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天衍帝师》楚云 林雨沫小说,《天衍帝师》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11-15 19:51:39分类:玄幻奇幻

天衍帝师由网络作家所著的玄幻奇幻小说,您可以在生活阅读网免费试读第11章 上青云。

天衍帝师

推荐指数:8分

《天衍帝师》在线看

天衍帝师意识流主引,楚云 林雨沫感情线索强烈,但是弱化了其他描写。文章根据前后人物心理变化,采用了不同的文风与表达风格哟!

天衍帝师上青云章节试看

漆黑的天空中,此刻雷霆越发密集,感受到来自于蝼蚁的挑衅,已经让雷云无法宁静。

雷霆产生的威压,甚至让四周的空间都出现裂缝一般。

一道漆黑到然后天地华为墨色的雷霆,在这时候直接落下,楚云手间灵气一闪,瞬间把自身气息放在林雨沫体内。

原本消耗不小的林雨沫眉头微皱,似乎感受到极大痛楚,但自身一些黑气被快速排出,也代表刚才的第二道雷霆并不平凡。

“雷霆交给你,不用吝惜灵气,所有的招式都全部用出,墨色的干扰你不必管束。”

楚云青衣一闪,此刻周身大风骤起,原本消耗巨大的话,楚云还会考虑一二,但这种劫雷不按规矩的话,楚云也是要干扰一二。

现在这已经不是普通的劫雷,纵然普通的结丹后期,甚至都撑不过第二波劫雷。

很明显针对楚云的天劫,已经开始涉及林雨沫,在这种时候,楚云只有解决林雨沫的事情了。

“是!”

林雨沫感受到体内充盈的灵气,赶忙回复楚云一句,在这时自然知道有些隐秘存在。

但楚云不说,林雨沫绝不会多问,只不过如今空中的雷霆,却有些过于碍眼。

楚云现在不好直接出手帮助,只能让自身真元凝为灵气,否则被天劫感应以后,再降下雷霆的话,楚云可能就损失更大。

“九炎湮灭!”

“焰雨怒涛!”

“火狸万点!”

林雨沫层层布置之下,现在让方圆千丈以内,似乎已经成为了火的海洋。

如今这样一来不仅可以让楚云规避一些风险,也可以让林雨沫感受劫雷,一举两得就是如此!

“撼天凝转,收!”

楚云怒喝一声,左手中剑气与真元化作一个风眼,聚拢天地灵气的同时,瞬间净化着四周的墨色气息。

右手中一个空间戒指出现,就是封存雷龙的空间戒指,如今双方都属于天劫,那么自然要呆在一起,这次楚云也懒得斩断联系,倒要看一看有何种变化。

雷霆只是前奏,真正危险的还是四周的墨色气息。

这种东西堪称极为可怕的毒素,哪怕是吸收一点,瞬间就会见血封喉,现在也幸亏楚云在这里,否则以林雨沫自身渡劫来说,恐怕已经中招。

与上一次差不多,现在的劫雷伤不到楚云。

“雷劫,天劫气息,似乎还差一样东西啊……”

楚云捻着手指间的黑气,心中顿时有些考量,上次聚拢雷龙以后,想要反向推演,少了一部分气息。

本以为欠缺的是天劫之气,但现在得到一部分天劫之气以后,似乎还是没有到达楚云需要的地步。

四周逐渐平静,少了墨色气息的雷云,此刻变得越发无力。

加上楚云的真元作为支撑,雷霆在三五次交锋以后,就快速的败下阵来。

突然想起某一点,楚云的目光渐渐明亮。

“依计行事,我给你半日时间处理一切……”

楚云目光看向林雨沫,现在这里风轻云淡,林雨沫一身修为稳固在结丹初期巅峰,虽然不及林云浩的飙升,但哪怕是十个林云浩出手,都不是现在林雨沫的对手!

而楚云的吩咐与一些计策,让林雨沫眼底的感激更甚,缓缓一拜以后,赶忙回到城中处理一二。

但林雨沫没有注意到,楚云原本乌黑的头发,却在鬓角有了银丝,深藏袖中的双手,更是有些如同枯树枝一般。

吱吱,林雨沫刚刚转身,一些气息快速进入楚云体内,让楚云的脸色逐渐红润。

气息慢慢恢复,白发逐渐消失,双手也逐渐如常。

“还是赔了不少。”

