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若得浮生半日情》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若得浮生半日情小说全文

时间:2020-11-15 13:51:28分类:都市情感

生活阅读网提供若得浮生半日情最新章节《第5章 背着我找女人》全文免费阅读,页面清爽无弹窗!

本文作者苏小夏文笔流畅,小说情节紧凑,形象的描绘了‘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的故事,而且冷静理智毒舌主角的诙谐幽默对话也是一大看点,穿插全文使若得浮生半日情原本沉重的狗血虐恋梗看起来欢乐轻松:

若得浮生半日情背着我找女人章节试看

但梦终归只是梦而已,生活并不会因此发生任何改变。

谢晏州也早已成了她生命中的过客,与她再无瓜葛。

光线昏暗的换衣间内,徐囿清出神地想着,连林修玉进来都没发现。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叫你几遍都没听见。”

林修玉蹭到徐囿清跟前,略显激动碰了碰徐囿清的肩,继续道:“老板让我跟你说一声,让你下班后先和他去见一位外国客户,晚点再回去。”

徐囿清脱工作服的动作微顿,过了片刻才开口应好。

这种事本不是她这种服务员可以参与的。但Christine是近几年通过网红营销而火的糕点品牌,虽规模不小,却根基浅薄,连幕后老板陈国实都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暴发户,更别说是与外国客户进行交流。

是以,英语出色的徐囿清在经理顾恒生不在时,便成了陈国实的临时翻译官。

按理说,徐囿清早该凭此事挤进管理层。

但不知是因为徐囿清大三辍学没拿到毕业证书的缘故,还是因为徐囿清哪里惹到了老板的女儿陈惜瑶,硬是被安排在前台当了服务员。

想到这,林修玉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徐囿清那令人艳羡的身材,苦口婆心地劝道:“我说徐大美女,听说这次的客户是州际集团旗下酒店的总经理,他们有意把酒店的糕点都换成我们家的。你这次可要好好把握住机会,早日高升,脱离苦海!”

徐囿清没接话。

她换好衣服,转身拍了拍林修玉的肩,笑道:“早点回去,我先走了。”

林修玉看着徐囿清离开的清瘦背影,无奈叹气。

这厢,徐囿清已跟着陈国实到了一家高档餐厅的包厢。

看着比他们早到一步的客户,徐囿清不由愣了愣。

这不是华人吗,那还叫她来干什么?

徐囿清看了陈国实一眼,不动声色的在侧边坐下。

“刘总,这是我们店里的员工,小徐。”

陈国实笑的一脸谄媚,向对面的中年男人介绍起了徐囿清。

那中年男人上下打量着徐囿清,视线最终停留在徐囿清那张脸上,笑的意味深长,“不错,陈总公司果然人才辈出啊!相信这次的合作会很愉快。”

“那还得多仰仗刘总提携!我先去趟卫生间,你们聊。”

陈国实说着站起身,对徐囿清吩咐道:“小徐,好好招待刘总,这次合作能不能成,就全靠你了。”

徐囿清被刘总的目光看的不太舒服,硬着头皮应好。

可没想到陈国实一走,刘总竟接二连三的向她灌起了酒。

徐囿清拒绝不得,几杯下肚后有些头晕脑胀。

她左等右等不见陈国实回来,心生不安,“蹭”地从椅子上站起,语露焦躁,“刘总,这么久了,我去催催陈总……”

“不用了,他不会回来了。”

刘总笑着打断,放下酒杯,慢慢朝徐囿清靠近。

徐囿清心里一个咯噔,瞬间明白了陈国实这次带她来的意图。

出来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她不是没遇到类似的情况。

只是陈国时平日里隐藏的太好,才让她毫无防备的着了道。

徐囿清转身就要跑,却双腿忽软,差点跌落在地。

她吃力地扶着墙壁,勉强站稳,警惕地盯着刘总。

刘总走到她面前。那双隐在镜片下的双眼,终于流露出了他龌龊的心思。

“小徐,你喝多了,我带你去休息。”

他色眯眯地说着,朝徐囿清伸出了手。

徐囿清瞳孔微睁,心中涌起无限恐慌。

她咬牙向后躲去,试图拖延时间,“刘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徐,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别跟我装傻。”

刘总没有得手,却依旧不慌不忙。

好像无论徐囿清再如何挣扎,都只能沦为他的囊中之物。

他像猫捉老鼠般一次次堵住徐囿清的退路,威胁道:“我劝你还是乖乖听话,否则陈总也不会放过你。”

“不……”可徐囿清已无力再躲开。

她看着那双越来越近的手,眼底浮起浓重的绝望。

这一刻,她不知为何想起了谢晏州。

只是那个曾护她如命的男人,再也不会将她从地狱中拉起。

徐囿清无助地闭上眼,任由泪水从眼角滑落。

然就在这时,紧闭的房门忽然“砰”地一声被人踹开。

徐囿清急急睁开眼望去,就见一个保养得体的贵妇,拿起挎包就往刘总身上砸,嘴里还骂咧道:“好你个刘复平,果然背着我找女人!”

