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战龙狂飙》苏信 姜雨晴最新大结局精彩试读

时间:2020-11-15 15:58:03分类:都市情感

新书推荐,战龙狂飙是一本都市情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信 姜雨晴,本文内容主要讲述了真假吴道子图!和银丝贡面!。

战龙狂飙

推荐指数:8分

《战龙狂飙》在线看

慢热型的都市情感小说,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个觉得很甜!特别喜欢战龙狂飙这种纯真有爱的甜文,没有恶毒女二和痴情男三,超级喜欢苏信 姜雨晴:

战龙狂飙真假吴道子图!免费试读

"良辰吉日,姜家典礼即刻开始!"

司仪大喝!

与此同时,苏信提着孤狼备的礼物用个黑色塑料袋套了赶往老姜家,另外一边,胡德彪惊魂未定,回家撞见正要出门的涛少!

极其随从贴身下人,也是自己表哥胡德贵!

将那照片递给胡德贵,说是撞见高人,那事没办成,遇到极品墓穴也不敢动,还劝慰胡德贵见好就收,帮老太爷另觅佳处!

胡德贵不置可否,说他老了被骗了,胆量小了!

哪有什么天师鬼师,你可能是整天墓穴跑多了,惹上瘴气!

胡德彪想想可能也是,但却摇摇头,"那他怎么能知道我的隐疾!"

涛少懒得听这俩瞎扯!

只吩咐定然处理好太爷墓穴事宜,说完便是快速走掉。

今天要见一个重要的人!一个女人,涛少念叨许久,兴许今夜就能一亲芳泽!

"呵呵!听说雨晴老公只是个成天睡大觉的废物,真是可怜了我们江城的一枝花!"

"遥想当年我还热烈追求过此女,可她却对我待搭不理!真是莫大的讽刺!"

想到此处涛少嘴角不禁流露出一缕淡笑,"可惜今非昔比,日薄西山的姜家也要有求于我华康集团!"

"有着老太君和我兄弟的襄助,不愁此事不成哈哈!"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苏信提着黑色塑料袋,踏入姜氏!

待到他的进入!

全场目光瞬间定格!

所有人的目光射向浑身破烂的苏信,尤其手上提的那黑色塑料袋,吸引了全场目光!

这一刻静!

寂静无比,仿佛能听到每个人的心跳,雨晴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红了!

那是一种无以复加的尴尬!

早就提醒过苏信,今天是老太君生日,要打扮得妥当一点,可却没想到苏信依旧烂泥扶不上墙!

"请问这位是?"

一个挺着大肚子,满面红光浑身散发上位者气质,腕带江诗丹顿限量款金表的男人,站了起来。

此人陈建州!

海洲影视董事长,亦是与鼎鼎大名的江城华康少主涛少,称兄道弟的狐朋狗友!

当然现在亦是姜文燕未婚夫。

雨晴管他叫姐夫,现在也算半个自己人,老太君对此人极为疼爱。

就连今天的大典,也全靠陈建州张罗场面,请来诸多社会名流,不然以如今姜家的声势也都要冷清许多。

毕竟自从太爷走后,姜家是一天不如一天!

"还能有谁,不就是我经常给你提起的二叔家上门女婿么,到现在还没工作。"

"成天混吃等死,真是可怜了我这个妹妹,你们都说说姜雨晴这是上辈子造了多大的孽,才摊上这个废物老公!"

姜文燕双手抱胸,讥诮的道!

一边说话,一边伸出手指,十根手指都戴满了戒指,一片金光闪烁,"还是我家建州对我好,对老太君也不赖!"

"雨晴你也过来瞅瞅,看看这是啥名贵物件!"

姜文燕指着一副画,趾高气扬。

雨晴自是不肯上前,从小就和大伯家女儿不对付。

自从疼爱自己的老太爷走了以后,这个家更加的乌烟瘴气,大伯一家各种挤兑。

连带各方面不如自己的姜文燕,也都飞上枝头,变了凤凰,偏偏自己还嫁了个窝囊废老公,号称与世无争。

实则大家都知道,无非就是逃避!

