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团宠,重生娇妻A爆了》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时间:2020-11-15 14:44:05分类:总裁豪门

《团宠,重生娇妻A爆了》是高人气网络作家小尘埃创作的经典总裁豪门类作品,团宠,重生娇妻A爆了讲述了:但她的力量太弱小了,左涵深此时力如蛮牛,竟再次把她推搡在背后书架。哗啦一声,似乎是什么碎裂,尖锐而锋利的物体刺入了秦绾熏的脊背!她低声痛叫一声,“左涵深,左涵深。”这道声音,似乎按下了开关,左涵深突然愣在原地,不动了。左涵深头很疼,意识一片混沌黑暗。似乎有一道小小的光,倔强的的要钻入他的脑海。这道光,让他体内狂躁的血流逐渐平静。秦绾熏强撑起身,趁势上前抱住他,右手扣在他后颈处。..

团宠,重生娇妻A爆了这本书其实让我感觉比较单薄,因为里面的人物感觉不够立体,小尘埃是真善美的化身,但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咳咳,里面有些那啥的剧情,具体自己翻阅吧!

团宠,重生娇妻A爆了谋划复仇章节试看

经过短暂的休息,秦绾熏已经养足了精神。

她就是在这一天清晨,和左涵深提出婚的。

前世,爸妈和姐姐,为她选择了左涵深。

左涵深长得帅又家世显赫,作为豪门的联姻对象,她没什么意见。

但婚后半年,工作狂左涵深几乎没露过面,她开始过上了丧偶式婚姻。

这期间,贺如年对她展开甜言蜜语,无微不至的呵护。

半年后,左涵深才回来,要对她尽丈夫的责任。她当然坚决提出离婚。

此时她已经对贺如年言听计从,才会和左涵深双双喝下他下过药的饮料,失去了第一次。

从此,她就恨死了左涵深,笃定自己的真爱是贺如年,对他更是心怀愧疚。

她听信了贺如年的鼓动,在这晚和左涵深大吵大闹,还搅黄了左家的几个大单子。

两人关系彻底决裂,但左涵深,依旧拒绝离婚。事无巨细的从各个方面,对她履行丈夫的义务和责任。

走廊内出来传来一阵嘈杂,管家和佣人乱做一团,似乎是出了什么事。

隐约间,秦绾熏听到了左涵深的声音。

他怎么半夜回来了?不是说好明早才会到吗?

前世时她睡眠很好,压根没有听到过这些声音。

秦绾熏连忙起身,走向书房。

喧嚣似乎已经告一段落,但管家刘叔的脸色很难看,他站在书房门口,神色警惕,“太太,您怎么起来了?来人,快去送太太回去休息。”

房间内,传来一阵阵奇怪的声音。

两个佣人神色狼狈,“刘叔,少爷的毒好像提前发作了,我们没办法……”

气氛愈加的紧张,刘叔顾不得她了,拿出电话,似是在犹豫是否拨通。

秦绾熏连忙上前,“刘叔,是左涵深回来了吗?他怎么了?我进去看看吧。”

刘叔看秦绾熏的脸色冰冷戒备,“少奶奶,您究竟想做什么?”

这女人,这种时候胡搅蛮缠起来,难道真的想害死他们少爷吗?

“让我试一下吧,或许有办法。”

秦绾熏的口气不容置疑,秦家世代行医,她虽然年轻,但不止一次被父亲夸赞过天赋极佳。

刘叔犹豫起来。望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怀疑。

少奶奶一向最讨厌少爷,她会不会借着这个机会……但秦绾熏眼神诚挚,不似作伪。

“如果再晚,或许真的有危险了。”

“这……好吧。”刘叔似乎下定了决心,“少爷毒发时意识模糊,如果他伤害到您,他不会原谅自己的。”

“你放心,他不会的。”

秦绾熏缓缓地,推开了那扇漆黑的房门。

房间内没有开灯,一片黑暗,似乎有淡淡的血腥味。

她还未来得及开口,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扑面而来。

秦绾熏纤细的脖颈被一直火热的手掌卡住,后背也被猛地抵在墙上。

压在她身上的人正是左涵深,但他早没了平日的谦和,此时更像是一头野兽。

极致的窒息,秦绾熏似乎又回到了重生前的那一夜。她惊慌的掰着他的手腕,但左涵深的手臂宛如铁铸,一把将她甩在旁边。

应该是额头磕到了地面,头晕目眩中,她顾不得其他,起身一把抱住了狂暴的男人。

刚才听刘叔说,这是毒。

究竟是什么毒药,能把一个人变成这样?前世时,她的确见过左涵深身上莫名其妙的伤口,但她从未关心。

还有,前世意识模糊时,她似乎听贺如年说过左涵深早就该死了。

难道,也和这毒有关系?