楚云低喃一声,疯狂一时爽,事后心中凉,刚才吸收天劫气息,还是损失不少。

吸收天劫以后不化解的话,林雨沫反馈的气息就被抵消,老者肉身的寿元,楚云只掠夺六成左右。

元婴更少一些,现在如同涓涓细流一般,慢慢反馈给楚云。

林雨沫提升了以后,也是有着不少的加持,不过现在总的来说,依然是损耗一部分生机。

唯一的办法,也是最近的路子,只有一个地方了。

“两元三劫生灭阵……”

楚云低喃一声,眼底光芒一闪,凭借记忆开始布置一些阵纹……

半日以后,苍云城突然改换城主,新任的林云浩城主气息稳固,再无更多顾虑,而四周的数个城池被城主之女约谈,在城外巨蛇面前,全部归顺苍云城的城主。

而巨蛇在所有人面前,化成一座蛇山,守护着苍云城,至于过往的超级天才,却隐隐失去了踪迹……

在万里之外,青云宗深处,同样是看守本命灯的地点中,已经不是普通的弟子在看守,而是一名元婴之人亲自镇守。

此人原本气息平和,一头白发打理的一丝不苟,青衣道袍显得道骨仙风。

但此刻面沉如水,却毁掉一丝飘逸。

自己的师弟去了已经快一夜,如今依然毫无消息,这就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阴缘线此刻仍在……”

老者看着一个本命灯,现在灯火飘摇倒也正常,大红的丝线牵扯成千上万的其他火苗,此刻显得十分妖异。

苍云城一个小地方,连结丹都是寥寥无几,如何绊住元婴之人的手脚。

“陈师叔何必急迫,三师叔肯定处理完以后,在苍云城练功,在宗门平日无法习练神功,在外面也是要舒服一二,你看烛火飘摇,很明显阴动阳闪……”

老者的身旁一个年轻人淡笑一声,本来正常的笑容此刻略显邪恶,正派弟子的样子荡然无存。

这话也有道理,毕竟本命灯摇曳闪光,就代表此人心生摇曳,宗门修炼毕竟苦寒,纵然元婴之人恐怕也难习惯。

自己的师弟,老者还是心中有数,找些女子算作十分正常,本命灯中一根红线,可就是一个女子……

“或者去府城的杨柳居迎春园,嘿嘿嘿,我师傅也给您准备……”

年轻人继续说话,现在也是遐想很多,陈师叔眉头一皱扫视一眼,年轻人赶忙闭嘴。

采阴补阳这事毕竟属于邪道,虽然在元婴境界寿元将近时,很多人十分痴迷这招,不过元婴者“被逼无奈”,寿元将近吸收一二。

若年轻人都是如此,那么青云宗何谈未来。

况且青云宗可是道门正宗,有些话不能放在明面上。

“倒是有可能,不过一些女子,尽量不要带到宗门!”

淡笑一声,现在这话说的算是直接,看了一眼年轻人以后,两人似乎就要离开这里。

徒弟一番孝心,自然不能辜负。

但两人刚准备离开,咔嚓一声,最深处一盏灯直接破裂。

似乎是两人太过急切,导致足下生风吹灭烛火,但不要说足下生风,哪怕真有风暴,也吹不散此地任何烛火!

“这是……”

年轻人低喃一声,身旁的元婴老人却有些摇摇欲坠。

哗啦啦,一些红线似乎挣脱束缚,重新得到新生一般,烛火聚拢的火苗,也逐渐返还回去。

“烛台断裂,丝毫不存,元婴陨灭,宗门气崩……”

老者低喃一声,身影化做一点流光而去,转眼间就到了宗主殿前。

所过之处,似乎让此人越发急迫,旁人感受不到,但此刻老者心中有数,冥冥中一些气息似乎都在快速的消散一般。

而朱红的大殿里面,娇嗔之声不断,数个面貌艳丽的女子歌舞,几个青衣女弟子服饰宗主,也显得极为邪恶。

“宗主,老三……”

陈师叔刚刚走进大殿,突然感觉哪里不对劲。

宗主好事被怀,正兴起的时候被如此惊吓,一身上下更被人看了个满怀,此刻显得十分尴尬。

这位宗主大人脸色一阴,差点吓得再无阳气一般。

而这位陈师叔面色更是骤变,速度提升到巅峰,如同闪电般的身法极为诡异,就要回到本命灯存放的地点。

“何事惊慌!”

宗主提起裤子穿上衣服,话音也有些不耐烦,速度也是快如闪电,四周的女子赶忙退到一边。

而陈师叔走到一半,就感觉自己再也走不动了,数丈外一个年轻人平静的站着,此刻三人对视一眼,陈师叔与宗主心底,蓦然都有一种极大压力。

凌空而立,元婴强者,可以进入此地,不被两人发现,实力最起码比两人强了太多太多。

能够穿越此地的宗门阵法,更让这两人心中一凛。

调虎离山一招,此刻用的淋漓尽致!

