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11-15 13:12:28分类:古代言情

生活阅读网提供了悦影创作的小说《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5章 我的地盘别胡来》在线阅读。

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文笔挺流畅的,剧情方面也没有什么毒点,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看着还是让人期待感挺高的!喜欢苏漫君默然的小伙伴们可以看一下,悦影应该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字数也多,强烈推荐!

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我的地盘别胡来免费试读

苏漫回到府中,刚踏入门口管家便禀告说元瑾一早过来,此刻正跟祈宣在花园中,她不禁以手扶额,心底莫名难过,为何偏偏总是在她最难堪的时候出现呢?

“大人,可是要老奴先去知会两位公子一声。”管家问道。

苏漫抬手:“罢,你先下去。”

花园中元瑾跟祈宣正闹得欢,声音远远传来,苏漫刚踏上回廊便听见两人大闹的声音萦绕整个花园,眼底的冷然慢慢转为婉柔,负手缓步朝前走去。

亭子中两人闹做一团,嬉笑之声不绝于耳,祈宣背对来人,并未发现苏漫靠近,倒是元瑾按住他双手,脸上笑意更是柔和无比,声音里更是难以掩饰的兴奋,道:“小七,你可算回来了。”

“哥哥?”祈宣闻言惊喜的扭过头来,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苏漫看。

苏祈宣不过十五岁的少年,然而小时候的一场高烧过后便留下了缺陷,无法跟正常孩童一般,智商一直停留在八岁之前,苏漫为了隐藏身份,即便对着祈宣都一直充当哥哥的身份。

“小宣,又在闹元瑾哥哥了?”

祈宣撇撇嘴,睁圆黑亮双眸盯着元瑾看:“才没有,是元瑾哥哥陪我玩的。”

“小七,你脸色很差,可是身体不适?”元瑾收回落在祈宣身上的目光,走到苏漫身前,皱眉打量道。

苏漫身体一僵,下意识的撇过头:“不妨事,我身体好得很。”只要不被君默然折腾得半死的话。

“可你精神也不好。”

“是么,哥哥是不是生病了?”祈宣快步上前扑入苏漫怀中,不放心的伸手往她额前探去。

“小宣乖,哥哥没事。”

元瑾一贯柔和的脸上浮现几缕担忧:“小七,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他在皇宫中安插的眼线频频出事,官员被尽数连根拔起,为何只剩下苏漫安然无恙,他眉头皱得更深。

“元瑾,无碍,你别担心。”

“小七……”元瑾话音中多了几分无奈。

“哥哥和我们一起玩吧,哥哥。”祈宣拉着苏漫的衣袖,左右摇晃撒起娇来。

“小宣乖,哥哥累了,你先跟元瑾哥哥玩吧。”苏漫声音有些无力,腰间酸楚尚未退却,加上手腕跟脚上的伤都没有好,若再留在此处,只怕会被元瑾看出异样来。

“哥哥是不是不要小宣了,为什么这么久都不跟小宣玩,哥哥以前是最疼小宣的,哥哥你说,你是不是不要小宣了?”祈宣不依不挠,抓着苏漫衣袖就是不肯放手。

苏漫看着已经长得跟自己一般高的少年,唇边笑意尽是苦涩。

“小宣乖,哥哥累了,瑾哥哥陪你玩吧。”

“不要不要,我要哥哥,我要哥哥。”

“够了。”苏漫突然厉声喝道,吓得祈宣呆在原地,手上动作顿住不知如何是好,哥哥从来都是温柔的,从来不曾对他发火。

元瑾望着苏漫苍白的脸,眼底满是疑虑。

“小七,你究竟怎么了?”

