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坏坏萌妻:老公请躺好都市情感小说推荐,坏坏萌妻:老公请躺好小说免费全文阅读(焦糖豆豆)

时间:2020-11-17 10:52:37分类:都市情感

坏坏萌妻:老公请躺好由网络作家焦糖豆豆所著的都市情感小说,您可以在生活阅读网免费试读第9章 夫妻不斗没天理(2)。

坏坏萌妻:老公请躺好意识流主引,感情线索强烈,但是弱化了其他描写。焦糖豆豆文章根据前后人物心理变化,采用了不同的文风与表达风格哟!

坏坏萌妻:老公请躺好夫妻不斗没天理(2)免费试读

深吸一口气,洛兰慢慢抬眸看向章董事:“身为秦氏家族的少夫人,怎么,这样的宴会我还来不得么?”方氏集团可是秦氏家族的一个下属集团,章董事做为这个集团里众多董事中的一名,在她眼中还真是算不得什么。不得不说,有个高贵的身份就是有好处,以前她见到章董事时大气都不敢喘,说话也是小心翼翼的,现在风水轮流转,看到章董事变来变去的脸心中就一阵痛快。

洛兰一报自己的身份,章董事立刻蒙圈。

集团里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他是知道秦少主带了新婚妻子过来L城的,至少秦少夫人除了第一天过来找秦少主露了一面外,后面根本就没再出现过,而第一天的时候他光顾着琢磨自己的报表不要出现问题,压根没看秦少夫人长什么样子。

而且,似乎,大概,也会,据说,秦少主娶的少夫人是落氏家族的大小姐,名字似乎也是叫洛兰,而且这次宴会也确确实实是给秦少主发了请柬……

这样一想,章董事整个人都悲剧了,秦少主手段狠辣,和秦少夫人现在正是新婚燕尔,蜜里调油的时候,自己当众落了秦少夫人的面子,传到秦少主耳朵里自己还能有好果子吃么?

脸上露出要哭不哭的表情:“少夫人您来了怎么没让人通知一声?我在前面给您和秦少主留了上座……”

洛兰似笑非笑的打断他:“我来参加宴会怎么走动还得听你管束么?还是说,这里是我不能来的?”

“不,不会,怎么会管束您。”章董事慌忙解释,圆脸上的肥肉也跟着一颤一颤抖动,“我知道怕招待不周慢待了您。您高兴在这,我立刻让人在这边安排个椅子,您累了还可以坐着歇歇……”

“安排椅子就不必了,我和张导演、孙制片有些话要说,章董事你每意见吧?”洛兰冷声打断章董事的话。

“没,没有意见,您随意,随意。”章董事脸上挂着笑,转头擦掉头上的冷汗,不愧是落氏家族的大小姐,这气势还真不少一般人能受得住的!

洛兰转头看着张导演和孙制片,继续没说完的话题:“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好端端的,为什么将女一号的名额换掉?是觉得洛兰这个名字不好听么?!”既然捅破了身份,洛兰索性端起富二代嚣张的架势,反正原身就是个嚣张没脑子的,怎么闹腾都不为过!

敢说名字不好不是得罪了眼前这位大小姐,得罪了这位大小姐就等于得罪了秦氏家族和落氏家族两尊大佛,以后他们的前程也就到头了!

因此,张导演和孙制片非常聪明的将部分实话说出来:“原来定的女一号确实是洛兰小姐,只是一次在和朋友饮酒的时候,洛兰小姐大概太高兴,多喝了几杯,酒精中毒,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将原来的女二号提成女一号,补了洛兰小姐的空缺。”

竟然是酒精中毒!

洛兰心里憋口气,心里越加痛恨章董事,要不是这色鬼打她的主意,她至于被拉着灌那么多酒么?!不过好歹只是昏迷还没有死,这样,说不定自己还有机会回到原来的身体里。

正想再问自己的身体是在哪家医院治疗,就听见门口一片骚动,所有人都一呼啦涌过去,嘴里恭敬的打招呼:“秦少主!”

洛兰拧眉,这暴力狂,他怎么也来了?!