"他没本事,拿什么争!姐夫我看不如你给苏信介绍个跑龙套的工作,省得咱姐雨晴这么闹心!"

文燕的弟弟姜宏羽嘲讽的吐道,这货就是姜家嫡孙。

亦是老太君最疼爱的孙儿,平常没啥大的本事,吃喝嫖赌抽,但偏偏深得老太君喜爱!

也是没法!

姜家几个孙女,两个孙儿,其中他是长孙!

费玉虹老太君在这个孙儿出生时候,看的第一眼就尤其喜爱,并且亲自赐字宏羽!

可见其喜爱非常,如果没有大的差错,以后这个家就是大伯一家子的了。

"呵呵怎么被我这个姐姐戳中痛处,扎住你心了!"

"这可是吴道子名画,价值连城,都是女婿,你们家苏信给老奶奶都带了些啥?"

姜文燕眼见雨晴出糗,不依不饶的吐道,那陈建州站出来说话:

"其实也没啥!"

"都是一家人!苏信找不着工作的事,就包在我的身上,在这江城就没有能难得住我的事!"

陈建州这还是第一次见着苏信!

由于姜雨晴这一脉不被老太君喜爱,苏信也难得出现在家族议事厅。

这俩女婿,还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第一次见面。

陈建州一边打量苏信,一边瞄着秀色可餐的姜雨晴,再和自己老婆文燕上下比较,心里那个酸啊!

"这他么完全就是个废物!"

"也能娶上这么好的老婆,文燕虽然颇有几分姿色,但和他家的一比,简直云泥之别!"

"真是可惜啊!"

陈建州开影视公司的!

平常玩过不少网红嫩模明星,可在他看到雨晴的一瞬间,简直落了魂!

这个时候不禁邪念丛生!

但又不敢造次,毕竟当着这多人!

"吴道子图么?"

"我对书法古画还略有几分造诣。"

苏信提着黑色塑料袋,信步走来,也不怯场,自己堂堂护国子爵,阎罗神殿禁忌主宰,什么没见过!

"卧槽!你算啥东西,不要摸坏了!"

姜宏羽跳出来阻拦,苏信刚刚伸出的手,被一巴掌拍开,啪的一声,场面极其尴尬!

就算是脾气向来甚好的雨晴也都看不过了!

"宏羽放肆!他是你姐夫!"

"谁他么是我姐夫,这个家我就认识一人是我姐夫,那就是我建州哥,我高兴才喊你一声老姐,不高兴连你也不认!"

姜宏羽骄纵的吐道,站在一旁几个家族长辈也没吱声,毕竟老太君偏袒这个长孙!

就连雨晴她大伯,宏羽的父亲,也在边上阴测测瞧着笑话!

想当初!

没有姜青山的谦让,这个大伯,不一定掌管得了姜家大半产业!

可今天看来,这份恩情,大伯是一点没记住!

苏信也不恼!

只围着那古画转圈圈!

稍顷便是嘿嘿一笑,"我说这画不真啊,似有作假!"

嘎!

全场一震,这他喵语不惊人死不休!

一个废物也敢挑大伯家女婿的理?

这个时候陈建州脸上笑容消失,他是个伪君子,不像宏羽文燕那般直接,但也压不住火:

"苏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这画还能有假!"

"你怕不是得了失心疯吧,你没工作我给你找,但你不能瞎说八道倒打一耙!"

陈建州拂袖!

战龙狂飙真假吴道子图!免费试读

陈建州大怒!

苏信淡然一笑:“我苏信办事,何劳你分心,我闲惯了不乐意工作!”

他的话音落出,全场不禁哄笑一遍!

“原以为有啥出息,还是个废物嘛!”

“就是除了睡大觉,他还能干个啥!”

众宾客笑口常开,雨晴气得发抖,看来还真是个阿斗,除了在家做个煮夫也是没救了。

早知道就不带他来,这回糗大了!

岂料下一刻!