若得浮生半日情背着我找女人章节试看

自昨晚做了那个梦,谢晏州就有些心神不宁。

坐在对面的傅际明瞧出他心不在焉,不得提高几分音调,道:“晏州,你对我刚刚的提议怎么样?”

谢晏州长眸微掀,看了眼桌上写着“州际集团六星级酒店建筑设计方案”的文件,淡声道:“不怎么样。”

傅际明似头疼又似无奈,揉了揉太阳穴道:“你这甩手掌柜也当得太彻底了,再怎么说你也是州际股东之一,真就打算这么袖手旁观?”

谢晏州面色依冷,语气凉薄,“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傅际明一噎,败下阵来。

谢晏州说的没错,州际集团的总裁是他傅际明,而不是谢晏州。

可除了年纪轻轻就拿过国际建筑奖的天才设计师谢晏州,傅际明实在找不出比他更合适的人选来设计这次国内鲜有的六星级酒店。

只是不知为何,谢晏州在六年前却忽然封了笔,常年居于国外。

外界都传谢晏州是因受不了双腿残疾的打击才一蹶不振。

可傅际明却清楚,谢晏州会成了今天这幅冷情模样,全是因为一个女人。

只是不知到底是何方神圣,才能让向来不可一世的谢晏州这般魂牵梦绕。

思及此,傅际明忍不住起了些许好奇,拐着弯试探道:“晏州,我妹妹知道你回来后一直囔囔着想要见你,你看?”

谢晏州耐心告罄,不再理会傅际明,对垂首身侧的刘管家吩咐道:“走吧。”

刘管家闻言朝傅际明微微颔首,立即推起谢晏州的轮椅往外走。

傅际明自知惹了谢晏州不快,忙起身跟上,继续好声好气地“游说”着。

耳旁嗡嗡作响,不知为何,谢晏州心底竟涌起几分躁意。

他正欲开口打断傅际明,耳边突然刺进一道聒噪的争吵声。

“老婆,你听我说,不是我,是那个女人勾引的我!都是她!”

“好你个贱蹄子,竟敢勾引我老公!”

谢晏州循声望去,途径的一间包厢门半开不开,隐约露出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身影。

一看便是无聊至极的捉奸戏码。

谢晏州失了兴致,转身欲走,却在听到另一道声音时猛地怔住。

“身正不怕影子斜,刘总,你自己做了什么还不敢承认吗?”

明明是再绵软不过的音色,却透出她骨子里的倔意。

那是徐囿清的声音,尽管过了六年,他依然能一耳分辨。

谢晏州本能的想要过去,却在看清徐囿清那张略施粉黛的脸时,忽地停下了转动轮椅的动作。

她来这里干什么?

接客?以色侍人?

种种猜测从他脑间划过,翻腾的怒意在他心底盘聚。

傅际明看了看骂咧声不断的包厢,又看看一动不动的谢晏州,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怎么了?”

谢晏州艰难地闭了闭眼,缓缓道:“没什么。”

是他想岔了而已。

她和他已再无瓜葛。

她现在的任何一切都与他无关。

他也不该为了她在这浪费时间。

这般想着,再睁开眼时,眸底已再无波澜。

“走吧。”他说着,任由刘管家将轮椅转至另一个方向。

“想走?没门!”刘夫人不堪入耳的侮辱声愈加高亢,“年纪轻轻就学别人当小三?你妈怎么教的你?我告诉你,像你这种不要脸的贱人,连给我老公提鞋都不配,只配和下三滥的乞丐在一起!”

谢晏州的手倏地按住轮椅上的暂停键,止住了刘管家的推势。

他目光幽幽的看向包厢,语若淬冰,令人彻骨生寒,“推我过去。”

阅读全文
若得浮生半日情

若得浮生半日情

七年前,他朝她寸寸逼近,问她:“徐囿清,你接过吻吗?”七年后,她神色定定的回答他:“谢先生,我已经结婚了。”

都市情感|苏小夏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