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大明皇妃•孙若微传》最新大结局精彩试读

时间:2020-11-15 13:03:32分类:穿越重生

《大明皇妃•孙若微传》最新章节离别和朝圣由网友提供,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生活阅读网免费提供大明皇妃•孙若微传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大明皇妃•孙若微传意识流主引,感情线索强烈,但是弱化了其他描写。莲静竹衣文章根据前后人物心理变化,采用了不同的文风与表达风格哟!

大明皇妃•孙若微传离别章节试看

想到这儿,老太监无声地笑了。若问这宫里哪个妃子最得帝王眷顾,不用看封号、赏赐,直接来问他们这些敬事房的太监,是最明白不过的了。

----------------------------------

“若微!”继宗站在屋子外面喊着。

而若微恍如不闻,在炕桌前认认真真地绣着花,一针一线。是的,她在绣花。素素和孙敬之看到这一幕,不免心酸,素素倚在丈夫的怀里,泪眼婆娑,“相公,我们的若微,真的要离开家,真的要进宫吗?”

孙敬之满心苦楚无处排解,他无法安抚妻子,这个女儿从降生时起,就有人戏言,如此粉妆玉砌的小美人,将来要凤栖宫城的,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他没有告诉娘子,其实很久之前,女儿就差一点被姚广孝带走,那一次自己拒绝了,但是这一次,是她的母亲,永城曾经轰动一时的才女张妍,那个与自己差一步结为连理的太子妃,她的母亲彭城伯夫人带着万岁的旨意,宣若微进宫为公主伴读,对此孙家没有半点理由可以推辞。

这两日,孙家门口络绎不绝,往来的都是贺喜之人,可是这件事对于孙家人来说,哪里能称之为喜事。

孙敬之深深叹息,他拥着夫人,万般无奈地说道:“只是为公主伴读,并不是选为宫女、采女,待三两年后公主下嫁,兴许就可以回来了。”

素素泪眼蒙眬,强作欢颜:“真的吗?”

孙敬之点了点头,而此时若微拿起绣花撑子,兴冲冲跑了过来:“娘,你看我绣的这个还像样吗?”素素没有理会绣品,只是抓起女儿的手,轻轻一翻,果然,十指尖尖,上面都有点点针孔,素素忍不住,转过身去,泪如雨下。

若微知道娘亲是心疼自己,可是她就是想在临走前,给家里的每个人都亲手绣上一块帕子,留个纪念。她想要安慰娘,又无从开口,一抬眼看到站在门口的继宗,随即笑道:“继宗快来,看看我绣的帕子。”

继宗走过来,接过绣品,用手轻拂,绣工优劣他不懂,不过自小看娘亲和紫烟的绣品,自知若微的与之相比,相差甚远。但是此时,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把它揣在怀里,“这个送我吧!”

若微点了点头,她拉起继宗的手:“哥哥,我从来没有仔细喊过你一声哥哥。如今我要走了,求你以后多多照应爹娘,还有继明,他太小了,恐怕以后都不知道还有我这样一个姐姐,你要像以前对我那样,保护他、跟他玩,教他上进,督促他学业,好吗?”

继宗点了点头,随即又突然甩开若微的手:“我不答应,爷爷说只需三两年,等公主出阁,你就能回来了。那时候,继明也就懂事了,你自己教他,我们等着你,你一定要回来!”说完,继宗头也不回地跑开了,看到这一幕,原本低声抽泣的素素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孙敬之一把将夫人与女儿都揽在怀里,什么也没有说。

若微没有哭,从知道消息到离别的那一天,她没有掉半滴眼泪,而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周全地安排着自己的一切,从衣服、饰品、各种小玩意儿,到诗词书籍、乐器、舞衣,一件一件,有条不紊地打包、装箱。

一切看似与过去一样,只是她原本稚嫩的脸上看到的是与年龄极不相符的沉稳与筹谋之色。对此,孙敬之已然无从分辨是喜还是忧,但是那深深的担心与不安长时间地盘旋在他的心中,久久难平。