“入侵青云宗的杂碎,没有一个可以活着出去!”

陈师叔率先开口,宗主刚才已经连番“大战”。

现在气息虽然平和,但实力应该是受损,现在纵观青云宗,也只剩下一个人能够出手了。

剑气一闪,颇有斩断青云的锋锐,以及无人可当的杀气。

“徒儿,一刻钟毁了所有结丹本命灯!”

楚云似乎无视了陈师叔,只是一句话,吩咐林雨沫快速动手。

“师傅放心,结丹本命灯已经全部压制,这里结丹的人实力都削弱三分之一。”

林雨沫的声音响起,更让局势变化。

这句话让宗主与那位陈师叔的脸色,顿时阴冷到极点。

“孽畜与小贱人,敢动本命灯毁我青云根基,定要镇压你们万年,青云闪!”

宗主一声而出,天地间似乎响彻一道惊雷一般,但青云宗中依然是一片死寂。

很明显本命灯被损毁很多,宗主气息凝聚,自身威势形成百丈青云作为根基,身影更是在空中渺小到极点。

但同样是青云闪,宗主在青云宗用出,比起老者在苍云城用出,最起码抢了十倍有余。

两人的实力差不多,只是此地属于青云宗的老巢,自然不是其他地方可以比拟。

楚云负手而立,并不阻拦对方,但暗中却开始吸收此人泄露的气机,苍蝇腿再小都是肉,况且这宗主可不是普通的苍蝇。

“断青云!”

陈师叔眼底一闪,自身灵气快速扩散而出,在这时候更显气息蓬勃。

一个巨大的剑阵直接砸下,宗主和这陈师叔实则都明白,仅凭一人之力的话,绝对无法抗衡面前这年轻人。

现在宗门弟子大多中了陷阱,两人也只能如此动手,要不然在最后可是真正大劫到来。

借用宗门积攒的灵气,这两人已经快到真正的元婴后期,两个元婴后期在天幕府中,都可以说罕有敌手!

剑阵之中印文叠加,青云闪之内道道锋芒凛冽到极点。

“师兄,这应该是差不多吧。”

陈师叔询问一句,此刻自己的心中也是没底,按道理来说,现在的危机已经可以渐渐规避,但是两人却无法平静下去。

因为在这时候,对方依然是一动不动,要不然就是等死,要不然就是一种让人不敢想的可能性……

天衍帝师上青云章节试看

青云宗之中,此刻灵气虽说无比凛冽,但是这种诡异的平静,却是在让人感到无法习惯。

宗主本来想要回答,一时间却也是沉默。

“仅仅能做到这种地步的话还是让人感到失望啊。”

一声低沉的声音在这时候响起,天地间某种禁锢似乎就此解开一般。

下方一种浓烈到极点的怒气,突然在这时候直接爆发!

“混账,何人敢闯我青云宗!”

“特级戒备!有人进入本命灯堂!”

“诛杀潜入者!”

四处声音暴起,一道道身影在下方疾驰,所有人都感受到自身的气息有变化。

在此地稍加推测之后,所有人全部涌向存放本命灯的地方。

因为都已经感受到了一点,躲藏在灯堂的小家伙,只是在结丹初期巅峰而已!

如此的小家伙,在偌大的青云宗面前,属于真正的蝼蚁。

青云宗里面,或许就是结丹不如狗,各个遍地走。

“不好,这是欲擒故纵!”

宗主看着灯堂,心中突然一惊,对方布局良久,刚刚更是直接放开此地禁制,这种时候若说对方送死,那么这个宗主恐怕就是猪脑子了。

“发现了么,可惜已经晚了。”

楚云手间光芒闪烁,下方这些人刚刚靠近的时候,突然感到自身被某种气息缠绕。

正在思索发生何事时,很多人眼中的对方,已经成了真正的怪物。

“我,我的寿元正在流失,我的手!”

很多人刚刚靠近本命灯堂,还没有踏入时,就感觉到自身的巨大变化。

头发化作飞灰消散,眼底更是有些惶恐,皮肤如同树皮一般斑驳,灵气与生机更在快速的流失消散。

“这是什么妖术,宗门到底发生什么,宗主和太上长老呢!”

“那邪术聚元灯,居然是三太上长老的气息,采阴补阳的邪道!”