苏信指着那画:“宋代以前的绢本质地较粗糙,画在‘帛’上,很难画到很精细的线条。”

“而据我所知被称为画圣的吴道子前辈活跃于宋以前的唐代,你再看看这画,用了很精细的线条穿插描摹,不可能是唐初叶时期所做!”

这特喵!

苏信一顿瞎掰扯,瞬间令整个场面鸦雀无声,好些人争相凑近那画作,品鉴一番!

发现还真的有如苏信所言一般!

那线条简直太精细了!

要说是唐朝时期作品,还真有点令人难以置信!

“一派胡言!”

“你个吃白食的懂什么书画鉴赏,吴道子可是画圣,有啥做不到,兴许能化腐朽为神奇!”

姜宏羽跳出来大声斥责!

他才不信苏信有啥鉴赏眼光。

如果说这个废物都能看出真假,那他就是极品收藏大家了,“对这简直胡说八道!”

“强词夺理!”

陈建州粗着脖子,在众宾客面前差点出糗,他气得要死!

苏信哪里与这等人计较,只说:“就算画圣技法足以超越时代的局限,画出超精细的画作,那也不好使啊!”

“你们看看,这画存放了几千年,所有古迹笔墨都会随时光变迁,染上岁月的色泽,唐初所有名家的作品都应是绿带红。”

“而宋则是绿带黄,元朝则是绿带蓝。”

麻痹!

又让苏信摆了一道,所有人一怔,有点不可思议!

就连雨晴也觉得有着几分道理,虽然不知真假,但最起码这货掰扯的头头是道,像是个书画行家!

“还有就算不谈这些,你这副也不可能是真迹!”

“三年前在墩城苏富比,这画早就被世所闻名的希尔顿家族以五千万美金收入囊中。”

苏信一脸淡笑,这话落出,全场皆惊,有点难以置信!

要照这么说,那陈建州再有钱,也不可能搞得到!

希尔顿是什么实力,那可是与摩根家族都能掰一掰腕子的超级巨擘!

在这个时候,众宾客目光齐唰唰定格陈建州,陈建州满脸憋屈的通红,像是个任人数落的小丑。

他想要解释,却发现又很无力。

心里恨死了苏信!

“咳咳!”

这个时候老太君目光射来,极其淡然的吐道:

“苏信你什么时候这么高级了,出口就是希尔顿,顶级拍卖行苏富比,你出过国么!”

“这么些年,你蹲在我姜家,打着与世无争的名号,刷着小视频你能知道什么名人古画,还苏富比那种绝密场所的消息真真假假,岂能是你能打听的!”

他喵的!

老太君一言九鼎,众人立马反应过来!

要不是老太君见多识广,大家都被这货给骗了!

苏信自是懒得解释,自己堂堂阎王殿之主,如今那副真迹就在神殿诺大的收藏室躺着睡大觉,当初自己不要!

可也拗不过希尔顿大小姐痴缠,说是自己不接受这份恋情,也要留下记忆。

这副珍品,就当作回忆,上面还烙印下大小姐的一滴处子之血,说是让苏信见血如见人!

可以经常想起这位大家闺秀!

也是由着这种原委,苏信在见到画作的第一眼,就断定为伪造。

可现时费老太君发话了,就算假的也成真的,再无异议!

姜宏羽更是狗仗人势,一脸轻蔑:

“对啊奶奶说的对,你完全是一派胡言,巧言令色!”

“你知道个屁,待在江城一事无成,要不是我姐姐养你,你早饿死喂鱼了!”

“就你这逼样还知道书画,简直令人贻笑大方!”

“对了今天是个大日子,你又带来什么礼物孝敬老人家,我们姜家一脉最讲究一个孝道,你要没钱的话,我可以代你出了!”

一边说话,姜宏羽掏出一副长条礼盒,打开一看,满室生光!

“奶奶这副白山百年老山参祝您年年今日,岁岁今朝,青松不老万古长!”

姜宏羽讨好的道,老太君待看清礼品,满面红光!

