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嫡妻在上》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时间:2020-11-17 12:12:52分类:穿越重生

大管家将人往正堂领,绕过一色水磨群墙,穿过连廊,后院满架蔷薇,经过了碧色莲藕池塘,各色花草,百鸟鸣唱。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五间抱厦上悬“听竹院”匾额。整个院落富丽堂皇,花团锦簇,显得雍容华贵。李长歌环顾着一院子的景色,心中的讽刺意味更甚,这一家子的审美可真别致的很。在她思虑间,正堂已到,因着徐嬷嬷和翠云的身份,她俩只能站在门外候着,大管家将她带进正堂后便退了出去。

嫡妻在上

推荐指数:8分

《嫡妻在上》在线看

我觉得我看了嫡妻在上之后,老夫的少女心都萌翻了,小妖花墨这书写得太好了。好羡慕主角他们之间的感情啊!推荐给大家看看:

嫡妻在上李府来人免费试读

一旁的女子皱眉拍了拍她的手,提醒她,“春华,你可别忘了,再怎么说她确实是府上的二小姐,这万一让府上知道,我们恐怕都要遭殃。”想到那日那人说话时的模样,她便一阵后怕。

“兰玉你怕她我可不怕。”杜春华恨恨地说道:“没实权的二小姐,有什么好怕的,她现在在庄里,离府上远着呢,再说,府上的人要是真管她,还会将她送到庄子里来?”

“可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痴傻的二小姐了,那日她打人的模样,一点都不像以前的她……”

杜春华冷哼一声,瞥过眼不再看她,“严芳到现在脸都是肿着的都不敢出门,这个仇我和严芳是非报不可,你要是怕她以后就离我们远些。”

“我……”见杜春华生气了,兰玉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得低头沉默。

夜深人静之际,整个庄子一片漆黑,人们都进入了梦乡。勿地,一阵马儿嘶鸣的声音打破了这宁静的夜,随即便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里屋亮起了烛光,“谁呀?”

“徐嬷嬷是我,大管家。”

须臾,里屋的门打开了,开了门便见风尘仆仆的府里的大管家,惊愕道:“大管家?你怎么……难道也被赶出府了?”

大管家笑了笑,连忙说道,“没有,没有,我这次是来接二小姐回府的。”

“回府?”徐嬷嬷一阵讶然,难道老爷想开了?还是江氏那边……

“二小姐大喜啊!皇上下旨赐婚,将二小姐许配给当朝右相,如今老爷和夫人接二小姐回府准备亲事呢!”

“什么赐婚?”本在里屋睡觉的李长歌听了“赐婚”二字,忙起身批了件外衣便走到门口。

徐嬷嬷见她已经起身过来,忙道:“小姐,您怎么起身了,门口风大容易着凉。”

“没事。”李长歌摆了摆手,“你说什么赐婚?”

大管家望着眼前的人,心中不禁讶然,这眼前的,的确是二小姐,可与以往的二小姐又有些不同,眼神清澈明亮,脸上又多了些疏冷。

见他兀自出神,李长歌不禁喊道,“大管家?”

“哦哦。”大管家回了回神,说道:“皇上下旨给小姐您和当朝右相苏越赐婚,现下老爷和夫人派我过来接小姐回府商议婚事。”

听及此,李长歌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一旁的徐嬷嬷说道,“大管家,这夜已深,赶路也不太安全,能否休息一晚,明日再赶路?”

“这可不行。”大管家面露难色,“临走时,老爷和夫人特意叮嘱我,明日务必将小姐接回府里。”

“可这……”小姐身子才刚刚好,这连夜赶路怎受得了。

李长歌收回思绪,看着眼前一身灰衣却油头满面的大管家,心里没由来的升起一阵厌恶感,冷声开口道,“事出突然,我们都尚未准备,还请大管家稍后片刻,待我们收拾好后再出发!”

大管家微愣,方才二小姐那语气……令他心里微微一惊,随即拜了拜,“好,嬷嬷和小姐收拾好了便去那边的马车上等我,我去趟庄子马上便回来。”说完便快速离开木屋去了庄子东边。

晃晃荡荡的马车里,徐嬷嬷甚是心疼地看着满脸倦意的李长歌,轻声说道:“小姐,这回府还有些路程,您休息会儿。”

“嗯。”李长歌点头应着。这一夜的折腾让她委实有些疲倦,靠在床边闭目养神,可脑中却在飞速的运转,她这一走,荷香这条线恐怕是……还有赐婚这件事,此事并没有表面看着那样简单……就先不说当朝右丞相的地位,就光她在外痴傻的名声,皇帝怎可将一个患有痴傻症的女人嫁给她器重的右丞相?况且,她那个爹这么急着要接她回去,恐怕……

思绪回转,李长歌转身问道,“徐嬷嬷,这右丞相苏越,人怎样?”

徐嬷嬷想了想,“他年仅20便被封为当朝右相,得皇上器重。确实是难得一见的人才,不过……”徐嬷嬷顿了顿,深叹一口气,继续说道,“听说他曾娶了两任夫人,都被他活活折磨而死,小姐嫁过去,恐怕是……”

折磨死?哇,这丞相口味这么重的?李长歌心里不禁泛起冷笑,就说嘛,以她爹的性格,这种赐婚的好事再怎么也轮不到她头上,原来……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啊!呵,果真是亲爹!