车轮碾碾,若微被阵阵颠簸弄得疲惫不堪,本来困倦得很,想昏昏睡去,但是起心动念之间总是被什么牵挂着,于是她伸手打开帘子,看到父亲在马上的背影,不由心中一酸。

前天夜里,若微悄悄来到父亲的书房,看着父亲对着一幅画独自愣神。她拿眼望去,画中是一个绝色美人,浓纤得中、修短合度,瑰姿艳逸、仪静体娴,若微看得真切,那人不是娘亲。她稍一惊讶,不由口中已然轻轻“咦”了出来。

孙敬之听到动静,立即将画卷了起来,冲若微招了招手:“微儿,来,到爹爹这儿来。”

若微展颜一笑:“爹,那女子可是你的红颜知己?”

孙敬之抚须不语,凝视着若微,心中微微挣扎,要不要将这个秘密告诉她呢?看着她那张充满稚气的天真笑颜,孙敬之断然决定,什么都不说。也许仿如稚子般混然天成,方可在那样的宫中独善其身。随即说道:“东西可都备好了?”

若微点了点头:“只是可惜了紫烟这丫头,也要随我进宫,不如把她留下,我一人去就好!”

“胡说!”孙敬之笑骂一声:“紫烟自小就服侍在你身旁,性子沉稳而伶俐,有她在你身旁,我和你娘才可稍稍安心,否则以你的性子在宫中,我们才真是寝食不得安宁!”

“爹爹!”若微靠在孙敬之怀中,有些撒娇地说:“明儿一早咱们就悄悄动身如何?不要娘和爷爷还有继宗他们相送,女儿受不了离别的心酸与凄凉之感!”

孙敬之轻轻拂着女儿的青丝,略微点了点头。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

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

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娘,回去吧!”若微手执绣帕,高高挥手,努力想给他们留下一张可爱的笑脸,而身旁的紫烟早已泪眼蒙眬。不想有离别的感伤,但是此时此景,谁又能真正免俗?

渐行渐远,家已然从视线中淡去,成了心中一个永远不可抹灭的影子。

“爹,咱们还要走多远?”整日窝在车里颠簸,若微终于有些不耐烦了。

“快了,再有两日,到达登州,届时与朝鲜的秀女一道,改由水路进京,就不用这样辛苦了!”孙敬之看着女儿,眼中尽是怜惜之色。

“朝鲜的秀女?”若微闪烁着一双灵动的眼眸:“爹爹,朝鲜的秀女是选给谁的?”

孙敬之面上有些踌躇之色,犹豫半晌之后才说道:“是为当今圣上,由礼部派使臣去朝鲜选取的名门淑媛,以备后宫!”

“啊?”若微不由惊诧:“当今圣上,不是已经快五十岁了吗?怎么还在为自己选妃?”

“微儿!”孙敬之面上一紧,环视四周,不由低声喝斥:“你这性子,以后进了宫,可不能想到哪儿就说出来,遇事莫急,缓而再决,方才妥贴,可记下了?”

若微点了点头:“爹爹,我此去真的是给公主伴读吗?不会,也像那些朝鲜秀女一样,给老皇帝……”,若微吐了吐舌头,“应该不会吧?”

孙敬之又气又急,也不知怎样对她说才好,说她自小聪慧,可毕竟还是个孩子。这时紫烟插话道:“听说那日来咱们府传旨的是彭城伯夫人的家臣。老爷,这彭城伯夫人又是何人?她与咱们小姐有何干系?为什么临行前老太爷交代抵京之日要带小姐去拜会彭城伯夫人?”