此时想来,疑点重重!

但此时的危急关头,容不得她多想了、

秦绾熏努力伸出手,用纤细的手指扣上他颈椎后的两道穴位,意图唤醒他的意识。

但她的力量太弱小了,左涵深此时力如蛮牛,竟再次把她推搡在背后书架。

哗啦一声,似乎是什么碎裂,尖锐而锋利的物体刺入了秦绾熏的脊背!

她低声痛叫一声,“左涵深,左涵深。”

这道声音,似乎按下了开关,左涵深突然愣在原地,不动了。

左涵深头很疼,意识一片混沌黑暗。似乎有一道小小的光,倔强的的要钻入他的脑海。

这道光,让他体内狂躁的血流逐渐平静。

秦绾熏强撑起身,趁势上前抱住他,右手扣在他后颈处。

怀里男人的气息逐渐平静下来,秦绾熏松了口气,刚准备收回手,就再次被他箍紧。

背后的伤口疼的她呲牙咧嘴,但她没有发出声音。

“别走。”

左涵深声线低沉浑浊,气息弱弱的。

这哪里有平常叱咤风云,冷的出名的工作狂左氏总裁的影子?

看来他的意识还没有恢复,想到前世左涵深为自己做的一切,秦绾熏鼻子有些酸涩,回答道,“好。”

约莫过了几分钟,秦绾熏才把陷入昏迷的左涵深扶到床上。

团宠,重生娇妻A爆了谋划复仇章节试看

秦绾熏出来时,已经疲惫不堪。

根据刘叔所说,左涵深在一年前莫名得了这种病。

看遍了所有的名医,所有人都查不出病症。

只有一个老喇嘛说,是一种罕见的毒。

毒发时间,是一个月一次,时间久了,人就会被消耗而死。

难道贺如年,也对左涵深下过手?不可能,他没那么大的能耐。

事情了无头绪,秦绾熏索性不想了,草草处理好伤口,先下楼去。

眼前专程跑回来和她离婚的老公,才是大事。

左涵深已然回复正常,正在翻看手中的公司年报。

他这种工作狂人,一向分秒必争。

他身后的桌子上,赫然是她之前给他的离婚协议。

秦绾熏放缓脚步,一点点的挪过去。

眼看手指就要探上那摞A4纸,谁料左涵深猛然抬头,秦绾熏对上了那双浅茶色的幽深瞳孔。

她心虚的一抖,勉强挤出一个笑。

计划失败,秦绾熏索性大大方方的拿起离婚协议书,团吧团吧,丢入垃圾桶。

左涵深神色如湖面一般平稳无波澜,把手里的年报放回桌上,“不离了?”

“不。”

“理由。”

秦绾熏背着手,认真的上下打量一番自己的老公。

一身玄黑丝质衬衫西裤,意大利高级定制皮鞋,头发都修剪的一丝不苟。

五官更是好似被精雕细琢的打磨过,和他在工作上的每个决策一样,任谁也挑不出一丝毛病。

那身请冷冷的气质里,透露出一股天生的尊贵,在他面前,似乎别人都矮了半头。

这男人绝了,有钱,长得帅,身材好。

只可惜,是个机器一样的禁欲系工作狂。

活的单调,唯一兴趣就是赚钱。

秦绾熏摆出一副认真的口气,抛出完美理由,“离了婚,再找比你帅的不太容易。”

“机会只有一次。”

左涵深神色淡淡,却有着无形的压力。

他连夜从总A省分公司回来,同意离婚,完全是因为秦绾熏以自杀威胁。

“先不离,先不离,老公,有兴趣合作赚钱吗?”

想到自己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秦绾熏一脸尴尬,赶紧转移话题。

左涵深不仅是打着灯笼难找的绝世好老公,也是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保护她的绝世大靠山。

前世临死前,她隐约听到的那句话,一直是她心口的一块阴霾。

她到底惹了什么人,要人在国际黑市上悬赏她的命?这样的背景,怕是秦家也惹不起的。

果然,谈生意一事,立刻引起了工作狂的兴趣。

他的眼皮微微抬起,点点头,“可以,你先把计划书写出来,之后我的秘书会联络你。”

“恩?我直接发你微信不行吗?”秦绾熏松了口气,眨巴着大眼睛。

“我们没有好友。”

“……”

说罢,左涵深起起身,“我先回A省了。”

大半夜刚从隔壁省赶回来,现在又要回去?