很多人发现本命灯堂的景象以后,如同全身力气就此被抽干一般,眼底已经充满恐惧与绝望。

聚元灯本是强行续命法术,利用他人寿元强行续命,如今这个聚元灯已有千百道气息,也就是说最起码有数千女子被采阴补阳……

支撑信仰的太上长老,如今成了真正的邪道,而且聚元灯不止一盏,三位元婴强者的本命灯都有这种样子。

特别是宗主的那盏本命灯,已经布满了红线之力!

“二位的攻击纵然不弱,现在也是作用不大了!”

楚云突然出手,自身灵气尽量减少输出,只用刚刚凝聚的生机进攻,这些普通弟子看似无罪,然而为虎作伥也不可轻饶。

宗主和陈师叔瞳孔微缩,心底再无侥幸,如同最大的秘密被人发现一般,此刻的气息变得越发狰狞。

这两人现在已经不用楚云再度炼魂,有人闯入这里已经成了愤怒的根源,让两人根本无法平静,而楚云眉心闪出的一些光芒,更是遮住三人的气息。

下方这些人的埋怨与愤怒,现在得不到安慰的时候,实际上青云宗已经无法再度崛起,或者说真正成了空城一般!

“小杂碎,先杀了他,随后清除所有人的记忆。”

宗主灵气炸裂,披头散发再无高人形象,眼底更是多出一抹血色,采阴补阳吸收他人寿命,增加的却远远不止寿命那么简单。

陈师叔的气息也不再隐藏,按照真正寿命来说,实际上两人都属于老掉牙的家伙。

属于自身的寿元早就是完了,一直凭借其他人的性命维持不死,这时候与楚云的情况相差不大。

所剩的生机不多,都是要精打细算的进行使用,彼此之间再无等待的时机。

“果然是无比狠辣,居然是要清除所有人的记忆,若是这些人真正明白一切,恐怕也会戳你的脊梁骨骂死你的。”

楚云手间灵气闪烁,继续刺激着二人,而这两位元婴强者的气息,也是开始暴涨。

三人的情况看似差不多,然而楚云的补充已经逐渐形成一个循环,这二人的元婴虽然塞不到林雨沫的体内。

但楚云却可以如同切死猪一般,一会割一刀,过一会再割上一刀……

青云宗这二人的致命缺点,就是自身隐秘的暴露,一旦秘密暴露,就让两人从云端堕入尘埃。

“青云大阵!”

两人面色越发阴冷,瞬间准备动手的时候,用出的招数也让人感到一丝惊讶。

随着二人开口,天地间似乎有着某种禁忌的力量快速觉醒一般,轰隆隆的声音震耳欲聋。

自此处的地下突然闪出一道道精光,与空中某种气息快速对应。

“上有三十六天罡接引,上有七十二地煞筑基,这青云阵法果然有些意思。”

楚云眼底微寒,此刻总算有些像样的招数,而自己所欠缺的东西,现在似乎逐渐浮现出来一般。

一人之力总归难以抗衡天劫,而借助某种天地阵法就可以勉强对抗,青云宗的青云阵法就可以勉强做到这一点。

而天空中三十二道光芒凝聚闪烁,大地上七十二个大坑出现,贡献着似乎取之不尽的灵气。

“天罡起!”

宗主命令一句,下方突然窜出三十六人,站在天罡位之中,每个人都是结丹后期的实力,如今直接令阵法的力量扩展三倍左右。

本就有些以力压人的感觉,如今更让人无法直视阵法,但楚云依然不动如松。

你强任你强,风波再大难动楚云分毫。

甚至连一丝衣角,此刻都没有任何变化,这一幕更让宗主和陈师叔有些绝望。

陈师叔心底焦灼,但脸上依然没有太多表示:“地煞归位!”

淡然的声音如同说这无关紧要的事情,但下方再度冲上七十二人,站在地煞位置时,让阵法之力居然逆天般的提升十倍有余。

地煞本就有着加持,天罡地煞合拢以后,此处更显得气息不凡,增强十倍甚至是刚刚开始。

若是两大元婴强者的秘密没有暴露,那么所有人同心合力,对于楚云来说都有着不小的麻烦存在。

“还是只有如此么……”

并没有太多的嘲讽存在,但此刻这种话确实让青云宗之人都有些愤怒,所有人的气息已经不受自身控制。

楚云看着如此多的怒气爆发,心底顿时有些兴奋,这次凝聚的生机应该可以维持一段时间。

这些人每个人的生机即便消解,纵然只有一丝落在楚云手中,都算是一笔极为恐怖的生机存在。

天罡之人每人一身蓝色甲胄,灵气更是不断攀升,今日作为阵法一点,代表这些人都被承认,更成了宗门强大的象征。

地煞之人黑气萦绕,灵气吸收着大地之力进行强化,两种气息实际上区别不大,只是各自的位置不同。

“若是半步元婴之人结阵,自然更胜一筹,现在这些人还是无法发挥阵法真正的力量。”