“对呀?”若微也是一头雾水,殷切地注视着孙敬之,希望他能为自己解开谜团。

孙敬之无奈之下,只好说道:“也罢,不与你说清,恐怕你不知深浅,徒惹事端。那彭城伯夫人原是邹平人,与我们孙家原为交好世家,其夫彭城伯为永城人,为父在永城担任主簿之职时也常往来,当今太子妃即出自她家,太子妃……”提到太子妃,孙敬之表情一顿,有些许的不自然。

若微心中起疑,仔细看着父亲面上表情,只是觉得有些怪异。而紫烟则仿如大彻大悟:“我知道了,那太子妃定是想为自己的皇子从家乡选一位……”

“紫烟!”孙敬之将她喝住,紫烟立即把后面的话生生咽了回去,可是若微早已明白,她仰着脸望着父亲:“爹爹,可是要将我配给皇孙?”

孙敬之看着若微,不置可否,只说道:“一切都未成定局。”

若微顿感失望,她浅浅一笑:“爹爹不必如此,那皇宫是天下最繁华富足的地方,那皇孙也是人中之龙,女儿不觉得委屈,反而高兴得很!”

看她如此,也不知是真是假,孙敬之更为惴惴不安。

大明皇妃•孙若微传离别章节试看

隔两日到达登州,在这儿若微看到了“舟船飞梭,商使交属”的升平繁荣景象,在大海边的这个港口让她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曾经以为唐朝的开元年间才是最最繁华的,若微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身处的大明永乐年间,也会是如此的繁华与富足。

“孙大人。”登州公馆前早有候在此处的内使上前迎接,孙敬之上前见礼并悄悄递过一锭元宝,一切尽在不言中。

内使王充态度更见亲和:“上边早有吩咐,这一路之上甚为妥贴,孙大人自可放心。抵达京城,小姐入宫,以后定会显赫门楣,届时还要请孙大人多多提携!”

“如此,一路之上就有劳王公公了!”孙敬之赔着笑脸,小心应对,从来就是不喜官场逢迎,虽然才高八斗,但是从不应试,居于小小的邹平,就是为了享一生平静,没想到平地起波澜,竟然还是会卷入其中,况且那宫中远比官场险恶,他心中暗叹,面上只能仍强作欢喜,指派着仆人将箱笼物品搬进馆内。

而内使王充也指派宫监,在箱上贴好封条,他笑着解释:“孙大人勿怪,如今同行的还有五位朝鲜美人,十余位侍女与厨娘,箱裹众多,这一路之上怕混了,况且吃穿用度宫中自有调度,小姐只要携带贴身物品即可。”

孙敬之点头相允。

第二天一早,一艘大船,和两艘护航小船驶离了港口。

若微站在船头,冲着岸上父亲越来越小的身影,高高挥手,这一次她依然没有落泪。

父亲的身影完全模糊的时候,那蓬莱阁还依然清晰可见。

“蓬莱阁虎踞丹崖山巅,云拥浪托,果然美不胜收。”一个清冷的声音自身后响起,若微回转过头,“朝鲜美人?”

一个朝鲜美人,年约十七八,身穿上黄下红七彩锦缎织就的民族服装,华美、艳丽又不失淡雅、轻盈,头发也不似汉人那般,只是简单地梳成一条乌黑的辫,以红色彩条布系在脑后,更显青春与朝气。她静静地站在若微身后,正望着蓬莱阁出神地说着。她看到小小的若微,不由怜惜道:“你这样小,也被明朝皇帝选了来?”

若微面上一黯:“说是入宫给公主伴读,可是谁又能说得准呢?一入宫门,就身不由己了。”

那朝鲜美人眼露悲泣,不由伸手将若微揽在怀中:“我妹子也如你一般大,以前总和我睡在一起,如今也不知她怎样了?”

“姐姐。”若微见她生得美丽,人又亲切和气,不像其他几位朝鲜女子那般孤傲,也不由自主地亲近起来,她仰起脸问道:“你知道这蓬莱的传说吗?”