望着面上微冷的小姐,徐嬷嬷一阵心疼,小姐是她看着长大的,这一下要被嫁给那样的人,以后可怎么活……思及此,徐嬷嬷偷偷抹了把眼泪,“小姐,你看这事……”

马车里冗长的安静后,李长歌看了看帘外的人影,说道:“没事,先回府再说。”虽然要被嫁给那个抖S丞相,恶心还来不及,不过现在却无法反抗,不如就先过去再说,走一步算一步。她倒要看看,她这一家子亲人,到底是怎样的牛鬼蛇神!幸好自己还有一个灵魂出窍的技能,再不济也能让自己顺利脱逃。下了决心,她便重新靠回窗户,转眸瞥见一旁睡得正香的翠云,笑了笑,果然是没什么烦恼啊。不过她也得好好休息会儿了,明日还得有一场“硬仗”要打。

徐嬷嬷见已经闭目休息了的李长歌,忽地安了心,从小姐掉进河里死里逃生活过来后便变了性格,这几日过来她便看出,她家小姐是个有主意的人,看着自家小姐方才的模样,怕是已经有了主意,她长舒一口气,不管怎样,这样的小姐总比以往那样子要好,李府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若是以往的性格,只怕是……

次日傍晚,几人便已到李府门外。

站在李府门前,李长歌望着眼前匾额上中规中矩的书写着“李府”两个大字,心里升起一股讽刺的意味来。

大管家下了马车便去扣门,门房的人将门打开,见是大管家,便欣喜得迎上来,“大管家,您回来啦。”

“快去通知老爷和夫人,二小姐回府了。”

门房的人朝外望了望,见着站在门外的李长歌三人,愣了一愣,复又回道:“是。”

随即大管家便领着几人进门,“二小姐,这边。”

大管家将人往正堂领,绕过一色水磨群墙,穿过连廊,后院满架蔷薇,经过了碧色莲藕池塘,各色花草,百鸟鸣唱。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五间抱厦上悬“听竹院”匾额。整个院落富丽堂皇,花团锦簇,显得雍容华贵。

李长歌环顾着一院子的景色,心中的讽刺意味更甚,这一家子的审美可真别致的很。

在她思虑间,正堂已到,因着徐嬷嬷和翠云的身份,她俩只能站在门外候着,大管家将她带进正堂后便退了出去。

嫡妻在上李府来人免费试读

李长歌抬头望去,只见正堂中间是红松八仙桌一张,上面摆放茶壶和瓷杯,周边有敦状实心木凳,两边摆放着插有孔雀尾羽的长瓷瓶。精致大气的珐琅花瓶摆在角落里,瓶子里还插着几根长长的珍贵的白孔雀羽毛,左右几个丫鬟垂首站在一旁静候着。

而在这正堂中央紫檀木雕花大椅上为首坐着的正是这原主的父亲,一身褐色长袍端端而坐,脸上却透着些冷漠和疏离,与她隔桌坐着的妇人便是江氏了,一身锦衣华服衬着她雍容华贵,顶着满头的金钗步摇,李长歌觉得,她坐久些恐怕脖子会被压断。

在江氏右手边站着的便是李府大小姐,如今的李府嫡女,李静姝了。

忆起原主的记忆,现下的李静姝比一年前她离开时出落得更美丽,一袭淡绿色长裙、裙摆摇曳、裙裾绣着秀嫩的荷花、着乳白色抹胸,腰间系一条青色腰带,上缀着八颗亮丽的白色珍珠,将玲珑有致的身段展现得淋漓尽致。眉目中带着些淡淡的忧愁,让人看了不禁生出些爱怜来。

果真是个美人,可惜啊…….

李长歌几不可见地摇了摇头,随即收回目光,屈膝跪下,“给父亲,母亲问安。”

沉默片刻后,才听到上面低沉的声音,“嗯,时候不早了,你也累了一天,早些回去休息吧。”

李长歌勾了勾嘴角,他语气中的冷淡和疏离她当然听得出来,原本还想着一年未见,他这个做父亲的至少也得嘘寒问暖两句吧,可今日一见,果真是个寡情之人。不过,原主对他的那些感情早就在他冷眼下磨得所剩无几,而她,一个异世界的灵魂,对他自是没什么感情可言。这样正好,懒得和这些人共处一室。随即便起身准备离开,却听李静姝悠悠说道,“爹爹,静姝好久未见妹妹了,想留下来和妹妹聊会儿天。”

“不行。”坐在一旁的江氏立马阻止道,“女儿你的身体才刚刚恢复,还是先回屋歇着吧。”

“你娘说的对。”李鸿云忙叮嘱道,“你的身子刚好,还得静养才是。”

“爹爹,娘亲,您们将让静姝在这儿多待一会儿吧,静姝许久未和妹妹好好说说话了。”李静姝拉着江氏的手,撒娇着说道。

“你这孩子……”

李长歌翻了个白眼,实在看不下去这“和睦”的一家子,着实辣眼睛的很,干脆别过脸欣赏外面的风景。

李鸿云和江氏实在拗不过李静姝,便只好同意。

待李静姝拉着她的手一脸笑意地看着她时,李长歌便知道,这货绝对是故意让她留下来的。

李静姝拉着李长歌的手坐下,上来便是一阵嘘寒问暖,“妹妹这些日子过的可好?可有人欺负你?前些日子听说你掉进河里,现下身子可好些?”

