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童心的古代生活》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11-16 09:47:07分类:穿越重生

《童心的古代生活》是高人气网络作家小倾城创作的经典穿越重生类作品,童心的古代生活讲述了:这么想着,二牛的脸色更红了,回家的路上都不敢看童心了。到了分别的时候,二牛还是没人住说话了:“童家妹子,如果照顾那个男人实在有困难你可以跟我说,我帮你照顾他。”“呵呵,谢谢二牛哥了,不过我自小照顾别人惯了,这点事儿不需要帮忙。”开什么玩笑,这么好的差事她怎么会让给别人,他还想多看看那雕塑一般的腹肌呢!二牛不知道童心的想法,被拒绝了还有些伤心,一个人赶着牛车回家了。..

童心的古代生活文笔挺流畅的,剧情方面也没有什么毒点,童心的古代生活看着还是让人期待感挺高的!喜欢的小伙伴们可以看一下,小倾城应该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字数也多,强烈推荐!

童心的古代生活你相公穿什么尺码章节试看

如果是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收回手,或害羞或抱歉,可童心不是普通人,她的选择是多摸一把,顺便捏一捏。

捏完了还不算完,她还像样的评价一番:“嗯,手感不错!”

“童心!”

被叫到名字的童心看了一眼怒瞪着眼睛的男人,意识到自己的手摸到了什么地方,这才收回了手。

秦筝不想和这个女人多纠缠,拿出自己撕下来的布条塞到了她的鼻子里,裹着外衣走另一边,一副不想和她说话的样子。

见秦筝这个态度,童心想要上前和他理论两句,可是想到自己现在鼻孔中正塞着布条,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哼,这次就暂且放过他,谁让她这么宽宏大量呢。

夜晚,童心怎么都没有办法睡着,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手中结实的触感。

翻来覆去之后,童心猛的坐了起来,透着窗外不太亮的月光,观察起躺在床上的男人。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给她塞鼻子的布条,应该是从他衣服上撕下来的吧?他有那么多换洗的衣服吗?

那天村长走后,村长又派二牛送了一套衣服过来,连带着还有一些鸡蛋。

现在他为了自己把其中一件衣服给撕坏了,岂不是没有换洗的衣服了?

这么想着,童心又有那么一些小愧疚,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要做点什么。

也对,反正她经常往镇上跑,买件衣服也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他的衣服还是因为自己撕坏的呢!

做了这个决定之后,童心终于能够睡个安稳觉了,在第二天早上祝掌柜派人来收果子的时候,跟着马车一起去了镇上。

童心先是去了悦来酒楼跟祝掌柜结算了价钱,拿着赚来的钱去了制衣坊。

脚刚踏进去,老板娘便眼尖的迎了出来,看了一眼童心手中拿着的那吊钱,笑得无比灿烂:“这位姑娘,是来买衣服的吗?我这里可是有镇上最新的样式。”

看着制衣坊里琳琅满目的衣服,又低头看了一眼肚子上的那一圈肥肉,童心很果断的摇了摇头,问道:“你这里有男士衣服吗?”

不管是哪个地方的衣服,总是身材苗条的人穿出来才好看,等她减肥成功了,一定要把这里的衣服都给买下来,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好好赚钱才是。

心里正想着以后的计划,制衣坊的老板娘笑着开口了:“我这里是制衣坊,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的衣服都有卖,只是不知道你相公穿什么尺码的衣服呢?”

老板娘一边说着,一边暗中打量着童心,心想这是哪家的媳妇,怎么生的这般肥胖?也不知道是哪个男人敢娶了这么一个婆娘回家。

“什,什么相公,我可不是给我相公买的,你可不要胡说。不对,我压根都没有嫁人,哪来的相公?”童心有些结巴的解释着,心里又浮现昨天晚上的场景,脸色顿时红了。

“哦,原来不是给你相公买的呀,那不知道你是给……”

“好了,你不要问这么多,直接给我拿衣服就好。”

童心可不想和这个老板娘多说什么隐私,要知道这里可是古代,人们最注重的就是贞洁,虽说她不在乎这些东西,可是也不想被人指着鼻子骂。

被童心给拒绝,老板娘也没有什么不满的情绪,而是把心思都放在了做生意上。

“这位姑娘,不是我不给你拿衣服,我实在不知道你要什么尺码的衣服,我这里可是不退换的。”

童心也是第一次在古代买衣服,哪里想得这么麻烦,纠结了半天才说道:“那,那你这里有尺子卖的吗?我,我回去量一量再来!”

“尺子倒是有,但是我还从来没有卖过。不过我看姑娘你面善,十五文钱卖给你,怎么样?”

老板娘也是个会做生意的,再加上童心也不想耽误太多的时间,直接数了十五文钱,拿了把尺子离开了。

买完尺子,童心在街道上慢悠悠的走着,直到听到身后有人叫她。

“童家妹子!”