那女子点了点头:“蓬莱素有人间仙境之称,传说蓬莱、瀛州、方丈是海中的三座仙山,为神仙居住的地方。相传吕洞宾、铁拐李、张果老、汉钟离、曹国舅、何仙姑、蓝采和、韩湘子八位神仙,在蓬莱阁醉酒后,凭借各自的宝器,凌波踏浪、飘洋渡海而去,留下‘八仙过海、各显其能’的美丽传说。”

“姐姐身处异乡,却对我们中原的事物如此熟悉,想来定是一位才女了!”若微听得有趣,不由拍手称道。

“才女?”那女子面露悲色:“若非这才女之名所累,也许还可以逃过此劫。”

“劫?”若微眼波流转,一派天真之色:“姐姐怎知一定是劫而不是福?刚刚姐姐说得好,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今日我们也是从此地驶航,既如此,就奋起一搏,争个局面出来也不一定呢?”

那女子更加悲凄,搂着若微,不由叹息:“你倒天真,竟当咱们去的是什么仙境不成?”

若微不由一顿,随即说道:“海上沙门岛,停帆数日留。唳月鸣孤鹤,扬波见戏鸥。”

那女子面上终于缓和,露出喜色:“这是我朝高丽恭愍王副使李崇仁所作的《沙门岛偶题》?”

若微点了点头:“听说他是在路上突因大风被困阻登州,虽然遭遇凶险有家难归,但还是被海上岛民老妪织网、孩童驾舟于大海扬波戏鸥的美景所打动,所以才会有此诗句流传下来。姐姐你看,你的国人都已做出表率,既来之则安之,不要辜负命运的安排,暗自悲古怀秋的,好没意思。”

那女子初听之下,不觉怎样,细细品味,不由哑然:“本来看你与父相别,担心你哭泣伤心,才出来相慰,不想反而让你来劝我,真真让人羞愧。”

“姐姐,我叫若微,你呢?”若微很喜欢她的清丽与温和,不由心生亲近。

“我,姓权,名福姬。”拥着若微,她的脸上是淡极的一抹笑容。

“福姬。”若微默念,有些痴痴地说:“极好的名字。”

此后顺风顺水,一路无恙。

到达都城应天的时候,恰恰是若微的生日。但是这样一个生日除了远隔千里的父母家人,还有谁会记得呢。若微抚着手上的玛瑙手串,这是爹爹在临行前替自己带上的,说是送给自己生辰的礼物。若微笑了,爹爹真好,心细如发,娘也真幸运,在盲婚哑嫁的年代,还能遇到这样的夫君,体贴入微,关爱备至,真是一件幸事。

下了船,有人来迎。

行至宫门口,被指引着纷纷下车。

一位头戴乌纱幞头、穿织金蟒袍的太监总管在一群小太监的簇拥下,端详着众位朝鲜美人,一一审视如同典选。

蟒袍是一种皇帝的赐服,本不在官服之列,而是特别封赏给内使监宦官的赐服,获得这类赐服是极大的荣宠,此人是谁呢?

“他便是司礼监黄公公。”福姬仿佛知道若微心中所惑一般,悄悄低声告诉她。

偏偏此时,黄俨的目光正落到若微身上的时候,若微立即上前两步,笑嘻嘻地深福了一个礼,口中说道:“给黄公公见礼!”

黄俨微微一愣,随即伸手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朗声笑道:“这位想必就是彭城伯夫人力荐的邹平小才女了。”

若微面上一红:“黄公公说笑了。”然而一双灵动的眸子丝毫不见退却与窘迫,黄俨点了点头,目光又扫向一众朝鲜美人:“各位美人请随咱家进宫吧。”

由皇城南端的洪武门进,经过承天门与端门,又过了午门,恍然看到五座石桥。“姐姐,这就是‘内五龙桥’,桥下就是内御河。”若微轻声说道,权氏福姬点了点头。

过了桥就是奉天门,由南向北依次建有奉天、华盖和谨身三大殿。三大殿的东侧有文华殿和文楼,西边有武英殿和武楼,统称为“前朝”五殿。

三大殿之后,是皇帝与后妃生活起居的地方,名叫“后廷”。处在中轴线位置上的是乾清、交泰、坤宁三宫,左有柔仪殿(东宫),右有春和殿(西宫),两殿相对。东北角为东六宫,西北角为西六宫,在春和殿西侧还有御花园。

