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穿越之冷血兽妃最新篇章“血魔”王爷驾到,穿越之冷血兽妃完整版在线阅读

时间:2020-11-16 15:26:53分类:穿越重生

《穿越之冷血兽妃》最新章节“血魔”王爷驾到和险些丧命由网友提供,叶云妶 淩暮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生活阅读网免费提供穿越之冷血兽妃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穿越之冷血兽妃这本书写的很细腻,最后几章最精彩。我个人觉得这本穿越重生书在语言功底上真的很赞。可能作者对哲理有一定研究,所以写的东西让人感觉风格很独特,很新鲜。

穿越之冷血兽妃“血魔”王爷驾到章节试看

当夜,叶云妶在睡梦中被人推醒,她一睁眼便见到了床前一脸泪水的浅儿,心中咯噔一跳,从床上翻起身来,拉住浅儿的手急促的寻问道:“发生何事?”

“将,将军……”浅儿话还未说完,叶云妶便从床上下地,强忍着疼痛的身子朝屋子外跑去。

一路上,她都不曾见到府中下人的人影,叶云妶与浅儿来到前厅,一眼便见到坐在主位之上的宦官,他的身侧站着四名侍卫。

除此了几人外,大厅中再无他人,将军府的下人与叶林青母子都消失在了府中。

“来人!将她拿下!”那名宦官见叶云妶到来,蹭的从座椅上站起身来,抬手指着她,尖声尖气的朝站在一旁的侍卫吩咐道。

“本小姐看谁敢动!!”叶云妶转眸冷冷的剜了一眼朝她而来的侍卫。

果然,侍卫们被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震慑到,停在原地不敢动弹,她抬眸看向坐在主位上的宦官,周身散发着阵阵寒气,一步一步的朝他走去。

他被叶云妶身上所散发的凌厉之息吓到,身子想要往后退去,却发现退而不得,一屁股跌坐在座椅上,眼中带着惊恐之色盯着已经来到自己身前的女子。

抬眸凝视着她,双手紧紧捏在椅子把手上,害怕的咽了咽口水,壮着胆子朝她喝道:“别不识好歹,本公公是奉陛下旨意捉拿谋逆臣子之女,还不束手就擒!”

“呵!谋逆?”叶云妶冷笑了一声,面色一冷,抬手一把掐上那名宦官的脖颈。

脖颈上猛然传来一阵窒息,使他红胀着脸,转眸看向一旁的侍卫,不停的朝他们挥着手,艰难的开口说道:“拿……拿下!!”

侍卫们先前被叶云妶一身凌冽的气势吓到,此刻被人这么一唤,瞬间惊了过来,将腰间的刀剑拔了出来,齐齐朝她刺来。

就在此时,一股强大的气息传至厅内,侍卫们手中的刀剑被这股强大的气流震落在地,只听“哐当”一声刺响落入所有人的耳中,几人眼中带着惊疑之色,齐齐转眸看向门外。

只见,一身穿黑色烫金流纹锦袍的男子从门外进入,他双手负于身后,身后还跟着两名黑衣男子。

“凌……凌王殿下!”

侍卫们面上带着惊恐的神色,慌忙朝他跪下行礼,但他却连看也不一眼,直接越过,来到叶云妶身旁的座椅坐下。

“凌王?”当叶云妶听到这称呼时,心中砰然一跳,将手从那宦官的脖颈上放开,转眸冷冷的盯着他。

脖颈上的窒息感褪去,那名宦官慌忙从椅子上起身,扑跪在凌景尘的身前,声音中带着颤抖,朝他连连磕头求饶。

“王爷饶命,饶命啊!”

凌璟尘低眸看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宦官李未远,冷声开口说道:“李未远,本王的王妃何时轮到你个奴才指手画脚?”

李未远自是知晓身前之人的厉害,不敢与他答话,朝他不停的磕头求饶,若是他知晓凌王会来,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来将军府。

一个无权胜有权的人,一个连一国之君都想避而远之的人,一个以杀人为嗜好的人。

如今,却出现在了将军府,保下他未过门的王妃,他又怎会轻易放过自己,只求天降奇迹,保佑自己能逃过此劫。

然而,凌景尘好似并未听到李未远的求饶声,只觉一道凌冽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抬眸看向一直紧盯自己的女子。

他将她从头至脚瞥了一眼,唇角勾起一抹邪笑,这笑不及眼底,让人全身发凉。

他看着她淡淡说道:“看来,传闻中一向胆小懦弱的七小姐,是谣传呐!”