在村里,会这么亲切的叫她,除了村长家的二牛恐怕也没有别人了。

想到自己可以搭二牛的车回去,心里就一阵高兴,转过头去笑着回应:“二牛哥,你今天也来镇上了?”

看着童心笑嘻嘻地脸,二牛那有些泛黄的皮肤上泛起可疑的红色,摸了摸后脑勺说道:“是,是啊,我爹让我来买点东西。”

“那正好,我们可以一起回去了。”

“好,好!”

二牛摸了摸自己有些砰砰跳的心脏,有些迟钝的跟在童心身后。

童心可没有想那么多,就算她知道二牛对自己有点意思,也不会戳穿,更何况村长是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娶她这么一个女人的。

因为出来的有点早,她早上吃的东西早就消化完了,肚子已经发出了饥饿的信号,让她没办法忽略这个问题。

于是,童心特地去旁边的包子店买了几个包子,不仅有二牛那一份,还有秦筝的那一份。

二牛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包子,不知道该不该接过来,还是童心强制把包子塞到他的手里才算是接下来。

反正童心自己也要吃包子,多买一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二牛待会儿还要拉着她一起回去呢。

童心的想法非常简单,可二牛心里不这么想,他觉得童心家里条件不好,还买这么贵的包子给他,肯定是因为对他有好感。

这么想着,二牛的脸色更红了,回家的路上都不敢看童心了。

到了分别的时候,二牛还是没人住说话了:“童家妹子,如果照顾那个男人实在有困难你可以跟我说,我帮你照顾他。”

“呵呵,谢谢二牛哥了,不过我自小照顾别人惯了,这点事儿不需要帮忙。”

开什么玩笑,这么好的差事她怎么会让给别人,他还想多看看那雕塑一般的腹肌呢!

二牛不知道童心的想法,被拒绝了还有些伤心,一个人赶着牛车回家了。

原本二人一起回村,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可被有些人看到了,可就成了另外一种情况了,只是没有人说,但终究有一天会爆发出来。

什么都不知道的童心告别了暗恋自己的二牛,高兴的回到了家里,把包子很傲娇递给了秦筝,说道:“喏,我今天特地去镇上给你买的,还顺便买了一把尺子回来,待会儿给你量尺寸。”

秦筝神色平淡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接过了她手中的包子。

只要他没说反对的话,在童心眼里就是默许,一想到今天还能再次近距离的摸一把,她就莫名的兴奋,做饭都做的很高兴。

因为某个女人很开心,午饭也是非常的丰盛,不仅有前天剩下的半只兔子,还有她亲自种下的蔬菜,可以说是营养满分。

吃饭的时候,气氛很是沉默,童心有一种自己一个人在吃饭的感觉,不死心的开口说道:“待会儿吃完饭先量尺寸,然后我给你熬药。”

“袖长一尺九寸,肩一尺五寸、身长两尺一寸。”

“诶?什么意思?”

童心还没有适应这里的丈量标准,思想还局限在现代的xxl的尺码,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的尺码,你不用量了!”

“啊,真,真的不用了?说不定你现在吃胖了,或者是变瘦了,重新量一下才能购买最合适的衣服。”童心有些不死心的说道。

这么好的机会不能白白跑掉呀,更何况她还特地买了把尺子回来。

“不用!”

秦筝非常酷的拒绝了这个提议,语气生硬的让人没办法再说话。

很是可惜的童心叹息了一口气,有些沮丧的低头吃饭,味同嚼蜡。

如果她童心这么容易就放弃了,那还真不是她的性格,所以午睡过后,童心又蹭到了秦筝的面前。

先是咳嗽一声证明自己的存在,紧接着大声的说道:“为了报答你昨天晚上帮我的忙,今天我就勉为其难的替你换药好了。”

童心知道他会拒绝,所以在他开口之前又接着说道:“你也不要拒绝,我知道你很感激我,但这只是我分内的事情,真的不值一提!”

说完这些话,童心很酷的拍了拍秦筝的肩膀,转身走到了屋外煎药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秦筝眼神幽暗,没人知道他那目光下隐藏着什么。

另一边,童心逃一样的离开了里屋,跑到了厨房喘着粗气,拍着胸脯自言自语道:“真是吓死老娘了,我就是想要看一眼而已,至于那么凶吗?”