苏漫惊觉自己的失态,忙伸手抚上祈宣白皙的脸庞:“小宣,对不起,哥哥不是故意的。”

“哥哥坏,哥哥凶,我不要哥哥。”祈宣一把甩开苏漫的手,哭着跑了出去。

苏漫愣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中一片复杂。

“小七,你最近是怎么回事?”元瑾眸底神色复杂,目光却不曾离开过苏漫脸上,直觉告诉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依照小七的性子怎么可能对祈宣发火。

苏漫无力垂下眼帘,声音里是掩不去的疲惫:“元瑾,麻烦你了。”

元瑾深深看她一眼,叹了口气朝着祈宣而去。

苏漫望着光秃秃的枝头,凋零的落叶只剩下最后几片,风吹过,飘飘摇摇,似不舍离去。

管家有些匆忙的身影出现在身后,苏漫正失神,并未发现来人的靠近,直到他苍老的声音响起。

“大人,前厅来了一位公子要见大人。”

苏漫背对着管家,皱起眉头:“公子?”如今她在朝中可谓是被架空了所有的势力,府中的冷清与往日的门庭若市相比可谓讽刺至极,究竟是谁在这个时候敢登门拜访。

“大人若是乏了,老奴便将人打发走。”

“慢!”苏漫沉吟片刻,又道:“你且前去招呼,我换身衣服就来。”

“是,大人。”

苏漫若是料到来人,打死她也不可能前去相见,可惜她走到前厅的时候想要收住脚已经太晚了。

君默然那张完美的脸庞近在咫尺,苏漫僵直了身躯,脚步下意识的往后退。

“爱卿让朕好等啊。”薄唇微微上扬,他眼里的笑意带着让人颤抖的寒意,黑色锦袍越发衬得此人尊贵无比。

“臣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望皇上恕罪。”苏漫稳住情绪,一撩衣袍屈膝跪在地上。

忆起中午御书房的那一幕,苏漫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君默然为何会突然来到她的丞相府,莫非是又想出了什么法子来折磨她。

“爱卿不必多礼,此处没有外人在,爱卿可随意些。”听到这句话,苏漫的第一反应便是提高了警惕,防止他在这里对自己做出什么不轨的举动。

君默然见她满脸的防备,心头不悦:“怎么,丞相似乎不欢迎朕前来啊。”

“你最好马上消失在眼前,自然是十分不欢迎的。”苏漫腹诽道,却不敢真正说出来。

“皇上多虑了。”

“想知道朕为什么来吗?”他笑着问道,轻轻拨弄着手中茶盏,状似漫不经心。

苏漫敛去眼底波澜,平静道:“微臣不知。”

她确实不知道君默然突然跑来究竟想要干什么,不过她当然不会认为他会存着什么好心。

“哥哥,哥哥,你是不是不要小宣了。”来不及阻止的熟悉声音由远而近,苏漫心头一阵狂跳,刹那间祈宣委屈的面容已经出现在面前,他也显然没料到还有第三人在场,拽着苏漫的衣袖问道。

他本以为自己不高兴苏漫便会如同往常一般来哄他,却没想到最后等来的是元瑾,哥哥以往从来不会这样。

“小宣,不得无礼。”苏漫严肃看着祈宣,语气有些生硬。

祈宣这才发现坐在一旁的男子,一身的尊贵之气掩盖不住,俊美无比,双眸深邃,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很危险,他缩了缩脖子,躲在苏漫身后。

“你是祈宣?”君默然难得露出无害的笑,眼底的光芒忽明忽灭,看得苏漫浑身都颤抖起来。

祈宣有些害怕,但还是小心的点头。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君默然依旧柔柔的笑,眉间锋锐却不容忽视。

“小宣,不得无礼。”

“爱卿,你尽管放心,朕不会跟小孩子一般计较。”

苏漫正不知如何应对,门外偏巧又传来了元瑾的声音,刹那间,苏漫恨不得立马消失掉,否则该如何同时面对这两人,她敢肯定,君默然一定是故意的。

“小宣,你是不是在这里。”元瑾大步跨进来,视线对上君默然的刹那,电光火石间两人眸中闪过杀意,眨眼间消散于无形,元瑾曾经远远见到过君默然,加上他浑然天成的霸气,不难猜测出面前之人身份。

君默然饶有趣味的望着突然闯进来的温和男子,唇角扬起讥讽的笑意。

“爱卿不给朕介绍一下么?”