楚云感知一二,心中本以为这种阵法不弱,楚云都准备收网了。

但真正完成感应以后,却也让楚云有些无奈,本以为不弱的气息中,实则也有着缺陷,

这些人本就不如一些大宗门天才,气息看似恐怖,但与楚云心中的灵气与力量,还是相差很大一部分。

阵法勉强可以入眼,但是布阵的这些人,确实有些不堪入目。

“血祭!”

宗主如同彻底疯狂一般,一手直接化作一个灵气巨爪,眼底的血色逐渐吞噬瞳孔,让宗主的最后一丝理智已经彻底消散。

其他人心中顿时一寒,似乎想到可怕的手段。

“宗主,我等都是忠心耿耿,放过我们吧!”

“血祭断百世,宗主!”

各种惨嚎不断响起,凄厉的声音似乎让宗主有些清醒,但是看着不远处的一道身影,此刻却让宗主的理智化为虚无。

在这位宗主的心中,也就此剩下杀这一个字。

巨大的灵气手掌快速靠近,瞬间让很多人的惨叫终止,三十六天罡之人率先被抹杀,让整片天空都是被血色笼罩。

“神魂灭!”

宗主疯狂的一声响起,四周漂浮的虚影直接消散,处于这时候,此地已经成了真正的杀人地。

神魂灭绝,毫无生机存在,这种惨烈的气氛,以及让人闻之作呕的味道,也让宗主的理智抛到九天云外,今日居然是宗主亲手毁灭青云宗。

“快走!”

“这个魔头已经是疯,疯了!”

七十二地煞们本就恐惧,看到神魂被撕裂以后,这些人的气息更显得无比疯狂。

如同被饿狼追赶一样,速度到达巅峰就要离开此处。

擅离职守,或者其他说法并不重要。

现在这位所谓宗主的做法,已经让所有人感到一种恐惧。

在这时让地煞们也是无法平静,虽然一念之间就没有痛苦,但这些人却依然没有做好准备。

为宗门献出性命的准备,若是只献出性命还好,宗主还会直接撕裂这些人的神魂,从而让阵法之力更强,这就让一些人不太愿意。

“骗子,都是混账,口口声声忠于本座,却连生死都是看不破!”

宗主面色更冷,话音中再无情绪,将魔爪瞬间伸向七十二地煞,若是这七十二人死了,整个青云宗的根基可就彻底毁掉。

虽然其他结丹境界的人不少,但看到青云宗的秘密以后,又有几个人真正忠诚,绝对会瞬间选择离开。

咔嚓,一道道血色雷霆瞬间出现,在一百零八个结丹强者血祭以后,这里的阵法已经不是原本的正道阵法,从而变成了真正的一种魔阵!

“有些意思!”

楚云手中第一次出现剑气,眼底也多了慎重,青云宗这样的招数才像话,要是真正一直平淡的话,那么楚云反而怀疑青云宗的名头了。

现在一百零八道血色雷霆隐隐排列,代替一百零八人形成阵法,在这时更显得楚云势单力薄。

这些人可以说已经将一切的力量爆发,更是成为最恐怖的一种力量加持,作为活人的时候这些人会藏私,但成为最纯粹的攻击时,这些气息却会用出全部的气息。

“蝼蚁,这样的大餐可还满意!”

宗主的气息越发狰狞,头发已经彻底化作血红,而皮肤却有着诡异的惨白。

原本封神如玉的中年人,此刻却成为真正的老者,血气衰败,气息更是如风中残烛,似乎随意一阵风就可以刮倒此人,在这时候更让气息驳杂无比。

因为刚才这些人的气息中,十成力量应该灌注阵法,最起码有一成被截留,从而保证宗主不死。

本来作为最强的人,如今的宗主应该死在所有人前面,但现在似乎没有这种意思。

“一百零八雷霆,每一道都可以劈死元婴初期,果然是不错的力量。”

楚云淡淡点评一句,手间剑气缓缓亮出,让对方准备这么久,现在这一切也该就此结束。

但此刻青云宗的惊喜,似乎没有用完……

阅读全文
天衍帝师

天衍帝师

楚云穿越而来,却发现自己成为了一个老爷爷,而且还生机断绝,为了活命收了一个靓丽呆萌的女弟子,从此展开一段踏上无上至尊之路。

玄幻奇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