空无一人的厨房自然没有人回应她的话,童心发完牢骚很认真的煎起药来。

要满足自己的私欲,还是要付出一点代价的,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煎药了。

趁着熬药的空当,闲来无事的童心编起了捕鱼器,打算晚上放到河边,看看能不能抓到鱼。

上次她经过河边,看到河里有不少的小鱼,虽然没有什么肉,但做好了之后总归还是一道美味。

至于编织的手艺,还是她在孤儿院跟院长学的,只是她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很快,一个手工编制的捕鱼器新鲜出炉了。为了多抓点小鱼,童心又马不停蹄地开始编织下一个,到了晚上一起放到河里去。

童心的古代生活你相公穿什么尺码章节试看

捕鱼器还没有编完,在炉子上熬的药已经咕咚咕咚冒泡了,童心连忙把手中还没有编完的捕鱼器放下,小心的掀开药罐子,厨房顿时弥漫着中药的味道。

不出一刻钟,童心端着熬好的汤药端到了里屋,而秦筝正靠在床上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猛的睁开了眼睛。那双隐藏在银灰色面具下的眼睛射出尖锐的光芒,吓得童心站在门口停滞不前。

等童心再抬眼看过去的时候,发现那个男人已经恢复平静,仿佛刚刚那副凶狠的样子只是她的错觉。

童心不想承认自己被一个眼神给吓到了,挺直的腰板,端着药走的进去。

“吃药了!”

放下手中的药碗,童心又拿出外敷的药,双手托着下巴,一脸期待的看了过去。

秦筝在面具下的一双眉毛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总觉得她这个眼神有些熟悉,但又不知道他具体在哪里见过这个眼神。

一碗药下肚,秦筝到底是没有把人给赶出去,默许某个女人给他上药的举动。

童心可不认为这是秦筝默许的,她觉得这个机会就是她自己争取来的。

解开腰腹上的绷带,童心能够清晰的看到伤口处已经长出了粉色的新肉,看起来颇为狰狞。

可看着看着,她的视线就不知不觉地拼到了其他地方去,那垂涎三尺的表情好像随时都会有口水滴下来。

“咳咳咳……这个药太苦了!”注意到童心的分神,秦筝故意埋怨药很苦,虽然这只是个借口,但也成功的引起了她的注意。

“可你今天又不是第一次喝,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就是觉得今天格外的苦,赶紧敷药,我有些累了。”

有些可惜的童心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他的伤口上,小心翼翼的敷完药系好绷带,可视线再次被眼前雕刻般的线条给吸引住了。

特别是那鼓起的胸肌,在外衣的遮掩下衣若隐若现,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手也不自觉地向上摸了过去。

可手指还没有碰到,就被人一巴掌给拍了下去:“你可以走了。”

话音刚落,童心不仅摸不到了,甚至连看都看不到,因为那个男人用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身体。

这一系列明显的举动,让童心有些恼怒,转过身小声的说道:“遮什么遮?真当老娘没见过男人吗?我见过的男人不颜好,身材也好,谁知道你戴着面具,是不是因为丑的不能见人。”

普通人也许不会听到她这呓语般的声音,可秦筝可不是普通人,再加上他从小习武,对外界的一切都很敏感,自然是把她这段话听的清清楚楚。

“你说什么?”

童心可没有想到他会听到自己说话,一时之间有些惊慌,说话也结结巴巴:“什么?我说了什么?”

该死,这个男人耳朵怎么这么尖,连这么小声的话都听得到,该不会有什么特异功能吧?

一脸苦瓜相的童心背对着他,死都不肯转过头去。

“你说我丑?”

呼,真是吓死她了,她还以为这个男人要追问她在哪儿见过那么多男人呢!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松了一口气的童心很傲娇的转过头来,点了点头,不屑的说道:“哼,我说错了吗?要不是因为你长得丑,怎么可能会遮着脸!身材好有什么用?就连男优说不定都比你长得好看!”

“你说什么?”

心里面的话一股脑都说出来的童心就像是开了闸的洪水,全部喷泄而出:“我说,连男优都比你好看,你眼睛瞪这么大做什么?我告诉你,老娘可不怕你。”

再次听到什么“艾维男友”这个词的秦筝无法淡定,瞪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童心,却怎么都没有办法把眼前的女人和记忆中的人影重合在一起。

心中否定了这个想法,秦筝也不想继续纠缠下去,小心翼翼的躺下去,面朝里面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

童心有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可她再怎么生气不能和一个病人争执,想想就算了。

这一夜虽然表面上平静,可是两个人内心却都波涛汹涌,谁都没能睡个安稳觉。

第二天的日子照旧,过了一晚上童心已经解气了,心里面惦记着给他买衣服的事情,跟着悦来酒楼的马车一起去了镇上买衣服去了。

马车坐的次数多了,也难免会被人说道,更何况村里最好的交通工具就是牛车,这其中的落差感让人不得不眼红。

王童氏刚刚从地里回来,看到有一辆马车上村口驶去,心想着她一家人出行都能坐上马车出行该有多好,不过想想她女儿只要嫁给了员外,这种日子指日可待。

这几天地里干活的人明显少了一点,她可要抓紧时间把地里的粮食给收上来,抢先占个好位置晒太阳。

脚步匆匆地往家赶的王童氏突然被人叫住,正是和她走得近的白氏:“春秀,你走这么快是去山上收果子吗?等我一起吧。”

春秀正是王童氏没出嫁之前的闺名,除了亲近的人,已经不会有人这么喊她了。

王童氏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白氏一眼,不解的问道:“收什么果子?”