秦绾熏忍不住问,“刚回来,又要回去?”

左涵深整理材料的手顿了顿,声线依旧波澜不惊,“是你叫我回来签个字的。”

“……”

秦绾熏觉得自己败了!

不仅是工作狂魔,还是个能一句话怼死人的钢铁直男!

她假装没听明白,狗腿一般的跟在他身后,把他送出门,“老公你慢点哦,晚上记得回来恰饭!”

“好。”

左涵深顿了顿,似乎是认真思索了什么,坐上他那辆黑色宾利前,郑重点了点头,“好。”

她的肉麻语调,对左涵深完全无效。

等等,好?

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晚上还真回来?这人也太认真了吧。

想到左涵深那颗被工作塞满的脑袋,刚才竟然真的认真思考过,她那句话,秦绾熏就有点想笑。

看来要改善和左涵深关系这条路,任重道远。

嘟嘟嘟!

手机在口袋中震动起来。

秦绾熏一看来电名字,脸色骤然变了。

贺如年!

她没找他,他到时先送上门来了。

前世他手上沾满秦家人的鲜血,对她的所作所为,都让她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掐死他。

但她不能,她要用最磨人的方法,让她彻底体会到痛苦。

秦绾熏深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掐断。

现在还不是联系贺如年的时候,他现在打来,一定是询问她离婚的事情。

一个不成熟的计划已经在心底酝酿成型,秦绾熏冷冷一笑,贺如年,你死定了。

任由手机嗡嗡作响,秦绾熏根本不理会,去书房搬出电脑,噼里啪啦的写下了一大堆近三年的投资方案。

前世她为了贺如年从三流赛车手跻身流量网红,再到娱乐圈明星,花费了无数心思。

在传媒和捧人这方面,她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从娱乐圈到网红圈,再到直播销售圈,规则和流程没人比她更熟悉了。甚至未来几年大爆的电影题材,电视剧IP,她都烂熟于心!

时间过得飞快,几千字的企划书很快做好。

她重点画圈圈了几个项目,是收购直播和网销的几个小平台。

这几个公司现在不起眼不值钱,未来三年,是不可限量的印钞机!

手机再次锲而不舍的嗡嗡嗡起来,秦绾熏这才慢悠悠的接通。

“熏儿,他回来过了?”

“恩。”

电话那边的贺如年顿了顿,声线更加的温柔起来,“熏儿,左涵深的手段非同一般。无论你做什么事情之前,都要先照顾好自己,千万别让自己受委屈,让我心痛,明白吗?”

“知道了,我自己会尽快处理好。”

秦绾熏勉强压抑住怒火,狠狠攥着手机,力量大的几乎要捏碎那块小小的屏幕。

虚伪!

明明是要她自绝退路对她下手,顺便狠狠打击左涵深,但说起来,就成了一切都为她着想!

复仇计划已经初具雏形,她深吸一口气,鼻腔里发出闷闷的声音。

“他不同意离婚。”

“为什么?之前不是说好了么?你们本来就没有感情,而且他还趁人之危,强迫你做了那样的事,凭什么不同意?”

事情出乎意料,电话那边的贺如年,急了。

秦绾熏继续算计一番,然后声音变得更加委屈,“哥,他说离婚可以,但要两个亿分手费。”

两个亿,是目前贺如年能筹到的所有钱了!

他不是喜欢觊觎别人的财产吗?那就在她彻底把他踩在脚下之前,先让他尝尝同样的滋味!

“两个亿?”贺如年无法维持淡定了,他语气有些暴躁,“他可是全国首富,资产上千亿,怎么可能会和你要分手费?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

装不住了?

秦绾熏瞬间精神了,精致的脸蛋微微发红,但声音却戴上了一丝丝哽咽,“是的,他就是这种嗜钱如命的人。他的意思是,钱不够绝不离婚,拖死我。”

“很有道理。”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秦绾熏心口一哆嗦,赶紧挂断电话。

转身,果然又是那张常年面色淡然的脸。

“……”

天啊!他怎么会杀个回马枪?

阅读全文
团宠,重生娇妻A爆了

团宠,重生娇妻A爆了

前世她傻的可怜,重生轮回,她成了人精;前世她白的惨淡,兜兜转转,这一世成了腹黑女王;前世她甜的可人,这一世,可娇可飒绝不做人线木偶!为了复仇,为了挽爱,放手一搏!

总裁豪门|小尘埃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