张导演和孙制片听了秦少主的名号,立刻神色激动起来,看一眼洛兰,微带歉意:“少夫人,我们去打个招呼,失陪了。”

说完,直接奔着人群走过去。

洛兰磨牙,好歹知道自己的身体在医院,找个机会再问清楚在哪个医院里就行。

秦修凯一踏进宴会厅,眼睛就四处搜索洛兰的影子,这个可恶的女人根本就是个不安分的,要是让她勾搭上哪个小白脸,自己脑袋上的绿帽子就带定了,想起那晚洛兰一身恶臭的把他熏出屋子,他心里就怒火澎湃,身为秦氏家族的少主,他还是第一次被女人这么嫌弃,还是用这种方式!看不上他,难道那女人眼中只喜欢那些一无是处的小白脸么!

某人根本没发觉,他的注意力已经从洛兰勾引小白脸给他戴绿帽子,转变成洛兰竟然喜欢小白脸也看不上他!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转变,却也是某人心境的变化。

“秦少主您好,我是《×××》电视剧的制片,很荣幸能邀请到您参加这次的宴会,少夫人已经来了,在那边等着您,您看您要不要过去?”孙制片笑的一脸谄媚。

秦修凯眸子冷一下,顺着孙制片指引的方向看过去,就见洛兰正一脸娇笑的和一个奶油小生谈笑风生。

眼里顿时有火光冒出:“那个男的是谁?”声音冰寒,压抑着深沉的愤怒。

张导演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他是我们这次电视剧的男主角,名叫宋哲,是新晋的男演员,最近在内地非常火……”感受到眼前这个男人越来越冰寒的冷意,张导演哆嗦一下,不敢再往下说,心里暗骂,要是这个宋哲得罪了秦少主,他一定把他男一号的位置给撤了!

贝小朵刚和宋哲聊几句,想从他这里知道自己的身体在哪家医院,就觉得一阵阴森的寒意传过来,忍不住打个哆嗦,转头就看到秦修凯阴沉的能滴下水的脸。

没等她说话,整个人就被秦修凯占有式的姿势圈到怀里:“来参加宴会怎么也不等我……这是你朋友?”眼神阴森的看向宋哲。

宋哲心底涌上一股寒意,脸上的笑容维持不住,磕巴道:“秦,秦少主……我和这位小姐刚刚第一次见面。”秦少主的眼神好恐怖啊,他一点都不怀疑,如果他说错一句话,秦少主就能把他撕碎。

额头冷汗冒出来,他不过是看到一个美女过来搭讪,就随口聊了几句,怎么这个美女还和秦少主有关,想起这几天的传言,这个美女不会就是秦少夫人吧??他真的只是聊天,没想做什么啊!秦少主这一脸捉奸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眼看自己刚问到想要问的,就又被人打断,洛兰心里非常不爽,忽视掉秦修凯那张冻死人的冰块脸,一脸热切的看着宋哲:“听说你们这部电视剧原定的女一号住院了,你知道她住在哪个医院么?”

宋哲在秦修凯杀人的目光下大气都不敢喘,哪还敢回答洛兰的问题,磕磕巴巴道:“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话落,落荒而逃。

洛兰气苦,狠狠的瞪秦修凯一眼:“你不是公务繁忙么?跟过来做什么?!”

“本少主不跟过来,难道要看着你给本少主戴绿帽子?!”看洛兰竟然为了一个小白脸跟他发火,秦修凯越发坚定自己的想法,这个可恶的女人,就是跑过来勾搭小白脸的!

“什么绿帽子?你少浑说!”洛兰拧眉,这个暴力狂简直不可理喻,他哪只眼睛看到她给他戴绿帽子了?!

秦修凯懒得和她斗嘴,大手紧紧掐住洛兰的细腰:“今晚你只能跟我在一起,要是让我在看到你不安分,看回去我怎么收拾你!”

洛兰撇撇嘴,这种话她都听了八百遍了,所谓的收拾,不就是每天早上加大运动量么,真以为她会怕?