“哎呀,你该不会还不知道吧,你那有本事的侄女,前段时间可是攀上了镇上的悦来酒楼,就是她替悦来酒楼收果子,十文钱一袋呢!”白氏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什么?你说那个臭丫头攀上了悦来酒楼?怎么可能?”

王童氏下意识的否定这个事情,在她眼里,童心连她女儿的一半都比不上。

“怎么不可能,看到刚刚离开的马车了吧?那可是悦来酒楼派过来专门接她的,更何况这件事我可是亲自听她说的!就是不知道她在中间赚了多少差价,要是那丫头还在你家里住,这些钱不就都是你的了吗?”

“呵呵,是吗?”王童氏越到后来今晚去听不下去了,完全是一副敷衍的状态,精神恍惚的离开了。

留下想要套消息的白氏很不高兴地撇了撇嘴,去山上摘果子了。

回到家里,王童氏还没有缓过劲来,倒是在家休息的王柔看到她这个样子问道:“娘,你这是怎么了?”

王童氏又把刚刚从白氏那里听到的话重复了一遍,而后像是在自我安慰一样,自言自语道:“柔儿,这不可能是真的对吧?那个臭丫头怎么会……不行,我要先去看看。”

说完,王童氏就要起身,被王柔给拦住了:“娘,你忘了上一次在村长面前闹的那一出了?你这么明目张胆的上门去,指不定会被人说些什么呢?她不是要收果子吗?我们也是送一袋过去,不仅能打探消息,面子上还过得去,谁也不能说我们什么。”

“对,柔儿你说得对,有那个钱我们为什么不赚?我倒要看看那个死丫头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说做就做,当天下午,王童氏也不去地里了,直接去山上摘果子去了。

另一边,对这些什么都不知道的童心还在制衣坊里面选衣服,只是挑了几件衣服都觉得不合适。

原本童心只打算买几件里衣回去的,可想了想还是给那个男人多买几件衣服,省的被人说小气。

想到初见时,那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要不是他腰腹处的伤口太过明显,她还发现不了她呢,大概他是喜欢暗颜色的衣服吧。

童心按着某个男人的喜好挑了衣服,在准备付钱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她为什么要迎合他的喜好?付钱的是她,难道不应该买她自己喜欢的颜色吗?

这么想着,眼睛瞟到了挂最上边的粉红色花纹的衣服,手一指说道:“还有那一件也给我拿下来。”

老板娘顺着她的手看了过去,发现那有着独特颜色的衣服,犹豫了一下说道:“这姑娘的品味还真是独特,像这么花哨的衣服,通常只有清倌才会穿呢!”

说完,老板娘也发现自己失言了,有心想要补救一下,却被童心给阻止了,“那真是太好了,我就要那一件。”

“啊?好,好!”

难得客人有特殊的品味,老板娘也是能够理解的,更何况她本来就是做生意。

从制衣坊出来,童心的脸上带着明显的笑意,还买了平常不舍得买的糕点回去了。

果然,秦筝看到那件粉色的衣服之后,那满眼的嫌弃,隔着面具都能够看得出来。

童心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把衣服放在了床上,“这可是我精挑细选给你买回来的衣服,你可要穿上给我看看。”

“不要!”

仅仅是两个字蹦出来,就让童心开心的不得了,她都能够想象的到他面具下面的那张脸色,一定非常的精彩!

“不穿不行,你当老娘的钱是大水淌来的吗?我花钱给你买衣服,你倒是嫌弃上了,你要是不穿那就从我家出去,我还不伺候了呢!”

“你,你……”秦筝实在是没有办法争过伶牙俐齿的童心,憋了半天也只说出这几个字,很显然被气的不轻。

他好不容易有个身份能够在这里安定下来,要是轻易离开说不定会暴露身份。

不就是件衣服吗?也不是让他现在试,没什么大不了的!

阅读全文
童心的古代生活

童心的古代生活

童心是现代的一名美甲师,在一次意外火灾中穿越到了古代,变成了一缕游魂!无意中被中药秦筝强迫了身。再醒来时,童心发现自己附身到了永宁村的一个不受待见的丑胖村姑身上!而有个受伤的男人,竟然要住进她家,和她同居!从此以后她的目标:变美、变有钱、睡天下美男!某位和她同居已久的男人挑眉:听说你垂涎我美色?童心偷偷看了一眼他的肌肉,正色道:不敢不敢!男人冷脸:那你敢垂涎谁的?以后和别的男人保持一百米的距离!童心:……

穿越重生|小倾城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