笑了一声,看了一眼已经被吓得六魂无主的叶云紫,将手从她的下巴拿开,站起身来把玩着手中的短匕,朝她低喝了一声:“滚!”

叶云紫慌忙从地上爬起身,也不管还在昏迷中的夏儿,灰溜溜的逃出了云苑。

见人已走,叶云妶终是再也撑不住,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脸色苍白得可怕,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偷袭叶云紫。

仅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强撑到此时,她本不想就此放过叶云紫,但随即想到如今的将军府一切事务既由四姑姑叶林青掌管。

若是自己就这般将叶云紫杀害,到时便给了叶林青母女光明正大除去自己的机会,还会连累自己的父亲名声受损,而将军府的一切都将落入她们囊中。

在自己还未强大起来时,所有的一切都得忍着,只有蛰伏起来,时机一到便能一举翻身。

叶云紫一回到她所居住的紫苑,便拖着一双已经断了的手,抬脚将屋内的桌椅掀翻。

茶杯花瓶从桌上滚落在地碎成片,下人们早已吓得不敢出声,全都跪在地上承受主子的怒火。

叶林青一丛门外进来,便看到了屋中一片狼藉的碎片,她看向满身戾气的叶云紫,无奈摇了摇头,朝下人们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退下。

“娘……”

叶云紫看到叶林青到来,拖着手扑进她的怀中大哭起来,将在云苑中所受的委屈一一说了出来。

“什么?那溅人竟敢伤我紫儿!”

叶林青一听这话,慌忙拉起叶云紫的双手,如今确实已经断了,她眼中的神色沉了几分,语气中带着怒气谩骂道。

本想立刻冲至云苑将叶云妶就地正法,但一想她毕竟是将军府的小姐,不可轻易下手,若是在府中出了事,传出去可该如何是好。

叶林青生生将这怨恨压下,在心中打定主意,日后再找寻机会置叶云妶死地,既然那日她命大没死在迷雾森林,那下次可没这般好运了。

她将叶云紫揽入怀中,拍打着她的背安慰道:“紫儿安心,为娘定会让那小溅人生不如死,你先歇着,娘去请大夫。”

叶林青向叶云紫承诺,日后定要叶云妶为今日之事付出代价,她将叶云紫情绪安抚下去之后,便转身离开了紫苑。

云苑

叶云妶身子虚弱的靠在石凳上,眼前的一切变得都天旋地转起来,就在她昏倒之际,恍惚间看到院外一个人影正向自己奔来。

但她却看不清那人是谁,抵不住眼前的眩黑,意识陷入了黑暗之中。

次日,叶云妶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察觉到床边有人,身为杀手的她警惕性万分之高,本想即刻翻身而起,谁知身子竟如车碾那般疼痛,哪怕连动弹一下都做不到。

“妶儿,你醒了。”耳边传来一道沙哑沉稳的声音。

叶云妶转眸打量着此人,并未开口说话,他的身上穿着盔甲,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一头墨发白玉簪子盘在头顶,有些发丝凌乱。

剑眉下的黯眸中透着凌光,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凌傲之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叶林岳。”原主的父亲,凤临国镇国大将军,自小便疼爱这女儿,即便是废材也从如掌上明珠捧着,但因常年征战,一直不在府中。

“妶儿,可好些?”他坐在叶云妶的床边将她扶起身靠在床栏边上,沙哑着声音关切的问道,眼中尽是疲惫担忧。

叶云妶自始都未开口说话,只是这般静静的打量着身前之人,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她从小便无父无母,不知该如何面对这突来的父亲。

“看看你都瘦了,等会让厨房给你炖点乌鸡汤好好补补身子。”

说罢,便伸出那双带有薄茧的手,小心翼翼地抚着叶云妶的脸心疼道。

他因常年征战不在家中,本就对这唯一的女儿有所亏欠,这次听说她出事后,便违抗圣旨从战场上奔了回来。

“爹……”叶云妶终是生涩的唤了一声。

“好好养伤,爹进宫一趟。”叶林岳嘱咐了一句便转身出了房间,叶云妶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心底乏起一股不好的感觉。

“小姐,您醒了!”浅儿从门外端着热水进来,一眼便见到了靠在床边的叶云妶,惊喜的唤到。

叶云妶看出浅儿如今的气色极差,便让她将水放下,回去休养身子。

经此一事,叶云妶看得出浅儿是衷心于自己的,暂且对她放下了警惕之心。

“是。”浅儿听话的离开了房间,叶云妶见浅儿走后,强撑起身子坐在梳妆台前。

看着镜中这张陌生丑陋的面容,消瘦的小脸只有巴掌般大,左半边的脸颊被一块红色的胎记覆盖,但她的五官却长得极好,若没有这块胎记定是个倾城之颜。

废材,丑女……一想到这些,叶云妶眼底闪过一抹冷笑。

她曾受过的魔鬼训练长达十年之久,就算天生废材又如何,她也能在这异世重新塑造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冰舞,让那欺她辱她之人付出代价。

阅读全文
穿越之冷血兽妃

穿越之冷血兽妃

前世,她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冷血杀手冰舞,一朝穿越成为凤凰国将军府的七小姐,天生废材,容貌丑陋,受尽世人辱骂。初次睁眼身陷险境,险些死在妖兽爪子,幸得那神秘男子相救,既然重活一世,怎能这般屈辱活着,涅槃归来时,便是那辱她,害她,杀她者命绝之日!当她一心想要报复那害她身死的狗屁王爷时,却不料,竟被他一次又一次玩弄于股掌之间……

穿越重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