一众朝鲜美人,都低着头,露出洁白如玉的颈子,只是偶尔不经意间交换的眼神,才暴露出她们的心事。本以为远离亲人,来到千里之外的外邦,自己的命运犹如落花般可怜,然而一行之上的繁华、都城的雄伟与禁宫的巍峨,让她们彻底明白,比起永远居于那个贫瘠岛上的国人,她们的命运不知要好上多少。

众人被安排在西宫的一排偏殿内,稍事休息后即沐浴更衣,以待夜晚殿前见驾。

西窗之下,权氏福姬一人凭窗远望,显得那样孤寂无依。

而其他几位同来的朝鲜美人聚在一起,用略显生硬的汉语,描绘着她们在禁宫之中看到的精致绝伦的宫殿和满眼所及的繁华之景,还有那许许多多叫不出名的物件、摆设。其中更有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女,还拉着前来服侍的宫女,好奇地看着她的头饰与珠环,甚至用手摸着她身上那件宫服的料子,神情中透着惊讶与赞美。

宫女不由掩面而笑,只说道:“我们身上穿的、头上戴的能算得了什么?比起主子们的,都不过是些不堪入目的衣料、玩意儿。等日后几位贵人见了陛下,仰了天颜,得了圣宠,那赏赐连绵不绝,只会耀花人的眼。到时候,贵人们才看不上我们的这些粗布衣裳!”

众朝鲜美人听了,无不惊呼赞叹道:“原来这就是天朝上邦,果然是物华丰美,人杰地灵,原来黄大人说的都是真的!”

在她们的一派称颂与艳羡之词当中,悄悄响起了一阵箫音,那般哀婉缠绵,又声声扣人心弦。

众人立即鸦雀无声,不再言语。

这柔和悠扬的曲音让人瞬间便清醒过来,这里再好,毕竟不是自己的家乡,远离故国、亲人,这样的朱门宫阙中,等待她们的,也不仅仅只是锦衣玉食,还有数不清的争斗与沉浮。也许一同前来的姐妹在转瞬之间,就会成为血淋淋的决斗对手,大家的心都沉了下去,有人对镜整妆,有人低声抽泣,更有人轻挪舞姿,低诵诗词,以精心准备晚上的面圣。

月儿初上,时辰到了,她们由太监和宫女们引领着,徐徐进入柔仪殿。

若微也在其中,她低着头,只看到自己脚上的绣鞋,静悄悄地,大气儿也不敢喘,大殿里寂静极了,说不出的压抑与恐惧。

好半晌,没有人说话,若微大着胆子抬起头,正对上一双柔和的美目,她是那样华贵雍容,微微有些富态,却丝毫不减她的美艳,此刻看着若微闪烁的眸子,竟然笑了。她微一侧身,转而看着龙椅上的那位高高在上的天子,而天子的目光扫过众人,终于在一个人的脸上停顿下来。

那是福姬,若微明白,虽然福姬不是此行中最为美丽的,但是她的神态与气质俱合,让她看来是那样的与众不同。

果然,天子开口了:“权氏福姬,工曹典书权永钧的长女?”

“权氏福姬参见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福姬字字如珠,缓缓跪下。

而其余众人也各报名号,依次跪拜。

阅读全文
大明皇妃•孙若微传

大明皇妃•孙若微传

由汤唯、朱亚文主演的湖南卫视热播剧《大明风华》原著小说,讲述了屹立后宫50年、独得帝爱的王后孙若微的传奇故事。明永乐元年,御史大夫景清遭成祖朱棣满门抄斩,长女蔓姝为孙忠所救,化名孙若微收养家中。若干年后,隐秘势力清正教暗中操弄孙若微,欲将其嫁给野心勃勃的汉王。然而,因缘际会中她却嫁入东宫,成为与自己偶然相识的皇太孙朱瞻基的嫔妃。入宫后,身怀父仇家恨的孙若微历民间苍生之疾苦,睹宫廷险恶之争

穿越重生|莲静竹衣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