苏漫抬眸望了一眼君默然,又将视线落在元瑾身上,道:“元瑾,这便是当今圣上。”

元瑾故意惊诧了一下,然后才躬身道:“草民叩见皇上。”

“不必多礼,起来吧。”

“看来爱卿跟元公子之间交情不浅啊。”君默然故意道。

“皇上,元公子乃臣的好友。”

元瑾站在一旁,目光不卑不亢,内心的疑团却在不断扩散,君默然望向苏漫的眼神太过于凌厉,如同野兽看到猎物的光芒,这样的认知让他感到惊恐,甚至是愤怒。

“哦?”君默然又将目光转移到元瑾脸上,手中折扇轻轻摇摆着,继续道:“原来如此,看来爱卿身边能人异士众多啊。”

苏漫不语,广袖微垂。

“爱卿不打算好好跟朕解释一下么?”君默然唇角含笑,眉梢锋锐敛尽,仍抵挡不住那慑人寒芒。

苏漫正要开口,一旁的祈宣睁大眼睛望着眼前的英伟男子,道:“哥哥好凶,小宣要跟元哥哥玩。”

苏漫一惊,偷偷望了一眼他的影子,那被光芒拉长的一点,看入她心底只觉千万斤巨石压着,喘息不得。

几人心思各异,沉重的气氛停滞不前,唯有祈宣不明所以,笑着去拉元瑾的手,在两道看似无意却凌厉无比的视线中,他小小的身子推着元瑾走远,甚至来不及顾忌礼仪。

君默然若有所思望了一眼消失在门外的那两道身影,大厅中一时又只剩下他跟苏漫两人。

“爱卿不打算带朕好好观赏一下丞相府么?”

苏漫闻言肩背一抽,恍如自梦中醒来,抬头直视了他,面色有些苍白。“臣寒舍简陋,唯恐污了皇上的眼。”

君默然则神色安然:“爱卿既出此言,可是在责怪朕的不是?毕竟堂堂大燕的丞相,竟然得此礼遇,倒是朕疏忽了呢。”

“皇上,微臣并非此意。”苏漫明知道他故意曲解自己的意思,正欲辩驳,却被他接下来的话打断。

“爱卿尽管放心好了,待朕看过一切自有定夺,不日将会让工部着手此事,定不会让爱卿失望。”

苏漫踌躇俄顷,终于还是慢慢摇头:“恕微臣难以从命。”

君默然并未生气,伸手拉过苏漫,强行揽上她腰肢,温香柔软在怀,轻轻用鼻尖蹭着白皙的颈脖,眼底闪过流莺昭光,明耀慑人。

苏漫浑身僵硬,心知不能挣扎,因为元瑾就在不远处,两人心思各异,却都没有注意到窗外那双满载着痛苦神色的黑眸。

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我的地盘别胡来免费试读

清晨日光慵懒温柔,一寸寸漫上大殿的紫金柱,照出殿堂繁华,金碧辉煌。

苏漫立于殿中,远远的望到龙椅上空无一人,近来几日一直如此,倒叫人耳根想要清净也是不行。

满朝文武已等候了整整一个半时辰,却连个传话的太监也不见影。此事殊不常见,众人不敢大声议论,私下里交头接耳。前方一人压低声音向旁边的辅国将军道:“咱们皇帝陛下可是接连几日不曾早朝了,可见这越国的美人本事了得。”说完便是两声干笑,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苏漫仍旧挺直背脊,身形未动,殿上重臣此时已是不耐烦,却摄于皇帝威严不好发作,但其中一些老臣子已经明显面露怒色,吹胡子瞪眼的,甚至有的在金銮殿上直呼越国公主乃妲己转世,媚惑主上。

尽管声音压得极低,但还是清晰传入了苏漫耳中,此时形势紧迫,她自然不会去惹事生非,便对那些投来劝谏的目光视而不见。

先皇在世,她多半是敢于觐言的那人,也因此在朝中有些声望,可自从皇帝登基以来,从开始的对她百般宠信到后来赶尽杀绝,明眼人都能看出皇帝的心思,不过是故意削弱丞相大人手中权势,尽管如此,到了这种时候众臣还是齐齐将目光投向了她。

苏漫眼观鼻,鼻观心,清清冷冷的脸庞上毫无动容,内心却在暗自讽刺,就算那越国公主是妲己转世又如何,君默然的城府岂是那商纣王可比的。

得不到回应,众臣也只好悻悻退下,早朝便在如此诡异的氛围中结束,苏漫迈步踏出金銮殿的那刻,突然回头望了一下,前一刻还是满殿繁华,此时却只余下金碧辉煌的清冷寂寥,而那张金光闪闪的龙椅,正清清静静的端在那里。