要是整晚上和这个暴力狂在一起,她就甭想再有机会和剧组的人说话,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她才不要就这么放弃!

刚要反驳,就见一群政界和商界大佬围过来,个个脸上带着热切的笑容看着秦修凯和洛兰,恭维声不断。

无奈,洛兰只能换成得体的微笑,小鸟依人的偎在秦修凯怀里,没办法,谁让她还要倚靠暴力狂这棵大树,只能委屈自己在人前表演出夫妻恩爱的样子。

小手在秦修凯腰间狠狠掐一把,笑着磨牙:“快放开我,我自己能走!”尼玛,圈在自己腰间的铁臂快把自己的细腰勒断了!

秦修凯胳膊收紧,洛兰站立不稳,整个人趴在他的胸膛,就听头顶传来秦修凯淡漠的声音:“不好意思,兰儿喝多了,我带她先回去,你们尽兴。”

说完,不容反驳的拥着洛兰出了宴会厅。

洛兰憋气,这混蛋,竟然敢污蔑自己喝多了,自己整个宴会就喝了一杯鸡尾酒,多个毛线啊多!心里愤恨,张嘴咬在秦修凯胸口,感觉倚靠的人身体一僵,唇角勾起笑意,松开嘴换地方再咬一口。

腰间一痛,疼的整个人吸口气,眼睛里喷出火来,这混蛋,竟然敢掐自己!“啊呜”一口,又一嘴咬下去……

到了外面的车上,秦修凯甩手将人扔进车里面,双眼冷怒,这该死的,竟然咬他那么多口!牙齿里蹦出阴森的话语:“你是属狗的,想要我把你那一口牙敲掉么?!”

洛兰揉揉腰,仰着头下巴高高抬起:“你是得了老年痴呆,手抽筋不听使唤么?要不要我那你的手给废了?!”

坏坏萌妻:老公请躺好夫妻不斗没天理(2)免费试读

秦修凯气急反笑:“牙尖嘴利,我倒不知道落氏家族的大小姐竟然这么胆大妄为!”

洛兰鄙夷的看他一眼,毫不客气的反驳:“道貌岸然!我才知道秦氏家族的少家主原来是个只会欺负女人的懦夫!”

巨大的阴影笼罩下来,洛兰警惕的瞪着他:“怎么,说不过想打架么?!”

秦修凯这个人钻进车里,望着眼前小女人明明害怕却死撑着不肯认输的模样,眼神蓦的一热,缓缓勾唇:“你都说我只会欺负女人了,我如果不做点什么,岂不是太对不起你。”

“你要……唔,唔,……混蛋……”

双唇被对方肆虐,洛兰气苦,双目喷火的盯着眼前放大的俊颜,手脚刚要反抗,就被对方制住,只能忍受对方被动的侵袭,胸腔的空气渐渐被压榨干净,一张脸憋的通红,神智渐渐远离……

在她以为自己就这么被憋死过去时,堵住双唇的罪魁祸首终于移开,耳畔响起男人的讥讽:“流连花丛的色女竟然不会接吻,你之前跟那么多小白脸混过,不会是都是吃素吧?”

王八蛋!

洛兰好不容易喘过气来,身体猛地坐起,将身边可恶的男人反扑压在身下:“是不是吃素,你马上就知道了!”对着身下人的嘴唇狠狠咬过去。

秦修凯先是一惊,紧接着眼中闪过一抹兴味,这女人人品不咋样,但味道着实不错,甜美鲜嫩,一点都不像是情场老手的样子。

送过来的美味,不品尝的是傻子,但主导权要在他这里才行!

双唇相接,勾起天雷地火,不像是情人间的接吻,倒更像是对垒双方的士兵打仗,谁也不肯臣服于谁,谁都想争取主动权。

秦修凯力气大,不一会就将洛兰压到身下,抵着唇下的娇嫩仔细品尝,凶戾的表情渐渐变得柔和。

太美味了!