李长歌心中早就翻起了白眼,我的日子过得如何,有没有人欺负李静姝你不是最了解的么?

“妹妹?”见李长歌未作答,李静姝再次喊道。

李长歌换了个笑容回道,“多谢姐姐关心,我身体已经恢复了。”

李静姝愣了愣,上下打量起眼前的人,心中疑虑更甚,这分明是那个傻子没错,这次回来,怎么像是换了一个人?还会笑了,难道是掉了河里后把痴傻症给治好了?她攥紧右手,眸子转了转,“妹妹身体恢复了便好。不过妹妹这身子还是瘦弱了些,过些日子妹妹就要出嫁了,这身体还得好好调养调养。不过……”李静姝忽地叹了口气,眉中凝结了些徐化不开的忧愁,幽幽道,“妹妹要嫁的那个人,听说前后折磨死了两位夫人,妹妹这瘦弱的身子骨……”她故意顿了顿,复又说道:“可怎么受得住。”说着便滚出了两颗眼泪。

李长歌见着她面上这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心中冷笑,表面上一副同情她的模样,心里估计都拍手叫好了,看着她嫁给那个抖S的丞相,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吧。她平生最讨厌这种惺惺作态的人,何况还是这个一直欺负她的所谓“姐姐”。李长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随即淡淡一笑,开口道,“哎,怪我命苦呗,谁让是皇上赐婚呢?又不能推掉这门婚事,不过妹妹有些事实在想不明白,想问问姐姐。”

李静姝擦了擦眼泪,回道:“什么事,妹妹请说。”

李长歌抬眸望着她,牵起嘴角,“妹妹想不明白,这皇上怎会突然赐婚与我,姐姐也知道,我从小就有痴傻症,这事儿整个未央城的人都知道,皇上又怎会将一个患有痴傻症的人嫁于他器重的右丞相呢?姐姐你说,圣旨上会不会写错了,还是……有人故意曲解圣意?”

此话问完,李静姝拉着她的那只手抖了一抖,过了好一阵子,她才笑了两声答道:“此事姐姐也不清楚皇上的意图,当天宫里的公公来宣圣旨时,确实是说的赐婚李府嫡女与苏府,这全府上下的人都知道。况且,妹妹的确是嫡女,皇上定不会弄错。”说完,李静姝长舒了口气,便一脸笑意地看着她。

这言下之意就是她赖不了账呗。李长歌心中冷笑,心思一转便低眉长叹道,“哦,是吗?原来我还是嫡女啊,原以为从夫人成了正室之后,姐姐便是嫡女了呢。”她面上伤心,心中却一阵腹诽,不就装柔弱么,谁不会啊。

“妹妹说笑了。”李静姝安慰她道:“这府上真正的嫡女还是妹妹的。”她心中暗自咬牙,要不是为了让那傻子顺理成章的嫁去苏府,她怎可承认这嫡女之位是她的!

“那这样便好。我还以为是谁故意让我替嫁去苏府呢,看来是我多心了。”李长歌盯着李静姝,甜甜一笑说道。

李静姝被她盯得心里发慌,随即松开她的手道:“妹妹这一路舟车劳顿,想着也累了,我将妹妹送回院里歇息吧。”

“不用不用。”她才懒得和她在这里演姐妹情深,简直心累。

李长歌起身看向门外,“徐嬷嬷和翠云都在门外候着,让她们送我回去便好,况且,姐姐身子也才刚刚恢复,怎劳得让姐姐送。”说着眼神便若有若无的瞥向李静姝的脖子处。

“也好,那姐姐就先回屋里了,改日再去妹妹院里看望。”说完便快步离开正堂。

李长歌脸上挂起冷笑,她才刚回府就迫不及待地来试探她,还真是个“好姐姐”。这个大堂她还真是一刻都不想再呆下去,李长歌冷冷瞥了一眼便出了正堂。

徐嬷嬷和翠云都在门外候着,见她一出来,翠云便急忙跑到李长歌的身边,问道:“小姐,大小姐她没有为难你吧。”

见着她急切的小模样,李长歌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怎么,这么不相信你家小姐,你家小姐是被人欺负的人吗?”

阅读全文
嫡妻在上

嫡妻在上

李长歌的理想生活是有吃有喝,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可她却倒霉的穿越重生了!而且才刚刚穿越过来就要嫁给一个陌生人?!李长歌内心是崩溃的,但谁让她是一个“傻子”呢。老娘大仇未报,想共枕眠,门都没有!“你和他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喜欢男人!”“来人,扶夫人进去歇息,我回来之前,不许出府。”“果然是真的!伤还没好就要去找野草!”

穿越重生|小妖花墨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