忆起过往那些荣耀,都寄托在那张金光闪烁的椅子上,古往今来,又有多少人为它血流成河,横尸遍野,她本不是贪婪之人,奈何生在帝王家。

“父皇,若能选择,儿臣只愿生在普通人家,如此便不必背负血海深仇,不必进退两难。”

君默然已经发现她筹谋已久的计划,半生已然尽废,除了放不下祈宣跟元瑾,世上实没有什么剩下的了。

经过明昭殿前,好大一片荷花池,九月已到,翠叶吹凉,玉容销酒,有素衣宫女撑着小舟,拨开那一捧荷叶。

苏漫忽然一阵喟然,却终究连叹息也不曾出口。

刚迈出明昭殿大门,迎面便看到景王君默希正朝自己走来,锦衣华服,墨发高束,玉带缠身,修长身姿尽显风流,俊逸不凡。

这样一派温文的俊秀着实不像武将,但他偏偏是大燕最负盛名的长胜将军,此番大败西凉的蛮人,更是被大燕的百姓所拥戴,可此人向来不居功自傲,与苏漫关系倒也算是融洽。

也许是心情烦闷的缘故,苏漫正想要避开来人,无奈君默希眼尖早发现并开口叫住了她。

“丞相大人。”

苏漫于无奈中抬起头来,施礼道:“下官见过王爷。”

君默希微微一笑,走到她身前才止步,道:“几月不见,少允倒是疏远起本王来了。”

听见他竟然喊自己的字,苏漫有些惊讶,但毕竟是捏造的,听到耳中难免有那么一丝不舒服。

“下官惶恐,断然不敢如此,只是如今身在宫中,下官与王爷同朝为臣,若让人瞧见下官如此无礼,岂非要生出不必要的事端出来。”一派官腔听得景王是一再皱眉。

“本王知晓你最近因为顾大人的事情烦心,但皇兄向来是个明白人,想必有他这样做的理由,若他真是无辜,又是大燕重臣,皇兄自然不会去为难他,但若真是顾大人通敌叛国在前,少允你也不必自责,毕竟人世间最难揣测莫过于人心,最容易生变的也是人心,哪怕今日对你掏心挖肺,可将来的事情谁能料得准。”

苏漫知道他会错了意,可听见这样一番话心底还是泛起了丝丝细微波澜。

“王爷此言有理,倒是下官自寻烦恼。”

景王见她眉间舒展,似有释然,微微一笑,眼光不由自主的朝身前之人探去。她有一双好看又明亮的眼睛,仿如被露水洗过的星星,未经风霜的明净清澈,他不知为何视线总会不经意停留在她身上,分明同为男子,为何总在相处中生出异样错觉。

“少允,本王此番大胜而归,可急于去见皇兄,明日本王在“皖碧楼”设宴可好,几月不见,不如趁此机会好好聚聚。”君默希仍旧笑意温软,眼底却不经意间染上几分期待。

君默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倘若再跟他人走近,只怕又会用那卑劣的手段来惩罚自己,况且眼前之人也是仇人之子,她怎么能够不多加防备呢,从前的君默然何尝不是待她极好,翻脸不过翻船,瞬间之事而已,她已经尝试过一回,不想再让自己陷入那样的温柔陷阱中去。

“王爷一路劳顿,来日方长,若无他事,下官先行告退。”苏漫拱手作揖,声音却异常平静,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疏远意味。

君默希黯然叹息,竟有些莫名的失落。

风忽然大了起来,吹起他身后墨发,那纠缠的发丝类似此刻的心绪,微微挣扎,微微刺痛,莫名诡异。

“皇上……”李明德手中托着热茶,望着御书房中批阅奏折的年轻天子,有些欲言又止。

皇上已经连续称病数日不上早朝,朝中都传言皇上迷恋那越国公主,荒废朝政,怕是沦为第二个商纣王,可事实却并非如此,他不明白皇帝为何要端着这样一个名声。

皇帝也不去看他,手中动作却一刻也不曾停下,专注的神情犹在,见此,李明德也聪明的闭上嘴巴,静静候在一旁。

此时殿外忽然有人来传:景王前来求见。

皇帝听闻此言手上动作一顿,继而欣喜道:“快传。”