仿佛晨光中带着初露的鲜花,花瓣柔软,花蕊娇嫩,当中沾着蜜汁的露珠更是甘甜芬芳,诱惑着人使劲探寻搜索,将整朵花叼入口中,细细感受里面的每一处甜美,芳醇循循然善诱人,欲罢不能。

“唔,唔……”整个唇瓣连同舌头被吮的发麻,呼吸都被夺走,脑袋阵阵犯晕,洛兰剧烈挣扎起来,这混蛋,不是一直看不上她么,这么激烈的吻算是怎么回事啊?!

良久,身上的人终于好心放开她,刚一获得自由,洛兰迅速将人推开躲到一边,大口喘气,对手太强悍,整不过啊!

秦修凯唇角的笑意一闪而逝,慵懒的坐好:“下次再不听话,我就这么整治你。开车!”

洛兰瞪大眼,开……开车?!脖子机械似的扭转过来,就见驾驶座坐着一个恍若雕塑的黑衣男子,秦修凯话落,男子一踩油门,劳斯莱斯幻影平稳行驶起来。

再眨一下眼睛,洛兰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心里哀嚎一声,竟然当着人上演真人版激情大战,丢人丢到家了!!

狠狠瞪秦修凯一眼,低头,恨不得将脑袋缩到衣服里。

秦修凯唇角微勾,明明是一个情场浪女,竟然有这样羞涩的一面,是装的呢,还是本来就这样?据他调查来的资料,这个洛氏家族大小姐豪放到可以当众表演活春宫,这样的人竟然会因为一个吻被人看了去就害羞?

秦修凯摇头不信,心里下了结论,这女人肯定是装的!他倒要看看这女人能装到什么时候!

伸手将洛兰抱到怀里,触手的柔软让他忍不住心神一荡,低头在洛兰耳边呵气:“本少主这些日子憋得难受,今天晚上到你房里过夜,嗯?”语音微挑,带着不容拒绝的威胁,大手在洛兰白皙的脖子上来回摩挲,手下的白嫩滑腻让人爱不释手。

洛兰眼角狠狠跳跳,阴森森一笑:“你要是不怕,可以随时过来。”回去她就生吃大蒜和大葱!

秦修凯一眼看穿她的想法,邪肆一笑:“你在想你房中的那些大蒜和大葱?”也亏这可恶的女人能想的到,竟然用大蒜和大葱来恶心他。

洛兰目露警惕:“你做了什么?”这暴力狂不会把她的屋子清理干净了吧?

秦修凯勾唇,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你猜?”

洛兰胸口一股气涌上来,狠狠的瞅秦修凯两眼,忽的勾唇一笑,伸手轻佻的抚上秦修凯雕刻般的俊颜:“猜那个做什么,正好我这些日子深闺寂寞,说吧,帅哥一宿要多少钱?一百块够么?”

秦修凯眉目一冷,很好,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把他当牛郎!还是一百块钱的牛郎!!伸手掐起洛兰的下颌:“既然寂寞,本少主一会儿就好好满足满足你,省的你耐不住寂寞,到处勾三搭四!”

洛兰冷笑:“只有伪娘的人才会一直担心自己的妻子勾三搭四,怎么,秦少主就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

“有信心也要看人,谁不知道洛氏家族大小姐为人放浪,且眼神不济,本少主不多照看一些,还真不放心!”洛兰的激将法对秦修凯根本没有用,若是一开始他还会生气,现在知道这女人狡猾后,他早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不上这女人的当。

原本他没打算把这可恶的女人怎么样,但看她这么绞尽脑汁的抗拒,反而来了兴趣,有这样一个美人在身边,凭什么他要过和尚般的生活。

而且,竟然拿他跟伪娘相提并论,这女人胆子忒肥了些!

午夜的国际酒店中,被翻红浪,一对赤膊的人在床上纠缠争斗着。

“怎么,堂堂秦氏家族少主就只有这点手段?啧啧,那玩意看着长的壮实,没想到却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不会是这些年训练伤到了肾,体虚吧?”洛兰一口咬在秦修凯胸口,翻过身将秦修凯压在身下,眉眼高挑,气喘吁吁道。

明亮的月光照进来,落在身上一边光影,一边黑暗,如瀑的头发垂着,整个人妖媚的如同暗夜精灵,不是那种令人心动的嚣张,而是难以言喻,又勾人心神的野性。

秦修凯眼神暗暗,一抹幽光从眼底划过,莫名多了几分愉悦,这个女人,果然和传言中的不一样!