听到这话,叶云妶并不为所动,而是紧紧凝视着一脸风轻云淡的凌璟尘,一想到原主身死是他害死,眼中便忍不住溢出浓烈的愤恨。

“别用你那吃人的眼神看着本王,你……不是对手。”

一听这话,叶云妶眼中的愤恨便淡了下去,如今的自己连他一根手指都动不了,谈何报仇。

旁人或许不知凌景尘的深藏不露,但她最知,身为杀手的她一向善于察言观色,一眼便看出了眼前之人的隐藏。

叶云妶紧咬着唇瓣,身子摇晃了几下,整个人跌坐在椅上,心中更加坚定,日后定要变得强大起来,亲手报仇。

凌景尘从叶云妶身上收回目光,转眸不悦的看向跪在自己身前的李未远,眉头微微蹙起,抬手朝身旁的黑衣男子示意一下。

只见,刚还磕头求饶的李未远顿时口吐鲜血不止,瞬间暴毙而亡,这一幕吓坏了此处所有的人,包括叶云妶在内。

她将心中的震惊狠狠压下,强装着镇定,一脸淡然的向凌璟尘看去:“既然王爷这般能耐,便劳烦王爷将父亲送回。”

言罢,便让浅儿将自己扶着出了前厅,前脚刚一跨出门槛,便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在意识全无之前落入了一个柔软的怀抱。

凌璟尘将她抱回了云苑,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待他走后,浅儿顿时瘫软在地,一时间无法从恐惧震惊中回神。

凌王是何许人也,世人皆称的“血魔”王爷,杀人不眨眼,残暴不仁,不近女色,如今却……

次日,叶云妶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察觉到床边有人,心中顿时警惕起来,转眸便看到趴在床边睡着的叶林岳,不安的心终是平静下来。

她只觉身子疼痛得厉害,轻微小心的翻了个身,生怕吵醒叶林岳。

叶林岳被叶云妶弄出来的动静吵醒,他双眼通红的看着她,关切的问道:“妶儿,你醒了,身体颗好些?”

他眼中的疲惫与欣喜全都落入了叶云妶眼中,不由得心中一阵酸楚,连忙催促他赶紧去休息。

叶林岳最终还是拗不过她,转身出了房间,叶云妶目送他的身影离开,只觉心底一股暖流划过,有父亲的感觉真好。

叶云妶知晓,如今叶林岳能平安归来多亏了凌璟尘相助,但一想到他让原主参加猎兽宴而身亡就恨的慌,不知他这么做究竟意欲何为?

经过几日的修养,叶云妶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大半,这几日叶云紫母女不在将军府中,云苑也相安无事,她清净了不少,伤自然好得快。

这日,天边刚露出鱼白,将军府的后山。

叶云妶纤瘦的身上背着一块大石,双脚上也同样绑着两个石头拖在身后,身影在林中奔跑穿梭着。

叶林岳连续几日都来云苑,他坐在院中那颗桃树下,神色忧愁的望着远方,一坐便是一整日,每每都在叶云妶黄昏归来时离开。

穿越之冷血兽妃“血魔”王爷驾到章节试看

次日黄昏

叶云妶训练归来时一眼便见到了坐在院中的叶林岳,看他的神情有些不对。

“爹,您这是怎么了?”叶云妶担忧的开口问道,听到熟悉的声音叶林岳猛然回过神来,抬眸给了她一个安心的淡笑。

“无碍。”说罢,便从怀中拿出一枚血红色圆形玉佩递给叶云妶。

“妶儿,此玉是你师父当年留下的,在遇到危险时记得往玉佩上滴一滴血上去,它便能救你一命。”

叶云妶从叶林岳手上接过玉佩,眸中带着深深的不解看着他,不知自家父亲这是何意,心中总觉得他有事瞒着自己。

“爹,您有何事瞒着女儿?”

“无事,记得保重自己。”

言罢,便头也不回的起身离开了云苑,叶云妶目送叶林岳的背影离开,心中越来越不安起来。

夜晚,叶云妶决定去叶林岳的院子一探究竟,她换上一身黑衣行走在黑夜中,小心翼翼的来到叶林岳的院子,但院中却黑灯瞎火无人。

就在她刚想离开时,身后突然冒出一个黑影,一个手刀敲在她的后颈,叶云妶只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黑影将她扛在肩上出了若离苑,消失在黑夜中。

“嘶……”后脑处的疼痛使叶云妶倒吸了一口冷气,她缓缓睁开睁开双眸,映入眼眸的是一个陌生的房间,但眼前的人却是熟人。

“叶云紫!”叶云妶冷冷的看着眼前之人,想从地上挣扎爬起身,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别白费力气了!”叶云紫一脚踩在她的胸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股腥甜涌上喉咙,叶云妶强忍着将这股腥甜咽了下去。

叶云紫低眸看向自己踩在脚下的叶云妶,一股怒火由心底冒了起来,她忘不掉那日在云苑时所受的耻辱,今日定要脚下之人生不如死。

她一把捏住叶云妶的脖颈,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调动起玄气朝她的脸上狠狠打了几个耳光。