君默希得到通传,优雅身姿翩然而入,锦衣华服在蒙淡的日光下更多了几分温文儒雅。

“臣参见皇上。”

君默然连忙招手:“快起来,那些虚礼就免了吧,你这次大胜西凉蛮人,朕十分高兴,看来大燕常胜将军可非浪得虚名啊。”两人向来亲近,他这番话倒是出自真心。

“快坐下吧,朕正愁这场戏要演到何时,你偏巧赶上这节骨眼回来,解救朕于水深火热之中啊。”

君默希瞧着他面前厚厚的一堆奏折,微微一笑,道:“皇兄这次打算牺牲色相么,或者说那越国公主当真迷得你神魂颠倒,引起满朝文武瞩目?”

听着他调侃的话语,君默然明显脸一绿。

“哼,朝上那些个臣子,这次终于按捺不住通通露出了马脚,纵是无聊几日,倒也算值得,朕倒是要看看他们还能猖狂到何时,定要趁着这次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笔上略一用力,一道苍劲有力墨迹在纸上晕染开,恰似残忍的判决。

“皇兄此计倒是妙,舅舅只怕是功亏一篑了,不过皇兄,方才臣弟在殿外碰上丞相大人了,莫不是他来向皇上进言?”想起那张淡然的脸,心底又掠过那种异样的感觉。

君默然脸色一沉,冷哼一声道:“默希,别怪朕没提醒你,最好离她远一些,别以为她对大燕忠心耿耿,也不过另有所图。”眼下舅舅拥兵自重,笼络朝臣,边关蛮人更是蠢蠢欲动,前朝遗党又再现,内忧外患,他到底还是隐瞒了苏漫的真实身份。

君默希玲珑心思,岂会不知他话中所指,不过离开几月,看来这朝中当真是翻了天,底面不一了,可对于苏漫,他仍旧无法刻意疏远,即便如皇兄所说,她另有所图。

“皇兄不是向来对丞相宠信有加么,何出此言呢?”君默希迎上他的目光,小心翼翼扑捉他的每一丝神情,却见君默然双眸幽深,眼底徒然涌上的寒意不容作假,心头一颤,更是疑虑。

“默希,总之你记住,离她远一些。”君默然背对身去,似刻意避开关于苏漫之事,话锋一转,便道:“朕今晚在荣华殿设宴,为你接风洗尘,更庆祝你凯旋而归,莫要迟到。”

君默希见他无意多说,唯有作罢,反正来日方长,他一时半会也断然不会离开雍京,私下查便是了。

苏漫回到府中不久,宫中宣旨的太监后脚便跟来了,荣华殿的宴会她其实大可不必参加,可君默然故意派人过来传旨分明让她没有拒绝的余地,打发了那小太监苏漫也没有了心情,在院子中陪着祈宣玩耍了片刻,暮色四合之际,怀着那万分不情愿的心思换上便服朝皇宫而去。

今夜荣华殿的宴会跟帝王的家宴差不多,只是君臣之间少了几分拘谨,不过幸好今晚宴会的主人是个温文尔雅的主,否则只怕要在这样压抑的气氛渡过漫长的夜。

但显然这一切对于苏漫来说都一样,俨如酷刑,君默然高高端坐在主位之上,怀中搂着眼下最得宠的贵妃薛如玉,眼角的余光不时落在苏漫身上,她只能径自正襟危坐,一杯一杯喝着茶水,对于眼前精彩的歌舞都视而不见。

阅读全文
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

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

她本是前朝公主,倾国倾城,复国大计使她化身偏偏公子,一朝坠入朝堂,万劫不复。青梅竹马的恋人为他化身修罗,却深情不悔。温润如玉的景王为他不惜身染龙阳,一生孤注。而那个嗜血的帝王,将她玩弄于鼓掌之中,利用手中的权利将人囚禁,利用霸道的温柔将她粉碎。他说:“苏漫,你最好乞求上天别让我找到你。”

古代言情|悦影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