不过,竟然敢说他不行?真是欠教训!

微薄的唇角微挑,勾出邪肆的风流,平时冰冷的声音里都多了两分轻佻:“本少主体不体虚,你马上就知道了。”

大手握住洛兰的纤腰下拉,身体猛地一撞,顺势翻个身,变成正常的男上女下体位,低头捂住那张喋喋不休的樱唇,大力动作起来。

混……混蛋……

洛兰被他撞的差点魂都没了,嘴里呜呜咽咽的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小猫一样的呻吟,有心反抗,却一点力气都施展不出来,这才明白,刚才这暴力狂一直在逗自己,现在才来真的,早知道惹怒他是这样的后果……果然男人不能说他不行啊!

暧昧的声音持续了一个小时,刚刚停下没多久,就接着响起,间或响起女人带着委屈的妩媚的抗议:“不……不要了……”

当一切平息下来,已经是后半夜,望着怀里昏睡过去的女人一脸委屈的样子,秦修凯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忍不住伸手覆上那犹自带着泪痕的脸颊,昏睡中的女人红肿的樱唇微微嘟起,发出小猫一样的抗议声,双眼紧闭,一点清醒的样子都没有,显然累的不轻。

“呵呵,今天就先饶了你,不过,明天你要继续补上。”低笑一声,秦修凯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将人搂在怀里,心满意足的睡过去。成婚当天,他的神智多是被药物和怒火控制,只为了发泄,根本没有好好感受怀中女人的美好,却不知竟然如此美味,比记忆中的味道甜美了数十倍不止,早知如此,他才不会浪费这么多天享受美味的时间。

一夜醒来,洛兰只觉得自己整个腰都要断了,浑身酸疼,跟不像自己的身体一样,忍不住懊恼,低骂一声:“这混蛋,别落在我手里面……”

“落在你手里又怎么样?”冷淡中微带暖意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洛兰一惊,这才发现自己正窝在某个混蛋的怀里面。

“你,你怎么在这?!”洛兰见了鬼一样瞅着秦修凯,这暴力狂吃完了不该滚回他自己的房间吗?还在自己这里赖着做什么?!

秦修凯修长的手指抚上洛兰因为刚刚睡醒,还带着红晕的脸颊,出手滑腻,如同最好的羊脂白玉,让人忍不住流连,唇角微翘:“我不在这里,应该在哪里?”

洛兰一噎,他们现在挂着夫妻的牌子,这暴力狂过来跟她睡一个屋子也没什么不妥,只不过她心里别扭而已,一想到昨天自己被这混蛋吃干抹净的惨状,洛兰就想咬人,特么的,最后自己明明坚持不住了,这混蛋不但不停,还变本加厉,简直是色中饿狼!!

狠狠的瞪秦修凯一眼:“你今天不用去集团吗?”还赖在她床上!

阅读全文
坏坏萌妻:老公请躺好

坏坏萌妻:老公请躺好

三流演员洛兰一朝穿越,成为臭名昭著的洛氏家族大小姐,刚到第一天就被床上这个卖力耕耘的男人差点掐死,捡回一条小命后发誓要远离危险,想尽办法找回自己原来的身体,嗯嗯,最好再穿回去。可是,这个霸道的暴力狂男人是肿么回事,说好的井水不犯河水呢?你这么频繁过界是几个意思?秦修凯,号称冷面修罗的秦氏家族少主,原以为自己的婚姻是一场利益的交换,却不想在那个自己曾经不屑一顾的人身上失了心。接踵而来的,是家族利益和个人感情的纠葛,痛苦愤懑,阴谋陷害,为了两人的感情他苦苦支撑,最终却抵不过命运的车轮,噩耗传来,他心灰意冷……却在偶然间得知,原来他还有机会重来……

都市情感|焦糖豆豆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