众宾客纷纷献礼!

大抵在数万之内,要知道如今的姜氏今非昔比,能有这场面,还都多要感谢陈建州!

有大半宾朋都是他的社会关系!

老太太把一切看在眼里,对陈建州更加热络,还让这货挨着自己就坐!

待轮到苏信之时,司仪接过黑色塑料袋,打开一看,高声吐道:

“姜家女婿苏信赠挂面一副,祝福老人家基业长存,万福金安!”

嘎!

所有人惊呆,这他喵挂面一副!

以前听说姜家有个吃白食的废物女婿,大家还有点不敢相信,但今天见了才知如假包换!

这他喵也太惊悚,太刺激!

老太太刚刚还合不拢的笑嘴,立马换了副样子,径直从鼻孔里冷哼一声:

“哼!不成体统!”

姜宏羽,陈建州也有点愣怔,心说这个废物再胡闹,也没可能拿这种场合开玩笑吧。

待到凑近一看,发现还真的银丝挂面一副,带点黑色,可能给狗吃都嫌膈应!

“哈哈哈!”

“卧槽这他么也是牛逼大发了,大家看着没,这就是我姐找的男人。”

“哎!”

众人哄笑一通,纷纷落座!

苏信和姜雨晴直接被安排到和姜氏下人一块就坐,都是些保姆清洁工之类。

此时的雨晴脸颊通红,恨不得挖块地缝钻进去,都怪苏信,自己不是给了副金镯子么!

这货到底是不是疯了!

好在老太君也没指望苏信能拿出什么值钱东东,毕竟就是个窝囊废,早已略过此事不提。

雨晴扒了两口饭,就说饱了,接着说是头疼要早点回家休息!

实则对苏信大失所望,苏信也胳膊拧不过大腿,也是随老婆早早离席!

待二人走了以后!

姜宏羽大骂的吐道:“什么玩意儿!”

“老奶奶过生日就送个挂面,生怕我奶奶不早点死,这他么简直是个损人。”

若是他知道那面的价值,或许就不那么说了!

本来是要送画的,可苏信要的急,孤狼只好拿了个品相不怎么好的东东凑数,可那也绝非凡品!

“直接扔掉喂狗!太晦气了!”

陈建州附和的一笑,老太君也没啥意见,“不知我家老头当初怎会把我最漂亮的亲孙女给了这种窝囊废!”

“实在匪夷所思!”

很快的就有下人,牵来一条狼狗,那狗还没走近,径直的对着挂面大吞口水,就连老太君都略有吃惊。

“这畜牲是不是也傻了,生挂面还流口水!”

姜文燕满脸唾弃,可就在狼狗快要接触的一瞬,一个老头冲了出来!

径直的从狗嘴底下,一把抢过面条,用双手不停摩挲!

像是见到了宝贝般!

“您???”

这人别人不认识,老太君可太认识,堂堂江城收藏协会荣誉主席!

亦是大龙国古玩协会三届常务!

“李老您这是干嘛!不过是粗鄙之人送的一把寿面,我家所有人都嫌弃太过龌龊,准备喂了畜生,您这种身份……”

老太君不解!

李南泉抱着那面条,倒抽凉气无比痛惜,“暴殄天物,暴殄天物,这块面可不寻常,你瞧这纹理,根根分明好似人体经络。”

“雪白中带点漆黑,光照下通体透明,每一根面条在灯光下都能看到一个寿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正是康乾年间的大内贡面!”

“你再看这细如柳丝的制作工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正是传说中的贡面之王极品银丝贡面!”

轰!

所有人大惊,俱皆围了过来,瞅了又瞅,还真是和李老说的一样。

每一根面条,在雪白灯光照耀下,都显现出一个寿字。

那是古代工艺的杰出贡献,刻在其内,低调而招摇!

阅读全文
战龙狂飙

战龙狂飙

表面上他不修边幅落魄不堪,暗地里却令诸方大佬闻风丧胆!镇守边域三载,战龙归来再掀惊涛骇浪!

都市情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