颈上传来的窒息与脸颊上滚烫的疼痛使叶云妶快要失去意识,就在她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时。

叶云紫松开了紧捏着自己脖颈的手,猛的将她推倒在地,狠狠一脚踹向她的腹部。

“砰————!”叶云妶的身子犹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砸在了墙上,发出一声闷响。

“噗……”一口鲜血自叶云妶口中吐了出来,五脏六腑滚辣辣的疼,脑中的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她猛然想起叶林岳说的话,颤抖着手将怀中那枚玉佩拿出,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手指咬破,一滴血珠掉落在了玉佩上。

只见,一阵红光将叶云妶包裹其中,直到红光散去,她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滩血迹。

叶云紫被突然而来的红光惊到,慌忙抬袖遮住面容,光芒尽去,她才放下了手,再看时,此处已没了叶云妶的踪影。

她一脸愤恨的看着地上那滩血迹,双手紧握成拳,长长的指甲陷入掌心,狠一甩袖转身离去。

黑,无边无尽的黑暗将叶云妶吞噬其中。

她就这般漫无目的的往前走去,不远处的光亮将她陷入黑暗的灵魂照亮,眼中燃起浓烈的生望,她兴奋的加快脚步朝光亮处走去。

近了,近了……

随着光亮处越来越近,叶云妶一颗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无法言喻此时的心情。

这是一道圆形的光门,看不清对面是什么,叶云妶站在门前,抬起脚又收了回来,她不知自己跨出去的这一步,究竟是通往何处?

犹豫许久,终是下定决心,抬脚走进那道光门,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脚下踩空,身子快速的往下坠去。

“啊!”

叶云妶惊叫了一声,蹭的翻身坐起,看着眼前这陌生的一切,心中思绪万分。

身上的疼痛使她蹙起了眉头,她低眸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所穿的已不是先前的衣裳,心中一惊:“难道又穿越了?”

她赤着脚下地,那知还未迈步,便被裙摆绊倒,摔了个四仰八叉。

“嘶!”叶云妶疼得倒吸一口冷气,从地上爬了起来,踱步朝那放着水盆的木架而去,她低眸看着水中倒影,轻舒了口气:“还好!”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叶云妶警惕的去到门后,时刻准备出手。

“吱呀!”

房门被人从外推开,叶云妶收起呼吸,紧绷着神经等待门外之人踏进屋内,就在她刚准备出手时,只觉手腕一紧,被人给拽了出来,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再次摔在了地上。

“就凭你,也想偷袭为师?”

一道冰冷的声音自头顶传来,叶云妶疼得一张小脸都皱在了一起,她缓缓抬眸向这道声音的主人看去。

谁知,一抬眸便对上了一双清冷的眼眸,心中微颤。

此人身着一身白衣,一头墨发用一支发簪绾起,手中摇晃着一把描有山水画图的折扇,周身散发着一股高深莫测的气息。

白衣男子看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叶云妶,不曾言语,抬脚从她跟前走过,在一旁的桌前坐下,为自己斟了杯茶水,轻呡了一口。

过了许久,他才放下茶杯,抬眸看向一旁已经站起来的叶云妶,见她此刻正一脸警惕的盯着自己,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不言不语。

叶云妶被他盯得浑身发毛,终于沉默不下去,率先开口问道:“不知阁下是?”

“你师父!”

“啊?”

叶云妶先是惊讶出声,随后一想,自家父亲曾说过那玉是师父所赠,能救自己一命,想来这人或许真是她的师父。

便也不作惊讶了,但还是得小心提防为妙,在未证实他的身份前,不可轻易相信。

她紧紧凝视着他,深呼了口气,抬脚走到桌边坐下,手肘撑在桌面上,双手扶着额头。

她此时只觉得头晕得厉害,五脏六腑不停的叫嚣着,身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刺痛,疼得她直冒冷汗。

“可是出了何事?怎会受如此重的伤?”男子并未发觉叶云妶此时的异样,一换先前的冷淡,略微担心的问道。

“忘了。”她懒得解释,有气无力的回了这么一句后,便眼前一黑,又一次昏了过去。

阅读全文
穿越之冷血兽妃

穿越之冷血兽妃

前世,她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冷血杀手冰舞,一朝穿越成为凤凰国将军府的七小姐,天生废材,容貌丑陋,受尽世人辱骂。初次睁眼身陷险境,险些死在妖兽爪子,幸得那神秘男子相救,既然重活一世,怎能这般屈辱活着,涅槃归来时,便是那辱她,害她,杀她者命绝之日!当她一心想要报复那害她身死的狗屁王爷时,却不料,竟被他一次又一次玩弄于股掌之间……

穿越重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